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瞻仰]“妈妈 我等了你二十年”再看一次 依然潸然泪下

完美白丁 收藏 58 9876
导读:妈妈! 那一定是你,我听到了, 那手工的绣花布鞋,踏在地上的声音, 这是我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 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 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 为我盖上裸露的手臂,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 我就闭上眼睛,仿佛又听到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 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 我多么想:是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 用你温柔的手,再摸我的脸颊一遍, 让

妈妈!

那一定是你,我听到了,

那手工的绣花布鞋,踏在地上的声音,

这是我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

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

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

为我盖上裸露的手臂,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

我就闭上眼睛,仿佛又听到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

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

我多么想:是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

用你温柔的手,再摸我的脸颊一遍,

让我在冥冥中,再次接触你手上那粗硬的老茧。


妈妈,我多想对你说,我倒下的时候,

我的枪刺,是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


妈妈,我多想向你证明,我,作为一个军人

没有给你丢脸。


妈妈,20年来,我和我忠实的弟兄们,

默默地站在这昔日的前线。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们来过,

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欢笑,

他们向我们倾诉衷肠,

他们把泪水洒在这墓前,

鲜花、美酒、醇烟,

还有他们的后代那红红的嫩脸。

可是,妈妈,没有妈妈,没有妈妈这什么都替代不了的抚摸,

我心中的寂寞,永远无法排遣,永远无法排遣。


妈妈,20年,你走了好远,好远,

妈妈,20年,我知道你好难,好难,

我不怪你,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你空手来的,没有任何祭品,

我不怪你,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我知道:你还没有吃饭,

可是我,我却不能为你尽孝,只能望着你无言。我不能为你尽孝,只能望着你无言。


妈妈,你的哭声是那样辛酸,

我明白你嫌自己来得太晚。

妈妈,你在我头上的拍打是那样的无奈,

我明白你在追问为什么要20年,我的妈妈。

妈妈,为了千万个另外的妈妈,

我和你都作出了无悔的奉献。


在你的身后,是飞速发展的喧闹,

是灯红酒绿的金宵,是耸入云端的豪华,

但是,你感受到了什么,妈妈?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只求下一个清明,只求下一个清明,我的妈妈,

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因为我的妈妈,

没有剩下多少个20年。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只求下一个清明,只求下一个清明,我的妈妈,

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因为我的妈妈,

没有剩下多少个20年。我的妈妈,没有剩下多少个20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5MDc3MTI=.html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占英烈士生前遗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明时节雨凄凄,向长眠在麻栗坡的革命烈士敬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献花!




本文内容于 2012/3/30 9:26:56 被完美白丁编辑

9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英雄们永垂不朽!


[清明瞻仰]“妈妈 我等了你二十年”再看一

清明到了,烈士们,为你们扫墓了!


[清明瞻仰]“妈妈 我等了你二十年”再看一


儿子牺牲20年后,母亲才第一次前往陵园祭奠。


老母亲在他的儿子牺牲在老山前线20年后第一次终于见到了自己唯一的儿子的坟墓!!!

为什么20年他没有来坟墓来看儿子?,答案就是他连去云南烈士陵园的车费都没有.

照片被发到网上后,那死去战士的其他一个还在生还的战友看到了,于是在千心万苦的努力下找到了烈士的家,想看看夕日战友的老母亲,没有想到,他站在那老母亲家门口惊呆了.她家里除了一口破锅一个土炕一碓棉花套子什么都没有,他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也在前线牺牲了,老伴当年就伤心的离开了人世.....老人当地民政每个月给的28元过日子今天28元能做什么,他儿子为国家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国家难道就用28元来打发这烈士的母亲 .


