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后,几次参加野营拉练。其中一次在山西的忻县,现在改为忻州。去的是大山里,住的自然是老乡家的房子,一个炕上住了一个班,挤得翻身都困难,这还不是大问题。问题是老乡家的炕尺寸不够,最多一米七宽,炕头有一口大锅。里边烧着热水。睡到半夜想伸腿了,朦胧中用力一蹬,只听得啊呀一声。原来是我把一个河北抚宁的兵给蹬的掉到锅里了,漆黑的夜里那一通乱啊。

本文内容于 2012/3/28 0:08:18 被胡子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