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会战,奠定74军中国抗战飞虎军的坚固地位(二)

yangshuaiwei2008 收藏 2 645

中国军上将张自忠阵亡

由于此次日军是有备而来,在对第五战区的作战中,还意外的破获中国军第5战区第33集团军张自忠司令部的情报,园部和一郎欣喜若狂,即以两个重兵主力师团约6万的兵力并排冲击,将李宗仁第五战区的主力进行分割。中国军措不及防,作战部署被日军的快速穿插一下打乱,失去阵脚。

第33集团军张自忠司令闻报,根本也不把日军的这两个师团放在眼里,在混乱中,他为了鼓起中国军的作战士气,竟以身作则,亲自率领指挥部预备队的2000多人渡河对日攻击作战, 一路上奋勇进攻,发挥西北军近战勇猛的作风,竟将日军第13师团30000多人的主力拦腰斩断。日军随后以优势兵力对在南瓜店一带的张自忠指挥部实施包围夹攻。张自忠也毫不畏缩,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三倍半的敌人冲杀10多次,日军伤亡惨重,一次次被迫后退。随着日军外围兵力越来越多,就在张自忠司令部即将被日军包围时,张自忠还是拒绝下属撤退突围的建议,他常对部下说:“阵地就是我们的坟地,只准前进,不准后退!”。

1940年5月16日,张自忠为了捍卫所部抗战以来,在战场上对日作战从无战败退却的名誉,马上电令第33集团军所剩的两万多人,坚决展开对日军的持续顽强的反攻,发挥曾多次连续击败日军第一主力王牌的战斗作风,坚决把日军此次卷土重来的嚣张气势打下去。但最后张自忠指挥司令部的2000多人,在日军两个师团主力的重兵包围下,还是寡不敌众,在弹药消耗怠尽后,于1940年5月16日下午4时张自忠在南瓜店以北的阵地上负伤阵亡。

对于张自忠阵亡,第五战区损失巨大,直到1942年,李宗仁的第五战区广西军,则利用一个偶然机会,埋伏将日本华中派遣军第11野战军战区司令官--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冢田攻击毙,另外还加一个少将,才算扯平了。而日军第11军战区司令官冢田攻大将也成为日本侵华战争中唯一一个被中国军击毙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最高军阶将领。

当获悉张自忠上将阵亡的消息,正在重庆的中国军事委员会两个委员长,蒋介石和冯玉祥,以及政府军政要员均臂缀黑纱,亲自肃立朝天门码头迎灵,并登轮绕棺致哀。两大正副委员长均亲自扶灵,护送灵柩穿越重庆全城,令在场者无不动容。

国民政府同时发布国葬令,颁发“荣字第一号”荣哀状。将张自忠牌位以首位的位置入列抗战祀忠烈祠,张自忠上将殉国,阵亡后后追授为中国陆军二级上将军衔,张自忠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在战场上牺牲的最高将领。

战后,冈村宁次满带钦佩之情回忆道:“张先生勇往直前,挥兵渡河,他竟冲至我军后面战死。”。。。

张自忠上将阵亡后,日军的园部和一郎中将司令顺利的指挥日本第11野战军,击破李宗仁在湖北大别山区的层层防线,向西面的宜昌突进,不久就顺利的占领了防御空虚的宜昌,1940年6月的枣宜会战就此结束。虽然中国军也杀伤不少日军,如利用围点打援战术在长江边伏击击毙日军的藤堂高英少将等,但中国军的第5战区也遭到重大的损失,伤亡高达10万多人。

枣宜会战使得新上任的园部和一郎司令在日本大本营中春风得意,在日军中出了不少风头,日军也通过此次击破中国第5战区王牌主力的作战,重挫了扯住日第11军南下右腿的李宗仁部,他再一次的向世界显示了日本第11野战军的战斗力决不可小视,其战力依旧是相当强悍的,为此,侵华日军的上下士气皆“为之一振”,不过,这“一振”也没“振”的多久,接下来,日军还有两场大败仗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四)南昌之西的上高县大战

1941年春,在江西南昌附近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围歼大战,一时间,一个地方小小县城的名字“上高县”,闻名于中外,因为数万日军在上高县这个江西小地方,狠狠的栽了几个大跟斗。

