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傅平山烈士生前是三十八集团军一一四师司令部侦察科副营职参谋,天津市塘沽区人,一九七七年入伍,次年入党,历任战士、排长、副连长、连长、曾四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部队嘉奖。八六年九月,他随集团军侦察大队赴老山前线作战,十二月二十七日,在执行侦察捕俘任务中,在遭敌包围危险关头,为掩护战友撤离,只身携带一支六七式微声手枪和七发子弹身陷敌阵,与大批敌人顽强周旋,苦斗六天五夜,于八七年元旦上午壮烈牺牲,时年二十九岁。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越方资料称,傅平山毙伤各一人;但后有越军投诚人员供称,越军会议上有一师长申斥部队丧失抗美时期精神,“死了五个人还抓不住一个断腿的”,而傅平山右腿中弹,不能快速转移,正是牺牲的重要原因。越军将烈士遗体掩埋于越南境内某处,我情报人员得知烈士死讯后,以人民币一万元买通越南边民前去盗出尸体,无奈遗体挖出时已高度腐烂,最终只得取下头颅带回中国。同年五月十四日,烈士的头颅被越南边民背回中国境内。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追悼场面。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一九八七年九月五日,成都军区司令员傅全有、政委万海峰签署命令为烈士追记一等功。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上战场前,我去火车站送他。他向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于燕萍说,多年来,她将这一场景铭记在了心头。“我也向他敬了一个军礼。当时我是百种滋味在心头呀!每当回想起这个场景,我还是那样心情复杂。”烈士牺牲的噩耗传回家后,傅参谋的遗孀于燕萍(时任陆军步兵第114师第342团卫生队军医)顽强地支撑起残缺的家庭,对婆婆善意地隐瞒真相长达八年,直到老人去世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烈士的女儿当时仅三岁,于燕萍二十二年来一直未再婚,多次婉拒上级对她的照顾安排,坚强地独自将女儿抚养成人、成才。于燕萍现任武警8640部队医院内二科副主任医师,大校警衔。2006年,她入选“中国十大杰出母亲”的候选人名单。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六七式微声手枪,主要装备于侦察人员及特工人员,有效射程三十米,枪口噪声低于八十分贝,有消烟消光等特性,可以非自动或半自动方式射击。该枪的致命问题系威力不足,甚至出现过我军侦察兵在两米距离上对敌特工连射五枪,枪枪命中却无法致命的情况。

对越反击中以一敌百的一等功臣傅平山烈士

《吻你,我不惊醒你!——一个长眠南疆士兵的妻子在这里的留言》,这是自卫反击战后某一年的清明节,人们到烈士陵园扫墓时看到的。当时它被写在一张招魂幡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