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长治招商方式引质疑 外来企业亏损政府赔偿

喋血街头 收藏 0 1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不是3月初的那场舆论风暴,这座叫长治的山西省东南部地级市,还在以一种备受争议的方式“闷声发大财”。


这个方式就是“疯狂”招商。


“外地车辆进入长治市发生轻度违章,只纠错,不罚款。”“外地客商来长治投资,由于当地人文环境、政策环境、法律环境等因素造成亏损,一律由当地政府包赔。”“领导干部1/3时间外出招商、1/3时间下基层、1/3时间在机关处理公务。”“县市区委书记和县市区长,每人每年至少引进1个亿元项目,否则通报批评、约谈乃至召退回。”……


2011年7月出台的这些“雷人”招商引资政策,一经媒体报道,立刻将长治淹没。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在这座风暴中心的小城看到,尽管已被舆论“冲刷”过一轮,大部分官员对上述招商举措仍然信心满满,认为照这个路子走下去,“到2016年,长治的经济总量就能超过太原”。但在当地一些百姓眼里,一年引资接近4275亿、GDP增幅15%等漂亮的成绩单掩盖的,不过是一场政府与投资商合谋的“圈地盛筵”。


“抓得住耗子的好猫”


长治正在进行一场经济“突围”。


长治,下辖3区1市10县,人口300多万,国内生产总值在山西11个地区中多年来一直徘徊在第五六位。按照2011年1月上任的市委书记田喜荣的目标,2011年长治的各项经济、社会指标,要在全山西省“争三保六”,而招商引资被当作了实现该目标的“第一要务”。按照这位一把手的要求,长治每个县一年的招商项目不得少于15个;县委书记、县长每人每年要引进1个亿元以上项目;每个县的15个项目,要有70%的落地率。


备受争议的七条招商新规,正是为实现上述目标而展开的“六七八战略”的一部分。


在长治市招商局副局长王建强看来,“一些批评的声音,对‘新规’是断章取义了。”他指着这一全称为《长治市进一步优化发展环境的若干规定》的文件,一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道,“这些规定,不是拍脑瓜想出来的,都是在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比如,很多人批评‘不罚外地车’是在纵容‘特等公民’,其实规定里明确限定:不罚款,仅限于‘轻度违章’的情况。”他举例告诉记者,“外地人可能不知道,在山西开车,超速50%时,要被罚款1千元。而在一些村庄的大宽马路上,限速是40公里/小时,流量少的时候很容易开到60公里/小时,不知道的就挨罚。”


“本地人跟交警说说,还可能被放一码,外地人就可能被‘欺生’。外地人来长治旅游、投资,若罚单接了一堆,谁还会来?”王建强反问。新规实施后,他亲自听来自晋城的不少投资商讲,一看到长治交通要道入口处的告示牌,“心情就舒畅”。


“再比如,大家都在骂‘政府无权拿纳税人的钱包赔企业的损失’,其实规定还有后半句:由于投资方产品质量、技术、经营、管理等原因造成的亏损,由投资方自己承担。”王建强向记者透露,这一非议最大的条款,“不中听、特中用”,相当于让一些乡镇政府戴上了“紧箍咒”:让他们在以一些“土政策”刁难投资商时,能有所忌惮。


“企业自己的亏损,它也知道不能怪政府。至今,还没有一个企业申请让我们赔亏损的。”他透露。


“还有人质疑,规定是在‘歧视本地人’,其实规定第5条明确写了:‘外地投资者能享受的优惠政策,本地投资者也能享受。"在王建强看来,七条新规听起来挺“雷人”,但逻辑再正常不过:用该市委副秘书长李建平的话说,此举不过是要给投资者“吃一颗定心丸”,让他们在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放心大胆地干。“在赚钱的同时,也为长治的发展作贡献。”


“其实这些招商政策,外地也在搞,有的比长治早。只是我们把精髓提炼了出来,落在了纸面上。”王建强没想到,“突围”会遭到那么多非议,“就是现在我也得说,这些规定,适合我们的发展土壤。”


“在打造投资软环境上,这可真是一只‘抓得住耗子的好猫’!”王建强副局长这样向记者表示。


“胡萝卜加大棒”


而几名当地官员则私下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更厉害的招商术是“六七八战略”中的“六”重点项目观摩检查、督查通报、“三个三分之一”、干部下乡驻村、考核奖惩和干部召回退回这6项制度。


“这些可直接涉及‘官帽’问题!”


