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打死数千美国兵

lijichao1984 收藏 6 2649
导读: 对希尔.塞维劳来说,1944年6月6日是“最长的一天”,在9个小时里,他不停地用机枪射杀那些试图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士兵。 在这场血战中,有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场景。一个年轻的美军士兵从登陆艇里跑出来,试图隐蔽在混凝土反坦克工事后面。塞维劳,是诺曼底的德军一个年轻下士,用步枪瞄准,扣动扳机,准确命中敌人的额头。 塞维尔待在一个可以俯视整个海滩的混凝土碉堡中,面对蜂拥而来的盟军,他是战斗到最后的德军士兵,可能杀伤了3000名美军,这几乎是美军在奥马哈海滩伤亡的1/3。美国人在奥马哈


希尔.塞维劳来说,1944年6月6日是“最长的一天”,在9个小时里,他不停地用机枪射杀那些试图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士兵。


在这场血战中,有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场景。一个年轻的美军士兵从登陆艇里跑出来,试图隐蔽在混凝土反坦克工事后面。塞维劳,是诺曼底的德军一个年轻下士,用步枪瞄准,扣动扳机,准确命中敌人的额头。


塞维尔待在一个可以俯视整个海滩的混凝土碉堡中,面对蜂拥而来的盟军,他是战斗到最后的德军士兵,可能杀伤了3000名美军,这几乎是美军在奥马哈海滩伤亡的1/3。美国人在奥马哈海滩认识了这个年轻的德国士兵。


由于天气恶劣,塞维劳从盟军的空袭中幸存下来。让美国空军郁闷的是,如果投弹过早,可能误伤自己的登陆船队。而他们延迟投放,意味着炸弹远远落在德军碉堡后面。


德军士兵给美国空军起了一个绰号,叫“我的朋友们”,笑话他们只会轰炸法国的奶牛和农场,而不是德军阵地。


空袭之后,塞维劳和其他29人冲出隐蔽部,进入碉堡。当时,他才20岁,看着海面,面对密集的盟军船队,他说:“天啊,我该如何应付这场混乱局面?”



旁边的老兵说:“我会把一切置之脑后,考虑的只有射击,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这是最重要的。



当登陆艇逼近海滩时,塞维老听见指挥官中尉下达最后的命令,试图阻止仍在抢滩的美军,不让他们轻松上岸。如果开火太早,就有可能遗漏一些仍在水中的美军士兵。


中尉说:“美军到了膝盖深的海区时,你就开火,这时,他们跑不快。”


塞维老曾在东线服役,参加过一些小型战斗。他说:“我从不想卷入战争,也从不想待在法国,更不想待在碉堡里,用机枪射击。我看见机枪子弹达在海滩上,水花四溅,当这些‘小喷泉’接近美国兵时,他们开始倒下。很快,地一具尸体漂浮在涨潮的海浪上。不久,所有美国兵趴下来,开始还击。”


他射击了9个小时,打完1.2万发子弹,海水被尸体的鲜血染红。打完了所有的机枪子弹之后,他用步枪继续射击,接着打完了400发步枪子弹。


一个德国二战历史学家认为,那一天,塞维老让美军3000人到4200人伤亡。塞维劳认为,数字没有那么大,但他承认:“至少有1000人,很可能超过2000人,我并不知道自己打死了多少人,这很可怕,想象一下,都会让我作呕。我几乎消灭了一个团的登陆部队,周围的海水都被染红了,我能听见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英国皇家装甲兵团防务顾问认为,一个德军士兵完全有可能造成美军如此之多的伤亡。他说:“我试用过那种机枪(注:指MG42),那种机枪可以用极高的射速开火。”


当时,塞维劳处在一个几乎不可能被武器伤害的位置,美军无法瞄准。美军的失误在与,在第一波登陆部队中,没有登陆坦克,没有装甲掩护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