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否有能力拦截朝鲜火箭

烟孤漠大 收藏 7 585
导读:  日本准备拦截朝鲜运载火箭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196/158/768/49979686.jpg[/img]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185/158/768/49979675.jpg[/img]   [img]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200/158/768/49979690.jpg[/img]

日本准备拦截朝鲜运载火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于朝鲜平安北道铁山郡的“西海卫星发射场”将成为计划中的朝鲜火箭发射的基地。与2009年使用的紧邻日本海的舞水端里发射场相比,这里靠近黄海,距中国较近,更便于防御。


日本“杀气腾腾”的强硬态度


2012年3月16日,朝鲜宇宙空间技术委员会宣布将在下月中旬使用银河3号火箭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以纪念已故国家领袖金日成诞辰100周年。朝鲜方面发言人表示即将发射的光明星3号卫星是地球观测卫星,计划运行于极地轨道,将于4月12日到16日择机从朝鲜平安北道的西海卫星发射场向南发射。朝鲜方面强调已经设计了安全的火箭飞行轨道,火箭残骸不会对周边国家造成影响。


虽然朝鲜强调此次发射基于和平利用宇宙空间的政策,并首次遵照国际惯例公布了火箭发射轨迹、卫星预定运行轨道等数据。但这次发射仍然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美日韩等国纷纷表示朝鲜的发射是严重的挑衅行为,违反了联合国1874号决议“禁止朝鲜进行一切应用弹道导弹技术的发射活动”的相关内容。美国表示将暂停甚至取消对朝鲜的粮食援助,而日本政府更是提出了启用导弹防御系统击落朝鲜火箭的警告。日本的反对态度在多国中最为强烈,短时间内日本首相、防卫大臣等官员就在各个场合多次宣称准备“拦截”朝鲜火箭,日本媒体也逐步透露具体的拦截行动部署。


日本的整个态度可以用“杀气腾腾”一词来形容,那么日本是否具备拦截朝鲜火箭的能力?我们首先了解日本的导弹防御体系及装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4月5日,朝鲜在舞水端里的花台郡洲际导弹发射场,用大浦洞2弹道导弹改造的火箭发射了光明星2号卫星。火箭飞越了日本领土,激起了国民广泛的恐惧情绪,促使日本反导系统加速发展。


日本目前的导弹防御能力仅次于美国


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里根总统提出战略防御倡议(即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之后,日本政府就与美国联合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不过当时对日本来说,导弹防御系统只是美日军事合作的象征,同时作为一种经济补偿减轻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日本对导弹防御并没有实际的兴趣。1991年海湾战争后,日本才开始认真论证导弹防御,1993年底日本向美国咨询联合研制导弹防御系统的可能性,1995年日本防务厅开始导弹防御系统的架构、预算和其他事项的研究。


影响日本导弹防御政策的关键性事件是,1998年8月31日朝鲜发射光明星1号卫星,当时朝鲜发射的运载火箭飞越了日本本土。这一事件让此前反战情绪严重的日本公众转为支持发展导弹防御,日本政府也决心抓住机会,全面参与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研究。随着美国国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逐渐成熟,以及2003年朝鲜退出《核不扩散条约》, 2003年12月19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寻求获得导弹防御能力。从此导弹防御系统的建设在日本国防中成为最优先的事项。而早在日本内阁作出正式决定之前的2003年8月,日本防务厅就首次为导弹防御申请了预算,并获得1068亿日元拨款,包括升级和继续购买爱国者PAC-3导弹、为已有宙斯盾驱逐舰增加反导能力、制造FPS-5早期预警雷达和改进现有的FPS-3预警雷达等内容。日本在指挥控制、作战管理和通信(C2BMC)等方面也进行了改造,为航空自卫队自动警戒管制系统(JADGE)增加反导能力,此外还投资与美国联合研制舰载标准3拦截弹(SM-3)。


