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球史

中国马球


汉代马球

马球,在我国古代的史籍上叫击鞠、击球或打球。骑在马背上用长柄球槌拍击木球的运动。


相传唐初由波斯(今伊朗)传入,称“波罗球”,后传入蒙古,相沿至今。球状小如拳,以草原、旷野为场地。游戏者乘马分两队,手持球伏,共击一球,以打入对方球门为胜。有人认为中国古代的击鞠、打䎱或击䎱就属于马球运动。也有人认为,马球最早源于公元前525年的波斯 (今伊朗),后传入中国。三国曹植的《名都篇》中有诗曰:“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说明至少在汉末马球已经存在了。

唐代皇帝喜爱打马球


雕塑-大唐马球

据文献记载,唐代的历朝皇帝中宗、玄宗、穆宗、敬宗、宣宗、僖宗、昭宗都是马球运动的提倡者和参与者,天宝六年(747 年),唐玄宗专门颁诏,令将马球作为军队训练的课目之一。 唐代打马球风行一时,不仅成为帝王和贵族阶层健身强体的体育运动,而且在对外文化交流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文献记载,当时相邻的渤海、高丽、日本等国都有与唐王朝进行马球竞技的描述。现藏故宫博物院的的《便桥会盟图》(辽陈及之绘制),有一专门描绘唐、突厥两国进行马球比赛的场面。画面以唐太宗李世民与突厥可汗颉利, 在武德九年 (公元 626年) 于长安城西渭水便桥会盟之事实为背景,画中,数名骑士策马持杖争击一球,场面颇为热烈、壮观。直至宋、辽、金时期,朝廷还将马球运动作为隆重的“军礼”之一,甚至为此制定了详细的仪式与规则。


《宋史•礼志》上说:打球是一种军中的礼节,每年三月,在大明殿举行赛球典礼。皇帝乘马到球场,臣下迎接,依次上马。皇帝击球,教坊作乐奏鼓。皇帝打进了第一个球后,才叫诸王大臣开始比赛。

唐代是我国马球盛行的时期,上自皇帝,下至诸王大臣、文人武将,大多都“以此为乐”。1971年,陕西省博物馆在乾县发掘了唐章怀太子李贤墓,墓中陪葬的文物甚多;墓道两侧有五十多幅完好的壁画,《打球图》就是其中的一幅(图版8)。画面上有正在跑动的二十余匹骏马,体态丰满,细尾扎结;骑马人头戴幞巾,脚穿长靴,手执鞠杖;一位骑枣红马的骑手跑在最前面,高举鞠杖,侧身向后击球:球在场中滚动,后面几个骑手驱马争枪。


故宫博物院珍藏着一枚唐代打马球图青铜镜,图像十分逼真(图版9),1972年新疆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的打马球俑(图版10),其形象也非常逼真。这些都生动地反映了唐代社会喜爱马球活动的风尚。

马球起源于何时呢?目前有几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起源于波斯,由波斯传到西域,再由西域传入长安:一种认为起源于吐蕃(我国的西藏地区),向东西方传播;一种认为在东汉后期我国就有了马球,马球是由汉代的足球发展演变而来。这几种说法,都还不能论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但唐代马球之所以能迅速发展,盛行三百年而不衰,是有其社会原因的。

我国古代的骑兵虽创始于战国时的赵武灵王,但当时只不过是一个附属兵种。到了南北朝,盛行甲马,就是给马匹穿上防护的甲具,俗称为铁骑。唐太宗李世民改变了骑兵装具,成为轻骑兵,发挥了骑兵快速机动与远程奔袭的特长。这种特长符合大唐帝国地域辽阔、疆土广大的战略需要。因此,唐代自建国以来就重视骑兵部队的建设。《新唐书•兵志》记载,“自(太宗)贞观至(高宗)麟德,四十年间,马七十万六千(匹)”;天宝后,“王侯、将相、外戚牛驼羊马之牧布诸道”;“将校亦备私马。议谓秦汉以来,唐马最盛,天子又锐志武事”。马匹是建设骑兵的基础。有了马匹,还要训练骑术和马上砍杀技术,而马球运动就是训练骑木和马上砍杀技术的最好手段。唐代开展马球的目的就是为了军事训练。唐人阎宽在《温汤御球赋》中说:“击鞠之戏者,盖用兵之技也。武由是存,义不可舍。”


