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神起的九公主 收藏 3 79
导读:     你将会成为谁的妻子,我无处安放的青春。   ——引子   公元两千零二年。那一年,中国中央军委主席还是江泽民的那一年。三月二十五号,我国研制的“神州”三号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并成功进入预定轨道。九月二号,胡锦涛在中央党校秋季开学典礼上作《以扎实的工作迎接十六大召开》的讲话。   那一年,我们刚进入陶斯中学。   那一年,我十四岁。你十三岁。豆蔻年华。   因为父母考虑把我送到哪所中学就读的原因,耽误了正常报到的时间。那一年的九月五号傍晚,我比所有同学晚将近四天的时间来


你将会成为谁的妻子,我无处安放的青春。

——引子

公元两千零二年。

那一年,我们刚进入陶斯中学。

那一年,我十四岁。你十三岁。豆蔻年华。

因为父母考虑把我送到哪所中学就读的原因,耽误了正常报到的时间。那一年的九月五号傍晚,我比所有同学晚将近四天的时间来到陶斯中学报到,那一天是礼拜四,那一天校长领着我进入一(1)班时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你,坐在二组四排的那个稚嫩干净扎着马尾辫的美丽女孩。方伊乔。

那一年,我们班上的人数达到八十一人之多,因为后到的缘故,我坐在一组的最后一排,跟我同样后到的是一位姓居的成绩非常好长着一脸青春痘的女生,跟我同桌。忘记她的名字是我所不愿意的,只是她在那所学校只念了不到一个学期便转学去了另一所学校。

那时候学校食堂里的饭菜如同猪食,但是一到放学时间同学们还是会飞一般的以刘翔百米冲刺的潜质扑向食堂。人人手上拿着饭盒等待铃声一响老师说放学,前四排的跑前门后面五排有的是以人的姿态跑后门有的却是以兽的姿势跳到桌子上前行无阻的跑到后门口,他们要过后门口必须要踩过我的桌子,那时候每次上课之前我都会撕下草稿纸来擦拭桌子凌乱不堪的脚印,这让我恼怒不已,于是之后几次抓住几个正在作案的同学暴打一顿,解决了后顾之忧。那样一场回不去的**跋扈的青春!

那时候学习很好的同学是谁仍然记忆犹新,数学老师是一位姓张的男子,头发有些微卷,同学给他取外号,卷毛,现在想来感觉很是贴切。他与我家有些渊源,只是那时候我与他还不熟络,他很钟爱那些学习好的女生,陶慧敏是其中的一个。那时候每当数学老师喊陶慧敏起来回答问题时总是会面带微笑的,因为她也总是会不失众望的把所有的问题对答如流,可是聪明过分的女子。那时候我就坐在最后一排以仰望的姿态看着三组三排那个成绩斐然又带着极其自信的女子,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那样新奇。

我想那时候班上有大部分男生都在暗恋着她吧?!因为我也暗恋过,那样一个出众的聪慧的女子。最讨厌的是班上一位名叫星星的男生,讨厌到我要很努力才能想起他的名字,至于姓,那便是真的忘记了。讨厌他是因为他总是会一下课便跟我抢跟陶慧敏一起侃大山的机会。那时候喜欢一个人的方式总是那样的简单,买两张辣皮,在别人不会怀疑的情况下,你一张我一张,简单的快乐。

少年的爱情永远不够用。有时候晚上回去得晚便会在宿舍里蹭张赤忠的破铁床。男生与男生在一起总是会聊女生,在那样的年代里,我们是要躲在被子里偷偷的聊的,以防万一被谁听到告诉老师那可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在值班老师查完寝之后,我们挤在一起嘴巴挨着耳朵,你觉得班上谁最漂亮,张赤忠很小心的问我。陶慧敏不错,成绩又好,在他说完话用耳朵对着我之后我回答了这些。我倒是觉得方伊乔不错,文文静静的,蛮漂亮的一个女生。动作如此反复。方伊乔,从此我开始留意从我第一天到这个班上便进入我视线的女子。

那一年期末考试,领成绩单的那一天,因为成绩单上有几科成绩没有及格,担心回去被揍,于是便把成绩单上的成绩全部给改到了八十几分以上,我那拙劣的手法还是会被父亲发现端倪。我把成绩单拿到客厅给他看然后自己一个人躲进房间,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之后,我那最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临了。这是你的卷面成绩?父亲有些不相信的问。那成绩单上不是写着的吗?我很忐忑。你说实话,不然我到学校去问你的老师,到时候就没有你的好下场,父亲的威风我是领教过了的,但是那时候我还是会嘴硬如坚石。那你拿去问好了。不失众望,老师很正义的把我给出卖了,回得家来当然少不了一顿暴打,最可愤的便是被揍了之后还要写检讨书,这之后便成为了家里的笑资。便是十年后的现在,上次表哥说他儿子考试没考好把卷面成绩给改了,父亲便又把我十年前的糗事给曝了出来。惹起一片笑声。现在也只能说是回忆青春的一种方式。那样一场张扬以及大无畏。

就因为那次父亲去得学校问得我的考试成绩,让我的数学老师开始知道那个班上有些捣蛋成绩吊车尾的男生便是我父亲的儿子,开始对我照顾有加,在我的所有青春回忆性小说纪念篇里,我不得不提到的是我的数学老师,那个有些小势力的被人称之为卷毛的中年男子,因为他总会喜欢把我的座位往方伊乔的座位前面调,方伊乔成为了我的所有青春于是也与他挂上了钩。

