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在野史学家:韩民族曾统治古代中国 是人类祖先

杀倭灭日 收藏 5 447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465/14654602.jpg[/img] 本文节选自《韩国人的历史观与中韩关系》 作者:王元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原载于《国际政治研究》2009年第04期 近代民族史学的传统部分为1945年以后的韩国史学所继承,而对民族史学的北方史观加以继承和发展的主要是在野史学。 在野史学的存在及影响巨大是韩国历史学界,乃至整个韩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色。所谓在野史学者,是与讲坛史学者相对而称的,指的是在大


韩在野史学家:韩民族曾统治古代中国 是人类祖先

本文节选自《韩国人的历史观与中韩关系》 作者:王元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原载于《国际政治研究》2009年第04期


近代民族史学的传统部分为1945年以后的韩国史学所继承,而对民族史学的北方史观加以继承和发展的主要是在野史学。


在野史学的存在及影响巨大是韩国历史学界,乃至整个韩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色。所谓在野史学者,是与讲坛史学者相对而称的,指的是在大学历史学系或正规的历史研究机构之外从事历史研究和历史教育的一些民间学者,而广义的在野史学者也包括那些虽在大学历史学系或正规历史研究机构工作,却相信《桓檀古记》等伪书的史料价值,肆意曲解文献和考古资料的那些非主流讲坛学者。说他们是非主流,是以实证主义历史学作为主流而言的,并不是从他们的学术或社会影响而言的。单就社会影响而言,在大众媒体的帮助下,在野史学和非主流讲坛史学的影响甚至超过了讲坛史学。本文所说的在野史学是广义的在野史学,即包括狭义的在野史学和非主流讲坛史学。


韩国历史学界讲坛史学与在野史学对立构造的形成,一般认为源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实证主义史学与民族主义史学的对立。解放以后,李丙焘(1896—1989)、申奭镐(1904—1981)等为代表的实证主义史学派在韩国历史学界处于主导地位,占据了重要大学的教职,而民族主义史学派尽管力量薄弱,在少数大学历史学系也占有一席之地,基本上也处于制度圈之内。


而这时在民间,又开始出现一批新的民族主义史学者,他们大多在日帝时代就是比较活跃的人物,但都不是历史专业出身,也不是专门从事历史研究的,在1945年以后开始研究韩国古代史,出版历史著作,从而成为在野史学者,如崔栋(1896—1973)、文定昌(1899—1980)、李裕岦(1907—1986)、安浩相(1902—1999)、林承国(1928—2001)和李锺琦(1929—1995)都属于这种情况。


从疆域来说,不少在野史学者相信桓国和倍达国的疆域在中国大陆,有的认为在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地区或东北地区,而有的认为在西部,后来逐渐迁移到中原地区。他们还试图证明汉四郡不在朝鲜半岛,而位于中国辽宁省或河北省一带,从而推出古朝鲜的疆域也在中国大陆。禹实夏强调辽河文明与檀君的关系,例如,他认为红山文化是檀君神话中熊女族的文化,①试图以此来证明《桓檀古记》和《揆园史话》的正确性。具吉洙(音译)根据对《天符经》②的解读得出结论认为,韩民族的起源不在朝鲜半岛,而在中国大陆。③他提议韩国应该搞一个“逆东北工程”,证明中国大陆过去是古朝鲜和高句丽的领土。④

从文化层面来说,高濬焕提出了韩民族汉字创制说,具吉洙(音译)也认为汉字起源于古朝鲜发明的神志鹿图篆字,⑤崔在仁则主张,中国东北地区的文明是亚细亚族的祖先肃慎留下来的文化,并由此发展出中国黄河文明。⑥在韩国甑山道学生会张贴的一张海报中,将韩国设定为世界四大古文明的发祥地,认为桓国曾统治着以天山为中心的欧亚大陆,一支向西迁移,创造了古埃及文明和巴比伦文明;一支向西南迁移,创造了古印度文明;一支向东南迁移,创造了黄河文明;一支向东迁移,建立了桓雄的倍达国;还有一支向东北方向迁移,最后到了美洲。


在国际关系层面,《桓檀古记》将中国古代国家视为韩民族古代国家的属国,后来在野史学者对这种观点也进一步加以发挥。李重宰认为,韩民族是人类祖先三苗族的后裔,在公元前8936年盘古桓因最早建立了国家。中国的三皇五帝都是韩民族的祖先,周也是韩民族的国家,韩国历史上的三国就是周的封国晋分裂而成的韩、魏、赵三国。⑦金珊瑚则认为,伏羲、少典、九黎、青丘(蚩尤天皇)、殷、鲜卑、燕、契丹(辽)、金、蒙古、大清帝国都是韩民族征服中国后建立的、对中国进行殖民统治的国家。⑧他还认为,黄帝是蚩尤天皇时的官名,轩辕为反抗倍达韩国的殖民统治而发动战争,结果被蚩尤天皇所打败,蚩尤天皇任命轩辕为黄帝,相当于诸侯。⑨


近年来,韩国在野史学发展较为迅速,尤其是在网络、影视等新媒体作用下,影响迅速扩大。目前,韩国在野史学者非常活跃,他们不仅出版书籍,发表论文,还举办各种民族史培训班。


现在,韩国史学界也不能忽视在野史学的存在。2005年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召开的“古朝鲜史的诸问题”学术讨论会,邀请高濬焕等三位在野史学者发表论文,又请正统讲坛史学者进行评论。与过去历史学专家发表论文,而在野史学者进行评论的情况正好相反。大学内非主流讲坛史学者也在增多,在野史学者的部分观点已逐渐为正规学术机构所接受。


目前,在野史学已经同部分民众结合起来,形成一股社会力量。“正确我国历史市民连带”、“历史文化市民连带”和“国学运动市民联合”等市民团体相继成立。2007年,尹乃铉在研究报告中建议韩国政府对在野史学的研究提供资助。①在野史学者的一个基本宗旨就是通过改写韩国历史,消除一般韩国人脑海中朝鲜曾为中国属国的历史记忆,将此视为日本帝国主义宣扬的殖民史观的流毒。


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要改写韩国历史和中国历史,而且宣传是中国和日本隐瞒、歪曲和捏造了韩国历史,从而导致韩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发生很大变化,这是目前部分韩国人错误认识中国和韩国的根源所在。大陆史观培养了许多韩国人病态的大陆欲,他们迷信《桓檀古记》,梦想着恢复《桓檀古记》所说的韩民族曾经拥有的大陆领土。国立昌原大学法学系教授崔镕基号召韩国人以顽强的意志恢复韩国失去的领土。②有韩国学者主张韩国在统一朝鲜半岛之后,增强国力,收复失去的大陆疆土和海洋,使失去了一千多年的东北亚重新成为韩国人的经济圈、生活圈和文化圈,实现真正的世界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