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打击贪污,中国当前最迫切要做的就是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

明厉锋 收藏 25 2258
导读: 我知道这个标题会让很多人炸毛。稍安勿躁,且听我详述。 这是我的法学本科毕业论文题目。老实说,我原本不想写这个,因为我的观点一直就是:“中国废除死刑的目标,是要废除除故意杀人和贪污贿赂犯罪以外的其他所有犯罪的死刑。”所以说,我原本真的是赞同在贪污贿赂犯罪上保持死刑的。[B][/B]后来,经过两轮选题,我都没有选到心仪的题目,被迫接手了这个题目。 我是个认真的人,既然事实无法改变了,那就认真对待吧,大不了不拿优秀论文奖了,说点违心的话,把毕业证糊弄到手就是了。但是

我知道这个标题会让很多人炸毛。稍安勿躁,且听我详述。


这是我的法学本科毕业论文题目。老实说,我原本不想写这个,因为我的观点一直就是:“中国废除死刑的目标,是要废除除故意杀人和贪污贿赂犯罪以外的其他所有犯罪的死刑。”所以说,我原本真的是赞同在贪污贿赂犯罪上保持死刑的。后来,经过两轮选题,我都没有选到心仪的题目,被迫接手了这个题目。


我是个认真的人,既然事实无法改变了,那就认真对待吧,大不了不拿优秀论文奖了,说点违心的话,把毕业证糊弄到手就是了。但是,当我真正认真研究了一下,还真发现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的迫切性。


咱们不谈“人道、人权”这些虚的东西,就谈最切实的利益。贪污贿赂犯罪的死刑,实际已经成为阻碍中国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最重要因素。


中国的贪污贿赂犯罪中,有个非常有特色的现象,就是“外逃贪官”问题。贪官贪污被发现后,就抢在司法部门控制他以前逃出国外。其实外国,也有外逃贪官问题,但在国外的案例中,外逃贪官一般都是跑到那些法治不健全的国家,比如东南亚太平洋、加勒比海的小国,或者用金钱收买当地的统治者寻求保护,或者潜踪匿迹、隐姓埋名的生活。但中国的贪官,则往往逃到美国加拿大等法制健全的大国,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想用自己的贪污所得,生活的有滋有味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因为,国外的贪官,都是可以被引渡回国受审的,所以他们需要去那些法治不健全的国家,这样被引渡的几率会很小,或者干脆藏起来,让你找不着;但是中国的贪官都是无法被引渡回国的,所以中国的贪官就可以如此猖狂的在国外招摇过市。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外逃贪官不能被引渡回国呢?关键问题就是死刑。国际法上有个重要的“死刑不引渡”原则,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贪污犯依据中国刑法已经达到了可能判处死刑的标准,那么所在国就可以以“死刑不引渡”为由拒绝引渡该贪官。


当然,贪官在国外,也是有可能受审的,但这种现象极少,绝大多数贪官都可以逍遥自在。而即使判刑,也远远不能跟国内的重刑相比。比如,中国第一巨贪余振东,贪污40多亿(一说为12亿美金),如果按照中国法律来判,即使废除了死刑,也肯定至少是“绝对无期徒刑”(即无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但是最终,美国法官给他判的仅是12年有期徒刑,最后中国还必须做出不对其判处高于12年有期徒刑的承诺,才得以将之引渡回国。相比之下,另一个大贪官“许三多”才贪了2个多亿就判了死刑,不免有点“冤”。可以说,余振东这个案子,中国输的是干干净净,钱被美国人榨干了,刑被美国人判了,连我们的司法尊严都被人践踏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参与过对外贪官引渡工作的司法人员意识到,死刑已经成为中国引渡外逃贪官的重大阻力。


我们学法学的都知道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的一句名言:“刑罚的效力不在于其严酷性,而在于其不可避免性。”也就是说,即使你定的刑罚很重,但如果只能惩治到少数的犯罪分子,那么效果也是有限的;如果你的刑罚定的不重,但可以使每大多数的犯罪分子受到惩罚,那么刑罚的效果就显著了。这一点对于贪污贿赂犯罪尤其如此。贪污贿赂犯罪的犯罪主体,往往都身居高位,掌握巨大的权利和政治影响力,其逃脱刑罚的能力要远远强于其他犯罪分子。所以,对贪污贿赂犯罪强调刑罚的不可避免性意义尤其重大。可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无法引渡外逃贪官,则给了那些贪官一条逃脱法律制裁的通道,客观上鼓励了他们进一步贪污腐化,反正只要跑出去,就万事大吉了。我掌握的一份数据显示,中国当前的“裸官”数量达到18万之巨,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大家自己品吧。


