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对孪生姐妹相约变性——成为孪生兄弟...

云南:一对孪生姐妹相约变性——成为孪生兄弟...

东方网3月27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大学和专业,一模一样的性格乃至兴趣爱好。来自云南的双胞胎姚文和姚华(化名)除了具备这些普通双胞胎的特质外,还不约而同地患上了易性病。相约变性后,日前这对双胞胎姐妹变成了兄弟。昨天,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刚刚动完手术的哥哥姚文。据主治医生介绍,双胞胎双双变性,这在全世界也相当罕见。

成长经历

病房里,姚文穿着病号服,蹒跚着走来,由于刚动完手术,他只能站立着和记者对话。低头垂手、神情拘谨,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沉默寡言的他话少得可怜。“弟弟动完手术回去了吗?”听到“弟弟”两个字,姚文漠然的表情上泛起一丝欣慰,显然他很喜欢这个新称呼。

双胞胎双双变性,闻所未闻。面对“到底谁影响了谁”的疑问时,姚文急了,“不是这样的,很小的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了。他说他不是女的,我也说我不是。”

从记事开始,姐姐姚文和妹妹姚华就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女孩子喜欢的橡皮筋、洋娃娃他们一概不感兴趣。倒是男孩热衷的枪战、弹珠游戏两人乐此不疲。从幼儿园开始,这对双胞胎就对女孩产生了朦胧的好感。在姚文的印象中,两人从没留过长发,如果长辈硬让留长发,姐妹俩也会偷偷剪掉。“我不是女孩”的想法在这对双胞胎的心里根深蒂固。但姚文和姚华谁也没和彼此说起,直到上幼儿园时,一天两人不约而同地吐露心事,“不想做女生”。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这对双胞胎开始心照不宣。由于穿戴成假小子,行为举止男性化,两人常常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这对双胞胎到底是男是女啊?”听到陌生人的话,姚文和姚华一开始心里分外难过。姚文说,这些年来,最怕的就是被别人歧视。多少次别人一个异样的眼神,会让他们敏感的神经再度受伤。但后来,他们也慢慢想开了: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随便他们怎么想吧。

不约而同吐露心声“不想做女孩”

易性过程 先筹款让妹妹手术,姐姐继续打工攒钱

谈及彼此为何竟有那么高度相似的想法,姚文也想不通,他只记得小时候只要他一发烧,不到几分钟妹妹也会发烧。长大后,两人双双爱上了男性化的运动——跆拳道。平时,两人的说话神态、语气、语调、语速几乎差不多。经常,他们会脱口而出同样的话。见过这对双胞胎的人都会说,“像,太像了”。从小到大,两人上的是同一所小学、初中、大学,就连大学时的专业也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两人的想法更是高度一致。

从网上查到上海可以进行女变男的手术后,这对双胞胎姐妹相约一起动手术。每个从女人变成男人的易性病患者都要经历三期的手术。双胞胎双双做手术,加起来的费用高达十几万,这对生于农村,刚刚从大学毕业一年半的25岁双胞胎姚文和姚华来说,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和父母、哥哥摊牌后,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震惊、无奈……在双胞胎女儿多次以终身不嫁“威胁”后,家人终于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但要动变性手术,手术费成了一个拦路虎。考虑到共同做手术的费用不够,姐姐姚文决定挪用自己的积蓄,并向父母借款,先资助妹妹姚华赴上海做第一期和第二期手术。自己继续打工攒钱。姐妹两人“错时”动手术。姚华动手术的事除了个别好朋友外,其余都没有告诉,看到姚华动完了手术,效果很好,也没有生命危险,家里也不再反对姚文动变性手术了。

昨天,记者拨通了已经返回老家的姚华的电话,他承认,自己从三四岁记事开始,就觉得自己的性别是一个错误,心里一直不太好受,姐妹俩互相鼓励,一直支撑着走到了现在,也不再理会别人的看法。“在私底下,我们无数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这样?”也因此,从小,两人就不太自信,不愿意和陌生人交流。

未来的路怎么走 担心身份泄密对将来暂无打算

在采访过程中,当记者提出要为姚文拍照时,对方顿时惊慌失措。“不行不行,万一被老家的人看到,他们是无法接受的。我爸妈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在和弟弟姚华电话反复商量后,姚文终于同意拍照。但他一直颇为担心身份被泄密。对于变性后该何去何从?姚文和姚华暂时还没有打算。电话中,已经先哥哥一步做完二期手术的姚华坦言,“以后应该会告诉单位,也料到同事们会说闲话。说不说看情况吧,这些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我要筹集第三期手术的钱,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所以我们会选择守口如瓶。”两人表示,他们所处的环境是农村。在他们那里,动变性手术不仅没有先例,当地人也全然不能接受这种做法。

专家 双胞胎双双变性 有资料可查的病例全世界仅一例

“来之前我就听说,有对双胞胎要动变性手术了,原来是你啊?”昨天,刚刚到医院报到的病友李钢(化名)走进病房,啧啧称奇,“不太可能两个都是吧,这也太神奇了。”对于这对双胞胎变性人,其他病友也觉得挺稀奇。虽然只看到了其中的一个,但姚文透露说,今年9月他们兄弟俩将相约再次来沪做后续手术。“姚华做第三期,我做第二期。”“为了变性,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大学生文凭,现在的工作等等。”姚文的感慨得到了病友们的强烈认同。大家纷纷表示,“我们都是”。

“双胞胎一起做变性手术,不要说全国是首例,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

应本报记者的要求,医院整形外科室主任、博士后赵烨德当面查询了国外的医学网站、相关文献和网络报道,最后可以查到的只有2007年时一对美国的双胞胎双双变性,还有2011年一对英国14岁的兄弟其中的一人做了变性手术。赵烨德透露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对双胞胎易性病患者。“去年7月份,一开始妹妹姚华只身到我这里咨询,经过诊断和家属沟通后,我确认他患的是易性病,决定给予手术,在手术前,他突然间说了一句‘我姐姐也可能是这个病’。姚华回去告诉姐姐后,很快姚文就给我来信,要求面谈。”

“大家都很奇怪,为何两人都想要变性。我考察了这对双胞胎的家庭教育因素和生长环境,原来这对双胞胎一开始都是各怀‘心事’,从很小开始就厌恶穿裙子,对月经、隆起的胸脯等女性特有的特征很厌恶。是与生俱来的易性病。”赵烨德透露说,想要取得手术资格,病人除了要经过医生的判断、家属的口述和病人小时候的成长背景等种种考核外,他还会让病人之间互相“考察”。

来源:东方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