马球是一种军事训练的手段,同时也是一种很好的娱乐活动。”百马撵蹄近相映,欢声四合壮士呼”。无论是参加打球,还是观看比赛,马球运动都能使人精神振奋。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贞观、开元之时,天下富庶,社会上就需要有一些休闲的娱乐。于是,马球运动就成为社会欢迎的活动了。作战的军士要练武,闲暇的富民要娱乐,这就是唐代马球运动能够蓬勃开展的社会原因。

唐代马球之所以得到迅速的发展,除了社会原因之外,还有唐代上层社会的喜爱和重视。唐代最高统治者皇帝及王室贵族,大都是喜爱马球活动的。“上有好看下必有甚焉”,这是社会现象的一条规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唐纪》中宗条下,就有这样一句话:“上好击球,由此,通俗相尚。”唐代马球运动的发展,和皇帝的倡导亦有关系。


杨贵妃马球雕塑

《唐书•本纪》中,常常有皇帝幸某处击鞠的记载,说明唐代皇帝犬都亲自上场打球。唐皇宫中有好几处马球场是专供皇帝打球的。据考古材料,1956年西安市唐长安大明宫含光殿遗址出土的一块石志上有“含光殿及球场等大唐大和辛亥岁乙未月建”铭文(图四)。说明含光殿球场的建筑年代在大和辛亥,即唐文宗五年(831年);同时也说明,唐朝在皇宫建筑球场是专门为皇帝和显贵们用的。由于经常参加打球,有几代皇帝的球技还很高超。如唐宣宗李忱可以骑在飞奔的马上,用击鞠杖连续击球至数百次之多;唐僖宗李儇向他的近待夸口说,如果朝廷设置打球进士科,他可以考中状元。如果真要在唐代的皇帝中考选马球状元,只有唐玄宗李隆基才够资格。唐人封演所写的《封氏闻见记》中记载了唐玄宗二十四岁时参加的一次与吐蕃的马球赛,表现突出,为唐王朝第一次外交球赛赢得了胜利。


唐中宗景龙三年(709年),吐蕃赞普派遣他的大臣尚赞咄来迎接金城公主;因知道唐中宗李显最爱看球赛,使带来了一支十人马球队。吐蕃是游牧民族,马匹骏壮,骑术精良,马球技术也很精湛。唐中宗派遣皇宫内园的马球队和神策军马球队与之比赛,两战都输了。唐中宗十分恼火。这时,唐玄宗还是临淄王,他和嗣虢王李邕、驸马杨慎交、武延秀组成了一支四人贵族马球队,与吐蕃的十人马球队比赛。开赛之后,唐玄宗往来奔驰如风回电激,挥动球杖、连连透门,贵族队大获全胜。球策之后,吐蕃大臣尚赞咄连连称赞说:想不到王爷会有这么好的球技!

唐玄宗一直到老年还是十分喜爱打球,天宝六年,他已六十二岁了,还想参加球赛,经别人劝阻,才坐在场外观看。究竟是因他喜爱马球,坚持了体育活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唐玄宗是唐代皇帝中寿命最长的一个,活了七十七岁。他在整个封建社会的几百个皇帝中,也算是长寿的了。


杨贵妃秘史中谢阿蛮打马球的情景

唐玄宗晚年,意志衰退,耽于宴乐,不问政事,导致了安史之乱。宋人李公麟绘了一幅《明皇击球图卷》(图版12),晁无咎在画上题了一首意含讽刺的诗:“宫殿千门白昼开,三郎沉醉打球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明日无复谏疏来。”把祸乱的原因归罪于打球,这是完全不符合史实的。青年时期的唐玄宗不是更热衷于打球吗?但是他开创了开元盛世。适时的娱乐并不会影响政事,何况是有助于社会尚武、练武的马球运动呢!