总之,目前的形式就是,中国保留死刑,则外逃贪官难追回国内受审,则进一步鼓励贪官贪污。中国人指望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严刑峻法,反而成了贪污贿赂犯罪的催化剂和贪官的保护伞,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严酷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清醒下来: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刻不容缓。


当然,我并非认为,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是一个可以孤立看待的行为。废除贪污贿赂犯罪死刑,必须以强化和完善贪污贿赂犯罪刑罚体系为前提,而最重要的在于三点:1、是订立“绝对无期徒刑”,取代死刑;2、是进一步立法严格细化贪污贿赂犯罪的犯罪分子的减刑、假释,特别是保外就医的实现条件,必须让每一份刑期都落在实处;3、对所有贪污贿赂犯罪,一律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权利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9楼的发言:
......

首先你的第一条,

没有死刑的中国,贪官不需要逃,中国就变成了他的天堂!

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

我想知道?什么叫治本?在你眼中一个也不贪才能叫治本吗?我认为能向美国一样就可以了。

贪官怕死刑

我想说的这有问题吗?要是不怕,他逃什么?这么简单的答案。还需要我给你解释?

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

这问题的本质你又没有看到!那是因为贪官太多了,被抓的是少数,所以他们才会这样想!

“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

你能看懂我话的意思吗?我想说的是现在中国没有,这有问题吗?你看懂别人的意思在回答好不?

难到你在法院就是和别人这样辨论的吗?

你的第四条就更有意思啦?用你自己的话都可以回答你!

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这一点中国早就实施了,可是用处不大,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你的话。

看看监狱的现实吧,和你说的还真像。

还有就是我不明白死刑和我们停滞司法改革有直接联系吗?我们司法改革的根本在那你知道吗?

1、我前面已经跟你说了,全世界对贪污贿赂犯罪判处死刑的,唯中国独此一家(应该还有朝鲜,但是朝鲜的情况不太正常,我们不予考虑)。如果照你说的废除了死刑就成了贪官的天堂了,那这世界上除了中国还都是贪官的天堂。事实上,保留死刑的中国才是真正的“贪官天堂”,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在法律上为贪官逃脱法律制裁提供了一条途径,那就是外逃,只要你逃出去了,就基本没事了,因为中国有死刑,你是不会被引渡回国的。


2、不要玩概念。“治本之策”是什么意思,我想大家都清楚,我也不跟你纠结这一点。你说要学美国,我告诉你美国早就废除了贪污贿赂犯罪的死刑,你学不学?而且,你真的了解美国的情况吗?你调查过吗?美国是分权社会,因此其“典型性贪污犯罪”并不严重,尽管发案率和中国大体相当,但案情普遍较轻,案值不大,一般政府内部的廉政部门就能处理,无需进入司法程序。美国人真正头疼的,是“非典型性贪污犯罪”。因为美国是个典型的商业社会,商业组织的权力和政治影响力十分巨大,所以更多的“权钱交易”发生在商业领域。其产生的社会危害绝不低于政府官员的贪污行为,但却因为法无明文规定,而难以入罪处刑。而另外一种发生在政府和商业组织间的“权钱交易”就更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了,那就是商业组织出资资助政治家参加行政首长和议会议员的选举,然后从中获取利益。比如,布什就是受到美国石油资本支持的,所以上台后很快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就是为了回报“金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美国总统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犯,可是美国的法律惩治他们了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的反贪工作还不如中国,在中国,起码贪官都会被法律打上贪官的标签,受到万人唾骂;但在美国,“贪商”却根本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


