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中国领土---坎巨提

yangshuaiwei2008 收藏 2 30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清政府的藩属,坎巨提位于帕米尔西南部,并与奇特拉尔、克什米尔毗邻。重要的战略地位使坎巨提在英俄争夺中亚的角逐中难以保持自身的独立。经过错综复杂的斗争,坎巨提最终被确认为中英两属。由于坎巨提与帕米尔密不可分的关系,研究这个问题则有助于澄清近代英俄争夺帕米尔这一历史事实。

坎巨提之名称甚繁,一作棍杂,又称谦珠特,即新疆识略及西域水道记之乾竺特,胡文忠公一统与地图及满清时宪书之喀楚特。位于北纬36度32分,东经74度49分,是喀喇昆仑山中的大峡谷,东西宽约20里,南北长约600里。西北连帕米尔,并通过科里克山口,联结阿富汗和中国,向北通过一些山口可直达新疆省的色勒库尔,向南是兴都库什山至印度的门户,距吉尔吉特只有50英里,成为克什米尔天然、必要的门户。在英俄大角逐的游戏中,这样的地理分布状况,使这个信奉***教的小邦很难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穆斯林国家。

坎巨提归附清而成为藩属,同年6月,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桂奏称,谦珠特伯克黑斯娄遣伊子贡金,从此定例三年一贡沙金一两五钱。民国六年,谢彬在新疆财政厅金库见还存有乾竺特贡金,裹以黄凌,中分十五小包,合重一两五钱,俗叫“十五塔哈贡金”。坎巨提使者解送贡金至喀什噶尔道,喀什噶尔道台按照惯例赏大缎二匹,对于来使,另犒银器等物,并发给传牌,饬地方官供应出卡费用,车马免其缴价,以示体恤,咸同之际,曾一度因回事阻碍,无路可通。光绪四年,清军收复南八城后,刘锦棠的咨文中称,“色勒库尔南部的回部坎巨提,归化已久,自阿古柏窃居喀什噶尔后,隔绝不通。该头目俄则项固守旧部,不甘从逆,此次官军克复南八城,该头目遣使递禀并循例贡沙金一两五钱,且以该处通温都斯坦要隘,距边界十日程,请示办理。光绪帝下达刘锦棠的谕令是,照旧扼守,严查出入并赏给五品顶戴及衣料布匹等件”。刘锦棠认为“以蕞尔微区,凭险自固,岿然独存,其孤立不屈,深明大意实属一时仅见”。而其实不然,坎巨提所用的是小国与大国交往中惯用的策略。道光时,坎巨提被克什米尔战败,条约规定:“乾竺特每年贡犬马各两头与克什米尔,克什米尔以印币(二钱五分之银元)一千五百元赏乾竺特。同治四年,克什米尔时常侵坎,寡不敌众,坎巨提弥尔乃潜属与克什米尔。此外,坎巨提还向拉达克、奇特拉尔、阿富汗支纳贡金,向印度表示友善。坎巨提奉行“睦邻”政策的缘由,是其国小经济匮乏,而地处商道的位置,方便其四处劫掠,弥尔(坎酋)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对吉尔吉斯商队的抢劫,包括那些同新疆进行商贸的商队。坎巨提同清政府之间的关系没有通过什么重要的协议加以确认,直到1847年坎巨提弥尔协助叶尔羌的清政府官员镇压了穆斯林的叛乱,作为对清政府名义上效忠的回报,坎巨提在叶尔羌得到了土地和一笔补助金作为酬谢,坎巨提在叶尔羌河谷对往来列城和叶尔羌之间商队的抢劫被视若无睹,多年来,他们实际上一直在这个方向阻碍着跨越喜马拉雅贸易的发展。阿古柏伪政府建立后,处于对阿古柏的忌惮,坎巨提对商队和帕米尔柯尔克孜人的劫掠有所收敛,并不得不潜属克什米尔,以领取补助金。1878年,当新疆收复后,俄则项立即遣使通好。但此时,坎巨提已成为中英两属。因为同光年间,英取克什米尔,而此后,坎巨提一直从克什米尔领取补助金。1878年,俄则项一面宣誓效忠于克什米尔大君,一面完全归顺清廷。这之后,中坎关系发展的越来越亲密。1886年,英国在拉达克的监护官伊莱亚斯确信坎巨提最终将被合并与新疆。