1940年底,日本大本营为了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决定第二年趁华北夏季到来之时,针对华北中条山地区到处活跃的中国守军,对山西第一战区卫立煌的中国军进行打击,想全歼消灭华北山西南部中央军,巩固华北的治安,以此对中国施加重大军事压力,谋求‘中国事变’得到基本定局。

因此,为支持实施中条山作战方案,实施全歼中国守军的计划,日本大本营决定,按照冈村宁次的屡次建议,以大兵团,集会各地的重兵一起向中条山地区的中国军出征作战,并要求在各地抽调一部兵力去华北地区协助围剿,对华中地区的日军要抽调出两个师团前往支援,共同参加对中条山中国军的清剿作战。

日军听说此次吃了败仗的冈村宁次不但没贬职,反而被晋升为大将了,还要回中国继续指挥作战,特别是刚刚对第五战区作战取胜的第11野战军司令园部和一郎中将,看在眼里,气在心上。都在不断的摇头。这是怎么搞的?

但军令以下,华中派遣军考虑许久,决定抽调日本第11军正在江西防守的第33师团北上,园部和一郎中将提前通知第33师团做好准备,到1941年的4月初时,在南昌乘车,奉令前往华北的支援 冈村宁次的“扫荡”任务。

南昌,江西的省会城市,地处江西省北部,长江中游之南,鄱阳湖之西,素有“鱼米之乡”的说法,为当时中国的首都之一。

1939年,原负责江西南昌作战的日军是日军作战主力的乙类师团--第101和106两个战斗师团,自从上次在第一次长沙战役期间,利用闪电战想偷袭长沙后防线而被中国军击败,其损失较大,已先后被调离江西。此时,江西南昌的防守,换成了日军警备师团的第33、34两个师团,分别在南昌的前后从北向南排开。第34师团驻扎在南昌南的莲塘附近。第33师团驻扎在南昌西北面的安义县,两个师团呈麂角互照之势,兵力约3万左右。

在日军西面不远地区对着的是中国军的罗卓英指挥的第十九集团军。第十九集团军下辖第70军、第74军2个军6个师约6万人,不时的对日军进行骚扰袭击,圆部中将曾与罗卓英的几次小规模交锋都吃亏不小。

大名鼎鼎的74军

第十九集团军中的第74军,在后来的抗战中比较有名,但其前身只是云南的滇军和国民政府警卫军一部。在1937年8月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两部才以王耀武任师长的第51师与俞济时兼任师长的第58师的名义,在江苏嘉定合编成第74军,由俞济时任军长。并立即投入淞沪会战对日作战

淞沪会战后,因第74军伤亡较大,于是施忠诚任师长第57师也拨归该军建制,所以74军就有了3个师的编制。第74军随后投入南京保卫战,并先后参加徐州、兰封会战,在兰封会战,久经战场,给日军以重创,也积累了不少对日作战的经验,后逐渐在众多的中国军抗战部队中脱颖而出,尤其是在万家岭歼灭日军第106师团的战役中,表现出色。在日军第106师团选择突围口时,正好选在第74师一部的防卫阵地上,最后日军第106师团两万多人,拼尽全力,在付出巨大代价后,始终无法攻破第74师一部的防守,最后中国军发起对日总攻时,又是第74师另一部,率先攻破日军坚固的山头防卫,彻底打垮了日军防线,被誉为中国抗战“守必固,攻必克”的74军,一战成名。因其在万家岭战役时和北伐时被授予的“铁军”称号的第4军一起作战,颇有一点当年“铁军”的风采,于是还被新闻媒体称为“抗战的铁军”。

1939年6月,第51师师长王耀武因战功卓著,出任第74军军长,属抗战甲类军编制,第74军下辖李天霞的第51师、余程万的第57师和廖龄奇的第58师三个师。全军满编人数约为31000人,但一般只有28000人左右。

第74军新军长王耀武

王耀武(1904年~1968年)字佐民,汉族,山东泰安人,家庭世代务农,因家庭中落,中途辍学,长大后,报考黄埔军校,黄埔三期毕业,在北伐中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等,靠战功一步一步打上来。