3、贪官怕死刑?你还是想当然尔,你真的去调查了解过贪官的犯罪心理吗?你自己不调查,又不尊重别人的调查结果,就在那自以为是?你所谓的“贪官太多了,被抓的是少数”恰恰证明了贝卡利亚的名言:“刑罚的效力不在于其严酷性,而在于其是不可逃避的。”而现在导致我们很多贪外逃官抓不到的原因,就是死刑。两百多年前的贝卡利亚就将贪官列入了“不惧怕死刑”的三种人之中,因为贪污犯罪的巨大利益足以使他们不畏惧任何死刑。近代实证主义法学研究和我个人的调查结果也显示,贪官对死刑的畏惧程度绝不足以制止他们的犯罪行为。绝大多数贪官的想法都是:“死刑不怕,只要我们不被查出来就可以了。”而他们手中掌握的巨大政治权力更进一步加强了他们这种心理。所以,他们更加畏惧的,其实是国家严密的廉政制度和犯罪追查力量。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力。至于判什么刑,他们都是被抓了之后才会考虑的。所以,国外的刑罚学家早就做出了结论,打击贪污贿赂犯罪,最有效的刑罚是资格刑(剥夺政治权利)和经济刑(在追缴所有赃款之后进一步处以巨额罚款);自由刑和生命刑的作用是不明显的。我比较推崇的是德国的“日额金”制度,把罚款分成很多小份,让贪污犯罪分子每天都要主动到司法部门上交罚款,过程持续30年左右。


4、“绝对无期徒刑”。咱俩到底是谁没看懂谁?我承认,中国是没有。但我强调的是,世界上别的国家已经有了,而且用的还不错,为什么中国不能学来?


最后一段,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即把贪官都给抓出来,又把他们都给杀了。但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么完美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司法实践中,我们往往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问题要说清楚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建议你去看一些法律方面的著作,或者至少是相关的论文。不要整天活在理想世界里,要切切实实的解决问题。


另外,你跟没没理解我说的最后一条。也怪我,跟你一个法盲讲的这么笼统,你当然不能理解。在刑罚体系上,就是提高自由刑,加重资格刑和经济刑。在刑罚执行制度上,以保外就医为例,目前这个权力是掌握在狱政部门手中的,而具体的执行规范也是由狱政部门自己制定的。换言之,自己定规矩自己执行,当然问题很多。我的建议是,将决定保外就医的权力交给法院,而执行规范由立法机关通过立法形式加以规定,而狱政部门只拥有执行的责任,并且要受到检察机关的监督。这样的制度安排,体现了分权制衡的精神,可以有效的避免保外就医成为贪官逃脱法律制裁的形式。

你这样在法庭上和别人辨论吗?

你又在断章取义。

你的第一段,我说在中国会成为贪官的天堂!

你不懂为什么在别国不一样?好我给你解释一下,那是因为基础不一样,就是我说的根不一样!如果对这个视而不见!

那你还是去美国吧!

不要玩概念。“治本之策”是什么意思,我想大家都清楚,我也不跟你纠结这一点。你说要学美国,我告诉你美国早就废除了贪污贿赂犯罪的死刑,你学不学?

你看看你这些?又在避重就轻?我们现在要学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治本之策!这个不学,就学人家后面的东西。结果就像一个小孩没有学会走呢!就开始想跑一样可笑!

贪官怕死刑,这么简单的还挣吗?要不被发现了他跑什么?你又回答不了!是的死刑给贪官一条外逃的方法,但费啦死刑,贪官方法多了很多条!

你的第4条,那更好回答啦,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都是选举制,用了那么多年,效果也不错!我们中国怎么不学呀?

但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么完美的情况是不可能的。

这是你说的话,我想告诉你,你对你的观点的标准和我的就不一样!

在看看你最后一段,将决定保外就医的权力交给法院,而执行规范由立法机关通过立法形式加以规定,而狱政部门只拥有执行的责任,并且要受到检察机关的监督。这样的制度安排,体现了分权制衡的精神,可以有效的避免保外就医成为贪官逃脱法律制裁的形式。看看你的想法,那只是像向,用你的话回答你,在中国这么完美的情况是不可能的!

还有我要给你说,你不要活在你的理想法治中,眼里只有书上的法。在中国这行不通!我看你还是去国外吧!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4楼的发言:
......

对呀,你的第6条,说明你很明白呀。不治根,光从你的法律上下手,宽法,一样没有用的!而且会更坏。

而你的费死刑,引渡,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呀,而且連标都治不了!

法律的目地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中国跑国外的贪污的多,还是没有抓住的多?这不是我主观想像吧?

我想说贪污的怕死刑,这点不需要证明吧?

即使废除了死刑,也肯定至少是“绝对无期徒刑”(即无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

这是你说的话,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的来说什么叫“绝对无期徒刑”,这个又是你想出来的,中国还没有。

只要不死,无期徒刑就能变有期,还用我说下去吗?这不用举例啦吧?

