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耳的似锦流年

苍耳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但是总觉的从现在开始,有许多的事情,开始离她越来越远,好比说爱情,好比说友情,好比说那些曾经大哭过痛快淋漓的青葱岁月,开始变得成熟,淡漠且再也无所索取,变成这样的人,如同世界上所有千千万万的人,重复着同样的日子,一样的节奏,只是为了活着。

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男生,笑起来如同大海一般,在闪着浅色阳光底下,波光粼粼的样子。

其实那还是高三美术考前班的日子,从江南小镇千里迢迢的来到北京,就是爱上了北京冬天的寒冷。开始来到画室时,所有的人都是紧张而忙碌的,于是苍耳默默的靠在窗边画速写,随意而且凌乱的勾勒,不经意间抬起头时,便看到了辅以臣,顿时所有的冬季阳光便碎了一地。

该怎么形容那样的男生呢,笑容很灿烂,眼睛明媚,十指修长而且干净,好像所有漫画里的陌上少年,自信和开朗样子,无限美好。

苍耳这时其实已经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很温暖的男孩,只是不爱他。她从来不懂如何爱人,也感受不到爱,只是因为不在乎,是否在一起便成为无所谓的事情。苍耳是这样的女孩,却在这一刻,像所有小女生一样变得不知所措起来,日子仍旧在继续,只是悄悄记住了他的名字,他的笑。

苍耳从小就开始学画画,因为比较努力,画得不错,开始便得到了老师的重视,但是每次是一个人,害怕别人发现她,就好像她不承认自己一样。

每次都坐在离辅以臣很远的位置,又刚刚好能看的见他,这样远的距离,就好像寒冬里的雾气一样,无法触碰,无法考近。他的人缘总是很

好,仿佛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被他吸引。

他周围的空气,都是新鲜而且温暖的。每次看到他对别的女生笑,对别的女生好,心理总是泛着微微的疼,然后别扭的转过头,使劲的感受着铅笔在纸上不停的摩擦,深深浅浅。

却不曾注意过后面他传来疑惑的目光。

苍耳从来都不觉的自己是长的漂亮的女孩,最多算的上是清秀,而这个正在交往的男生喜欢她的原因竟然是觉的苍耳很单纯,这也正是她最不会喜欢他的原因,她不是单纯。

只是无所谓表达。

但是永远没有人会知道这个秘密的。画室有很长的走廊,尽头有个很大的天台,没有人去,总是显得很荒凉,枯叶落了一地,加上未干后结冰的雪,接连在一起凌乱不堪,像苍耳长长的头发。她总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在那里,仿佛只有那样,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对辅以臣的喜欢,但是却也是永远无法说出口的,永远必须要埋葬在坟墓里的。这样自卑的喜欢。

有天,苍耳怎么也画不出自己原先试想的效果,考试的期限越来越近,她总是不安且迷茫,为了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眼泪,匆匆忙忙的跑到天台上,眼泪便不受控制的往下落,昏昏糊糊的仿佛只有自己的啜泣与心跳…….后面传来低低的脚步声,她慌慌忙忙的想擦干泪水,手腕却被狠狠的握住,接着身子被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抬起头,看到了辅以臣漆黑的眼…..

仿佛世界静止在那一刻,只留下男孩与女孩相拥的画面。

“你是笨蛋么?”

辅以臣靠在她耳边闷闷的问她,而苍耳依旧呆呆的看着他好看的眼,沉溺在他温暖的呼吸里。臣小心翼翼的想抹去苍耳脸上泪,可是她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急速往下坠,落在他的衣服上,从此在也无法抹去。

“为什么要哭?”

