简评西方民主政治历史——都是为了贸易利益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1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简评西方民主政治历史——都是为了贸易利益



西方现代文明的民主法制政治制度从萌芽到鼎盛都是为了保护贸易利益。如美国推行中东民主,一定和石油贸易和美元结算有关。如果美国倡导中国民主法制,一定与对华的贸易有关。西方民主法制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保护贸易而创立的。像摩西十戒或刘邦约法三章这样简单的约法难以适应现代贸易文明。随便找一本西方法律教科书看看西方法律的建立,就知道西方法律和贸易有重大关联,西方法律的繁琐程度和现代交易复杂程度成正比,贸易使得财产关系更为复杂,是多法律更加繁琐。




大约一千多年前,波罗的海经常有海盗从挪威瑞典等地到欧洲大陆沿岸抢劫。欧洲大陆口岸的商人于是团结起来组织起商会来保护自己的贸易利益。这种商会当然是商人平等的组合,采取民主程序议事和制定规则。中国大陆和欧洲大陆类似,中国福建广东沿海有中国海商下南洋经商,也组织商会,也一定有某种民主程序。所不同的,就是欧洲这些商会最终打败了波罗的海的海盗,而中国的漳州海商泉州海商等则被欧洲来的西班牙海盗所屠杀。




商人自己不生产,只是倒卖,必然和社会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而商会制定的规则,也因此溢出到社会中,欧洲中世纪农业社会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与商人的冲突并不大,于是有了商会的法律管辖权和君主的权力管辖范围的利益组合。商人以海外珍奇(税)换君主的权力。1226年神圣罗马帝国威廉二世授予吕贝克城帝国自由城市的自治权,商会的民主程序催生了吕贝克商人的自由,吕贝克可以制定自己的法律,有自己的司法机构,后来与汉萨同盟城市一起建立了海军。今天西方依然保留了这种司法程序,如市政选举,市政有法院,市政管辖警察、学校等。这种政治社会结构和中国政治社会结构不一样,如教育,中国由中央教育部垂直下的省市,而加拿大是各省有自己教育和医疗标准,联邦没有实权干涉,加拿大各省与联邦的关系,依然保留某种类似吕贝克自由城市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关系的痕迹。事实上,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省政府是平级的关系,就君主立宪制度来说,他们共有一个君主,各自有各自的议会。于是,吕贝克城邦俨然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一个主权国家,有如加拿大联邦是英联邦内的自治独立主权国家。而且,那时候的外交权力处理的大多数是商业往来的事务,驻外公馆也可以由海外商贾代理。




“汉萨同盟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2世纪。科隆、吕贝克、汉堡和不来梅由于地理位置的便利,这四座城市先后继承了诺曼征服以前丹麦、挪威、冰岛与盎格鲁-撒克逊诸国和爱尔兰之间的贸易关系。科隆商人在英格兰取得了贸易特权和建立侨居地的特权,而且曾慷慨地为狮心王理查支付赎金,以此获得了在英格兰的免税特许状。此后继位的英格兰国王相继给予吕贝克和汉堡的商人以相似的特权,这几个城市的商人在英格兰形成了早期的商业联盟”[1]。




资产阶级民主就是这样与封建王权交易换来了欧洲汉萨同盟自由城市的民主自治的贸易特权。当然,民主是商人之间的民主,即有资产的才有选举权。这种政治结构和股东代号的选举权类似[2]。汉萨自由城内有投票权的是商人,商人制定法规。这就是资产阶级民主。民主权力属于资产阶级,还不是所有公民。或者说属于所有公民,但不是城里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公民。类似的例子有美国独立后公民定义为财产超过一个定额以上的白人男子才有公民投票权。美国独立起源于美国商人的商业利益。我在知道波士顿抗税,就是商人贸易茶叶要给英国君主缴税,商人不干,于是起义。这两年茶党佩林在美国政坛很风光,原因就是美国独立起于茶党抗税。所不同的,佩林茶党抗的是所得税,而波士顿起义抗的是进出口贸易税。还有例子就是香港和上海,各国商人在香港选举产生立法院,当年立法院都是洋行大班兼任,当年最大的鸦片贸易行怡和洋行大班渣甸父子和宝顺洋行大班孔莱都出任过香港立法局非官守议员。鸦片战争后的香港就相当于1226年的吕贝克,大英帝国就相当于神圣罗马帝国。上海国际公租界的洋行大班们也按照今天西方民主政治的形式建立了上海工部局。香港今天一套立法司法机构都延承了前港英当局的政治遗产,不过,在香港回归以前,港人没有选举权,港人不能担任政府部门一把手。