就算有你说的“绝对无期徒刑”,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了很多钱的人来说,监狱也是个天堂,他可以过的很好。这个也有例子。

这样对现在还没有抓住的人来说,他们更没有怕的理由啦,更可以是无忌惮的贪!

这种坏处比能引渡回来,对国家的坏处更大!

1、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只要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以国家的形式来管理社会,贪污贿赂犯罪就不会消失。中国的问题,只在于集权程度过高,显得比外国贪污问题更严重而已。你以为西方国家就没有贪污吗?而废除死刑,是针对目前中国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一个有效措施,至少让外逃贪官无路可逃。


2、贪官怕死刑?谁跟你说的。二百年前的贝卡利亚就指出过:“获取巨大利益的犯罪可以使人无惧死刑。”而贪官尤其如此。我在一个月的实习中,至少看了50份案卷,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而想的是“如果逃脱刑罚”。所以,企图以死刑来威慑贪官根本是南辕北辙。


3、你不懂法没关系,但好歹要有个好的态度吧。“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复制下来去百度搜一下总可以吧。这个刑罚不是我自己想象的,在国外,又叫做“不可假释的终身监禁”,是废除死刑的国家用以代替死刑的一种重要刑罚。在此刑罚中,犯罪分子将被剥夺减刑和假释的权利,一直关到死。


4、实践中的法律执行问题,不是我们保留死刑的理由。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首先你的第一条,

没有死刑的中国,贪官不需要逃,中国就变成了他的天堂!

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

我想知道?什么叫治本?在你眼中一个也不贪才能叫治本吗?我认为能向美国一样就可以了。

贪官怕死刑

我想说的这有问题吗?要是不怕,他逃什么?这么简单的答案。还需要我给你解释?

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

这问题的本质你又没有看到!那是因为贪官太多了,被抓的是少数,所以他们才会这样想!

“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

你能看懂我话的意思吗?我想说的是现在中国没有,这有问题吗?你看懂别人的意思在回答好不?

难到你在法院就是和别人这样辨论的吗?

你的第四条就更有意思啦?用你自己的话都可以回答你!

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这一点中国早就实施了,可是用处不大,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你的话。

看看监狱的现实吧,和你说的还真像。

还有就是我不明白死刑和我们停滞司法改革有直接联系吗?我们司法改革的根本在那你知道吗?

1、我前面已经跟你说了,全世界对贪污贿赂犯罪判处死刑的,唯中国独此一家(应该还有朝鲜,但是朝鲜的情况不太正常,我们不予考虑)。如果照你说的废除了死刑就成了贪官的天堂了,那这世界上除了中国还都是贪官的天堂。事实上,保留死刑的中国才是真正的“贪官天堂”,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在法律上为贪官逃脱法律制裁提供了一条途径,那就是外逃,只要你逃出去了,就基本没事了,因为中国有死刑,你是不会被引渡回国的。


2、不要玩概念。“治本之策”是什么意思,我想大家都清楚,我也不跟你纠结这一点。你说要学美国,我告诉你美国早就废除了贪污贿赂犯罪的死刑,你学不学?而且,你真的了解美国的情况吗?你调查过吗?美国是分权社会,因此其“典型性贪污犯罪”并不严重,尽管发案率和中国大体相当,但案情普遍较轻,案值不大,一般政府内部的廉政部门就能处理,无需进入司法程序。美国人真正头疼的,是“非典型性贪污犯罪”。因为美国是个典型的商业社会,商业组织的权力和政治影响力十分巨大,所以更多的“权钱交易”发生在商业领域。其产生的社会危害绝不低于政府官员的贪污行为,但却因为法无明文规定,而难以入罪处刑。而另外一种发生在政府和商业组织间的“权钱交易”就更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了,那就是商业组织出资资助政治家参加行政首长和议会议员的选举,然后从中获取利益。比如,布什就是受到美国石油资本支持的,所以上台后很快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就是为了回报“金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美国总统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犯,可是美国的法律惩治他们了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的反贪工作还不如中国,在中国,起码贪官都会被法律打上贪官的标签,受到万人唾骂;但在美国,“贪商”却根本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