月灯阁下打马球

作为军事训练的手段,唐代马球受到军队各级将帅的重视。节度使的驻地,都建有训练用的马球场,并经常修整锄草便于马匹奔驰。左右神策军是皇帝的警卫部队,其驻地也是经常陪皇帝打球的地方。因此,神策军就更重视马球活动。唐代许多打球的名手都出在神策军中,并因球技高超而有好几个人升任了节度使。据《资洽通鉴》记载,唐僖宗有一次是用打球输赢来选拔节度使。广明元年(880年)西川节度使出缺,神策军中大将陈敬瑄、杨恩立、牛勖、罗元果四人都想去当节度使。唐僖宗无法决定,便叫他们四人赛球,谁赢了谁当节度使。结果,陈敬瑄夺得了头筹,便得了西川节度使的职位。

唐代文人当然没有武将的马球技艺高。在文人中也不会象军中马球开展得那么普遍。但唐代文人也有不少人是会打马球的。进士科是唐代文人最光荣的出身,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文人都希望由进士科走入仕途。而进士科及第后有三大盛会,即慈恩塔题名、曲江游乐宴会和月灯阁下打球。这是文人夺得鳖头后最得意的活动。如不会打球,岂不使盛会扫兴。因此,唐代文人由文入武,当了节度使的也不乏其人。如诗人李绅、高适、张建封,都由文人武当上了节度使。当了节度使就要训将练兵,就要会打马球。所以,张建封在他的诗中说:“仆本修文执笔者,今来帅领红旗下,不能无事习蛇矛,闲就平场学使马。”文人入武,首先就要会打马球。上述两种仕途都促进了文人中的马球运动。

唐代个别文人,马球技术也很精湛,还能战胜神策军中的老手呢。五代人王定保的《唐摭言》中,记述了这样一段月灯阁下打球的故事:晚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年),新进士集会在月灯,阁下准备赛球,场外已围了几千观众。突然,有几个神策军闯进了球场,手拿球杖,策马奔驰。其用意很明显,是要和新进士较量一下。晚唐时期,朝廷政权完全掌握在宦官之手,而左右神策军就是宦官手中的两把刀子。虽然这次是无理取闹,新进士也不敢公然得罪他们。但这天的盛会,是新进士出头露脸的大喜日子,如果在几千观众面前输了球,是很丢脸的。正在为难之时,有一个新进士叫刘覃的挺身而出说:让我去教训教训他们!说完跨马执杖驰进了球场,向在场的几个神策军拱手道:新进士刘覃,特来奉陪练球!这几个神策军见有人应战,便拿出球子与刘覃比赛。谁知只驰驱了几个回合,球子便被刘覃夺得。他只有一个人,无法传球,便在马上连击几次之后,一个大打,把球子打向空中,球子飞出球场,不知落到何地去了。这几个神策军想不到一个文人竟然有这样高超的球技,有这样大的击球力量!一个个目瞪口呆,垂头丧气,在几千名观众的嗤笑声中,面红耳赤地离开了球场。

球场锄奸与唐敬宗被杀

唐代的官僚贵族,也多是以打球为乐的。封建官僚贵族的娱乐,常常和奢侈浪费联系在一起。唐中宗的驸马杨慎交、武延秀,在家中修建私人球场;为了使马跑后不扬起尘土,在一千步长的球场上,用油和泥建筑。五代时的吴王杨渥,喜欢在夜间打球,球场四周点上几十根蜡烛照明。一根蜡烛有十围粗,每天耗费数万钱。唐代宗时的剑南节度使郭英又家中养女伎骑驴打球,驴身上的鞍饰及人身上的服装,也要用去数万钱。这真是豪门一场球,贫民几岁秋。

官僚军阀们,为了争权夺利,常常无事生非,球场中的风波也会变成政治斗争的恩怨。据《新唐书》记载,成德军节度使李宝臣的弟弟李宝正是魏博节度田承嗣的女婿。有一次,李宝正和他的内弟田维打球,不慎冲撞了田维,使田维堕马身死。田承嗣大怒,囚禁了李宝正。从此两家结下了十几年的冤仇。刘悟本来是淄青节度使李师古的一个部将,在一次球赛中,刘悟的马头撞了李师古的马;李师古很生气,要杀死刘悟,后因别人劝解而罢。但刘悟却从此怀恨在心。李师古死了之后,刘悟杀了李师古的弟弟李师道,自己当了淄青节度使。另据记载,黄巢的部将朱温,背叛了农民起义军,当了唐朝的节度使。他派儿子朱友伦在长安城做监军。在一次球赛中,朱友伦不慎坠马而死。朱温以为是别人有意谋害,便杀死了唐朝许多旧臣来报复。