王耀武特点是行动雷厉风行,说到就做到。敢打任何硬仗,敢接任何困难的任务。王耀武在用人上也不分派系、不讲关系、不偏私情。 所以,王耀武对部队则训练有术、教导有方、唯才是举。特别是其带兵也很有一套, 带兵以“严”和“公平”著称,“严”到近乎“残酷”的程度,“公平”则。表现好的时候,曾拿出3个月薪饷来供给伤兵改善生活,士兵非常感动,因而74军的上下都能为他出死力,打硬仗。特别可能是受其治军严格的影响,其部队纪律严明,战斗力相当强悍顽强,抗战时,对日作战常打胜仗,故一般均不把日军主力放在眼里。

第34师团(属日军丁类的警备编制师团)

日军第34师团属日军丁类的警备编制师团, 师团长大贺茂中将,人员约15000人,是标准的警备师团部队。

1940年底,第34师团长大贺茂听说第33师团将被抽调走,大为惶恐。本身两师团防守南昌,要对付中国军的第十九集团军,压力就很大,现在还要调走一个,那将来就很危险了。想必中国军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兵力空虚的机会,早晚必有一战。想想去年日军在江西九江的驻守藤堂高英少将,被中国军利用九江日军兵力空虚之机,采取围点打援战术,在路上被中国军伏击击毙之事时,说不定哪天第34师团也。。。大贺茂的眼前马上就一黑。。。

思前想后,绞尽脑汁,大贺茂突生一计,反正早晚都是要打,晚打不如早打,何不趁第33师团没走之前,再加上前来接替第33师团位置的池田第20混成旅团,要是三部合兵一起,约有3。5万兵马,加上南昌的日本上百架的作战飞机,和50多辆作战坦克部队的配合,将驻扎在赣西的中国军6万多人的罗卓英第19集团军主力歼灭掉或击溃赶走估计问题不大。这样一来,一旦调走第33师团,中国军短时之内,也就再无力发动对他的进攻了,没准还能趁此能机会立一大功,就就更好了,趁此机会,也能晋升一下

于是,大贺茂大胆的向武汉的第11军司令官圆部和一郎中将提出他的偷袭上高中国第19集团军总部的作战建议

自从去年圆部和一郎利用闪电战打垮武汉北面李宗仁的第5战区的主力后,圆部和一郎中将就慢慢的轻飘飘起来,估计不久之后,他也能中变上,这样下去,晋升为大日本帝国陆军上将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对于冈村宁次反复向大本营强调的日军战力不足的说法,此时然已成了日本第11野战军中一个贪生怕死的无能笑柄。日军战斗力还是要远远强于一盘散沙的中国军想法,又在圆部和一郎中将司令的脑海里翻滚。

同时他也在不停的准备筹划于今年夏季发起对武汉南面的中国第9战区长沙的歼灭作战的方案。圆部和一郎中将一听大贺茂的陈述,感觉其想法甚妙。如能乘33师团尚未北调,合兵发动对南昌周围罗卓英等部的进攻,拔掉驻守在上高的中国军队第十九集团军这颗钉子,那么在不久之后发起的长沙作战,将带来极大的便利和胜利把握。

园部他对日军战斗力的信心也很膨胀。不说一个日本兵可以打胜3个中国兵,现在日中的兵力对比是1:2,这连刚入伍的新兵都能算的出优劣来。日军兵力要比中国军强大,可以说还是有富余的。再说,这第33师团也久经沙场,听说,在第一次长沙作战时,作战也相当英勇,战力对比后,园部中将对其下属信心很大,估计也是胜券在握。再想起了去年成功的袭击张自忠司令部的战果,确实如此,圆部和一郎中将大喜,连想也没想,马上批准的大贺茂西进的作战方案,令其此次务必也要歼灭盘踞南昌地区的中国第19集团军主力司令部,争立盖世之功。

上高县

小小的上高县城的地理位置位于位于江西南昌西部,靠近锦江中游,属于宜春市。冲战略地理上看,上高县城处于江西南昌到湖南长沙的交通要道的中段,是连接两省的交通要道,乍看上去,看上去不起眼,但却是中国军第74军王耀武司令部的指挥部驻扎地,这样一来,地理位置就显的十分重要了。

鄱阳作战

1941年2月中旬至3月初,圆部和一郎为支持大贺茂中将袭击位于江西上高县中国野战军第十九集团军总部的计划,亲自出马,将派往湖北等地的部队陆续调返江西南昌驻地,并按日军作战的一惯方式,在战前快速的补充作战师团编制,充实战斗兵员,囤积大量的航空汽油,武器弹药,包括重磅炸弹,燃烧弹,毒气弹等作战物资和给养。