3、贪官怕死刑?你还是想当然尔,你真的去调查了解过贪官的犯罪心理吗?你自己不调查,又不尊重别人的调查结果,就在那自以为是?你所谓的“贪官太多了,被抓的是少数”恰恰证明了贝卡利亚的名言:“刑罚的效力不在于其严酷性,而在于其是不可逃避的。”而现在导致我们很多贪外逃官抓不到的原因,就是死刑。两百多年前的贝卡利亚就将贪官列入了“不惧怕死刑”的三种人之中,因为贪污犯罪的巨大利益足以使他们不畏惧任何死刑。近代实证主义法学研究和我个人的调查结果也显示,贪官对死刑的畏惧程度绝不足以制止他们的犯罪行为。绝大多数贪官的想法都是:“死刑不怕,只要我们不被查出来就可以了。”而他们手中掌握的巨大政治权力更进一步加强了他们这种心理。所以,他们更加畏惧的,其实是国家严密的廉政制度和犯罪追查力量。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力。至于判什么刑,他们都是被抓了之后才会考虑的。所以,国外的刑罚学家早就做出了结论,打击贪污贿赂犯罪,最有效的刑罚是资格刑(剥夺政治权利)和经济刑(在追缴所有赃款之后进一步处以巨额罚款);自由刑和生命刑的作用是不明显的。我比较推崇的是德国的“日额金”制度,把罚款分成很多小份,让贪污犯罪分子每天都要主动到司法部门上交罚款,过程持续30年左右。


4、“绝对无期徒刑”。咱俩到底是谁没看懂谁?我承认,中国是没有。但我强调的是,世界上别的国家已经有了,而且用的还不错,为什么中国不能学来?


最后一段,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即把贪官都给抓出来,又把他们都给杀了。但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么完美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司法实践中,我们往往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问题要说清楚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建议你去看一些法律方面的著作,或者至少是相关的论文。不要整天活在理想世界里,要切切实实的解决问题。


另外,你跟没没理解我说的最后一条。也怪我,跟你一个法盲讲的这么笼统,你当然不能理解。在刑罚体系上,就是提高自由刑,加重资格刑和经济刑。在刑罚执行制度上,以保外就医为例,目前这个权力是掌握在狱政部门手中的,而具体的执行规范也是由狱政部门自己制定的。换言之,自己定规矩自己执行,当然问题很多。我的建议是,将决定保外就医的权力交给法院,而执行规范由立法机关通过立法形式加以规定,而狱政部门只拥有执行的责任,并且要受到检察机关的监督。这样的制度安排,体现了分权制衡的精神,可以有效的避免保外就医成为贪官逃脱法律制裁的形式。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4楼的发言:
......

对呀,你的第6条,说明你很明白呀。不治根,光从你的法律上下手,宽法,一样没有用的!而且会更坏。

而你的费死刑,引渡,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呀,而且連标都治不了!

法律的目地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中国跑国外的贪污的多,还是没有抓住的多?这不是我主观想像吧?

我想说贪污的怕死刑,这点不需要证明吧?

即使废除了死刑,也肯定至少是“绝对无期徒刑”(即无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

这是你说的话,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的来说什么叫“绝对无期徒刑”,这个又是你想出来的,中国还没有。

只要不死,无期徒刑就能变有期,还用我说下去吗?这不用举例啦吧?

就算有你说的“绝对无期徒刑”,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了很多钱的人来说,监狱也是个天堂,他可以过的很好。这个也有例子。

这样对现在还没有抓住的人来说,他们更没有怕的理由啦,更可以是无忌惮的贪!

这种坏处比能引渡回来,对国家的坏处更大!

1、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只要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以国家的形式来管理社会,贪污贿赂犯罪就不会消失。中国的问题,只在于集权程度过高,显得比外国贪污问题更严重而已。你以为西方国家就没有贪污吗?而废除死刑,是针对目前中国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一个有效措施,至少让外逃贪官无路可逃。


2、贪官怕死刑?谁跟你说的。二百年前的贝卡利亚就指出过:“获取巨大利益的犯罪可以使人无惧死刑。”而贪官尤其如此。我在一个月的实习中,至少看了50份案卷,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而想的是“如果逃脱刑罚”。所以,企图以死刑来威慑贪官根本是南辕北辙。


3、你不懂法没关系,但好歹要有个好的态度吧。“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复制下来去百度搜一下总可以吧。这个刑罚不是我自己想象的,在国外,又叫做“不可假释的终身监禁”,是废除死刑的国家用以代替死刑的一种重要刑罚。在此刑罚中,犯罪分子将被剥夺减刑和假释的权利,一直关到死。


4、实践中的法律执行问题,不是我们保留死刑的理由。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首先你的第一条,

没有死刑的中国,贪官不需要逃,中国就变成了他的天堂!

