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的光

屠龙者德肯 收藏 3 30
导读:死了很久了,所以才想活着。可是不知道怎样的活着,所以才一直在死之中。   有的人说,我这样不行,没有往生的路上,而是不断地徘徊在世间,总有一天会消失匿迹。   我歪着逗号般的脑袋,想了想,还是无视地飘过去。   也许已经死了很久了,所以人间的语言一直都不习惯,忘记了,想不起了,变傻了。   我不断不断地在街巷中徘徊,有的时候因为侵犯了他人的领地而被暴打一顿。这时,我就会把自己变成一团面团,滚圆的打,滚扁的敲,反正已经失去了痛觉。有的时候还觉得好玩。   我看到的不多,听到的不多,我只是

死了很久了,所以才想活着。可是不知道怎样的活着,所以才一直在死之中。

有的人说,我这样不行,没有往生的路上,而是不断地徘徊在世间,总有一天会消失匿迹。

我歪着逗号般的脑袋,想了想,还是无视地飘过去。

也许已经死了很久了,所以人间的语言一直都不习惯,忘记了,想不起了,变傻了。

我不断不断地在街巷中徘徊,有的时候因为侵犯了他人的领地而被暴打一顿。这时,我就会把自己变成一团面团,滚圆的打,滚扁的敲,反正已经失去了痛觉。有的时候还觉得好玩。

我看到的不多,听到的不多,我只是不停地飘来飘去,滚来滚去,好似人间的鬼似的。啊,错了,好像就是鬼,一只不去往生的鬼。

很多的鬼,人世间有很多的鬼,但更多的鬼已经去往生了。所以我总是在不断的认识新面孔,然后再不断地忘记熟面孔。

我是一只没有灵魂的鬼,不知道是那只鬼跟我说的,也许是人。

也有人认识,看得到,但是摸不到。这时我就会像一只惊吓的老鼠,不断地逃避生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觉得我是一只鬼,尘世间的事物已经离我很远,我已经害怕这样的接触。

有鬼跟我说过,触动了尘缘比死还要难受,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死是怎样的,也不知道难受是怎样的,但是我知道,不能跟人接触,绝对绝对的。

所以我总是在逃避来逃避去,从一个城市再到另一个城市的无目的漂泊。

又有一只鬼要去往生了,我不记得它叫什么名字了,因为等待了太长的时间,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所以想要往生,去索要一份记忆。它跟我说:没有记忆的人,哦不,是鬼,就好比这大地的空气般存在,这样宽广的胸襟它无法忍受,所以它选择了离去,离去,寻找另一片天地。我两手撑着下巴点点头,然后一直盯着它。它无声的看了我一会儿,最终离去。

我看到一道光在它的身上绽开,然后瞬间消失于这个人世间。

我眨了眨眼睛,又开始新一段的旅程。这样的事情碰到的太多,没有人或鬼会陪伴我永远,因为太过于漫长。

可能是生前不想死,也可能是死后不想生,我就这样的存在。

我又领了一只鬼闲逛,这是一只迷路的小鬼,它不停地哭泣,不停地诉说想要回家的想法。然后两手紧紧地扒着我的脚,说,只有我没有踢开它。它想要让我把它领回家。我不知道它家在哪里,我也不想帮它找家,我只是不停地在飘,飘城南飘城北。它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这个花花世界。就是不松手,挂了好多天了……

这是一只没有见过世面的鬼,也是一只执着的小鬼。看那个子,顶多就五六岁的样子。这是它死时的模样。每只鬼的样子都是它们死的那刻的样子,所以有些看起来很可怕,很恐怖。不过这是一只很可爱的小鬼,至少他有一张很精致的小脸,就是挂着鼻涕破坏了美感。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指了指前方的房子。小鬼眨巴眨巴了几下,嘴一扁,又哭了起来。我只是无意间飘到了此处,然后一不小心窥探到了,所以才好心的提醒着这只鬼。没想到它一看到那对父母开心地逗着一个小婴儿,就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还不停地用我的裤子擦鼻涕……

我想要离开,它就死揪着我的裤腿,为了不能没有裤子的形象,我只能随着它优哉游哉地飘到这家的天花板上,然后从上方看下去。

真的是一个很温馨的家庭,只是这家的女主人总会时不时的对着一张照片偷偷的哭泣,这家男主人有的时候也会突然对一个地方发愣。小鬼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不再哭哭啼啼地用我的裤子擦鼻涕,就是还是不让我飘走。

看了几年,也懂了几年,我想它应该明白了,逝去的终不能再现,活着的人也不可能永远哀痛,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就会被新鲜事物覆盖,只是有那么一刻,会突然的记起,却不再哀伤。

我低着头看了看揪着裤腿的小鬼,小鬼也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嘴一动,走吧。

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