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求灵魂的深度——尉明宽先生的鸡画印象

极地金泉 收藏 0 33
导读:○愚 石 探求灵魂的深度 ——尉明宽先生的鸡画印象 在现实主义、后现代以及一切主义之后,画派、技巧以及理论上的各种主张,将艺术发现与探索的路径,拓展到无所不至的生命领域。而无论何种流派,却总也离不开一个中心词,即灵魂。那些或粗犷野达、或细腻缜思、或奇妙无言、或铺张

○愚 石


探求灵魂的深度


——尉明宽先生的鸡画印象


在现实主义、后现代以及一切主义之后,画派、技巧以及理论上的各种主张,将艺术发现与探索的路径,拓展到无所不至的生命领域。而无论何种流派,却总也离不开一个中心词,即灵魂。那些或粗犷野达、或细腻缜思、或奇妙无言、或铺张渲泄的艺术探索,留下了不同模样的生命状态,表达着原初的灵魂追索,也寻找着艺术家灵魂表达的最佳样式。


艺术也因为灵魂的存在,而更多了灵性,成为活生生的生命存在。


比如尉明宽先生笔下的“鸡”。


中国的鸡文化源远流长,内涵丰富多彩。我国甲骨文中有“鸡”字,说明我国远在三千多年前就认识鸡,养鸡在我国有文字可查的历史至少已有三千多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龙和凤都是神化的动物,鸡却是一种身世不凡的灵禽,古人称它为“五德之禽”。《韩诗外传》说:“鸡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时报晓,是信德。”《太平御览》称:“黄帝之时,以凤为鸡。”这说明中国古时凤的形象来源于鸡。


鸡有了出处,成为生命的象征和图腾,也便有了历史的渊源和风韵。我曾经无数次审视尉明宽先生笔下那些栩栩如生的“鸡”的众生相,希望能从中寻找到最贴切的形容词汇。每次审视都让我深深地意识到,明宽笔下的“鸡”,已经超越了“鸡”的本来意义,其造型多夸张、变形,皆施以大笔,无所顾忌。红冠铁嘴,鸡尾豹状,线条简练、意象与符号相融,尤对鸡爪、鸡嘴、鸡眼的艺术夸张最为着意,强调冠、尾、爪,剽悍雄强,风骨遒劲,像鹰一样有力度。而这样的艺术表现,是一种艺术的灵魂抽象和精神追索。这些或群居或独处的生灵,或昂首天外,或低眉内视;或高歌引吭,或浅唱轻吟;或雄健霸气,或骜不群;或与石同坐,或伴风而舞……这些不一而足的生命存在,呈现出雕塑的硬度,呈现出霓裳的柔怀,远与近、硬与柔、黑与白、动与静,像最符合逻辑法则的和谐辩证,完美统一于历史与现实之间、粗细笔画之间,表达着他自身的灵魂意象。


我暗自揣度明宽作画时的心境,也便愈加走近尉明宽先生的灵魂空间。那些鸡的文德武勇,何尝不是尉明宽的自我表达?勇斗时的威猛是精神的骜不驯,已经远远超出了生命的本意;高山上的昂首是在寻找鄙视一切的精神图腾,舍我其谁的生命气概定然让一切卑劣远离灵魂磁场;而那些灵魂的内视,则在爱的光辉和温情之下,倾诉着生命的另一种意义。尉明宽对“鸡”的描述和表达,常常进行灵魂的抽象,并在特殊的故意之下,表达着他灵魂深处的赞美与歌唱。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一句话:“艺术的铺张叙事,不在其广度,而在其高度。艺术的生命力,更在于作者灵魂表达的深度。”而明宽的画,无疑在寻找灵魂深度的历程中,求索着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表现方式。他笔下的鸡,粗壮的爪子扎根于磐岩之上,于大地的宽厚间寻找力量,如一棵千年古树的根一样坚深。这样的表达笔法,已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花鸟画技巧,强烈地赋予其现代主义的象征意味,也更贴近了艺术灵魂的存在样式。尉明宽也借此,以他自己的方式,寻找着灵魂的出口,加深着其艺术作品中灵魂表达的深度。


尉明宽曾与朋友间有过关于画鸡的答问,他说:“我的鸡是养出来的,而这里的养不是对生物的简单喂养,而上精神上的蓄养和孵化。”孟子曾经说过,“我善养我浩然之气。”由此我们认识到,尉明宽先生笔下的鸡,不仅仅是画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在蓄养精神的过程中,蓄养着笔法;在蓄养笔法的雕琢中,完善着艺术表达的手段。而其“养”的过程,是艺术与精神双重世界并修并重、砥炼提升的过程,是质量互变的过程,更是艺术灵魂的自由趋向完美的过程。故此我们可以明白,尉明宽先生的每一次精心“养育”,都是其以识见、技法、修为、品格,综合体现其艺术主张与精神世界的过程,每一笔画之间对“鸡”的丰满和完善,都在表达和象征其精神世界和艺术情趣的升华过程。石涛和尚曾云:“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尉明宽以自己的生命历练,在灵魂与精神的自我完善中,以高冠岌岌的姿态,在艺术世界的求索道路上不断创造、不断出彩出新。


画鸡之外,明宽还擅长画鹰。他曾先后受邀为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及台湾地区知名人士连战宋楚瑜等创作以鹰为题材的作品,这些带有政治寓意和民族图腾的优秀画作,都以超越时空的历史观和民族观,表达着尉明宽超一流的灵魂抽象和关于民族精神的无穷追索。而如果把尉明宽先生的鹰画和鸡画联起来看,我们对尉明宽的认识就会更加充盈,因为“鹰”更多地表达出其精神与灵魂层面的探究寓意,“鸡”只是为他的灵魂表达提供了一种艺术载体。洞察历史风云的炯目奇神,于“鹰”和“鸡”,都是贯穿历史时空的灵魂存在,成为精神的风标旗手,超越了现实和历史的厚度。无论以何种形式出现的艺术作品,尉明宽先生都将其升华为精神自由的完美高度,并延展着其灵魂存在的深度和广度。


唤醒黎明的,总是公鸡的歌唱;闻鸡起舞的,必是智者的灵魂。


尉明宽,无疑是与黎明同行的灵魂歌者。


2012-3-28



愚石,原名石玉奎,山东宁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当代小说》下月刊主编。发表小说200多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地平线》、《爱情不是女人的天堂》,中篇小说集《仕途坦荡》、《歉收年景》,散文诗集《霉变》、《一切与风有关》。作品多次获精品工程奖及国内数十次小说、散文、散文诗奖项,并当选“中国当代精短文学十佳小说家”、“中国十大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等荣誉。


本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c0a7ff0102dwb5.html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9:39:15 被极地金泉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