日本在2004财年到2012财年间为导弹防御系统累计投资高达9316亿日元,即使不计通货膨胀因素简单按现在的汇率计算也高达112亿美元,这个预算在全球来说也是屈指可数的。在巨额预算的支持下,日本导弹防御能力迅速从无到有,其反导系统核心包括负责末端拦截的陆基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负责中段拦截的海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以及陆基预警雷达系统。可以说,日本的导弹防御能力目前仅次于美国,优于以色列及欧洲各国。


日本已部署16套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上自卫队展出的爱国者PAC-3导弹系统。日本自2004年开始升级采购爱国者PAC-3系统,迄今共有16套系统处于部署状态。由于本土防空态势不太严峻,新闻中经常看到并不满弹的爱国者发射架。


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具有更高拦截概率


日本的末端导弹防御由爱国者PAC-3防空导弹系统负责。其实日本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的采购远在其决定大力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之前,但早期的爱国者导弹系统以防空任务为主,反导能力非常有限。为此,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研制了以反导为主的爱国者PAC-3导弹系统承担末段低层防御任务,日本也向美国采购新的PAC-3导弹系统,并将原有的部分爱国者PAC-2导弹系统升级为PAC-3系统。爱国者PAC-3防空导弹系统和PAC-3导弹并不是一回事,前者包括雷达、软件、交战控制站和天线站等诸多升级,后者是一种全新的防空导弹。


从爱国者PAC-2导弹系统到PAC-3导弹系统的升级先后包括使用新的脉冲多普勒信号处理器显著提高雷达性能、新增了爱国者PAC-2 GEM和PAC-3导弹,改进通信系统增加联合信息分发系统使用能力,增加行波管和激励器最终升级为AN/MPQ-65雷达使探测距离几乎加倍,升级指挥控制站使控制站与发射车之间的最大允许距离增加到30千米,从而显著增加了火力单元防御面积。


而爱国者PAC-3导弹长度5.2米直径0.25米,质量320千克左右,由于直径大为缩小可在原有4联装发射车上实现16联装配置。PAC-3导弹的动能拦截器,装有180个小型姿控火箭发动机和高精度的Ku波段主动雷达导引头,对来袭弹道导弹进行高精度的直接碰撞杀伤(HTK),可以更有效地拦截携带集束弹头、化学弹头的弹道导弹。由于采用直接碰撞杀伤的方式,比起PAC-2 GEM导弹,PAC-3导弹还可以拦截速度更快、即射程更远弹道导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0年10月14日,爱国者PAC-3进行编号DT-6的实弹拦截试验照片。拦截中成功摧毁了由PAC-2改装模拟弹道导弹的靶弹,证明了PAC-3导弹与动能拦截头的可行性。


日本拥有16套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


自2004年日本开始爱国者PAC-3导弹系统的升级和采购,并于2007年在入间空军基地部署了第一个爱国者PAC-3导弹火力单元。2008年9月17日,日本航空自卫队进行了第一次PAC-3导弹的拦截试验,成功拦截了由爱国者导弹改装而来的弹道导弹靶标(PAAT)。日本防务预算中累计支出了至少661亿日元用于采购PAC-3导弹,按PAC-3导弹单价300万美元计算购买的PAC-3导弹数量约250枚,这说明日本爱国者PAC-3导弹火力单元的多数是原有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的升级;日本防务预算中为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升级累计支出了至少3673亿日元,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推测。日本的爱国者PAC-3导弹火力单元包括一部指挥控制站、一部火控雷达、一部电源车、一部天线车和5辆发射车组成。日本目前已部署16个爱国者PAC-3导弹火力单元,装备日本6个高射群(ADM Gr)中的4个,分别为首都东京附近入间基地的第一高射群、浜松基地的高射群教导队(ADM Training Gr)和第2术科学校、日本中部的第四高射群和九州岛的第二高射群。


