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间正道”埋葬“普世价值”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378
导读:用“人间正道”埋葬“普世价值”       [ 弹铗士 ]   一 “普世价值”难免基因缺陷而短命     鼓吹“普世价值”者为遭到民间和有识之士的质疑而震怒。什么?竟然有人说普世价值不存在!什么?竟然有人说民主、自由、人权不是普世价值!真是不得了了,真是气死我们了,真让我们绝望!      其实,这怨不得民间大众,要怪只能怪鼓吹“普世价值”者自己。问题首先出在他们翻译引进 “普世价值”时的浅薄和愚蠢上。浅薄是指对西方文化的理解仅及表面,愚蠢是指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了无所知。从

用“人间正道”埋葬“普世价值”


[ 弹铗士 ]


一 “普世价值”难免基因缺陷而短命


鼓吹“普世价值”者为遭到民间和有识之士的质疑而震怒。什么?竟然有人说普世价值不存在!什么?竟然有人说民主、自由、人权不是普世价值!真是不得了了,真是气死我们了,真让我们绝望!


其实,这怨不得民间大众,要怪只能怪鼓吹“普世价值”者自己。问题首先出在他们翻译引进 “普世价值”时的浅薄和愚蠢上。浅薄是指对西方文化的理解仅及表面,愚蠢是指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了无所知。从而使“普世价值”在中国一出生,就打上了基因缺陷的烙印。


别看这些人把“民主”拉来为“普世价值”做虎皮,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民主的真谛。民主的要义之一就是允许价值取向多元化,允许大众辩论以求真伪。可是“普世”二字却霸道得很,大有惟我独尊之势,暗含不容辩论之意,与民主的精神恰恰背道而驰。所谓鼓吹“普世价值”者的浅薄,由此可见矣。


在中文的语意环境中,“价值”二字的原意均与钱和利有关,后虽多经引申,涵义不断翻新,但总留有一些金属铜的残色剩味。中华文化的发展,以诸子百家为全盛,以毛氏思想为新高,无论多么不情愿,先圣先贤们的理念早已融入中华文化的精髓。无论是先秦的孔孟老庄,还是后世的程朱王黄[1],也无论是孙氏先行,还是毛氏集大成,各位先贤的思想虽然千差万别,但却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均把“私”和“利”字看得很轻。所以,“价值”二字在中国文字中不具文化优势。所谓鼓吹“普世价值”者的愚蠢,又见于此。


含有霸道语味的词汇,富贵精英喜爱之,普通大众厌恶之。无奈前者数少,后者人众,多数人同化少数人是语言发展的永恒定律,所以说含有霸道语味的词汇是不会长寿的。比如移动无线电话,刚传入大陆时被称为“大哥大”,霸气十足,很适合新富们的口味,但是普通大众却不喜欢,更愿称之为“手机”,如今不过十余年,“大哥大”这一称呼便近乎消亡。同此凉热,可以预见含有霸道语味的“普世价值”也一样难得长寿。


不合中华传统文化的词汇不仅不会长寿,而且由于不适应环境,从它一出生起就会百病缠身。所以“普世价值”一冒头,便遭到各方的迎头痛批也就不奇怪了。可以预见,“普世价值”即便是死也不会死得痛快,最终的结局必是一副被批得千疮百孔的僵尸。


为鼓吹“普世价值”者计,不如将其翻译为“人间正道”。以“人间”换“普世”,语义未变,霸味全无,以“道”代“价值”,于诸子百家中可寻渊源,再限以“正”字,逻辑上无懈可击,文化上占据优势。如此,“人间正道”将一改“普世价值”的厄运,岂不为妙?荀子曰:“名定而实辨,道行而志通。”


二 “人间正道”必因优胜劣汰而常青


如下,我们不妨从三个方面比较一下“普世价值”和“人间正道”的孰优孰劣,以见后者必将胜出之势。


从历史的角度看,“普世价值”是一个伪命题,而“人间正道”反而显出其不易的普适性。比如“民主”,是鼓吹“普世价值”者的一张王牌,它对现代人来讲还勉强说得过去,但如果对两三千年前的周朝人讲,他们不但不把“民主”看做是一种“价值”,而且简直不知道“民主”为何物,可见“民主”并不“普世”。而“人间正道”则不然,尽管周朝人看重宗族,现代人接受民主,但却不妨碍二者同为人间的“正道”,几千年的历史就如人类走过的大道,先涉河流,后越丘山,不同的路段自有不同的景观。