3月初,日军的华中派遣军从上海增调来了第20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为池田直三少将到达南昌,并有大日本帝国空军第三飞行团,也先后飞抵南昌机场。日军在南昌的全部集结完毕,日军集结南昌地区的总兵力达到6.5万的兵力人,配有主战坦克40多辆,各类作战飞机150架,补增3个炮队,日军各兵种即在战前进行协同训练及渡河和夜战的“攻必克”军事演习,士气极高。

1941年3月15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圆部和一郎下令,发起代号为“鄱阳湖作战”的偷袭中国军第十九集团军司令部的上高战役。日军2个师团,1个独立混成旅团,配一个坂田支队,约40000人,在几十辆坦克车的协同带领下,以战前再次新增补兵力的大贺茂中将第34师团约20000万多人为中路主力,从南昌向西经过西山万寿宫,向不远处的高安推进。再以南昌北部安义县的第33师团一部约8000多人,和在南昌南部莲塘的第20混成旅团及坂田支队为两翼,兵分三路,同时向西推进,朝西面的上高县攻击前进,旨在一举歼灭上高地区19集团军总部主力。第十一军团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坐镇武汉为作战总指挥。

(五)西袭第十九集团军司令部

此时的第十九集团军正在忙着换防,1941年3月6日,王耀武的第74军经过抗战军事委员会的评审,以作战勇猛的战功战胜竞争对手沙场老将陈诚的第18军,从中国抗战野战军晋升为中国抗战攻击军。当日和李觉的第70军在高安换防后,回师上高县城进行抗战攻击军的重新补给和换名。

李觉的第70军在高安刚刚接防后你久,就受到日军第34师团飞机、坦克和大炮的猛轰,各种炸弹,就象下暴雨一般密集落下,尤其厉害的是在大量燃烧弹和重磅炸弹,在爆炸的冲击波中间还夹带了大量杀伤力巨大的毒气弹。爆炸声浪连续不断,地动山摇,震耳欲聋,毒气弥漫,炮弹的密集程度直逼淞沪会战,为抗战以来空前绝后。

很快,李觉不敌,次日,一面向罗卓英报告,一面令所部放开被炸成一片焦土的高安一线的阵地,以避日军的轰炸,向两侧散开。北面的日军第33师团的推进速度也很快,在飞机的掩护下,紧跟日军第34师团后面,前峰一部很快攻击到上高县城的北面。

日军第33师团如此快的攻势,着实令罗卓英吃惊不小,即令第74军的主力第51师李天霞部予以坚决截击,一面令李觉的第70军在日军第33师团的后面对敌前后实施攻击,进行牵制。日军第33师团,属日军第四种的丁类警备师团,是由原主力师团抽出一个作战联队,以新征集的补充民兵扩编而成,虽然其作战凶猛异常,有的还比其甲类师团还要勇猛,但其军事素质和战力远没甲类师团的高。只能做地方警备之用,有时也作为辅助师团,参加作战,不过新兵太多,也缺乏军事训练,所以其作战水平一般不太高.。在第一次长沙战役时,日军第33师团就被川军的杨森部打的在山区里面到处乱窜,整个战役期间损伤极大,被杨森撵的没能走出大山外面一步。第一次长沙战后,日军第33师团原甘粒师团长被撤,换樱井中将为其新任师团长。日军第33师团后来调到华北参加扫荡,很是得势。1942年,日军为切断中国西南的后勤补给线,樱井的第33师团被派往缅甸登陆作战,一路攻击,打的大英帝国陆军一路狂逃1500公里,后被中国军新编第38师孙立人一部约1000人的阻击下,樱井的第33师团的追击才停止下来。