汉萨同盟城市和鸦片战争后的香港和上海租界一样,具备相当的主权:立法、司法、外交、军队。上海租界凭借的是黄浦江上列强的炮舰。这和古罗马城邦和古雅典城邦类似。古罗马城邦共和制政治是城邦垄断地中海经济利益的实体,雅典城邦民主政治是雅典垄断爱琴海地区经济利益的实体,香港租界和上海租界的城邦民主制度是占据中国口岸贸易利益的实体。是商人(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今天美国民主政治是垄断全球经济利益的实体。




作为经济基础,西方现代民主来源之一是汉萨同盟城邦的民主自治;作为上层建筑,西方现代民主政治的来源之一是英国的大宪章。大宪章是1215年通过的。那时候英国还是农奴制,半数以上的人口是农奴或奴隶,而大宪章主要是限制王室的权力和权利,是关于王室税收的限制和税的使用的限制。大宪章是西方最早的民权运动,那时候要缴税的不是农奴和奴隶,它们不是人民,是财产。如今讲到大宪章就说人民的自由,那时候的人民是奴隶主和农奴主和工匠。大宪章起源在中世纪,而中世纪教皇权力最高。1066年诺曼底的威廉征服了英格兰,征服者威廉成为英国君主。威廉统治下收税很高,引起英格兰贵族的不断起义造反,迫使英国王室于1215年签署大宪章,限制王权的权力和权利。支持大宪章的是农奴主和奴隶主已及教会神职特权。即大宪章是神权联合贵族限制王权的产物。我们今天依然体验到的这个政治遗产之一是分税制,如北美个人所得税和购物税被分为有联邦税,州税和市税,中国分国税和地税;另一个遗产美国的三权分立,权力制衡。1215年的大宪章是美国宪法重要依据之一。




说几句题外话,如今中国有人不满华夏文化的复兴,认为是复古,认为应该学习西方的东西才是往前看。但我们应该认识到,西方现代政治制度的文化资源源于奴隶制的雅典民主,奴隶制的罗马共和,中世纪封建制的宪政和议会。也就是说,西方民主共和的文化比中国儒家道家的思想更古老,宪政议会的文化与儒家道家时代水平相当。日本有近一千年的幕府政治,即王权被架空,议会(幕府)被军人把持(有如今天美国国会被军火集团把持一般),所以,没有权力制衡,明治维新天皇复辟,与幕府(议会,或朝廷)分权,才有了君主立宪。所以,英国大宪章和光荣革命是议会分王十的权,日本明治维新是王室分议会权力。与欧洲王权和日本幕府两个极端不同,中国分权政治实现得比较早,中国皇家和国家的财政汉代就分开了,比1215大宪章分税要早一千多年。汉朝管理国家财政的是治栗内史(大司农),而管理皇家私府钱财的是少府,税源税用很早就分开了。中国丞相一职就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分权。中国皇帝对内阁政令有否决权,即不盖玉玺(权力制衡),但政令毕竟要从内阁出去,皇帝不经内阁无法行使权力。中国传统制度比起欧日要民主得多,西方近代民主产生是由于欧洲传统政治太专制,物极必反。




英国的议会也起源于征服者诺尔曼威廉。威廉制定政策要地方势力去贯彻,就要先和地方商量,所以就有个朝廷议事机构,这就是今天西方国会制度的上院:上院包括贵族,主教,和忠于王室的骑士。那时候大权还是在王室手中。上院是议事机构,不是决策机构,决策还是国王一人。国王可召集议会,也可以解散议会。这和中国的朝廷相似,皇帝升朝,则驻京文武到朝廷议事。中国朝廷议事是正常行政程序,只有昏君才长时间不升朝议事。大宪章使得议会和国王分权,但是,国王还可以不召集议会以避免受议会的制约。今天加拿大每期议会召集和休会的仪式都由总督代表英国女王来召集和结束议会,这就是王权的遗迹。英国大宪章出台后议会实际上还是没有实权,直到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才真正确立了议会的权力。这是上院的起源。下院则起源于汉萨同盟城市的资产阶级选举的代表立法机构。所以,下院才是选举产生,上院不是选举产生。光荣革命以后,英国王室需要商人的支持去争夺全球海上霸权,王室靠征税的方法集资建造海军必然引起社会愤怒,只得依靠资产阶级,依靠发行公债的方法,以后以国家税收的一部分还给债权人,这是资本介入国家权力的开始。王室必须依靠银行家才能迅速集资。光荣革命以后,1694年英国议会通过英格兰银行法,以进出口贸易税收(吨位法)做抵押发行海军国债建造海军,开创了现代公债的先河。国家为商人争夺海上霸权,商人认购公债支持国家,待商人进出口贸易发财了,给国家缴税,国家再把进出口税的用来还债。整个资金周转王室没有任何付出,是商人的联合起来的力量为商人自己的贸易利益(今天叫作国家利益)争夺海上霸权。美国今天用纳税人的钱打仗是不合理的,合理的应该是发行战争公债。并指定以石油公司和军火公司上缴的税作为还公债的抵押。今天美国战争为石油和军火集团谋利,却用所有公民的税款,无怪乎那么多人要占领华尔街。