滚雷英雄韩跃奎烈士的妈妈,从贵阳赶来了~~~~韩妈妈说儿子生前最喜欢吃猪肝,所以特意从餐馆给儿子抄了一盘猪肝,还要求餐馆多放些辣椒,她说贵州人都喜欢吃辣椒~~~~韩妈妈给我介绍韩跃奎生前的故事,很自豪,没有什么悲哀。她说韩跃奎有五子妹,他排行老大,那时候家里很苦,韩跃奎很小的时候就懂得照顾弟弟妹妹,给他们洗衣服,衣服烂了,他还会拿针帮他们补好。做饭、收拾家务样样会干,当兵后,家里就希望他在部队好好的干,提干当干部,挣工资补贴家用,没有想到却牺牲了~~~~~我问了问韩跃奎牺牲的经过,韩妈妈说:那时候总攻时间快到,开路的那个什么枪被打挂在了树上,时间来不及了,韩跃奎就身体滚雷开路,炸断了一条腿还往前滚了20米~~~~直至牺牲~~~~~~


“不过,不过,想起来气人得很~~~~ 寒心得很~~~~~~”韩妈妈突然间停顿了,伤心的哭了起来了~~~歇了好一会,韩妈妈又接着抽泣的说:“昨天我和冯利祥的妈妈一起去老山,想看看儿子牺牲的地方~~~~~去到了山顶,只有几步(三公里)就到了主峰,守门的士兵说什么就的不让我们上去,我们给他们解释,没有通行证是因为今天是周末,放假了,没有办到,我还把韩跃奎荣立“战斗英雄的证书”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说还是不行,说有规定,没有通行证就不让上。最后我们要求见他们领导,士兵说领导在午休,让我们等到3点钟~~~~~后来我们时间来不及了就下山了~~~~~~~~”说到这里,韩妈妈失声哭起来了~~~~她说:“我们不是想旅游啊!我儿子不死在这里,我走错路都不会来这里的呀!呜呜~~~寒心得很呀!寒心得很呀!呜呜~~~~~”



妈妈,别哭了!您儿子冯利祥(排长)在墓下也会伤心流泪的我知道您的伤心,更知道您的委屈~~~~~~


昨天,就在照这张相片的昨天,(4月3号)您与滚雷英雄韩跃奎的妈妈去到老山顶,想看看儿子牺牲的地方~~~~~~为儿子招魂~~~几步之遥,因为没有通行证明,守门的士兵却没有让您们上到主峰~~~~~您们流泪而归~~~~~就这个事情,我找到了主峰的一个排长,他们说不知道这个事情,他是主峰的,那天并没有什么领导来老山,即便有领导来,英雄的母亲也该第一个上主峰,他们埋怨守门的士兵的死板~~~~~~我们要求他给连队领导反映情况~~~~~~~不管怎么说,妈妈,您已很伤心~~~~~~~我保证,我还要找到更高层的领导,找到昆明,找到北京,不让这样的伤心再次发生~~~~~妈妈,您哭,您很伤心您说:“我的儿子乖得很呀!22岁了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哪怕是谈上一次我心里也舒服一点啊!~~~~~”除了眼泪,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别哭了!妈妈,起来吧!地下潮湿


陈文陆烈士的爸爸、妈妈和妹妹来了陈文陆烈士的家属给我介绍,陈文陆烈士是为救战斗英雄史光柱牺牲的,当时,他儿子也受了伤,他又返回去救史光柱最后壮烈牺牲,在庆功大会上宣布荣立一等功,到了连队又变成了三等功~~~~~烈士家属在墓地责骂史光柱没有良心~~~当英雄了~~~去北京了~~~一次都没有来看过他们~~~~老妈妈,我想告诉您,今天上午,我已联系了与史光柱相识的人,把您们的埋怨捎去~~~~他们告诉我,其实史光柱从来没有忘记过战友们~~~~他双目失明,还一个人摸来墓地,坐了整整一天~~~~~~他没有了眼泪也看不见他的战友~~~~~他用手感触他的战友们~~~~~~老妈妈,请原谅他的无奈、他的大意~~~他并没有忘记战友们~~~~~~~他永远感激您的儿子“大个子”(陈文陆一米八六高,在部队外号叫“大个子”)请接受我替他说一句:陈妈妈,对不起了!