阴谋暗杀,是封建官僚贵族争权夺利斗争的一种手段。在唐代的马球场上也曾发生过两起谋杀未遂的事件。李忱是唐武宗李炎的叔父,李炎想杀死他但又不便于公开下手,便派人借球赛的机会阴谋暗害。由于李忱骑术精良,球技高超,才逃过了毒手。唐玄宗晚年宠信安禄山,委以三镇节度使的重任。他的儿子唐肃宗李亨早已窥见安禄山的叛逆野心,几次想借打球的机会杀死他。终因唐玄宗百般袒护而未能如愿。

司马光所编《资洽通鉴》记载,天宝十四年,安禄山率兵叛乱,黄河以北的大片土地沦入叛军之手,以颜真卿为代表的抗战派,坚持在敌后抗击叛军。但是,兵少粮缺,形势非常险恶。正在艰难困苦之际,常山太守王俌动摇了,和叛军副师史思明书信往来,勾勾搭搭,准备率部投降。常山太守部下的军官都是有正义感的汉子,不愿向叛军投降。但王俌的投降行为尚未明朗,不便反对:如他的阴谋一旦成为事实,又有叛军作为外援,则又很难对付。于是,十几个小军官就借赛球的机会,撞倒了王俌的马,另十几骑随后一拥而上,风驰电掣般地跑过,把奸贼王俌踏得尸骨如泥,血染黄土,粉碎了这次投降的阴谋。

唐人段成式的《西阳杂俎》中还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唐德宗时,河北镇有个姓夏的军官,骑术精良,武艺超群,能拉开几百斤力的弓,尤其精通马球技术。他曾在马球场上,作过一次飞马打球的特技表演,在球场的地上累了十几个铜钱,他飞马奔驰,用手中的球杖击钱,一次只击一枚,而且这一枚铜钱只飞出七丈远,十几枚铜钱,个个如此。击钱的准确程度达到了神奇的地步。如用这种本领在球场上射门,当然是百发百中了。

唐代马球技术的提高,除了军队中有一批骨干之外,在皇家内园也有一批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马球运动专业人员。在唐代的史籍中,常常可以看到各地节度使向皇帝献“打球供奉”的记载。打球供奉虽然有很高的技术,但在皇帝的眼里,只不过是一种娱乐的玩具而已。他们的生命和生活,都是得不到保障的。唐敬宗李湛是一个喜怒无常,以别人的伤残为欢乐的残暴君主。他常常叫打球供奉半夜赛球,以致经常发生“碎首折臂”的惨事。而他却以此为乐,残酷的暴虐行为终于激起了打球供奉们的反抗。据《资治通鉴》记载,宝历二年(826年)十二月,李湛在郊外打猎,回到宫殿已是夜半,忽然心血来潮,把打球供奉从睡梦中唤醒召来,要他们打球作乐。这时马已困乏,人无准备,又是夜半昏黑,更容易发生危险事故。而李湛一意孤行,毫不听人劝说,为了满足其残暴的本性,非要人伤马残不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打球供奉苏佐明、王嘉宪、石从宽、阎惟直等人,联合起来,杀死了李湛。在警卫重重的皇官中,这几个打球供奉杀了皇帝,当然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苏佐明等人虽然并不是有计划的起义,并没有象罗马帝国的角斗士斯巴达克斯那样,率领一部分义军,摧毁帝国的统治,但他们在封建思想禁锢的皇宫中,敢于拿起武器,杀死被尊称为天子的偶像,这种反抗精神,也是值得赞扬的。而他们勇敢无畏的品质,不能说和从事马球运动没有关系。

天下承平不忘练武

唐代人的诗文中对社会上的马球活动记载颇为详尽,但是有关马球比赛的方法规则记述甚少。《宋史•礼志》和《金史•礼志》在这方面却有较详尽的记载。从中可以看到,我国唐、宋时期的马球运动已具备了较完整的规则。而比赛的方法则有一个演变发展的过程。唐代采用双球门,南宋、金国和以后的明代则是用单球门。这种改变,可能受当时足球运动方法的影响,也和社会的习俗风气有关。双球门的比赛方法激烈,直接对抗争夺,含有极大的危险性。单球门是在一个门前争夺射门,危险性就小得多了。这就促成了改革。但马球运动的这种改革也与足球运动一样,在训练体力和意志上,都是一个退步。