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

我想知道?什么叫治本?在你眼中一个也不贪才能叫治本吗?我认为能向美国一样就可以了。

贪官怕死刑

我想说的这有问题吗?要是不怕,他逃什么?这么简单的答案。还需要我给你解释?

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

这问题的本质你又没有看到!那是因为贪官太多了,被抓的是少数,所以他们才会这样想!

“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

你能看懂我话的意思吗?我想说的是现在中国没有,这有问题吗?你看懂别人的意思在回答好不?

难到你在法院就是和别人这样辨论的吗?

你的第四条就更有意思啦?用你自己的话都可以回答你!

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这一点中国早就实施了,可是用处不大,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你的话。

看看监狱的现实吧,和你说的还真像。

还有就是我不明白死刑和我们停滞司法改革有直接联系吗?我们司法改革的根本在那你知道吗?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2楼的发言:
......


中国承诺了不判死刑,

对呀,这句是你说的!看到没有,问题的关健是,人家相信中国不判死刑!

这才是关健!有死刑有什么关系,只要中国说的,他相信就行了。

还有就是,不管你查了多少东西,只要我说的有道理就行,对不?

所以中国派赵秉志教授去加拿大出庭作证,证明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是合理的。

这又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有死刑它也是合理的!


至于你最后提出的意见,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就跟说“人人都诚心向善,世界就和平了”一样。

你这更有意思,什么不可操作?对现在的官员,收入透明,亲属和本人,不能有国外帐户等。这些国家做不到吗?

比你的方法有用的多,而你的办法会让官员高兴死的!

还有你回答不了,我说的美国也有死刑,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国家有死刑,你为什么不研究一下,这些国家就不引渡啦吗?

为什么就中国需要,根源在那?找到根源,解决它,才是王道!

我批评的就是你这种态度。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研究了吗?没有调查你凭什么认为你说的有道理?自以为是,想当然尔。

1、你都没认真看我的文章,我在后面有个括号,里面明明白白的说了:“其实中国政府早就承诺了,但在赖昌星还有钱的时候,加拿大政府一直表示对中国承诺的不信任;等到赖昌星没钱了,加拿大政府就信了,表现出他们的虚伪”。这句话什什么意思,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关键的而问题是,“承诺不判死刑”和“废除死刑”的法律效果是不一样,“承诺”是政府行为,别人完全有理由以不信任你的承诺为由拒绝引渡;但“废除死刑”是法律行为,别人完全没有理由再以死刑为由拒绝引渡。


2、我怕你连赵秉志是谁都不知道吧。至于我说的案例,其实内容很复杂,赵秉志只是在法律上证明了中国司法制度合理,但实际上并不合理。我建议你先去看看书,把“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这两个概念的异同搞清楚再说。


3、美国死刑问题。中国的左派,一说死刑问题就说美国怎样怎样,可这些人真的知道美国的死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吗?美国在1967年,联邦政府废除死刑;1977年,联邦政府恢复死刑。而美国的州目前为止还有三十多个没有废除死刑。但是,美国保留死刑的州,也都只是在一级谋杀这个重罪上保留死刑,而其他罪名早就没有死刑了。


另外,你所谓的“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国家有死刑”的说法是哪来的?我收集的数据显示:“有95个国家和地区明确废除死刑,9国规定旨在特殊环境下执行死刑(比如战争),有35国保留死刑但最近十年内无死刑执行案例,剩下58国仍然保留死刑。”你看谁占大多数。而且,即使是保留死刑的国家,也绝大多数想美国那样,只在故意杀人和战时叛国等罪名中保留死刑。而贪污贿赂犯罪处以死刑的,全世界唯中国独此一家。


4、关于“死刑不引渡”原则。今天全当我义务普法了。“死刑不引渡”不是指这个国家有死刑就不引渡,而是该犯罪分子所犯的罪行如果在引渡目标国是可能判处死刑的,而在被引渡国是不判死刑的,则不予引渡。具体来说,贪污贿赂犯罪在美国废除了死刑,在中国有死刑,那么如果中国以此罪名追缉逃往美国的贪官,美国司法机关就可以以“死刑不引渡”原则,拒绝中国的司法协助请求。


5、你说的反贪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为了做这个课题,我曾经在基层检察院的反贪部门实习一个月,接触了大量的资料和基层廉政干部。反贪工作绝不想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说你说的不让官员拥有外国账户,这一点中国早就实施了,可是用处不大,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的官员以自己的小三的名字开账户,有的以伪造身份开账户,方法多了,廉政部门根本没法一一监控。何况,廉政部门不是“锦衣卫”,不是特务机关,工作也必须依法依规,不可能搞跟踪监视秘密调查这一套。


