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崛起可学美国 要敢动武保护核心利益

fengyimin 收藏 1 174
导读: 大国崛起的历史并不能复制,但是人们可以从中获得有益借鉴。比如今日中国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就有着诸多的相似性。   当下中国很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 [img]http://img8.itiexue.net/1464/14649608.jpg[/img]  第一,都处于崛起的起飞阶段。在这个阶段国家的综合国力显赫跃升。美国在1865年内战结束时,其工业生产总值还落后于英法,而到1890年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一位。中国1978年国内生产总值还位居世界第八位,至2010年

大国崛起的历史并不能复制,但是人们可以从中获得有益借鉴。比如今日中国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就有着诸多的相似性。


当下中国很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



专家:中国崛起可学美国 要敢动武保护核心利益

第一,都处于崛起的起飞阶段。在这个阶段国家的综合国力显赫跃升。美国在1865年内战结束时,其工业生产总值还落后于英法,而到1890年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一位。中国1978年国内生产总值还位居世界第八位,至2010年已位居世界第二位,高盛公司认为到2027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跃居世界首位。国力的跃升使外部世界对当时的美国和今日中国的责任要求上升,要求其承担“更多义务”。


第二,都处于内部矛盾错综复杂的时期。社会中拜金主义思潮占据主导地位,贫富差距迅速扩大。一方面公权力的非公共运用非常普遍,腐败情形加剧;另一方面政府监管的缺失导致食品、药品等公共安全问题频发。据记载,20世纪初的美国“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贪得无厌的生产商和销售商经常销售结核病奶牛生产的奶,在牛奶中掺水、盐、苏打水等,或在脏牛奶上覆盖一层好牛奶,用没有消毒的、敞开的容器运送牛奶,等等。”这跟现今中国的情形很相像。


第三,都处于外部“威胁论”频繁炒作的时期。由于国力的快速上升,两国的对外政策都从相对孤立主义状态向有所作为的方向转化,因而引起周边国家的不适应和霸权国的警惕。外部社会频繁发出“威胁论”。当时的美国和今日的中国都出现了和周边国家关系变得紧张的情况。与当时的美英矛盾类似,今日的中美矛盾也在上升。

美国如何从困境中崛起


在内部事务方面,面对诸多矛盾,美国国内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进步运动”,对社会中存在的种种弊端进行全面反思。美国人认识到,如果资本主义体系继续像当时那样运作下去,必然会让人们逐步丧失对国家政治经济制度的信心,将会危及所有人的利益。为此,美国社会各阶层都对自由资本主义导致的垄断和特殊利益进行抨击,形成“必须在个人自由和社会责任之间进行平衡”的广泛共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广泛的制度层面上的改革。


在政治领域,通过改革政府的运作机制和方式,提高政府效率,减少腐败机会,建立对公民更加负责的政府。在经济领域,将大型企业置于公共控制之下,运用政府权威制衡私人商业利益,对市场进行管制,保护农民、工人、小业主和消费者的利益。在反垄断方面,1901年至1912年美国联邦政府先后发起94起反托拉斯案件。其中最有名的一起就是将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最赚钱的经营企业美孚石油公司拆成34个公司。最高法院大法官怀特在判决书中明确宣布拆散美孚石油公司的目的“在于保护公众免受不合理的限制贸易的损害。”


在对外事务方面,美国清楚地意识到虽然周边国家对于美国的崛起存在着恐惧和不适应,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凭借其在美洲地区的超强国力和洲际规模块头,周边国家最终会适应美国的崛起态势。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处理同当时的霸权国英国的关系。美国的做法是:


首先,尽力规避同英国的战略碰撞。例如通过保证继续遵守1850年美英缔结的克莱顿-布尔沃条约来避免美国同英国在运河开掘上的利益冲撞。其次,坚决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在涉及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敢于使用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手段来有效维护。例如在1887年委内瑞拉危机之时,英国对于美国的照会嗤之以鼻,并且在圭亚那进行海军部署。对此,美国做出了强烈反应,集结军事力量,不惜一战。最终,由于委内瑞拉问题不是英国的核心利益,英国做出了让步,美国有效地维护了自身的利益。

中国崛起可获得的启示


首先,处理好自身内部事务最为重要。对于美国和中国这样的洲际大国来说,崛起的过程中来自于外部的影响和制约总体来说是比较小的,因为其本身的市场规模就已经提供了足够的发展空间,并反过来能够成为影响他国行为的重要因素。然而如何保持国内的团结一致却至关重要,这需要国内不同利益集团之间保持平衡。因此政府要充当公正裁判的角色,发挥主导作用,根据普遍的民意倾向在利益冲突中采取适度的平衡规范原则。公众也应该意识到各自的社会责任,在公共对话和政策制定中,需要用社会责任意识来平衡个人主义。


其次,处理好同霸权国的利益冲突。尽力避免直接碰撞霸权国的核心利益。然而霸权国出于对崛起国本能的怀疑与恐惧,冲撞和损害崛起国利益的行为却始终不可避免,这时对于崛起国来说,就需要做出判断,是规避还是对抗,最重要的判断就是霸权国行为是否损害了本国的核心利益。永远不要奢望霸权国会尊重崛起国的核心利益,只有坚定地显示自身的意愿和能力,对方才会知难而退。实际上由于霸权国担负着全球责任,而其有限的资源无法完成众多责任,通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崛起国只要不挑战霸权国的核心利益,并且善于抓住有利战略时机,同其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具有清晰明确的战略,处理好国内的问题和与国外的关系,中国崛起的步伐将不可阻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