欧洲殖民者来到北美,建立了殖民地,早期美国有十三个殖民地,每个殖民地都有和汉萨同盟城邦类似的议会,商议地方立法,但是,那时候的议会只是谘议局,不是权力机构,而是商议机构,商议出来的决议要英国认可才能有法律效力。美国独立以后才有了这些议会的立法权力。当年殖民地的谘议局就是现在的美国的州议会,也就是香港的立法局。美国十三州议会通过美国独立战争用暴力从王室手中夺取主权,而加拿大议会则是经过近百年的改良慢慢地从英国王室手中把权力一点一点地拿过来,一直到1982年才有比较完整的不依赖王室的加拿大议会权力。英国统治香港的时候就一直没有给香港人公民权力,直到1997年回归中国以后香港人才有了民主选举权。但是,一些热爱民主的香港人却对英国感恩戴得,而对中国愤愤不满。




大宪章要的人民的权利,而那时候的人民是贵族和神职人员,他们是纳税人而农奴和奴隶不是。所以,如今选举权和纳税义务是关联的,不纳税就没有选举权,这个和股东大会类似,没有股份就没有投票权。




但是,什么是权力?权力归根结底是自配社会资源和分配社会财富的权力。以纳税人才有选举权的权利和义务对称而言,选举人选出自己的代表来决策如何使用政府征收的税。这个股东大会投票选举董事会,代表股东决策投资。所有,西方公民的自由权利,就是要政府仅仅管好受到的税款的使用,不要干涉公民拥有的财产如何使用。根据网上一个资料[3],美国政府税收占GPD的8.5%。即美国政府权力只分配8.5%财富,社会财富分配实际上是市场分配,即配置社会资源和分配社会财富的主体是资本而不是政府,投票人这体现政府权力,那只是社会权力的一个很小的部分!这就叫资本主义社会。美国放宽市场规则和减少税收的时候,就是资本权力扩张而投票权缩小的时候。这也就说为什么奥巴马要求增加税收的时候被许多美国公民批评为社会主义。




西方民主政治本质是资本主义制度,这点应该没有人否定。美国明年大选,听听竞选演说就知道美国候选人都拥护资本主义。但是,就社会资源配置和社会财富分配而言,资本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政府权力根本不能与资本权力相比,美国政府权力只是资本权力的8.5%。北欧高福利社会政府税收高达35%,政府权力比较大。美国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但是,人民的权力只是纳税的那部分权力,没有纳税那部分钱才是自己支配的权力,你可以用钱在市场上买东西,那是你的财产权力。你可以投资,那是你的资本权力。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不去投票?8.5%的权力不值得你们费心,而且,根本难以左右这部分权力。




好了,为什么美国不积极推动沙特民主政治呢?因为沙特照顾了美国石油贸易的利益,所有,美国国会已经得到了美国在沙特的商业利益,没有必要去推动沙特民主。索马里呢?太穷了,没有商业利益,它是否民主对美国国会不重要。




为什么美国那么希望中国实行西方民主政治呢?要资本的权力。要华尔街资本通过市场支配中国资源的配置和中国财富的分配。中国政府财政收入是DGP的10%,中国实行西方式民主了,中国人就可以每人一票地支配中国丰富的资源和巨大的财富的10%,而把中国另外90%的财富和资源让给市场资本来支配,这样一来华尔街金融家就可以放肆洗劫中国财富。




拉美每次民主选举出一个强政府,美国中情局就策划去推翻,反反复复,历史就说如此。市场是正反馈系统,有钱的越有钱,资本就说权力。西方经过殖民统治和奴隶贩卖已经积累了巨大的资本,这个巨大的资本美国国会制定全球贸易规则,再由美国军事全球投射强制这些规则,而且,希望中国能够实行西方式民主,让美国巨大的垄断资本能够拥有支配中国巨大财富和资源的权力。从鸦片战争以来至1949年,中国的资源和财富基本由伦敦和纽约通过市场来支配,民族资本家根本无法与列强资本在对等规则下竞争。如今美国对中国控制人民币汇率很不爽,以前鼓动拉美民主化,在拉美、亚洲等搞个金融危机剪羊毛很方便,偏偏剪中国的羊毛就那么难,所有,美国希望中国早日实行西方民主制度。




中国人民当家作主,就是要中国人民支配中国资源和分配中国财富,不能把这个权力的90%让渡给市场有华尔街垄断资本来支配。所以,中国坚决不能实行西方民主政治。中国应该能够根据自身传统文化资源,吸收西方政治文化资源,创新出一个新的民主政治形式。(来源网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