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基层狱警,卖血卖汗卖生命,用满腔热忱,献爱与人民。

从未巧取豪夺,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做好了,跪拜苍天平安退休;做砸了,纪委检察来过堂。

顶三十载高风险,挣七八吊养老钱。

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

监狱总会有新警,不复念旧人。

看在曾带给群众片刻安宁,能否值回些领导温暖?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