陈文陆烈士的父亲、母亲在给儿子烧纸~~~~几天来,他们一直不吃饭~~~~~父亲曾经是一个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兵,他一直沉默不语只是叹气~~~~~他们把陈文陆烈士的日记给我看,我仔细的翻了翻,里面抄写了很多格言```````还有班务会记录:一些小标题——我们班为什么不团结?我问问陈文陆烈士妈妈,陈文陆谈过女朋友吗?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儿子曾经有一个未婚妻,他们感情很好,陈文陆走后,他们一直有很好的往来女孩到现在还一直叫她“妈妈”,只可惜她气疯了,可怜得很,现在还是一个人独身~~~~~晚上,他们二老还是不吃饭,急坏了陈文陆的妹妹陈白美~~~我和“姐妹”去宾馆劝他们吃点东西,我看见他母亲床头,摆了一瓶水,父亲则几天未进一粒~~~~~~真不知道怎么来劝慰他们~~~~不过,他们说,看见我们来,还给墓地的儿子献花他们心中安慰多了,毕竟还有人还记得烈士们呀!


嫂子,别哭了!流了20年的眼泪,要注意身体啊!您们带着年幼的孩子无奈的改嫁他人~~~~~谢谢您们!谢谢您们没有忘记丈夫,每年都从昆明赶来看望他们~~~~~有您们这样的好嫂子您们的丈夫陈发川(指导员)、王仕田(连长)俩位烈士应该安息了!陈发川指导员,出生于1948年2月,王仕田连长出生于1956年2月,都是四川人,同牺牲于1984年4月28日,我无法描述他们对丈夫的尊敬程度,只是一些细节让我感动。在陈发川烈士墓碑前,他妻子拿了三拄香,找到“海之韵”说:“麻烦你帮我敬一下这三拄香,我今天来那个,不干净,不能敬香”~~~~~。我压抑得不敢说话,只是赶快蹲下来和“海之韵”帮他烧纸~~~~~~这些规矩我隐约听说过,不过那都是敬神敬仙时的才讲究啊!或者就压根没有这个讲究~~~~没有想到他们对丈夫还保持着如此高规格的尊重~~~~王仕田的妻子则边烧纸边念:“他死不了的啊!他当时只是受伤,是被俩个小战士抬着迷了路,活活流血死的呀!天啊!如果不是走迷路,留半条命到现在也好呀!那个时候,我娃娃才一岁多呀!呜~~~~”此情此境,我不能够再面对~~~~~~只是拥抱住她:“嫂子,别哭了!注意身体!”


(转帖)跟着“妈妈”泪水长流,那块让我梦回魂牵的地方,长眠着我的亲如兄弟的5名侦察大队的战友。他们是付孔亮(二级战斗英雄)、叶向焰、程绍林、吴忠明、王少成。我记得,在对敌某特工基地发起攻击前2小时,在原始密林里,程绍林拿出珍藏了23天的一红塔烟(在原始密林里活动了22天,早已断粮断烟多天了),掐为两半后给我一半说:“朱教员,我们抽了它,再不抽恐怕就浪费了”。17岁的王少成在一旁咽了口水,我们三人就吸了烟。二小时后,程绍林、王少成、吴忠明三位优秀的侦察健儿的生命停留在17岁、19岁、20岁。我痛哭,妈妈二十年无法看望为国捐躯的儿子,只为没有钱,贵州到文山要不了多少路费,而我们的母亲整整积蓄了二十年,路费有行了却没有钱买祭品。这就是富国富民吗?泪为母亲流,为牺牲的战友流。战友青天上,泪水何长流?哭妈妈孤立无依,哭父亲老来无靠,烈士灵魂岂能安息

7楼qtj6

政府应该让每个烈士的父母都能够享受到当地中等以上的生活水平.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