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原总裁李途纯案披露。。。

20110903 收藏 25 7137
导读:[color=#FF0000][size=22]核心提示:日前,太子奶原总裁李途纯代理律师揭露多人受株洲公安迫害详情:专案组逼迫李途纯舅舅检举致其自杀,又要原总工程师李立军检举,致李立军遭灌酒醉死。李途纯大妹妹和弟弟均瘫痪,其母眼睛哭瞎。一名员工因遭威胁流产。2012年,李途纯在被押15个月后被无罪释放。[/size][/color] [size=20]日前,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首次对外披露李途纯案多人受株洲公安专案组迫害详情。 二人致死,三人致残,一人致流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日前,太子奶原总裁李途纯代理律师揭露多人受株洲公安迫害详情:专案组逼迫李途纯舅舅检举致其自杀,又要原总工程师李立军检举,致李立军遭灌酒醉死。李途纯大妹妹和弟弟均瘫痪,其母眼睛哭瞎。一名员工因遭威胁流产。2012年,李途纯在被押15个月后被无罪释放。


日前,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首次对外披露李途纯案多人受株洲公安专案组迫害详情。


二人致死,三人致残,一人致流产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被“无罪释放”近3个月,仍不愿公开露面,日前,其代理律师中国十七大代表、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首次对外披露李途纯案多人受株洲公安专案组迫害详情。


“2010年6月12日起,株洲市公安局专案组对李途纯、李帅、李洁纯等太子奶的高管及李途纯的亲人等12人实施了抓捕,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证据不足,株洲市公安局先后又对李途纯罗列了职务侵占罪、抽逃资金罪、挪用资金罪等罪名,出动几十名公安干警,并有太子奶破产管理人的律师全程配合,出具一千多份盖章的伪造证据,进行了为期一年多时间的反复搜集证据,可谓是挖地三尺。”翟玉华透露,专案组为搜集证据,逼迫李途纯的舅舅高博文检举李途纯,致高博文除夕夜自杀身亡,又要李途纯的原总工程师李立军检举李途纯,并致李立军在河南遭灌酒当场醉死。


亲舅舅割脉自杀 弟与妹均致瘫


2011年2月2日除夕,高博文割脉自杀。


据了解高博文,是太子奶原董事长李途纯的亲舅舅,原姓乔。当过老师,曾是太子奶的后勤人员,在太子奶所有员工的印象中是个为人谨慎老实厚道的好人。


“高博文是太子奶的“皇亲国戚”不假,但是个规规矩矩的做多少事就拿多少钱的“皇亲”,每月工资仅2500元。”一名前太子奶员工透露。


其家属称,高博文死前一个月一直生活在极端的恐惧中,情绪低落,不安。原因是2010年12月31日,株洲市公安局太子奶专案组的两个干警闯入他家里,态度恶劣,要挟他必须老实交待和举报他的亲外甥李途纯的“犯罪事实”,说“你是太子奶的皇亲国戚,不可能没钱,也不可能没有犯罪问题”,如不配合警方的要求,近期就要将他及全家“关起来” 。此前,株洲警方已经多次“威胁”过他,而此时李途纯一家9口已全部被关。家属表示,高博文既不能顺着株洲警方的要求做伪证,污蔑亲外甥李途纯;也不能因为自己入狱影响独生女儿来之不易的前途(高博文死前几个月,其女刚刚考上公务员)。


“在痛苦煎熬了一个月后株洲公安给他春节前必须作证的最后通牒。”高的家人透露,他实在找不出一条可以两全其美的活路来,被迫选择在万家团聚的除夕之夜割腕自杀结束了自己无奈的生命。


据翟玉华透露,高博文在除夕夜自杀身亡,受打击最大的便是其亲姐姐,也就是李途纯的母亲,加上大儿子李途纯、小儿子李洁纯、大女儿李冠军、孙子李帅、李姓成员李舒谦、李殷等被捕的打击下,“曾数次昏迷,长期泪流满面,哭瞎了双眼。虽动手术治疗,至今仍未完全康复,长期卧床。”