《宋史•礼志》上有”打球本军中戏”的记载,但在其它史料上却很少看到有关军中打球的详细资料。作为军事训练的马球,在北宋时期是衰落了。这种衰落,和北宋的军事战略有关。

北宋的国土比起唐代来是大大的缩小了,对外族的侵略又采取守势。骑兵是一种进攻的兵种,不适用于防守战术。因此,北宋是不重视骑兵部队的建设的,从而也就不重视马球运动的开展。保守的局面是不能长久的,北宋朝廷终于被强大的金国灭亡了。宋徽宗的第九子赵构,匆匆忙忙地跑过了长江,在临安城(今杭州市)建立了南宋小朝廷。他的儿子赵眘在人民要求收复国土的抗战声中,登上了皇位。赵眘表示了主战的决心,在临安城建筑了一个用油布遮盖的室内马球场,亲自率领御前的将帅练习马球。

赵眘主张抗战、建设骑兵的行动,很快就在南宋军中收到了效果。陆游是南宋的爱国志士,他一生渴望民族复兴,祖国统一,临终前还写下了“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有名诗句。他四十岁时投笔从戎,参加了四川宣抚使的军队,经常驻军南郑。南郑是南宋向北进攻的前哨阵地,军事训练最能体现南宋朝廷的战略意向。在陆游的诗中,多次提到在南郑的军中开展马球活动的事:“军中罢战壮士闲,梁州球场日打球。”“打球筑场一千步,阅马列厩三万匹。”“射堋命中万人看,球门对植双旗红。”“闲试名弓来射圃,醉盘骄马出球场。”“打球骏马千金买,切玉名刀万里来。”可见南宋军中为了适应主动进攻的战术需要,建立了拥有三万匹马的强大骑兵部队,因而积极地开展了马球运动。可惜,南宋的这种好景不长,赵眘的抗战决心,随着符离集一役失败而烟消云散,西湖的游艇上又恢复了宴饮歌舞,南宋的马球运动重归于寂寥。

从南北宋马球运动的兴衰来看,它始终是和军事战术的需要相关连的。与此同时,建国于北方的辽国和其后的金国,马球运动却较普遍地开展起来。辽国是契丹族,于947年建立,国土包括内外蒙古及东北地区。据《辽史》记载,辽国的马球是由中原地区传播过去的。辽穆宗耶律璟曾要北汉主(刘旻建立的割据政权)进贡打球衣和经过训练的打球用马;而在辽穆宗以前,在《辽史》上是没有关于打马球的记载的。

辽国在穆宗引进马球之后,在皇帝和贵族的倡导之下,马球运动迅速发展起来。辽圣宗耶律隆绪就是一个十分喜爱打马球的皇帝,经常和诸玉、大臣一起打马球。据《辽史》记载,为了这事,谏者大夫马得臣还谏议他不宜参加打球,理由有三条:“君臣争胜,君输臣喜,一不宜也。争心竞起,礼容全废,二不宜也。马或惊蹶,圣体亏损,三不宜也。”但辽国的马球运动。并未因此停止开展。

1115年,女真族的完颜阿骨打建立了金国。1125年灭了辽国,占领了辽国的全部土地,也继承了辽国的社会习俗。《金史》上说:“击球之戏,迹辽俗也,金因尚之。”金国接受了辽国打马球的风俗,并且进一步把赛马球作为礼节,规定在端午节这一天,行过拜天礼后,举行球策。

金国和辽国一样,许多皇帝和贵族也是喜欢打球的。据《金史》记载,金世宗完颜雍就很喜欢打球。他的司天监马贵中也上书谏议他不要打球,理由也是“围猎击球皆危事也”。但是,完颜雍不听,他说:我的祖先是以武定天下的。现在天下承平,岂能忘武!马球是一种很好的练武活动,我亲自参加马球活动,就是向天下人表明不能忘了武事。