从文化的角度看,“普世价值”也是一个假命题,而“人间正道”却再次显出其不易的普适性。比如阿拉伯奉真主为至上,欧美信基督为最高,两地的文化价值岂可“普世”?而“人间正道”则不使其相互抵触,各地不同的文化就如一个大花园中的各色花草,可以姹紫,可以嫣红,生机勃勃,百花齐放,均为春之道。


从哲学的角度看,“普世价值”偏执而机械,“人间正道”全面而辨证。不可否认,随着交通和信息技术的飞速猛进,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散居在地球各个角落的人群之间的趋同速度正在加快,如今,北京人和纽约人的衣着和发型已经难以分辩。但是,如影随形,随着交往机会的增多,也使世界变得更为复杂,分属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阶级的人群之间的冲突也日益加剧,侵略和反侵略、掠夺和反掠夺、压迫和反压迫之间斗争的范围更加广泛。“普世价值” 但言其同,不言其异,只见趋同,无视冲突,执其一端,不能辨证,尽显其哲学思辨上的偏执和机械。而“人间正道”则不然,所谓“正道”者,暗示它不否认“邪道”的存在,而侵略、掠夺、压迫正是这样的“邪道”。所以,人间正道的思维理念,一分为二,全面而辩证。


“普世价值”和“人间正道”的优劣不仅见于以上三点,但仅此三点,即可知“普世价值”必被劣汰,而“人间正道”终将优胜。毛泽东诗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三 要为“人间正道”鼓与呼


当然,鼓吹“普世价值”者是死也不肯将其改名为“人间正道”的,因为他们心里明白,“普世价值”的要义就是“西方中心论”,他们不遗余力地鼓吹“普世价值”的深层动力并不是为了深究“普世价值”的本质和真伪,而完全是为了政治上“西化”的述求。为此,有些“普世价值”鼓吹者更不惜说谎,讲什么“这些年来,在观念领域,普世价值乃是一个解决了的问题”[2]。而事实是“普世价值”目前正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批判。


“人间正道”不像“普世价值”以西方中心,而是以全人类为中心。比如人类自从结成社会以来便一直追求人人平等和社会大同的理想即是这样的“人间正道”,这条“正道”要埋葬的是无节制地开发和浪费地球自然资源,并且无计划使科技进步和资源开发速度相匹配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制度。如果不埋葬这个贪婪的、无节制的、无责任的自由经济制度,几十年之内就将看到地球上石油之类矿物资源的枯竭,我们的子孙将随之而见证人类现代文明的终结。


追求人人平等和社会大同的理想还使得“人间正道”不像“普世价值”一样只强调作为生物意义上的人的权利,同时还追求社会意义上的人的权利,即在经济上、政治上、机会上的人人平等。鼓吹“普世价值”者看到的“自由”是权富们的自由,而“人间正道”所推进的自由属于全人类。


“人间正道”的方向绝对由绝大多数个体人对社会发展方向的期望来决定,因而“人间正道”的方向即为历史车轮前进的方向。所以,从政治上讲民意永远正确。民主的真谛之一就是尊重民意,一方面蔑视民意,一方面鼓噪“普世价值”,只能证明某些人的虚伪。真正体现了民主精神的是“人间正道”,真正代表先进文化方向的也是“人间正道”。


“人间正道”反对一切“人间邪道”,侵略、掠夺、压迫、剥削、腐败、卖淫、吸毒、黑社会、潜规则等,全是形式不一的“人间邪道”。所以,“人间正道”不仅要求政府是一个服务型的政府,更要求政府是一个除暴安良型的政府。


为“人间正道”鼓与呼,即是为人类文明鼓与呼,即是为社会进步鼓与呼,即使为人间正义鼓与呼。本人建议,一切不以“普世价值”为然者,不仅要揭露“普世价值”的伪恶本质,不仅要揭露“普世价值”者的浅浮和愚蠢,在策略上更应该夺过话语的主动权,用“人间正道”的铁锨为“普世价值”掘墓并埋葬之。毛泽东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和扫地一样, 扫帚不到, 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1] 程朱王黄:程朱分别指北宋程颢、程颐和南宋朱熹,创“理学”。王指王阳明,明朝人,创“心学”。黄指黄宗羲,明末清初人,有人誉其为“中国思想启蒙之父”。



[2] 邵建在《现代快报》发文说:“这些年来,在观念领域,普世价值乃是一个解决了的问题。反对方这次只是乘势而起,其言论了无新意。”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