在坎巨提俄则项对来访的洛克哈特上校坦白地说:“他是中国皇帝的臣民,不承认其他统治者。”但为了保持边境安全,他也向克什米尔交纳贡金。1886年,俄则项被其子萨福德·阿里弑杀。萨福德·阿里即位后,1887年,遣使来喀什噶尔朝贡,以该部头目初充部长,人心不稳,请清政府派官员查看以安民心"喀什噶尔道台黄光达选派布鲁特回部首领库尔班前往该部传示并查看情形"库尔班回来后称,该处民情安静,只是该部头目认为没有职衔,不足以服众"清政府以该部头目恭顺可嘉,俯准赏给萨福德·阿里花翎四品顶戴。这种贡封体制体现了坎巨提与清政府之间的宗藩关系。

英印政府没有明确的对坎巨提政策。自李顿以来就时而重视,时而忽视。因为1873年协议签订后,英、俄对阿姆河上游地区争夺的重点放在西帕米尔的巴达克山、什克南、罗善、达尔瓦兹、博罗尔,1873年协议规定阿富汗西北边界东起中国帕米尔境内的萨雷库里湖(阿富汗卓尔库里湖,英国人称之为维多利亚湖或伍德湖),但实际上英、俄的势力范围都未能达到这里,1877年左宗棠收复新疆后,清政府恢复在帕米尔的统治使英俄1873年协议的基础不复存在。为此,李顿勋爵提出建立兴都库什山防线的计划,提出从速控制吉尔吉特、奇特拉尔、坎巨提(罕萨)等战略要地。但当时英、俄关注的焦点是,俄国与阿富汗西北边界的划定。1885年,达弗林政府在阿富汗东北边界划界问题上,更关注奇特拉尔在兴都库什防线中的地位。1885年,洛克哈特使团出使奇特拉尔,尽管没有得到明确指示,但洛克哈特仍对坎巨提进行一次访问,因为近来坎巨提弥尔俄则项在向俄国人示意,显然他还想有一个强有力靠山,这引起了英印政府的警惕。1885年抵达叶尔羌的伊莱亚斯向英印政府报告,他已确切得知,中国政府已命令俄则项将洛克哈特驱逐出境,并增援两门炮以加强俄则项的力量,但他们遭遇了雪崩,没有了火炮,弥尔不敢发起进攻。洛克哈特很快经科里克山口离开了坎巨提。

英印政府之所以没有明确对坎政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克什米尔控制着进出坎巨提必需经过的12英里长的峡谷,克什米尔为了防范坎巨提对它的劫掠,在阿古柏时期,利用坎巨提臣属它的机会,占据了一个堡垒,掌握了进入坎巨提的峡口。但在萨福德、阿里成为弥尔后情况发生变化,他协同在那格尔(坎巨提邻部)的表亲把克什米尔的军队从他们在山谷中占据的堡垒中驱逐出去,很快萨福德·阿里又开始在列城到叶尔羌的商道上抢劫,从列城到叶尔羌的商道自古以来就是连接中南亚的通衢,但旅途艰险,畅通的时间很短,经常被雪崩阻塞。天灾人祸阻碍了英属印度与中亚国家和中国新疆的贸易,而英印对外贸易的兴衰直接关系到英属印度西北边界上的英国商业力量的切身利益,必然影响到代表他们利益的一些急进的军人和政府官员。不久,克什米尔的军队试图收复失去的城堡,萨福德·阿里立即向清政府求援。总理衙门向英国驻北京大使递交声明,抗议克什米尔进攻坎巨提。“英使华尔身覆文谓该部纳贡于克什米尔,岁受赐金,克什米尔久为英属,故坎巨提亦属于英,不能任其猖獗。”中国的介入使英印政府感到在克什米尔北部边界防范俄国可能的渗透,这样一个已经困难的问题变得更错综复杂。英国痛感维护克什米尔对坎巨提宗主权的重要性,因为1884年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规定,自乌孜别里山口向南一线的东部地区属于中国,自乌孜别里山口到阿姆河边的伊什卡西姆(自乌孜别里山口向西南一线)以西的地区属于俄国。位于这两个地区之间包括萨雷库里湖(维多利亚湖)的三角地带成了“待议地区“。因此,至少暂时在中帕米尔创造了一个”无人区“。这使俄国可以通过中国和阿富汗联结处的空缺,经科里克山口渗透进坎巨提。而随后的1887年英俄关于划定阿富汗北部边界的协议规定,阿富汗的东北边界起于萨雷库里湖,该湖以东中国帕米尔的那段边界没有划定。于是英国决定不承认中国在坎巨提的权利。但同时,英国认为克什米尔的大君无法对坎巨提保持有效控制,因为克什米尔的军队是由一群缺乏训练的军官和士兵组成的乌合之众,并且反映出这个国家行政组织上的无能。