苍耳想了想,愣愣的摇了摇头,将头埋在他的衣服里,闻着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淡淡的笑了,

“这是你第一次和我讲话哦”。

身体感受到的是男生更加收紧的拥抱,无声的叹息。

其实那时她想问的是,我们会有以后么,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过我?这样羞涩,无法开口,多说一句都是奢求。

呵呵,明明那时就已经知道最后的结尾了,明明就是知道的……

辅以臣从小就有很喜欢的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而她,也有不得不在一起的人。明明就是不可能有结尾的两个人,为什么要以这样的形式相遇见。

后面就是不曾在说过话的两个人,彼此礼貌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生疏并且疼痛的,

苍耳是个仍然安静的在画画,因为他的排名总是在前两位,苍耳便总是很努力的让排名向他靠近一点点,哪怕中间隔着十个人,只因为他们的名字出现在了同一张纸上。

就仿佛,曾经用力的拥抱了彼此的温暖。

最后的一次画室同学的聚会,苍耳裹了一件黑黑的羽绒袄安静卷缩在“糖果”的沙发上,不点歌,也不唱歌,只是小口小口的喝茶,朋友拉她去唱歌,也只是摇摇头,悄悄的往往四周,他没有来么?朋友莫名“谁啊”

“辅以臣”。

连说到他的名字,都这般小心翼翼。

朋友笑笑,哈,听说他今天要把女朋友带来哦,不知道是谁,好幸福啊。。。。

后面的话苍耳一句也没有听到,只是大家的起哄声让她疼痛了双眼。然后便看到辅以臣挽着女朋友的肩膀走进房间的画面,呵呵,该怎么形容这样才子佳人呢。

苍耳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不堪,那女生长的非常的干净漂亮,小鸟伊人般偎依在他旁边,因为同学的起哄而羞红了脸。

苍耳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们,仿佛自己给编制的谎言生生被撕裂,辅以臣,他为何残忍至此一点幻想也不留给她?就这样对上了他的眼,里面不曾带有任何表情,随即转头温和的对他的女朋友微笑。

是的是的,绝对不能在别人的面前哭的,苍耳拼命的咬住下唇,脑海里全是他和他女朋友相爱的画面,散乱的打碎在她的脑海里。

过后大家开始疯狂的喝酒,是要填补寂寞么,苍耳笑笑,开始和他们一样填补空白,一瓶瓶的往下灌,酒很涩,像泪水一样,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却无法压住内心的疼痛,悲伤像沙漠的沙粒般一直在蔓延。污浊的空气让苍耳无法喘息,她跌跌倒倒的出去,泪也这般肆无忌惮。

“怎么就知道躲着哭呢?”

后面传来他嘲笑的声音,就这样再不要回头了,再也不要想这他,连同他的人,连同他的笑,全部删除。。。

身子被他转了过来,面对他。苍耳拼命的低着头,没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沉重随即又变得轻佻,“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你也看到了吧,歆她长的那么漂亮,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你?呵呵。。。上次也只是想逗逗你而已。”

随即便转身走开。

心好像疼痛到麻木后收到男朋友的短信:我们分手吧。不是不爱你。

苍耳缓缓靠墙坐下后,突然笑了,难道这就是小说里写的悲惨情节么,爱情原来这么难呵。默默地低头看着手机屏幕,看到上面的时间4点20分,要开始画画了吧,整整衣服,便起身消失在泛着冰凉微风的晨曦中。

苍耳当然不知道在她离开后不久辅以臣追出来的身影,只是当他发现她对于自己的重要时,所有都不在,在天坛的墙角哭泣的女孩,小心翼翼躲避别人的女孩,呆呆望着他的女孩。

明明不应该爱上的女孩,这样努力的想要伪装的自己,明明很自信的自己,却在听到她有男朋友后,变得所有都不确定,到最后,还是伤害了她么,他们两个,到底谁比较痛一些?

在后面,各自忙着考学,再也无心顾虑其它,只能深埋在角落,这样一个最温暖又寒冷的地方。而苍耳,总能听到各种关于他的传闻,他的成绩优异,终于考入最好的学府,最后也不过一笑而过。

而苍耳,虽然也幸运的留在了北京,但是这个城市却也成了他们最远的距离。

其实苍耳本身的意思,就是多刺并且疼痛的,会通过不断的伤害别人来软化自己,但是苍耳不想伤害别人,却最终无法丢弃北京曾经那样一个冬天的温暖。心理永远停驻在彼此拥抱的画面。

“苍耳,带刺的小植物,因为对自己的未来不确定,便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长长久久的背着她,温暖的保护她,因为身上带了刺,所以会让你很疼,现在却决定为了你,把所有的刺都拔掉,当疼的变成自己时,却也从你身上掉了下来。”

辅以臣收

原来从来不曾在乎的,是自己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