此次在上高地区的8000多人的北路右翼攻击,被王耀武的第74军碰上,日军第33师团前锋一下还反应没过来,就惨遭第74军的出手重击,伤亡立竿见影,猛然大增,加上后面又被中国军第70军猛攻,一下首尾难顾,不知道是防前面好,还是挡后面好。顾了前面,后面司令部被攻击,顾了后面,前面又挡不住。樱井中将师团长也开始犯困了,心里琢磨,原来是马上要调走的,偏偏就是大贺茂出这烂主意,作战的主力战斗师团都没有一个,就凭这个第34警备师团那点水平,还拉他下水,妄想帮他自己去抢立大功。现在是前后难顾,没办法,趁着伤亡还不算太惨,干脆快撤。。。3月19日,樱井中将的第33师团全线溃退,按原路快速的撤回南昌北部,脱离上高作战战场。

而在南昌以南出发的池田旅团则一路向西猛扑,企图配合中路日军大贺茂中将的第34师团主力,从侧翼迂回合击上高县城。

甲类“钢军”第5师团降级为地方警备留守旅团。

池田第20混成旅团,原为日本第一王牌“钢军”第5师团第9旅团的残余部分扩编而成。日军的第5师团在1940年初的昆仑关战役被中国军打残后,师团番号撤出中国回日本本土进行改编,残余部分则进行混合补充扩编,日本第一王牌“钢军”降至地方守备的警备混成旅团,连丁类部队都不是,从此其士兵均蒙上了失败的阴影

池田旅团和坂本支队一路西进,刚走出不远,就被中国第三战区刘多荃的第49军一部盯上了,池田旅团因缺乏重装备,一路极其灵活,一遇打击,便到处乱窜。池田旅团长则久经沙场,因昆仑关一战,被大日本帝国陆军誉为“永不折断的钢刀”的中村正雄旅团长被三次击中而毙命,惨痛之景仿佛就在眼前,总不能遗忘。吃一堑长一智,池田也是被中国第5军死打硬拼打怕了。因此,池田现在作战,最怕的是和中国军死打硬拼作战,在加上混成旅团多是补充新兵,又没有重武器,战斗力也不行,很快被打的伤亡近半,虽说其已溃不成军,但仗着其久经战阵,还是死撑不退,只是在战场上到处乱窜,想牵制一下中国军的作战兵力。

池田第20混成旅团,其任务是原定要迂回上高县城侧面,与大荷茂的第34师团一起合击王耀武的中国军军部,后来被李觉的第70军一部在前面一挡,后有中国第49军一部的追击一打,池田马上转头,在多次被截击后,也顾不得要去上高县城迂回了,他把作战方案一扔,直接北上,冒死强渡锦江,旅团的剩余部分向中路的大贺茂中将的第34师团汇合靠拢,大贺茂中将西进的两翼作战计划至此全部失败,只剩第34师团20000多人孤军一路突进

孤军突进

作为此次作战主力大贺茂中将的第34师团,仗着其火力凶猛,又有在陆空联合配合掩护,虽然不断收到两翼作战失败的报告,但眼看目标在望,大贺茂中将哪管得那么多,一路更加急促的催动其主力向上高县猛扑。

3月21日,大贺茂中将令日军第20混成旅团的残部3000多人留在高安驻守,第34师团前锋早已推进至上高县城外围,和王耀武的第74军直接交上火了。

罗卓英 字尤青,广东人。1923年在保定军官学校炮科毕业。先后任炮兵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副军长、军长、集团军司令、战区副司令等职,久经沙场。

此刻,虽然驻守上高的是王耀武的第74军主力,但是此时坐镇上高县城的第十九集团军司令罗卓英,还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得知日军的进攻行动后,罗卓英一面令其部按计划沿途堵截,侧击,一面向第九战区薛岳发报请求增援。

3月20日,日军第34师团在大片飞机的掩护下,浩浩荡荡的进至上高县城外围,先是满天黑压压一片的轰炸机,轮流低空俯冲轰炸,上高县外围阵地上一时间地动山摇,弹片横飞,一片火海,轰炸完后一片死样的寂静,日军几十辆坦克的装甲部队在硝烟弥漫中以步兵为掩护下,开始慢慢的向中国军的火力点发起进攻,等到日军靠近后,阵地上突然枪声大响,中国第74攻击军的士兵就象出地下冒出来一样,子弹如暴风雨一般泼向日军。中国军再以火炮覆盖阵地前沿,日军不敌,又退回去。接着用大炮猛轰,轰炸机发起第二波轰炸。。。