最使英国人感到不祥的是1888年,萨福德·阿里接见了由格鲁契夫斯基上校率领的一帮自称是科学考察团的俄国客人。格鲁契夫斯基(旧译康穆才甫斯基),原是帝俄禁卫军一个波兰官吏,在1876年当过斯考别列夫的助手。后来在马尔格兰当过副省长和费尔干纳省边区委员。1888年,他受俄国陆军大臣万诺夫斯基的派遣,并由皇太子捐赠经费,率“考察团”潜入帕米尔及其附近地区进行了将近两年的政治B军事侦察活动。1888年7月2日,从马尔格兰向帕米尔进发,9月从科里克山口越过兴都库什山,到坎巨提,游说坎巨提同俄国结盟。通过他同萨福德·阿里慎重的交谈可以看出,俄国武装人员构成考察团主体。尽管谈话的内容当时并不为人所知,但很明显达成了协议,如允许俄国进入坎巨提并在巴勒提特建立一个军事哨所,由俄国军官来训练一支坎巨提的军队,以此来击退英国的进攻。为狙击俄国的进一步南下,1888年12月,兰斯顿勋爵被任命为英印总督。他奉行李顿的前进政策,具体而言,针对俄国要进行报复性的反推进,他宣布要固守兴都库什山。兴都库什山南边的国家要被连接起来。反对来自任何方向的干涉。鉴于1887年协议无法遏制俄国在萨雷库里湖以东的活动,1889年,英印政府最终决定采取一些措施。克什米尔大君被废黜,他的权利被委托于国会;军队被重组。英国军官被派来训练他们;在吉尔吉特的英国办事处被重建。外交大臣杜兰的兄弟艾吉农·杜兰上尉被任命为吉尔吉特的代理。他同兰斯顿一样,认为应该采取李顿的前进政策,将兴都库什山的山地国家置于英国强有力的控制下。1889年,在他被任命为吉尔吉特代理前,他访问了坎巨提和那格尔的弥尔,两位弥尔同意依附于英国,条件是他要增加给他们的补助金,由于杜兰认为是一种勒索,拒绝并离开了坎巨提。另外,1889年连接克什米尔首都斯利那加到吉尔吉特的公路开始动工修建。同年。各方面的资料使英印政府确切知道,夏季从北方非常容易进入坎巨提,而从南面则非常困难,在这个方向的兴都库什山的细节情况几乎还不被人所知。格鲁契夫斯基抵达坎巨提使英印政府确认,他们必须知道多少山口可通过兴都库什山,又多大程度上适合俄国入侵,法兰西斯·杨哈斯班上尉被派去调查。1889年,杨哈斯班(旧译荣赫鹏)探索了坎巨提北部所有的山口,发现从帕米尔有两条很容易进入坎巨提的路线。他还发现叶尔羌河上源流经拉什卡姆河谷的那段土壤肥沃,足以全年供养一支小规模的部队。在那他碰到了格鲁契夫斯基和一队哥萨克。此后,杨哈斯班经坎巨提返印度。1889年,杨哈斯班在坎巨提以一万五千卢比的代价同萨福德·阿里签订了关于坎巨提从属于东印度政府的条约。坎巨提的暴民奋起反对汗王,把自己的人民那样廉价地出卖给英国。因此,汗王谢绝访问印度的邀请,说:“我和我的伟大庇护者亚历山大三世皇帝都不会到印度去。”

而俄、英在帕米尔频繁地考察,引起了清政府的警惕。1888年,清政府增兵六尔阿乌卡伦和阿克苏河流域,防范英俄的进犯。1889年,护理新疆巡抚魏光焘指派旗官张鸿畴带队“巡查内外卡伦”。把前卡展设在伊西洱库尔尔北十里的苏满,增兵于莫尔阿甫总卡。清政府在所谓“待议区”内的伊西洱库尔湖以北苏满塔什添置卡伦一处。这表明1884年《续勘喀什噶尔界约》签订后,清政府对新疆的形势有一定的认识,所以没有将“待议区”拱手让于俄国。俄国本身理亏,现又同英国矛盾激化,也未有另议。魏光焘还在伊斯提克河边的伊斯里克设立伊斯里克卡。另外,在萨雷阔勒岭以东的主要地区如塔什库尔干,布伦口等地也设了卡哨,统由旗官张鸿畴亲自统领。为了进一步加强帕米尔地区的边防工作,当时除派正规军队驻守上述主要卡口之外,还有一些主要小道如卡拉苏、新巷、皮斯岭、排衣克、明铁克、托克日满苏、伙什比、克克吐鲁克和瓦根基等地均派有当地可靠牧民守边,形成一个严密的边境军民联防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