李洁纯为李途纯弟弟,现年49岁,曾在2010年6月12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捕,当时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医生就发现李洁纯患有重病,随时有生命危险,拒绝羁押,株洲公安被迫将其取保候审。


“但株洲公安仍未放过李洁纯,近两年来株洲公安几乎每个星期找李洁纯‘谈话’实际是实行威胁,要求其交代老兄的‘犯罪事实’。”翟玉华透露,李洁纯在公安长期威胁压迫下,被迫在株洲公安伪造的“李途纯犯罪口供”上签字。


李洁纯回家后数天便因脑血管爆裂昏倒在家,经岳阳医院和长沙湘雅医院数名专家在一个多星期的抢救下,脱离生命危险后全身瘫痪数月,现在仍行走不便,说话口齿不清。


李冠军为李途纯的大妹妹,现年51岁,曾在2010年6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捕,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7天后被取保候审,数天后株洲公安通知诉无罪释放,是太子奶案第一个被无罪释放的人。


据翟玉华透露,李冠军被羁押期间,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向上级汇报数次李冠军因病不适宜羁押,但株洲公安拒不放人,强行羁押,并让“领导”签字:称若出问题由上级单位全权负责,株洲市第二看守所无任何责任”。


“李冠军因有家族遗传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又在受到株洲公安不人道待遇,在狱中偏瘫,出狱后经治疗状况有所好转,但现任然面部瘫痪,无法长期说话。”李的家人表示。


李途纯儿子李帅2007年从国外留学回国,2010年被株洲公安抓捕时还在清华读硕士属于在校学生。无故被抓38天后取保候审,现无罪释放。


创业元老被灌酒死 身边工作人员致流产


“为多方收集证据,株洲公安专案组不仅将抓捕对象对准了李途纯家人,还列出了26人抓捕名单,其中包括多名太子奶员工。”翟玉华披露,作为破产重组“发起人”的原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还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多人举报李途纯,“并在这过程中一手制了高科员工李立军猝死,李家数十人遭惨无人道迫害”


李立军,太子奶最早创业人员之一,太子奶主要技术骨干。早期李立军随李途纯创立太子奶,并与李途纯弟媳共同掌握太子奶核心生产配方,在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后,李立军被流放到外省负责高科奶业OEM外地加工业务。


2010年 10月11日,李立军猝死在河南的酒桌上。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当天河南许昌,酒过三巡的文迪波(原高科奶业董事长)当着众人面说:“李立军我知道你是李途纯最亲近的人之一,肯定知道李途纯很多犯罪的东西,我也知道你是搞技术的,没什么钱拿,没必要抓你。但是你现在必须老实交代,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回答就喝酒。”


李立军再三表示他并不知道李途纯有什么犯罪的东西,他是一个搞技术的,只知道生产方面的事情,而且他滴酒不沾。但文迪波并不同意,强行要求李立军不说就要喝酒。在文迪波逼迫下,李立军无奈喝下数十杯酒后于当场猝死。文迪波知道事情严重,花费数百万元赔偿给李立军家,并要求其家人离开湖南。


“不仅如此,李途纯案受迫害的还包括几名女性和小孩。”翟玉华透露。


唐夏燕,原太子奶办公室机要文员。“在李途纯被抓期间,株洲公安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经常传唤唐夏燕要求其交代李途纯是否转移了秘密文件,并威胁其交出所有秘密文件,不然就要被捕。”知情人士表示,唐夏燕表示自己无法交代不知道的事情,也从没隐藏任何文件。但被株洲公安长期威胁下,唐夏燕怀孕三个月的小孩因此流产,至此株洲公安才放过她。


王海燕,株洲公安局以李途纯亲戚,曾为李家保姆为由,将其逮捕14天(后证实王海燕并非李家保姆及亲戚,只是好朋友),数天后株洲检察院下发王海燕无罪释放通知书。是李途纯一案第二个被无罪释放的人。据知情人士介绍,株洲公安专案组当时强行闯入王海燕家中,要求其交代李途纯的犯罪事实,并要求其在株洲公安已经写好的伪口供上签字。王海燕死活不从,说口供并不是事实。“株洲公安强行将其不到2岁的小孩进行隔离并禁止饮食长达8个小时之久,最后王海燕无奈,在株洲公安专案组已经写好的口供上签字。”知情人士透露。