那时候在学校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与她聊天,转过头就能看见那样一张稚嫩的脸,那么近。那么真实。最开心的莫过于上卷毛的课了,因为那样总会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与后面的伊乔聊天,特别是上他的晚自习,他的晚自习不同于其他老师那样子的上课,所有同学坐在座位上自习,可以讨论问题,只是不能大声喧哗。那时候我便总会拿着一本练习册趴在后面她的桌子上与她聊天,有时候不注意卷毛走来,开始时会有些紧张,但是他总会帮我解围,摸着我的头说,你们在讨论问题呀,我说是呀是呀,然后他会说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哈。于是我们便有些肆无忌惮。那是我那一年以及后面所有日子的快乐,那样的真实与虚无。

这样子保持了有多久,在初二那年便被改变了原貌。班主任是一位姓黄的年轻男子,不同于卷毛的是他总是喜欢把我的座位与方伊乔的座位调的远远的,出于什么样的因素以前没考虑过,现在也是一样。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觉得坐她旁边才是自己的归宿?在那个年代喜欢一个人是不像现在这样子的大胆,自从与她的座位两岸相隔之后我再也找不到有任何理由可以拿来做与她聊天的谈资。就算是放学的路上偶尔遇见也是不敢上前打招呼的,因为脸会红,因为心会跳,说话会结巴。

那时候只要不是班主任的课我总会拿出我每个礼拜一部分的零花钱来买东西给坐在她后面桌的男生买零食以做交换与他调位子坐的条件。然后再拿我剩下的所有钱来买旺旺雪饼给她吃,我喜欢与她聊天时的那种心情,喜欢听到她笑的声音以及模样。为了不让别人看出破绽,我总会先给坐在她四周围的同学全部发遍。那时候放学后一个人在教室时也会往她抽屉里塞几包然后堂而皇之的再往别人的抽屉里塞一包,只是为了让她看到**雪饼之后不会感觉到诧异。那时候对一个人好总是要那样的小心翼翼。

少年的心里总是藏不住事情的,喜欢一个人总会有要让人知道的冲动。或许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眼光有多么的好吧。那时候下晚自习之后有时也会找几个要好的同学去我家留宿,聊天打屁。男生聊天是离不开女生的话题的。那样一场青春萌动时期。在我说我喜欢方伊乔前我必须会要问清楚他们在喜欢着谁以防到时候被出卖的威胁。那时候罗大佑在唱青春无悔。

那时候思念一个人的方式也是那样的让人胆颤心惊。拿着本同学纪念录,给她周边的所有人写完然后轮到她,周末的时候会在家人不在旁边的情况下往她家里打电话。若是听到“喂”的声音不是出自她之口会把电话在第一时间挂下。那样的紧张以及缺乏礼貌。然而就算是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现在依然记得她家的电话号码,只是现在已经是空号。记得朋友说过一句话,打不通你电话时给我说对不起的总是移动。

那一年,我们跌跌撞撞的念完了初二后半学期。

进入初三,所有故事截然而止。如同一部无声的电影。

我们的那所学校对于学习风气总是那样的严厉,初二进入初三毕业班的暑期是要补课的,中间会放一个礼拜左右的暑假。那个夏天在印象中温度接近四十摄氏度之高。而我们却依然会每天顶着烈日四处乱窜,那个年纪,寒冬酷暑是多此一举。除了每日的无所事事,最多的还是希望能够早些返校补课,因为那样我就会见到她,在那个时候,能见到她是一件多么让人欢喜的事情。等待了有多久,一个礼拜如同一个世纪。终于返校,终于上课,同学悉数到场,多了些生面孔却少了她,问了同学辗转才知道她已准备留级,不会再来补习班上课。校园生活顿时失去了意味。每日上学,放学,补课,睡觉,或许用行尸走肉有些过分,但原谅我词穷,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来描叙那段生活。我开始要求转学,父母把我送到了另一所学校就读。从此便少有联络。在那个时候,那个年纪,我便知道了什么叫做思念泛滥成灾。

每日在酒吧或者KTV听到别人唱任贤齐的《兄弟》时,总会想起那些人,那些事,那段曾经以及那个已经走远了的青春。“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海上的歌,飘过来飘过去黑暗里的回音”,谨以这首歌纪念我的好兄弟,陶杰,在那个年纪,你与方伊乔让我感动。那段青春,缺你们不可。还有教我们这首歌的老师,我的那位有些青春痘爱唱歌的文学青年,是你让我丰富了我的记忆。每一首歌都会有它的某段故事,那段场景,那种心情,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世间万千的变幻,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候他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谢谢许美静唱这首歌,谢谢陈家明写这首词,谢谢黄老师教我们这首歌。谢谢你们,让我有回忆。

那一年,我们懵懵懂懂。如今,我们各奔东西。散落天涯海角。

作这篇回忆性小说名记《十年》,谨以纪念。从我们上初一那年是二零零二年,而如今已经到了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二零一二。那一天,你会在谁的身边,做着怎样的事情。我们之间的十年,三千六百多个日夜,哪一天不在怀念。

数字本身没有意义,它只能是证明我曾经爱过你,现在也是。不顾一切。执迷不悟。而爱情才是永恒。天堂或者地狱。你在就是幸福。

后续: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在刚刚,我们已经定了终身,我们说好不顾一切阻力。家庭或者现实。那个时间是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号凌晨一点十七分。可惜身边没有香槟啊烟花竹。

在我的所有小说里,好像还没有哪一篇文章哪一对主角是有完美结局的,很庆幸,我不是我那些其他小说的主角。

爱除外,无非生活,你说怎样才是你想要的。很无奈的一句话,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嫁或者未嫁,给你的爱一直都在。一如从前。


本文内容于 2012/3/28 5:56:22 被小编a30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