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e=14] [face=黑体]前一阵子有个人大代表提出卖Y合法化的提案,被亲们吐了一脸口水(我也啐了一口)。

但是亲们,有没有想过这个行业的工作人员对这个提案的反应呢?

国情不同,咱们不谈国外,只说国内。这个行业自古有之,不乏名人。毁了吴三桂陈圆圆,发明彩色信笺的薛涛,都是千古传奇。1949年以前这个行业是合法的,在老舍的《骆驼祥子》里,“白房子”就是失足妇女的工作场所,那个时候的工作人员大都是生活所迫,为了养家糊口或者被拐骗贩卖。《骆驼祥子》里的老车夫说:“咱们拉车的为了活命男人卖力,拉车的女人卖肉。”实在是迫不得已。

1949年红色革命成功以后,强行关闭和严厉打击,失足妇女终于全部下岗了。

好光景到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的号角一吹响,全国人民奔向南方的海边,什么赚钱学什么,歌舞厅、洗头房、KTV、浴脚坊、皇家浴室雨后春笋般的从南到北,遍地开花。有偿服伺随后死灰复燃。为了创汇,大批北妹去了香港、澳门,由于身材超棒、服务一流狠狠的挣了一笔,令内地行业人员份外眼红,为了最大的边际利益,纷纷效仿投资港、澳模式,终于造就了“天上人间”。这一阶段,再怎么打击都是野火烧不尽了。

进入新世纪,二奶和小三(和失足妇女同一档次的)都敢和老大公开叫板,舆论还挺同情她们。就有人为了国家税收、为了防止艾滋病的蔓延、为了工作人员的身心健康等等理由吧,提出国家合法经营。

这个行业人员愿意公开化?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你去问问哪个敢承认她是做这行的?

共同富裕的口号提了几十年,国家富强了,发改委说一不二了,民间融资都几十亿了。

失足妇女为了响应号召共同富裕,利用自留地偷偷摸摸的逃点税,你还让她公开化,我啐!

本文内容于 2012/3/30 8:37:59 被我是死神00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