看到日军的多次连续进攻遭到失败,大贺茂中将大怒,晚间,大贺茂重新布置作战方案,命装甲以锥型三角排列,集中优势兵力,在火炮的掩护下,集中一起向上高外围猛突,中国军的一线阵地被日军突破,所部退守二线防守。

次日,日军第三飞行团向大贺茂中将发来祝贺电:托上天保佑,据气息预报,今后继续晴天。占领上高,就在眼前,请发扬继续奋斗精神,以收下旷世之赫赫战功,不胜盼切。请告知占领上高的总攻时间,本团将尽死力协助上高的占领。。。

大贺茂中将收报后表示感谢,并转怒为喜。。。

对攻变阵

对于日军满天的飞机轰炸,王耀武也是久经沙场,虽然他怕日军轰炸猛烈,每次都不敢多派兵力到第一线阵地,但看来看去,中国抗战,是为了更多的消灭日军,而不是被日军消灭。光这样被动挨炸,也不是个办法。为了消灭日军进攻上高的锐气,有必要采取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国军战法,利用中国军勇猛顽强的优点,和日军做贴身近博。

王耀武想毕,逐命其一部,依靠熟悉的地理环境,趁日军后退时,在其结合部多处发起主动对攻。将阵地向前推到日军的阵地中,和作为警备部队的日军第34师团贴身做生死博杀,王耀武率部用手榴弹顽强反击,寸土必争。

对此,第34师团的日军也毫无办法,只被杀得胆战心寒。上高县城前的阵地上,王耀武拼死力拒,双方的伤亡大增,第74军杀红眼了,尽管伤亡巨大,但仍不退寸步,相反更加不停的向前攻杀,丝毫不把日军的这支四流部队放在眼里。一日间敌我双方伤亡将近万人,日军看见心慌,不得不停止进势。

3月21日,第九战区司令薛岳发来指示,命第74军灵活变更部署,一边防守,一边向日军发起攻击。为吸引日军主力,当以乱战,打入日军的阵地,和日军绞在一起,迫使日军飞机停止轰炸,确保上高县城的安全。同时下令李觉的第70军和第三战区的第49军,在完成对日军第34师团的包围后,从日军第34师团的后面发起猛烈进攻,诱日军进入上高地区后,务必将日军第34师团一举歼灭在上高县地区,并令川军两个主力师火速前往上高县,增援王耀武第74军。

王耀武的第74军听到援军将至,士气大振,又和日军反复冲杀起来。

双方对峙到3月24日,大贺茂依然无法攻进上高县城,而中国军第70军和第49军已完成对日军第34师团的四面包围,并开始在其身后发起攻击。

大贺茂急了,看看上高县城就在眼前,用望远镜一望,城中景况看得清清楚楚。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孤注一掷,不拿下上高,真的没脸回去交差。所以,大贺茂中将一面向武汉的园部求救,一边向上高县城发起更为猛烈的进攻,企图做最后一博。

川军增援

此时,川军的傅翼、陈良基两师在路上,不时被日军的飞机轰炸低空扫射,而川军也不知道该怎样对付这些日军的飞机,也不懂该怎样隐蔽躲藏。日军飞机一来,就四散奔跑,飞机一走,又接日夜兼程着赶路。

24日,川军两个师衣服破烂,丢掉所以重装备,冒着日军的扫射轰炸,衣衫褴缕的赶到上高战场助战,并从北向南,从日军第34师团侧翼发起攻击。王耀武听闻,大喜,看看日军武器弹药消耗量也打的差不多了,后方已被中国军切断包围,补给不济,日军的攻势已成强弩之末,决定亲自带队,向日军发起全线总攻。

在中国军的猛烈攻击下,日军开始支持不住,甚至大贺茂中将的作战指挥部和日军野战医院也遭到中国军的猛攻,此消息致使日军全线崩溃,溃不成军。中国军士气大振,个个奋勇争先与敌搏斗,争立战功,战场上杀声一片,全歼日军第34师团的口号此起彼伏。

日军第34师团快速调整战线,将师团及伤残士兵收缩到方圆约10平方公里的一个地区中继续负隅顽抗。此时大贺茂想跑,但伤员太多,根本也跑不动,再加上四周被围,也根本跑不出去,只能听天由命,对天不断的呼叫飞机增援。