6、根据我的调查研究,中国普通百姓对于死刑治理贪污犯罪的效果已经认识的很清楚了。中国人民其实都知道,导致贪污犯罪的,是权力社会制度;而中国贪污泛滥的原因,则在于权力集中程度过高。所以,治理贪污犯罪的根本有效之策,在于改革政治体制。而严刑峻法是治理不了贪污犯罪的。中国人之所以还执着于处死贪官,并非我们任务杀了这些贪官就没人敢贪了,而是一种历史的惯性加上对贪污犯罪的仇恨情感。就好像武侠小说中的经典情节:报仇不可能让死去的人复生,但我们还是要报仇。

对呀,你的第6条,说明你很明白呀。不治根,光从你的法律上下手,宽法,一样没有用的!而且会更坏。

而你的费死刑,引渡,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呀,而且連标都治不了!

法律的目地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中国跑国外的贪污的多,还是没有抓住的多?这不是我主观想像吧?

我想说贪污的怕死刑,这点不需要证明吧?

即使废除了死刑,也肯定至少是“绝对无期徒刑”(即无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

这是你说的话,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的来说什么叫“绝对无期徒刑”,这个又是你想出来的,中国还没有。

只要不死,无期徒刑就能变有期,还用我说下去吗?这不用举例啦吧?

就算有你说的“绝对无期徒刑”,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了很多钱的人来说,监狱也是个天堂,他可以过的很好。这个也有例子。

这样对现在还没有抓住的人来说,他们更没有怕的理由啦,更可以是无忌惮的贪!

这种坏处比能引渡回来,对国家的坏处更大!

1、你不要想贪污贿赂犯罪可以找到治本之策。只要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以国家的形式来管理社会,贪污贿赂犯罪就不会消失。中国的问题,只在于集权程度过高,显得比外国贪污问题更严重而已。你以为西方国家就没有贪污吗?而废除死刑,是针对目前中国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一个有效措施,至少让外逃贪官无路可逃。


2、贪官怕死刑?谁跟你说的。二百年前的贝卡利亚就指出过:“获取巨大利益的犯罪可以使人无惧死刑。”而贪官尤其如此。我在一个月的实习中,至少看了50份案卷,发现几乎所有的贪官都从没考虑过“一旦被抓会受到怎样的刑罚”,而想的是“如果逃脱刑罚”。所以,企图以死刑来威慑贪官根本是南辕北辙。


3、你不懂法没关系,但好歹要有个好的态度吧。“绝对无期徒刑”你不懂,复制下来去百度搜一下总可以吧。这个刑罚不是我自己想象的,在国外,又叫做“不可假释的终身监禁”,是废除死刑的国家用以代替死刑的一种重要刑罚。在此刑罚中,犯罪分子将被剥夺减刑和假释的权利,一直关到死。


4、实践中的法律执行问题,不是我们保留死刑的理由。我们应该做的,是改革贪污犯罪的刑罚执行制度,将假释和减刑的规定通过立法手段制度化、严格化。对于这些配套措施,我已经在我的论文中详细叙述了。我只是想说,死刑不是我们停滞司法改革的理由。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张无记 在第12楼的发言:
......


中国承诺了不判死刑,

对呀,这句是你说的!看到没有,问题的关健是,人家相信中国不判死刑!

这才是关健!有死刑有什么关系,只要中国说的,他相信就行了。

还有就是,不管你查了多少东西,只要我说的有道理就行,对不?

所以中国派赵秉志教授去加拿大出庭作证,证明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是合理的。

这又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有死刑它也是合理的!


至于你最后提出的意见,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就跟说“人人都诚心向善,世界就和平了”一样。

你这更有意思,什么不可操作?对现在的官员,收入透明,亲属和本人,不能有国外帐户等。这些国家做不到吗?

比你的方法有用的多,而你的办法会让官员高兴死的!

还有你回答不了,我说的美国也有死刑,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国家有死刑,你为什么不研究一下,这些国家就不引渡啦吗?

为什么就中国需要,根源在那?找到根源,解决它,才是王道!

