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下来,怕忘了

黑夜中的兵 收藏 7 7576
导读:和良子从聊城回家的路上,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他打小晕车,靠在窗前睡着了。 ——坐在汽车第一排,却没多少心思看座前的电影,心里盛着太多东西,总想整整。 ——路过沭河,水浑依旧,尤忆“抽刀断水水更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直觉得这两句很配) ——回到家,门上锁。去看奶奶,没认出我来,毕竟九十又六的人了,看谁都是一张脸。从小与奶奶住一起,十一个孙子里,提到孝顺,总说是我,因为只记得我。所有感人事迹,汇我于一身。于是乎,街坊邻居均以我为实例典型,教育家中子女。也许,那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我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和良子从聊城回家的路上,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他打小晕车,靠在窗前睡着了。

——坐在汽车第一排,却没多少心思看座前的电影,心里盛着太多东西,总想整整。

——路过沭河,水浑依旧,尤忆“抽刀断水水更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直觉得这两句很配)

——回到家,门上锁。去看奶奶,没认出我来,毕竟九十又六的人了,看谁都是一张脸。从小与奶奶住一起,十一个孙子里,提到孝顺,总说是我,因为只记得我。所有感人事迹,汇我于一身。于是乎,街坊邻居均以我为实例典型,教育家中子女。也许,那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我也算其中一员。甚是羞愧!

——打开书房木门,依旧是白酒,一箱箱的。山东产的全在我屋,省外国外全在爸屋。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唉,无语……但我从没动过一瓶,这个,不是因为行的正,是怕老妈又扇我脸……

——书桌上那壶水,是去年临行前倒的,如今回家,依旧清澈见底,此方知,何为人品!墙上的画子,依旧是张祥鹏领衔的一中人才三人组,两年了,看着还是那么装。

——戴上了眼镜,走在路上,熟人竟无一人认出,突然想起先先的那句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安能辨我是雄雌……

——小半年了,不平凡的五个月。何谓人生,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但历史,只有胜者才配书写。我还不是,所以只能先写日志。

——初入大学,借某人之言:第一印象~傲慢;再者~有点装;之后~十分平易近人;再之后~像哥哥;到后来~温暖不止的温度;最后~可以考虑做……大学里的事,三分真七分假,内存不够了,盛不了多少人,给四个舍友,几个姐们,几个兄弟。明天是你生日了,呵,生日快乐。

——因为心中不稳,已失去太多东西。良子曾为我题词:装不惊人死不休。从前一直觉得自己做事很低调,如今再看,苦笑不已,得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相信感觉,眼睛看到的也许真的不是真实的,请相信时间,你懂的。

——次日聚会,敬老村长。孟浩,瘦了;司令,雅俗兼容;文斌,老样子,老男孩;于兄,依旧一脸的憨厚;马方,低调多了!和尚,噢,这可是学长,不可妄加说道,阿弥陀佛……酒桌上,红黑巴,顶气球,3D喷射……呵,肚子疼……二十七班,也该团结了,就像一家人,多聚聚。想见见长发的玲子,可爱的赖呆,以及结了婚的某某人……

——再次日,高辅聚会。女生善变,褒义,八戒成嫦娥了,佩斯像时茂了,二师妹愣是照着艾微儿剪成了Lady GaGa,小刘小唐等面貌依旧。噢,唉哉,还有备哥,长发飘飘,乍一看,当虎头山下来的。雷也雷也……何礼堃看来确有急事,否则按他的脾气。

——以前看瓢哥,恶棍也;今日看瓢哥,育人先锋也。老杨和他有一拼,教语文的,这俩最牛X。先做人,后做学问,永生不忘!

——再次星期,大姐家,看孩子,巨汗也,不提也罢……

——大年初一,老规矩,文杰家,打扑克。耗子老葛,还有国外友人老郭,非洲人里汉语说得那么好的,不想夸他汉奸都天理难容。记不得多少年了,每年都是我们,每年都是拿我的钱图一乐。今年不了,一个电话,赢钱了?第一年赢钱,感觉不赖。

——年后,除了酒场还是酒场。对着不同的人,说着相同的话。

——终等到双语六班聚会的这一天,呵,双语六班,陌生而熟悉。熟悉的面孔,微妙的感觉,复习了一年,大都成了我学长学姐。呵,玩笑。我看见了,喂狗,孙安春,赵春雷……两个说相声的活宝。曾经最掏心,所以最用心。

——拔了一颗智齿,吮吸了两天人血。喝了人血,才有人味。

——离那天越来越近,怕自己什么都忘了。

——奶奶说,人老了,只靠些记忆活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