在武汉的第11军圆部司令官没能等来日军第34师团攻占上高中国军司令部的消息,反而十分惊愕的收到了不断求援的急电。

园部和一郎大惊,为免于日军第34师团全军覆没,园部下达了死命令,令日军第33师团全力以赴,立即出动,火速增援上高。为怕第33师团出人不出力,还指派其参谋长木下勇、作战主任参谋山口中佐、大根大尉就地督战,亲自指挥掩护第34师团大贺茂率部突围。

樱井的第33师团接令后,此次不敢怠慢,立即倾巢而出,自己亲率师团主力,由飞机在空中侦察带路,乘车向上高县城急进,不久就和第34师团取得联系。

25日,在第33师团接应下。大贺茂部在飞机的指引下,以坦克开路,用密集的飞机队形和毒气弹在中国军第70军阵地上炸开一条血路,中国第70军所部在日军两个师团强大火力前夹击下不敌,撤出阵地,日军第33师团进入官桥与被围的大贺茂第34师团实现会合。

狼狈逃跑

大贺茂中将一看樱井的第33师团到来,心情马上变好了,望望不远的上高县城,死心不改,和樱井商量一下,为了突围成功,决定声东击西的再次向上高县发起反攻。王耀武的第74军也不示弱,一波浪梯队的形式,用火炮压制日军,之后几个猛冲,将日军全部打了回去。

罗卓英一看,日军两个师团两个师团不但不跑,还敢来反攻,所谓来的早不如来得巧,鉴于中国军在和日军第34师团对攻中的出色表现和高昂的作战士气,中国兵力仍优于日方,罗卓英一下心就大了,遂决心对日军施行第二次包围做战,以求干脆把日军两个师团一起放进来,一举全歼灭第34师团在上高地区。

26日晨,罗卓英电令李觉第70军向南昌方向攻击,截断日军第33师团退路,同时电令中国军各部,趁日军立脚未稳,战局混乱之时,做向心索敌猛攻,迅速围歼残敌,以竟全功

27日,中国军在瀑雨中发起全线进攻,日军的第33师团一看,日军快不行了,来的后路也被截断了,飞机也来不了了。此时,中国军的包围圈已经松动,趁着滂沱大雨,樱井中将赶紧拉着大贺茂一起朝东突围,在高安的第20混成旅团接应下,向南昌方向一路溃逃。

罗卓英听闻日军已突围,忙于午夜下达全线总攻击命令,各部于28日上午,开始对日军发起侧击,追击,并对留守原地的日军后卫掩护部队发起猛烈攻击,以彻底歼灭残敌。第74军随即迅速肃清上高外围残敌后,向南昌方向追击前进。

4月3日,日军在飞机和毒气弹的掩护下,其残兵败将狼狈之极,退回南昌一线,中国军收复一线阵地,罗卓英下令各军停止追击,结束本次作战战斗。至此,上高一战,以中国军胜利,日军失败告终。

战后,另在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一书中,描写了大贺茂逃跑时的狼狈相:“28日凌晨2时,负责野战医院警卫的炮兵第八中队,终于在土地庙村西端遭到优势的重庆军攻击,致使该中队在处理了火炮后,全体壮烈阵亡。。。樱井师团掩护大贺退却,并遭到中国军队的痛击。。。28日渡过泗溪进入东岸,翌29日虽开始向后撤,但出发不久遭到据守尽,处于不能射击的状态。以后接到了空投弹药,经过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重重苦难,于4月2日,返回了原驻地。”

是役,日军第33师团伤亡近半,第34师团和第20混成旅团伤亡达70%,共歼灭日军约24000人,据中国军的公布数据为:中国军阵亡约9000人,毙伤日军第34师团步兵团岩永少将、大佐联队长浜田以下1.5万余人,缴获军马2800余匹,各种火炮10门,步枪千余支。。。据说,日军只承认此战被歼灭17000人。

上高会战大败后,日军侵略军的士气再次一落千仗,日军第11军司令官圆部和一郎又被日本大本营骂其极其无能,瞎指挥,被撤职,调回本土转任军事参议官。大本营对其战败还是不解恨,一个月后,干脆将圆部和一郎取消军职,退出现役,并打入预备役。。。

上高会战后,中国军士气高涨,王耀武的74军因在上高抗战中攻守兼备,被授予飞虎旗一面。上高会战的胜利,也为不久后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抗战胜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