爱国者PAC-3防空导弹系统虽然性能成熟,对1000千米以下射程的弹道导弹具有很高的拦截概率,但它始终只是一个末段拦截系统,最大拦截高度仅40公里,最大拦截射程也只在50公里左右。因此,日本尽管部署了16个爱国者PAC-3火力单元,但仍只是对重点政治、经济城市及军事中心设防,远不足以完成全部国土覆盖。特别是,朝鲜近年发展了3000公里射程的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该导弹具有更高的末端速度,PAC-3导弹拦截起来已力不从心。所以,日本还需要更高级的导弹防御系统,以扩大导弹防御覆盖范围、增加拦截层次和对末端速度更高的中远程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为此,日本作出的决策是引进美国海军基于原有宙斯盾战舰的宙斯盾反导系统(Aegis BMD)。


日本4艘宙斯盾舰进行了反导功能升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海军伊利湖号巡洋舰,它曾在2008年6月5日使用标准SM-3击落了一颗失控的卫星。伊利湖号是最早具备反导能力的舰艇之一,日本海基反导系统的升级就与它们的配置为参照。


日本初步具备海基中段导弹防御能力


日本对宙斯盾反导系统的预算拨付同样始于2004财年,项目以海上自卫队的宙斯盾驱逐舰为基础。2005年6月,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公布了向日本提供宙斯盾反导升级的合同,总金额高达4.58亿美元,包括9枚具备中段反导能力的SM-3导弹和相关配套设施、宙斯盾系统升级为宙斯盾反导系统等内容。根据美国方面报告,日本采购了总计36枚SM-3 Block IA导弹,每枚导弹单价在1000万美元以上。日本还完成了4艘宙斯盾驱逐舰的反导功能升级,并升级到最新的Aegis BMD 3.6.1版本,每艘宙斯盾舰升级费用需要1000~1500万美元。此外还有培训、训练和参加反导试验的开支,日本已经在美国协助下进行了4次宙斯盾反导试验,使用SM-3导弹拦截中短程弹道导弹靶标。因此,虽然日本采购的导弹和升级的宙斯盾舰数量都不多,但由于价格昂贵,日本迄今为止宙斯盾反导系统的累计投入仍然超过了1717亿日元。


日本的4艘宙斯盾驱逐舰都已升级至3.6.1版本,这是目前宙斯盾反导系统实际部署的最高版本。在去年美国海军进行的FTM-15的试验中,3.6.1版本的宙斯盾反导系统成功验证了基于外界传感器发射能力(Launch on Remote),使用SM-3 Block IA导弹击毁了射程3700千米的LV-2中远程弹道导弹靶标。所谓“基于外界传感器发射能力”,是宙斯盾舰自身配备的AN/SPY-1火控雷达探测距离有限,需要使用另外的陆基或海基X波段远程雷达来引导宙斯盾舰发射的SM-3导弹,以拦截来袭的敌方中远程弹道导弹。而日本海上自卫队2010年进行的JFTM-4试验中,也成功使用SM-3 Block IA导弹拦截了1000千米射程的中程弹道导弹靶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标准SM-3拦截弹的演进过程。从SM-3 BlockII起日本参与了导弹开发项目,预计标准SM-3 BlockIIA的射程将达到创纪录的1000公里。


舰载SM-3 Block IA导弹最大拦截高度达250公里


SM-3 Block IA导弹是SM-3系列第一种实际部署的导弹,也是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美国海军反导的核心力量。它使用21英寸直径的MK 72助推器和13.5英寸的主弹体,其最大速度在3~3.2千米/秒左右,2008年的“燃烧冰霜”(Burnt Frost)反卫星试验中展示了约500千米的射程和高达247千米的拦截高度。据称2011年的FTM-15试验中,SM-3 Block IA导弹又创造了新的拦截距离纪录,不过模拟估算这样的表现已经接近SM-3 Block IA导弹的性能极限。要达到更高的速度、更高的拦截高度和更远的拦截距离,就需要等待经过大幅改进的SM-3 Block IIA导弹。