到了元明,端午节打球的风俗仍然留存在我国北部的土地上。明太祖的第四子朱棣,被封为燕王,一直驻守在金国大都的故址(即今北京市)。1403年朱棣起兵“靖难”,当上了皇帝,并迁都到北京。永乐十一年下令,规定在端午节这一天进行击球、射柳之礼:并在当年五月亲临球场,观看大臣赛球。明代的马球运动,虽因后来军事战略关系而未积极开展,但端午节打球的礼制,却一直延续到明朝后期。现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宗行乐图卷》中有打马球的场景(图版13),可为佐证。

辽、金、明的马球发展情况也和宋朝一样,主要是适应军事发展的需要。我国北方有广阔的平原,适用骑兵部队。因此,在北方建立的政权,都重视骑兵部队的建设,因而也重视马球运动的开展。

马球的兴衰

唐代的马球盛行时,不仅有男子参加,也有女子参加。唐诗人王建的《宫词》中说,“新调白马怕鞭声,隔门摧进打球名”。就是指的皇宫内宫女打球。唐代女子打马球完全是为了娱乐。剑南节度使郭英又看女伎打球作乐,每天得花费数万钱。五代的前蜀主王建,也最爱看女子打球。他的妃子花蕊夫人写了好几首有关马球的诗。其中有“自教宫娥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的诗句,就是形容女子打球时的动态美。作为军事训练的马球,在南宋就逐渐衰落了,但作为娱乐活动的女子马球,在皇官中却一直继续。宋哲宗时的进士王珪,宋徽宗赵佶,南宋宁宗的杨皇后,在他们写的三家《宫词》中,都有关于女子打马球的诗。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描写宫女打球的情景是:“人人乘骑精熟,驰骤如神,雅态轻盈,妍姿绰约,人间但见其图画矣。”可惜这只不过是马技和服饰的展览,看不出打球的激烈争夺。

到了清代初年,马球就完全绝迹了。这和清王室的禁止人民练武、养马的政策有关。《东华录》记载顺治五年的禁令:“今各处土贼,偷制器械,私买马匹,毒害良民,作为叛乱。今特为禁约:任事及文武官员及战士外,若闲散官、富民之家,不许畜养马匹,亦不许收藏铳炮,甲胄、枪刀、弓矢、器械。有不遵禁令,是怀叛逆作贼之心,若经搜获,本人处斩,家产妻拏入官,邻右十家长杖流。”这样严厉的处罚,人民如何敢养马?没有马又怎能开展马球活动?

康熙十年之后,清王室的统治逐步稳固,原来严厉禁止养马的命令稍稍放松。但作为军事训练的马球没能恢复,只是作为社会娱乐的马球曾一度出现。清剧作家孔尚任和其他几个诗人,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在北京西郊自云观庙会上,看到了女子马球表演。这事写在他们所作的《燕九竹枝词》里。其中有一首描写女子马球表演的诗是:“谁家儿郎绝纤妙,马上探丸花里笑。翠袖妖娆得得来,星眸偷掷输年少。”

原来少年参加的人吼马嘶的马球活动,现在只剩下“翠袖妖娆”在“马上探丸”。到了清中叶以后,却连这一点遗迹也没有

寒食宫人步打球

唐代社会除了盛行骑马打球而外,还有一种不骑马的持杖打球,称之为步打。还是前面提到的王建的《宫词》诗说:“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从这首诗可以知道,步打也是清明节宫女的一种娱乐活动。《宋史•礼志》在记述了马球礼仪之后说:“又有步击者,时令供奉朋戏以为乐云。”说明了宋代社会上也有步打球。

步打球也盛行于北方的辽国和金国,被称为捶丸。到了元代初年,捶丸运动已经有了较完备的比赛方法、场地设备和器具规格以及赛球规则。有一个署名宁志的老人,把上述内容写成了一本书,名《丸经》。《丸经》的序言就提到,捶丸运动是“卫生之微奥,而训将练兵之一技也。”既可“养其血脉”,又能“怡怿乎精神”,达到身心健康。在六百年前,就能如此科学地认识体育运动的价值,这是对我国体育史的极大贡献。山西洪洞县水神庙的壁画(图版11),就反映了元代喜好步打球的风尚。到了明代,步打球得到更广泛的开展。周履靖在重刻《丸经》的跋上说,他年轻时,走过许多大小城市,看到不少的青年在做步打游戏。如《明宣宗行乐图卷》就有宣宗和他的内侍们步打球的图象。明代杜堇画的《仕女图》(图版14)中,也有几个妇女作步打游戏。从上述绘画中可看到参加步打活动的人,有皇帝及其内侍,也有一般仕女。可见,步打球受到社会各阶层人们的喜爱。

