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闻危机”是怎样平息的?——我看中篇小说《危机平息》(《福建文学》)(练建安)

闽西的老练 收藏 1 225
导读: “新闻危机”是怎样平息的? ——我看中篇小说《危机平息》(《福建文学》) 漳州作家黄荣才的《危机平息》,其实是写一次“平息危机”的过程。我在发稿签中说:由于乡领导对某记者的怠慢,西水县“新农村”典型东岭新村成为“负面报道”的典型,引发了各路记者的云集追踪。西水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原宣传部副部长)吴高仁临危受命,重操旧业,负责平息危机。吴高仁见招拆招,终于一一化解了这次危机。小说根基于丰厚的“新闻”、“官场”、“农村”生活,人物、情节、环境设置皆渊源有自。化解危机的过程


“新闻危机”是怎样平息的?


——我看中篇小说《危机平息》(《福建文学》)




漳州作家黄荣才的《危机平息》,其实是写一次“平息危机”的过程。我在发稿签中说:由于乡领导对某记者的怠慢,西水县“新农村”典型东岭新村成为“负面报道”的典型,引发了各路记者的云集追踪。西水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原宣传部副部长)吴高仁临危受命,重操旧业,负责平息危机。吴高仁见招拆招,终于一一化解了这次危机。小说根基于丰厚的“新闻”、“官场”、“农村”生活,人物、情节、环境设置皆渊源有自。化解危机的过程,环环紧扣,悬念迭出,吴高仁等“官场”小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小说提供了“化解新闻危机”的一则生动个案,对于读者了解当今基层社会提供了一幅独特的社会图景。建议发头条。


小说写到这个地步,应该说是近年福建小说创作中比较成功的。华鹏兄一再希望“寻找福建小说新实力”,黄荣才应该是其中一位了。漳州是“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文学大师林语堂先生的故乡,文风兴盛。远的不说,新时期“少衡、青禾、海迪”即为“漳州小说”的“三驾马车”或说“三剑客”,闻名遐迩。如果以“八闽”区域衡量,漳州小说也是可圈可点的,“三剑客”以外,青年小说作家方达明、叶子、黄荣才、黄水成、林跃奇、黄文卿、海棠依旧等等时有佳作,正在“蝶变”之中,前景辉煌。有人说,这与“风水”有关。所谓的“风水”,其实是指当地的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绍兴师爷”、“徽州朝奉”、“江南才子”,说明了某一行业人物的群体现象。黄荣才“小说新实力”的形成,当然与其群体间的互相切磋、激荡有关。


《危机平息》如此使人耳目一新,其成功之处可供分析者甚多。我想,“生活”是其中的“主题词”。有时,我们似乎忘了文艺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理。无庸讳言,一位作家要写好小说,尤其是写好现实题材的小说,很大程度上绕不过这句常说常新的老话。据了解,作者供职于基层新闻部门,曾参与了类似于“水西事件”的平息行动,结合邻县的某个新闻事件及多年在基层“官场”的工作、生活经验,调动小说要素,《危机平息》遂应运而生。


美国畅销书作家斯蒂芬·金在讲述小说写作时说,无论短篇还是长篇小说,不外有这么三部分构成:一是叙事,把故事的A点推到B点,最终到Z点结束;二是描写,写出现场感;三是对话,对话赋予人物生命(大意)。返观《危机平息》,小说的推动力是有关基层干部平息危机的种种卓有成效的努力,应对危机 “步骤得当”“措施得力”;现场感的形成,源于作者对当前县乡区域社会的真切认知。各种人物关系合乎身份地位(“社会角色”)、合乎社会逻辑的设置及意志言行,使读者身临其境。我注意到,《危机平息》的对话,“间接对话”与“直接对话”并行,“直接对话”往往是人物与事件的点睛之笔。这显然与作者的极为节制的叙述方式有关。


我特别注意到,《危机平息》的叙述语言是极为节制的,少了夸张的“漫溢语言”。文学作品,固然必须使用必要的“漫溢语言”,过了,就成了孙教授深恶痛绝的“滥情”、“滥智”。一些作者似乎有“字数崇拜”的情结,大笔一挥,洋洋洒洒,旁逸斜出,枝节横生,以至于淹没了小说主干。我看《危机平息》,集中笔墨于平息危机过程,环环紧扣,正如应对“危机”,不容一丝半缕懈怠。


黄荣才素以“一手写小说,一手写散文”闻名当地文坛,出版有小说集、散文集多本。值得一提的是,其散文,多为“小散文”;其小说,多为微型小说。联想到闽省小说界中的数名领军人物都曾致力于“小散文”、“微型小说”的创作经历,似乎可以给予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学书,学正楷而后真草隶篆;习武,习拳脚而后十八般兵器。根基扎实,厚积薄发。(练建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