SM-3 Block IIA导弹是美日1998年签订协议开始研制的新型导弹,它的二、三级弹体加粗到21英寸,动能弹头也更大更重具有更高的性能,其最大速度增加到4.5~5千米/秒,射高也将超过600千米,射程更是超过1000千米。根据美日之间的协议,日本总共需要投资10~12亿美元,负责整流罩、第二级发动机,并与美国联合进行动能弹头及其导引头的研制。不过由于技术难度等因素,SM-3 Block IIA导弹的研制进度已经滞后,完成研制的时间从原定的2014年推迟到2016年,美国海军已将部署时间推迟到2018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原定的2020年部署时间也将同步推迟。


日本早期预警系统已形成全境覆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近年才陆续完成部署的J/FPS-5陆基预警雷达。每部雷达呈等边三角形配置装三面天线,整个雷达还能做360度旋转,可以探测到1200公里外的目标。


拦截火力作为导弹防御系统的核心备受瞩目,不过早期预警系统作为反导系统的眼睛也是至关重要的。美国就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早期预警投入了大量资金,其预警系统包括天基的DSP、SBIRS等红外预警卫星和陆基固定式早期预警雷达UEWS、陆基机动部署的FBX-T雷达和海基X波段雷达(SBX)。与美国相比,日本缺乏足够的雄厚的财力,反导环境也相对简单,因此只研制部署了陆基固定式预警雷达,包括专门研制的远程预警雷达J/FPS-5雷达和原有自动警戒管制系统中J/FPS-3雷达的升级。


目前,日本已经完成了4部J/FPS-5雷达的部署,并将7部J/FPS-3雷达升级为具备反导能力的J/FPS-3UG雷达。J/FPS-5雷达主体呈六棱型,三面分别配有直径约18米和12米的雷达,可实现360度全覆盖式监测,还具备整体旋转能力将18米直径的主阵面转向主要威胁方向。J/FPS-5雷达具备超过1200千米的探测距离,而J/FPS-3UG雷达探测距离为数百千米,两者配合可实现对朝鲜和中国东部沿海弹道导弹发射的探测和跟踪。


对本次朝鲜火箭发射而言,部署于鹿儿岛所属下甑岛和冲绳与座岳的两部J/FPS-5雷达可对银河3号火箭一、二级火箭进行全程监视,为日本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可能的拦截提供及时可靠的火箭弹道轨迹情报。除了日本本身的预警能力,美国导弹防御传感器网络也与日本自动警戒管制系统互连,美国天基预警卫星也可对日本提供情报支援。


所以,与拦截火力配备相比,日本可以利用的早期预警能力更加完善,已形成全境覆盖。


日本不具备拦截朝鲜运载火箭的能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根据朝鲜通报绘制的本次朝鲜火箭发射可能的飞行轨迹,红色区域为火箭一二级可能的溅落区。朝鲜本次发射避开了其他国家,与日本本州、九州等人口稠密区距离非常远,只是掠过了日本管辖的冲绳石垣岛。


前面简单介绍了日本现有的导弹防御能力,那么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是否具备拦截朝鲜运载火箭的能力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SM-3 Block IA导弹最大拦截高度不足


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此次的拦截部署是这样的:中段拦截由宙斯盾舰负责,其中2艘部署在东海,1艘部署在日本海;末端防御为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分别部署在首都东京、冲绳主岛、宫古岛和石垣岛。可见,日本为了应对此次朝鲜发射卫星,动用了3/4的宙斯盾反导系统和1/3左右的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