“对招商引资工作,市里每个月、每个季度,都会按照签约率和到位率,对14个县、市、区进行‘大排队’,年底还会进行观摩检查。排在前3名的,能奖励一个处级干部指标,还能按各地引资到账数的3‰进行奖励。后3名的,区县一把手不仅要被通报批评、约谈,严重的还会被召退回就是‘官帽不保了’。”长治县工业园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这样告诉记者。


王建强证实,长治确有上述奖惩措施。他还透露,某机关因为招商不力,3月中旬,一名局长卸任。


“胡萝卜加大棒”的力量不可小觑,2011年,长治的招商成绩一路飙红。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字,去年长治招商引资签约项目349个,总投资4275亿元,拟引资3511亿元,引资签约总量全省第一;地区生产总值从2010年的920多亿元,一举增加到1218.6亿元,增速全省第一;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接近1000亿元,紧追太原,增速山西省第一……


顶着36项“全省第一”的光环,王建强显得格外兴奋:“我来这个局15年了,还没见过这么会招商的书记!”


数字繁荣背后


伴随着“招商大业”,近40个大大小小的工业园在长治城乡散布开来。


“工业园是我市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近两年,全市70%的新上项目,75%的招商项目落户园区。现在,大项目必须进园区,否则不给立项。”长治市经济委员会主任陈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但是,就在招商战绩“生根结果”的工业园,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的景象,却与成绩单上的火红数字有天壤之别。在记者走访的数个工业园,附近百姓大多向记者反映,自己近五六年来,并没有尝到长治招商引资的“甜头”,而只是目睹了一场“圈地盛筵”。


在长治光电产业园,记者看到,这一报纸上宣称2011年9月已竣工投产、初步建成了“LED前端产业链”的市级工业园,却在“推动转型跨越发展”的大标语下悄无声息。各家工厂的围墙内,几乎都是黄土成堆,听不到机器投产的轰鸣声,只有零星几台挖掘机在露天作业。问到“工厂是否投产”时,大部分门卫会警觉地告诉记者:“厂子还在调试设备阶段。”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很多企业“圈地”五六年还未投产。


类似的萧条场景,在记者走访的7家工业园中,比比皆是。


在长治市高新区技术产业园里,记者了解到,31家被招来的企业中,真正在“开机器”的只有6家,投产率仅20%。其它企业更像影子般的存在:静悄悄的院子里,厂房如孤岛一样“钉”在黄土中间,虽然看门人告诉你“厂子还在生产”外,但不少本地人都告诉你它们已经“倒闭了”。


“这已经算好的了,至少人家还顶着‘省级示范园’的头衔!”长治县工业园管理办一位官员这样告诉记者。


上述说法在记者的走访中得到了证实。7个工业园里,多数至少于2005年就已启动,但如今有相当一部分,在被招商来的企业“划地筑墙”之后,就荒置数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长治市工业园区管理办公室向记者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在长治市17个成规模的工业园里,入驻的投资企业达232家,去年的工业总产值超过了808亿元,全年利润突破27亿元。


企业囤地赚钱,官员保住官帽


漂亮的招商成绩单,为什么成了百姓眼中的“圈地盛筵”?


“招商引资没问题,但在中国,啥指标要是跟‘官帽’挂上钩,都得变质。”长治县、屯留县一些工业园里的管理者称。其中一位李姓管理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连年攀升的招商指标压力下,一些县乡各级领导只得与一些投资商结成某种“浮夸与投机共生”的关系“说白了,一个囤地赚钱,一个为保官帽,各取所需。”


今年年初,长治喊出了2016年“经济总量赶超太原”的口号。记者了解到,2011年省里下达给长治的招商引资任务是706亿元,但长治“自我加码”到了1045亿元。一份分解下达给各区县的招商引资任务表显示,每个区县市的招商引资任务,从183亿元到20亿元不等,产煤区襄垣县、长治县等,均在100亿上下,“压力很大”。


对投资商而言,“囤地挣钱”的动力,在于这里优惠得令人咋舌的招商政策。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为吸引投资,长治各区县近年来出台的招商政策的确“折扣力度惊人”:“到长治投资建厂的,在工业园区里优先安排建设用地,土地使用费按50%征收”;“企业以出让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返还土地出让金县(区)留部分的20%~50%”,特定情况下,免缴土地出让金的县(区)留部分;“”;“对所有引进项目,开通‘绿色高速通道’,由分管领导负责组织有关部门上门服务、限时服务、包保服务、跟踪服务”;“对投资过亿元的重大项目,可以‘一事一议’、‘特事特办"……