我批评的就是你这种态度。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研究了吗?没有调查你凭什么认为你说的有道理?自以为是,想当然尔。

1、你都没认真看我的文章,我在后面有个括号,里面明明白白的说了:“其实中国政府早就承诺了,但在赖昌星还有钱的时候,加拿大政府一直表示对中国承诺的不信任;等到赖昌星没钱了,加拿大政府就信了,表现出他们的虚伪”。这句话什什么意思,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关键的而问题是,“承诺不判死刑”和“废除死刑”的法律效果是不一样,“承诺”是政府行为,别人完全有理由以不信任你的承诺为由拒绝引渡;但“废除死刑”是法律行为,别人完全没有理由再以死刑为由拒绝引渡。


2、我怕你连赵秉志是谁都不知道吧。至于我说的案例,其实内容很复杂,赵秉志只是在法律上证明了中国司法制度合理,但实际上并不合理。我建议你先去看看书,把“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这两个概念的异同搞清楚再说。


3、美国死刑问题。中国的左派,一说死刑问题就说美国怎样怎样,可这些人真的知道美国的死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吗?美国在1967年,联邦政府废除死刑;1977年,联邦政府恢复死刑。而美国的州目前为止还有三十多个没有废除死刑。但是,美国保留死刑的州,也都只是在一级谋杀这个重罪上保留死刑,而其他罪名早就没有死刑了。


另外,你所谓的“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国家有死刑”的说法是哪来的?我收集的数据显示:“有95个国家和地区明确废除死刑,9国规定旨在特殊环境下执行死刑(比如战争),有35国保留死刑但最近十年内无死刑执行案例,剩下58国仍然保留死刑。”你看谁占大多数。而且,即使是保留死刑的国家,也绝大多数想美国那样,只在故意杀人和战时叛国等罪名中保留死刑。而贪污贿赂犯罪处以死刑的,全世界唯中国独此一家。


4、关于“死刑不引渡”原则。今天全当我义务普法了。“死刑不引渡”不是指这个国家有死刑就不引渡,而是该犯罪分子所犯的罪行如果在引渡目标国是可能判处死刑的,而在被引渡国是不判死刑的,则不予引渡。具体来说,贪污贿赂犯罪在美国废除了死刑,在中国有死刑,那么如果中国以此罪名追缉逃往美国的贪官,美国司法机关就可以以“死刑不引渡”原则,拒绝中国的司法协助请求。


5、你说的反贪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为了做这个课题,我曾经在基层检察院的反贪部门实习一个月,接触了大量的资料和基层廉政干部。反贪工作绝不想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说你说的不让官员拥有外国账户,这一点中国早就实施了,可是用处不大,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的官员以自己的小三的名字开账户,有的以伪造身份开账户,方法多了,廉政部门根本没法一一监控。何况,廉政部门不是“锦衣卫”,不是特务机关,工作也必须依法依规,不可能搞跟踪监视秘密调查这一套。


6、根据我的调查研究,中国普通百姓对于死刑治理贪污犯罪的效果已经认识的很清楚了。中国人民其实都知道,导致贪污犯罪的,是权力社会制度;而中国贪污泛滥的原因,则在于权力集中程度过高。所以,治理贪污犯罪的根本有效之策,在于改革政治体制。而严刑峻法是治理不了贪污犯罪的。中国人之所以还执着于处死贪官,并非我们任务杀了这些贪官就没人敢贪了,而是一种历史的惯性加上对贪污犯罪的仇恨情感。就好像武侠小说中的经典情节:报仇不可能让死去的人复生,但我们还是要报仇。

对呀,你的第6条,说明你很明白呀。不治根,光从你的法律上下手,宽法,一样没有用的!而且会更坏。

而你的费死刑,引渡,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呀,而且連标都治不了!

法律的目地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中国跑国外的贪污的多,还是没有抓住的多?这不是我主观想像吧?

我想说贪污的怕死刑,这点不需要证明吧?

即使废除了死刑,也肯定至少是“绝对无期徒刑”(即无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

这是你说的话,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的来说什么叫“绝对无期徒刑”,这个又是你想出来的,中国还没有。

只要不死,无期徒刑就能变有期,还用我说下去吗?这不用举例啦吧?

就算有你说的“绝对无期徒刑”,我想知道,对这些贪污了很多钱的人来说,监狱也是个天堂,他可以过的很好。这个也有例子。

这样对现在还没有抓住的人来说,他们更没有怕的理由啦,更可以是无忌惮的贪!

这种坏处比能引渡回来,对国家的坏处更大!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