步打球也和足球、马球一样,在清皇朝禁止人民练武的情况下逐渐中断了。

附录:

马球的基本规则

由于马球比赛激烈程度与危险性相对较大,其规则大多是出于保护运动员和骑乘马匹的安全考虑。这里我们紧对比赛中比较重要的几规则做个简单介绍:

1、球线

比赛中,裁判主要依靠运球路线和球员进攻权来进行处罚。运球路线是指球被击后的运行轨迹。

2、球权

进攻权是指击球后的球员有策马接着在运球路线上追逐再次击球的权利。谁最后击球,谁就拥有进攻权。

比赛规定对方球员不可在进攻球员前横穿运球路线以干预进攻或者将他撞离运球路线。但是,在进攻球员没有被阻挡的前提下,并排侧面阻挡或使用球杆干扰是允许的;角度小于45度的冲撞也并不算犯规。冲撞接触点仅仅限于马的臀部和肩部,球员间的故意碰撞则视为违例。

3、球员不可用球杆有意触击另一球员以及他的坐骑。比赛中规定右手持球杆。

4、每匹马球马最多可在一场比赛中参加两小节。

比赛暂停规则

以下情况中,比赛铃声会示意暂停:

1、犯规。

2、人、马摔倒或者受伤。

3、马具设备断开,球员头盔撞落,以及球滚出边界。但是,球员在比赛中换马、以及球杆折断更换时,比赛继续进行。

马球运动装备

马球运动员的装备

头盔

长至膝盖的马靴和皮质护膝,以防比赛中马球杆碰撞到膝盖

皮质手套

用竹子或藤木制作杆,杆长51英寸。

杆头用有韧性的木制,与杆成77.5度

室外比赛中球是木制,球直径10英寸。

室内和围板比赛中,球是充气皮球,直径14.5英寸。

马匹的装备

马球鞍具

缰绳和低头革

绑腿的绷带,和绑马尾巴的绷带

马球场地

马球赛场长300码、宽160码(相当于9个足球场大小),两边各有一扇球门。马球比赛时间规定为6巡,除有受伤、犯规或不安全情况发生,每巡时间不得超过7分钟。同时,如果比赛过程中没有选手受伤,则不允许替换球员。

马球的等级平分赛

等级平分赛也称让分赛,是由美国马球协会(USPA)第一届主席H•L•Herbert首次引入马球比赛中的一种记分体系,旨在使每队获胜的机会均等。冠军联赛多采用此体系进行比赛,到1910年,英国和印度也开始在比赛中采用此体系。

赛前根据参赛球员的以往成绩排名而划分等级,分数从初次参赛者为0分到顶级球员10分之间。然后,分别将每队球员的登记加起来,登记分数低的队可优先获得一定比赛分数。或者是使两队的等级分数和相等进行比赛。根据各队的等级分数和,马球比赛分为低、中、高三个级别。

马球运动有着一个古老而有趣的特别程序——作为一名观众,你有一项义务:踏草皮! 这些草皮是因为赛马的奔驰和急停而被掘出的。当比赛第三巡结束的中场哨声吹响之后,坐在球场四周的球迷们便纷纷走上球场寻找那些翻起的草皮。接着,球迷们将草皮放回原处,尽情用力地踏实草皮,以使整个球场恢复平整。此刻,球场上一扫比赛紧张、激烈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球场上人们踏草皮的欢声笑语。这不禁使人联想到影片《风月俏佳人》中男女主人公携手来到马球场踏草皮时轻松、浪漫的欢快情景。踏草皮是马球运动中的传统活动,它使你充分而自由的参与运动,享受阳光和绿地的气息;更使你在轻松中有更多的机会结识其他热情的马球球迷。踏草皮这项活动已经成为马球运动中又一重要的风景。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16:24:59 被wangyu306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