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君如伴虎:经历三帝王得善终的牛人吕端

梦回远古 收藏 0 813
导读:有“儒将”之称的叶剑英元帅,其过人之处就是每临大事有静气,能在历史的大关节处明断是非,果敢抉择,且谋虑缜密,老成谋国。1986年叶帅逝世时,中共中央的悼词称他“在重大的历史转折关头,敢于挺身而出,毫不犹豫地做出正确的决断”。更为人们传颂的,是毛泽东送给他的两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   “诸葛一生唯谨慎”,诸葛指的是蜀汉名相诸葛亮,诸葛之谨慎大家不陌生,诸葛亮的《前出师表》亦有“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之语。“吕端大事不糊涂”中的吕端为何许人?人们大都知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儒将”之称的叶剑英元帅,其过人之处就是每临大事有静气,能在历史的大关节处明断是非,果敢抉择,且谋虑缜密,老成谋国。1986年叶帅逝世时,中共中央的悼词称他“在重大的历史转折关头,敢于挺身而出,毫不犹豫地做出正确的决断”。更为人们传颂的,是毛泽东送给他的两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

“诸葛一生唯谨慎”,诸葛指的是蜀汉名相诸葛亮,诸葛之谨慎大家不陌生,诸葛亮的《前出师表》亦有“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之语。“吕端大事不糊涂”中的吕端为何许人?人们大都知之不详,许多人都是从毛泽东对叶剑英的这两句评价之语中,才知道吕端这个名字的。


吕端是宋初人,字易直,幽州人,其祖父是吕兖,曾为晋朝沧州判官,其父吕琦,后晋时官至兵部侍郎。吕端20多岁以父荫补官,历任国子主薄、太仆寺丞秘书郎、直弘文馆等职。公元960年1月,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改朝换代建立北宋王朝后,吕端历任成都知府、蔡州知州、枢密直学士,后官至宰相。


吕端是个美男子,宋史《吕端传》中用“姿仪瑰秀”来描述吕端的长相。


毛泽东评价吕端大事不糊涂,缘于公元995年即太宗至道元年的一件事。当时,太宗赵光义欲立吕端为相,此时当朝宰相为吕蒙正。宋太宗和吕商量,吕蒙正说,吕端为人糊涂,不能为相。宋太宗回答:“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决意让吕端为相,并在一次皇宫宴会上作《钓鱼诗》云:“欲饵金钩深未达,石番溪须问钓鱼人。”以表明自己决意让吕端为相的想法。几天之后,吕蒙正便不得不交出相位,让位于吕端。吕端在任上果然为官持重,识大体,并屡屡在大是大非面前坚持自己的主张,常常让宋太宗“犹恨任用之晚”。


吕端官升宰相后,权倾天下而不居高临下。当时和他有同样声望的还有一位名臣寇准,也有为相的资格。吕端入相后,担心寇准心中不平,就请太宗颁令下诏,让身居参知政事的寇准与他同到政事堂议事,得到了太宗的批准。后来,太宗有一天亲自下诏:“自今中书事必经吕端详酌,乃得闻奏。”可见太宗对吕端的信赖程度。


-

有一年,朝中大臣李惟清被太宗从掌管全国军事的枢密使位子上换下来,去当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中丞,虽然是平调,但实际权力发生了变化,他认为是吕端在中间使坏。于是,李惟清趁吕端有病在家休息,没有上朝的机会告了吕端一个恶状。事情传到吕端耳中后,吕端不以为然,既没有去对皇帝表白,也没有去找李惟清算账,而是淡淡地说:我一辈子行得正、坐得直,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又怕什么风言风语呢?这种不与人计较的坦然心态也被人认为是“糊涂”。


在吕端刚刚担任参知政事(副宰相)的时候,他从文武百官前面经过,一个小官由于平时听多了吕端“糊涂”的传闻,对他很不服气,以很不屑的口吻来了一句:这个人竟也当了副宰相了?吕端的随行人员觉得很不公平,要问那个人的姓名,看看是干什么的。吕端制止说:不要问,你问了他就得说,他说了我也就知道了,而我一知道,对这种公然侮辱我的人便会终生不能忘。着意地去报复对我来说是肯定不会的,但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涉及他,撞到我手里,想做到公正对待也一定很难。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这种君子不念恶,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举动对吕端来说,是一种反映自我修养的高尚境界,但在世人眼中,自然又被看成了“糊涂”。


吕端的“糊涂”,还体现他的不置产业。他不仅为官非常清廉,贪污受贿之事从来没有,就是应得的那份俸禄也常常分出一些周济照顾别人。家乡有个朋友冯道,其儿子因病瘫卧在床,吕端每月将自己的俸银分一部分给他。由于清廉而又好施,以至于后来吕端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竟因生活困难,没钱结婚,只好把房产抵押给别人。真宗皇帝知道这个事情后,很受感动,从皇宫的开支中支出了五百万钱把房产赎了回来,另外又赏了不少金银和丝绸,替吕家还清了旧账。以宰相之尊,而后人贫困至此,在常人的眼里又是多么“糊涂”。


