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读起三国,看到孔明仲达斗智,在“空城计”一段时,心里就一直纳闷:那个绝顶聪明的司马懿,他为什么会中诸葛亮的“空城计”呢?难道他真那么傻?甚至一点作为都不做就撤了?比如,派出一支小部队先行攻入城去试探一下;或者,万箭齐发试探火力;抑或干脆用大兵将空城围起来再说(反正他司马懿手下带着十五万大军,而当时蜀方正遭惨败,已不可能组织起任何强大的反击了)。倒要瞧你诸葛亮这琴,究竟能弹到几时?然而没有!


司马懿在“空城”一役中的反常举措,或许只有在那小小“空城”之外的更大空间中,人们才能寻找到合理的解释。我们知道司马懿这个人的仕途,是大起大落,充满着艰险的,他时常遭人嫉妒,政敌很多,做事往往受到多方牵制。曹操在世时时他存有疑心,曾说:“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予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曹丕继位后。司马懿一度被新主重用,他青云直上,曾做到骠骑将军。后来曹睿当皇帝时,司马懿领兵与诸葛亮对垒,在战场上成为诸葛亮的劲敌。战场上数度交锋,诸葛亮是充分领教过司马懿的厉害的。他派人到洛阳等地散发司马懿的谣言,同时四处张贴司马懿兴师废君的榜文告示,曹睿果然信以为真,而朝中司马懿那班同僚们,也纷纷对他落井下石,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幸亏大将军曹仁上奏力保,司马懿才侥幸捡了一条命,但那显赫的职位自然是保不住的,他便只得回家养老了。风云变幻,诸葛亮出山伐魏,魏军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是诸葛亮的对手。眼看着曹魏江山危险了,本来已打算要老死家乡的司马懿,在这曹魏国难当头之际,却戏剧般地被重新起用。


司马懿经此大起大落,他何尝不明白自己之所以会有今天,能临危受命为“慧平西都督”,在某种意义上讲,竟全靠的是诸葛亮的功劳,因为满朝文武,只有他司马懿堪在疆场上与诸葛亮一较高低。有诸葛亮一天在,他便一天在朝中有用,政敌使奈何他不得。而如果哪一天诸葛亮不在了……自己便失去了独特的价值,就很可能会在动不动“内耗”的朝廷中,再一次被政敌置之死地。这时他和诸葛亮有共生关系。


有些事就是这样,不是干不成。而是当事人出于各自的切身利害考虑,有意地设置障碍。诚心地不去干成它!在传统文化与现实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内耗”,也向来都是一道异常可怕的“风景”。老于世故的“人精”司马懿,又如何无视之?断然地决定不进“空城”,放宿敌诸葛孔明一马。岂不是同时也为自己留下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孔明悠悠的琴声和仲达进行的是一场无形的精神上的战斗,只有两人能听懂琴声之意,一曲琴后,司马懿选择撤军,两人各取所需离开了那座空城。

空城下的司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