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们的指责不都是向外

狐狼001 收藏 1 54

关于哈尔滨医大的血案,我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也不知该表达一种情绪。如果我是一个受过医院无尽苦楚的患者,我似乎应该拍手称快,如果我是一个对医生充满理解的人,那我似乎应该怒不可遏,如果我是一个徘徊的中间派,那我似乎应该悲不成言。

总之,在这种时候,我应该感情充沛,而不应该说冷静这两个字,因为这两个字似乎带着钢铁一样的冷冰冰、硬邦邦,有辱死者安息,让生者介怀。如果我胆敢再说,所有人,请冷静地不要把所有指责都向外,停下来检讨一下自己,那我也许就会被千夫所指了。

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旁观的人,拍手称快也好、怒不可遏也好、悲不成言也好,于我,都只停留在看着电脑屏幕的那一刻。并且我可以随时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的那一方。

看到一个医学院学生写的帖子,大意是说医生也是迫不得已的高操劳低回报行业,而患者和媒体却将矛头全部指向医生,却不去关注整个医疗系统的不合理。我能理解作为一个医学院学生在面对这种事情时的全部悲愤,但我依然想说,在这篇转载率和分享率都很高的帖子中我只看到了指责,指责媒体的不专业和煽动,指责患者的愚不可及和不可理喻,指责围观者的冷漠和麻木。

当然,习惯指责的当然不只是医生,还有患者,患者总是在指责医生的态度不够好,医术不够精湛,看病难看病贵;还有媒体,媒体的指责口径比较奇怪,有时候指责的是医院和医生的恶瘤固习,有时候指责的又是公众的麻木愚昧。最后,无可指责的时候,我们就指责制度。

是,每一方都有指责别人的理由,医生说医疗系统本身漏洞百出,我不过是其中一颗螺丝钉而已;媒体说,我不过负责报道事实而已,我要对公众的关注点负责;患者说,我在医院受尽磨难,我有权发泄自己的不满。在一个正当的范围内,这种指责是有理的,甚至是必须的,过分的沉默是软弱、麻木、与虎为伥。

但是,我们真的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完全将指责口径齐齐对外吗?医生是否可以检讨一下自己,在医疗系统极不合理极不完善的状态下,你们想的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病人尽量得到温暖的笑脸、认真的诊断和合理的治疗,还是希望这种不合理的医疗结构长期存在,并利用这种结构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媒体是否可以检讨一下自己,在报道事实的基础上,你们想的是尽量以专业的态度在接近真相,并给出对问题的思考和解决方法,还是在利用这些事实博得眼球,别有所谋?患者是否可以检讨一下自己,在医疗系统不合理的前提下,如果我们可以成为被特殊照顾的那一部分,我们是否还想要公正,以及,在每一次恶性事件中,我们多大程度上不过是在宣泄在别处无可发泄的情绪?至于制度,制度终究是人撑起来的,没有人,制度就是个屁。

最后,我想说,这种将指责齐齐向外的反思并不是无事可做的修身养性,也不是吃饱了撑着的闲情雅致,而是,只有我们每个人在指责别人的同时也能停下来检讨一下自己,比如医生是否在努力不去利用这些不合理,媒体是否在努力不去忽视这些不合理,患者是否在努力不去纵容这些不合理,那么,这些不合理才有可能慢慢变得合理。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8:55:45 被小编a29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