这些举措让投资商窥见了政府的急切,也嗅到了“唐僧肉”的味道。


“长治招商是有政策,产业链、人才基础都没跟上,最大的吸引力还是在土地上。”在长治某工业园内,一位河北籍投资商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也是冲着地来的,哪个不知道如今土地最保值?”他透露,在这里简单建个厂房、“做做投产的样子”,几年后再连地带厂加价卖给“下家”,就可坐地生财。


对这种如意算盘,长治一些区县的领导并非不知。但“干部召退回”这个“大棒”和“奖励干部配置指标”等“胡萝卜”,显然让更多人选择对空心“大项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各县区为了本县经济,普遍存在企业入园标准低、招商引资随意性较大的情况。”该市工业园区管理办在去年的工作总结中承认。


长治市委和招商局,也不同程度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如何保证项目能落实,是招商局最头疼的问题之一。”王建强坦承。


“我们每个季度也会下去抽检、督查,避免数字‘泡沫’,但困难不少。”王建强告诉记者,比如所谓抽检,就是随机检查一些签约引资项目的到账单,“但为了盘活招商方式,我们也允许以设备、人才、专利技术等参与投资,这个怎么监督到位率?好多问题我们也不懂,要学。”


谁管分蛋糕


陈辉主任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长治对招商项目并非没有技术、能耗、环保等方面的门槛限制;对长期闲置不投产的项目,也有相应的清退机制。“比如,我们提倡新能源产业、第三产业和科技含量高的产业,不欢迎高污染的重复投资。”他说,“对进园区后无限期地放着、不生产、没效益的项目,我们也清退了一些。不如换出来,让老百姓种粮食。”


这些门槛在指标压力面前,显然脆弱。


“在大的环境下,项目来了都欢迎,因为都怕完不成任务,‘剜到碗里都是菜’。”记者走访接触到的几个区县工业园的管理者都如此表示,“遇到大项目,县委书记就主动找你来了,立项、环评、规划,给你提供一切方便。领导说话了,职能部门哪个不是一路绿灯?”


上述说法得到了招商局的佐证。今年,台湾富士康公司拟来长治投资,对这个“大财神”,政府不仅一举划了600亩土地,“一切手续,两个月内就能办齐”。


按照招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的说法,一个来投资的企业只有1亿元的实力时,往往敢划下两亿的盘子。“土地、厂房都建起来了,资金链断了,怎么办?等!”他表示,项目没进展,区县领导脸上挂不住了,会找银行给企业拉贷款。“有时,下面政府也默许这种现象,把空地、空厂房当做招商引资的‘卖点’。通俗地讲,企业这种行为叫‘跳起来摘桃子’,政府也就顺水推舟、‘筑巢引凤’。”


他进一步向记者解释其中的深意:“你没有两亿元的实力,但全国500强企业有。两年后,它来长治开厂,从你手里买地、买厂房就是了。用1亿5千万元成交的话,前一个企业‘摘了5千万的桃子’,接手的企业节省了土地和建设成本,政府也招到了商,是‘三赢’的事。”


王建强也承认长治招商确实有一些饥不择食的地方,“但绝大多数的项目不是影子工程,而项目建设、产业转型有自己的周期,期待立竿见影,并不现实”。


“往小了说,现在招商来的项目,至少三年以后,才能评价果实是好是坏;往大了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蛋糕做大了,给老百姓的就业机会自然多。只要不懒、不盯着自己家门口那一点,长治的城乡就业岗位总体上还是越来越多的。”他说。


长治市市长张保在2012年初表示,今年,长治的GDP增长率依然要力争15%,固定资产投资要增长25%,招商引资仍是“重中之重”。同样,今年各个县市区的招商引资签约项目不得少于15个,落地不得少于10个,高新开发区招商引资增速不得低于30%,书记区长要继续引进一个亿元项目,全市签约项目投资总量不得少于3000亿元。


“长治的问题是,从乡镇到区县,再到市里,各级领导都在靠招商谋发展、换成绩,都忙着‘做大蛋糕’呢,谁管‘分好蛋糕’的事?”该市招商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这样反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