而根据朝鲜向国际海事组织的通报信息,银河3号火箭第一级将落于韩国以西的黄海海域,落区距离发射场距离约420~490千米,火箭将自日本八重山群岛的石垣岛以东飞过,第二级落于吕宋岛以东的菲律宾海,落区距离发射场约2200~2700千米。以朝鲜通报信息推测,经过冲绳石垣岛附近时朝鲜银河3号火箭高度将在400千米左右,速度也将达到5~6千米/秒甚至更高。单纯以速度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SM-3 Block IA导弹已经实现了对近地轨道卫星的拦截,理论上拦截尚未达到入轨速度的朝鲜火箭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最大的问题在于高度,SM-3 Block IA导弹在历次反导试验中都在100~160千米高度进行拦截,唯一的一次反卫星行动则达到247千米的高度,这意味着导弹实用的拦截高度并不高,对于飞行高度在300千米以上甚至超过400千米的朝鲜火箭,就实在鞭长莫及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朝鲜火箭发射的轨迹示意图。火箭在飞越日本本土时已经进入100公里高度以上外太空,按照相关国际协议,日本无权拦截。这种情况下,日本如果实施拦截,那就是对朝鲜的战争行为。


不存在拦截朝鲜火箭的法律依据


除了拦截能力不足,日本宣布“针对朝鲜火箭可能经过日本上空或在日本境内坠落,考虑进行拦截”的决定还存在法律上的问题。联合国1874号决议尽管“禁止朝鲜进行一切应用弹道导弹技术的发射活动”,但并没有作出拦截朝鲜火箭的授权,任何国家以此为理由拦截朝鲜火箭都是缺乏法律依据的。朝鲜火箭在飞越冲绳石垣岛附近时高度早就在卡门线(高度100公里)之上,根据相关国际协议不存在侵犯日本领空的问题,而且按照朝鲜公布的飞行轨迹,银河3号火箭的弹下点轨迹也没有进入石垣岛及其周边12海里范围。


所以,朝鲜此次发射卫星,如果火箭按计划正常飞行,日本没能力拦截的,也不具备法律依据。日本政府的拦截准备,应该是在朝鲜火箭偏离轨道、或是碎片落向日本国土时才会进行拦截。


日本政府的强烈表态令人反感


日本是一个岛国,国民具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很难防御的弹道导弹威胁更是加重了这种感觉。为了展示导弹防御能力,安抚国内民众,日本政府的拦截准备似乎可以理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年来,日本社会主流已逐渐偏离和平宪法,日本政客们在处理敏感问题时所表现出的态度就像二战前一样,唯恐自己对外不够强硬,这是值得周边国家警觉的。


但朝鲜此次发射与09年的发射不同,对发射方向作出大调整,向南发射仅仅掠过冲绳石垣岛。按照各国导弹试射及运载火箭发射经验,朝鲜此次发射即使失败,落入冲绳境内的可能性都接近于0,更不要说距离更远的九州、本州等地。日本政府不将这些情况向国民说明,相反一开始就着力强调要进行拦截准备,说明其目的并不在于安抚国内民众,而是藉此机会扩大自己政治影响力,用流行俗语讲就是“刷存在感”。


而更离谱的是,在3月16日,日本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向朝鲜发出警告,称如果朝鲜使用火箭发射卫星,朝日本方向飞来的话,日本将依照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启用导弹拦截系统对朝鲜的火箭实施击落。玄叶光一郎这番明显歪曲相关国际协议、联合国1874号决议的说话,其实已经构成一次对朝鲜的严重战争挑衅。


朝鲜发射卫星,除了名义上的金日成100周年诞辰纪念外,更重要的是可以验证相关技术,实际可以视为一次远程/洲际弹道导弹试射。远程导弹射程在6000公里以上,美国本土才是其目标,对于日本,朝鲜早已拥有成熟的芦洞、舞水端中程导弹。所以,朝鲜此次发射卫星可以说对日本安全几乎没有影响。真正的安全利益受损者美国此次也不过是威胁暂停粮食援助,未受影响的日本却宣称要进行拦截,日本政府这种“无厘头”式的强硬,与朝鲜火箭一样,同样也令人觉得不安和反感。


朝鲜此次卫星发射与09年那次相比,在发射方向上作出了大调整,如果银河3号火箭按计划正常飞行,日本将不具备拦截能力,也不具备拦截的法律依据。日本政府的所谓拦截准备,应该是针对朝鲜火箭偏离轨道后、或是碎片落向日本国土的情况,但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接近于0。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8:50:31 被烟孤漠大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