随后王海燕咨询数位律师,知道作伪供性质严重并将会对李途纯造成伤害之后。王海燕找到株洲公安要求讲实际情况,并要求收回早前签下的伪供,株洲公安专案组非常愤怒并当场抓捕了王海燕。


赵娜,太子奶原出纳,在李途纯案发之前,就早已离开太子奶公司。李途纯案发时,赵娜一直在老家安胎,很少与人联系的她并不知道李途纯被捕,更不知道株洲公安要找她并把她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2010,毫不知情的赵娜在从北京去河南的火车上被株洲公安强行逮捕,并准备抓至株洲看守所关押,因其哥哥赵辉出示了赵娜有预兆性流产迹象的病例报告后,株洲公安在多次询问后才放过她。


李案须“拨乱反正”


“以上人员除李洁纯外均非太子奶高层人员,甚至连中层干部都不是,工资待遇均在3000以下,更没有参与太子奶生产经营。并且以上所有人员无一参与、制定、推广太子奶货款准备金文件也就是公安所谓的‘非法吸存证据"。翟玉华透露,这些人都是被株洲公安专案组的“株连九族政策”所害的,即使作为代理律师,翟玉华本人也曾遭受专案组的威胁。


“作为太子奶事件主角的李途纯,被羁押期间更遭受了生命的重重威胁和不公待遇。导致多方医治仍难恢复”翟玉华透露,由于李途纯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五种严重疾病,依法应当准予取保候审。


但株洲市公安不但对李途纯辩护律师提出的申请不予准许,而且在李途纯于狱中五种因病昏倒,看守所三次出具不宜羁押的报告后,仍不予准许取保候审,在多位领导过问时,还称“李途纯没病”。


“在接受省检察院指定检查以后,有人还对李途纯进行迫害,使李的高血压变成了低血压,李几近丧命。在多方努力下,李途纯在被羁押15个月后才得以取保候审。”翟玉华透露。知情人士透露,李途纯等被作出无罪的结论已近3个月了,株洲公安专案组负责人,株洲市公安局副局长凌娅仍多次威胁李途纯及家人说:“如果再告她,她将再次对李全家采取行动,她的后台仍未动摇。”“如此种种行为,不单未受追究,仍十分猖狂。似乎惊天大案并没发生过”。



2012年2月末,媒体对株洲市政府发出的采访函中提及“株洲公安局对李案涉及人员这一系列事件的看法?中间有否妥善解决办法?如有人为因素,是否已展开处理?”等问题后,株洲市政府迄今仍未做出回复。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20:30:01 被小编a28编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晚饭吃饼干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乌鸦飞翔 在第11楼的发言:
......

话说我10年前也是法治粉丝滴,相信捍卫国王拥有宫殿的权利,就是在捍卫自己拥有破茅房的权利,现在木有那么幼稚了。第一,这世界确实是有阶级的,屁股坐错地方很尴尬,第二,真正公正的司法只存在于“上帝的国度”,第三,法治讲的是“公正”,从来不说“公平”滴。

第四,如果你是有产阶级,我支持你依法捍卫自己的财产,实在不行移民嘛;如果你是穷鬼、待富者(这个可能大),就别再自作多情滴讲“法治”了。


是呀,你说的不错。

所以有钱不移民是脑子有病,更有病的是给这个艹蛋社会贴金的底层屌丝们。

我到是真正体验过社会底层的司法公正,我在香港工作过不短的一段时间。

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广东这边不少人都在香港混过。

你在深圳工作一年,再去香港工作一年,自己体会吧。

我在深圳,没去过香港,但对所谓法治社会的幻想早就破灭了。我现在回头看马克思主义,才以自己的经历痛感阶级真是没有过时啊,不同的阶级世界观和价值观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和你就明显不是同一阶层,也没有必要辩论谁的价值观好,就像本案,一个冒险的老板失败了

本文内容于 2012/4/15 12:00:16 被韵儿笑笑编辑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