吕端这种对自身名利淡然处之的“糊涂”,确实难能可贵。他经历了北宋太祖、太宗、真宗三朝,是个很能干的人,在内政、外交等方面均有独到的见解和卓越的建树;北宋的开国宰相赵普曾这样评价吕端:得到褒奖不曾高兴,遇到挫折不曾害怕,具有宰相的气度。真正使吕端光耀史册的,还是由于他的“大事不糊涂”,主要表现在他对当时的两件事的处理上。


一是妥善安置李继迁的母亲,对李继迁实行攻心战。李继迁是党项族人,曾归顺北宋,后来叛宋,在西北部边境上屡次骚扰。一次在与宋军的交战中,他没有保护好他的母亲,其母被宋军俘虏了。这个消息报到朝廷后,太宗就想处死这个老太太,以惩戒那些与朝廷作对的人。当时寇准正担任掌管全国军事的枢密副使,太宗单独召见了寇准,跟他商量此事,准备在边境上大张旗鼓地把李继迁的母亲杀掉。


寇准从太宗处回去时,经过宰相的办公地,吕端猜想可能是要与他商议大事,就对寇准说,边境上的日常事务,我没必要知道。如果是军国大事,我位居宰相,你应该告诉我。虽然不是军国大事,但寇准也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吕端说,这样做好像不太合适,请你暂缓处理,我去找皇帝说说。他来到太宗面前说了一通道理,从前楚汉相争时,项羽抓住了刘邦的父母,想要把他们在阵前用锅煮了,可是刘邦说如果你一定要煮,那么分我一杯肉汤喝吧。做大事的人不会顾虑到他的父母,更何况李继迁这样的蛮夷叛乱之人呢?陛下今天杀了老太太,明天就能捉住李继迁吗?如果捉不住,那只能结下怨仇,更坚定他的反叛之心。


太宗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就问他,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吕端说:不如在延州(陕西延安)妥善安置老太太,对李继迁实行攻心战,虽不一定能招降,但他母亲总还在我们的掌握中。太宗连连说好,多亏了你,几乎误了国家大事。后来,李母病死在延州,而李继迁则在1004年攻打吐蕃的时候中箭身亡,他的儿子归顺宋朝。吕端对此事的高瞻远瞩,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二是力保太子(宋真宗)即位。公元997年,宋太宗病危。由于在太祖与太宗的交替过程中,曾出现了“烛影斧声”的千古疑案,因此在太宗病危的敏感时期,吕端每天都陪着太子(宋真宗)到太宗的床前探望。当时得宠的宦官王继恩担心太子即位后对自己不利,就先串通好了皇后,再暗中勾结了参知政事(副宰相)李昌龄、殿前都指挥使(掌管御林军)李继勋、知制诰(管草拟诏书)胡旦等人,图谋拥立楚王赵元佐(太宗的长子),一场宫廷政变在紧锣密鼓地展开着。太宗一咽气,皇后马上就派王继恩召见吕端,计划逼着吕端同意立楚王为君。其实在他们刚开始谋划的时候,吕端已经有所耳闻了,现在听到皇后召他入宫,知道局势可能有变,就果断地把王继恩锁在了自己家的书房中,派人严加看守,然后入宫晋见。果然,皇后对他提出了立楚王的问题,吕端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先帝在的时候已经明确了太子,我们怎么能不听他的话呢?由于谋变的关键人物王继恩已经被控制了起来,皇后一时也没了主意。吕端趁热打铁,率领大臣共同保太子(即后来的宋真宗)即位。宋真宗登基后,坐在大殿上垂帘接受群臣的朝拜,吕端平立殿下不拜,先让人卷帘,走过去确认是太子,这才降阶,率群臣拜呼万岁。此足见其大事之精明到何等地步。接着,又把那几个犯上作乱的分子发配到外地,彻底平息了这场争端,确保了大宋政权最高权力的顺利交接。


吕端一生经历了北宋的三代帝王,在40年的宦海生涯中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冲击,最后软着陆得以善终,这在“伴君如伴虎”的封建王朝中着实不多见。这与他在大局、大节问题上毫不糊涂,但在事关个人利益的问题上却能“糊涂”了事的行事方式是分不开的。


宋朝之后,除了毛泽东外,还有过一位大人物称赞过吕端“大事不糊涂”,他就是乾隆皇帝。乾隆曾赐张廷玉七十寿联,上联是“潞国晚年犹矍铄”,下联是“吕端大事不糊涂”。上联中的“潞国”,指的是宋潞国公文彦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