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水毒气污染村庄 村民得怪病1年死17人

明珠济南 收藏 1 151
导读:毒水毒气污染山东宁阳国家庄 村民得怪病1年死17人 国家庄—一块村碑矗立在村口。 刚一进村,一辆装载着几个大水桶的农用三轮车停靠在路边。村民们拎着水桶站在三轮车旁,等着接水。 “我这水是卖的。”据司机讲,村里的水被污染了,所以才做起了卖水的生意。“一天能卖四五吨水,50斤水1块钱,一天挣个百十块钱不成问题。” 这里是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如果不是一股异常刺鼻的气味透过严密的车窗涌了进来,记者也不会寻找到这个村庄。而想要到达国家庄村,需要穿过一片化工园区。

毒水毒气污染山东宁阳国家庄 村民得怪病1年死17人

国家庄—一块村碑矗立在村口。

刚一进村,一辆装载着几个大水桶的农用三轮车停靠在路边。村民们拎着水桶站在三轮车旁,等着接水。

“我这水是卖的。”据司机讲,村里的水被污染了,所以才做起了卖水的生意。“一天能卖四五吨水,50斤水1块钱,一天挣个百十块钱不成问题。”

这里是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如果不是一股异常刺鼻的气味透过严密的车窗涌了进来,记者也不会寻找到这个村庄。而想要到达国家庄村,需要穿过一片化工园区。

自来水有“毒”

当记者询问水污染的情况时,村民们纷纷围了过来。“都是毒水。村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化工企业把我们的水都污染了,根本没法喝。”“水里面一股农药味。”

据国家庄上了年纪的村民讲,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农药厂就建在了国家庄村外。随着时代变迁,国家庄村外的化工厂也越来越多。“把有毒的厂子都建到这里了。”一位村民气愤地说。

让国家庄村民更为愤怒的是,早在十多年前,人们就发现从村里的三眼井里打出的水,浑浊中带着一股农药味。而现在,井里的水连灌溉都没人用了。

为了解决村民的饮水问题,村外的农药厂决定出资给村里打一口深水井。据村民介绍,这口井最起码有200多米深。本以为喝水有了着落的村民,等到井口出水的那一刻又傻了眼,紧接着传来村民的骂声一片:“水是黄的,怎么喝啊!”这番情景在国家庄上了年纪的人的记忆中,仍那么清晰。

如今,能否喝上干净的水,依旧是国家庄村民最为纠结的事。为了验证村民的说法,记者走进几户村民家中收集了自来水样。

拿着满满的一瓶水刚要闻,一股农药味儿就扑鼻而来,本应无色透明的水体明显泛着微黄。村民们告诉记者,从四五年前开始,他们就开始买水喝了,现在的自来水只能用来洗衣服。

“就是洗衣服,也要先盛到几个盆中沉淀下才能用。”一位村民指着院里盛满自来水的洗衣盆说。

采访中,一位自称该村村支书的人把记者拦了下来,在了解记者调查意图后,该村支书对水质浑浊的原因做了解释——“水碱大。”据村支书说,当地政府已经在2009年给村里安装了水净化过滤设备。在国家庄村委会门口,一个标有“健康直饮水”的设备静静矗立着,只要插卡或投入硬币,村民们就可以从饮水机上购买到“纯净水”。在净水机旁,一个标有“民心工程”的铜牌挂在墙上。

“那是要花钱买的,1块钱才能买30斤水。我这水是从外地拉来的,那机子只是把村里原来的自来水过滤一遍,你喝哪个?”卖水师傅问道

村民对买哪家的水倒不看重。“关键水是怎么被污染的!”“水污染不能治理,以后我们的生活怎么办?”

充斥着农药味的空气

除了不能喝的“毒水”,整个国家庄的空气里也弥漫着刺鼻的味道。在采访进行了三四个小时之后,空气中的气味反倒随之变淡,而嗓子干涩、头晕的症状却越来越明显。

“你那是适应了。”一位村民笑着给记者解释道:“村子周边都是化工厂,这空气能好吗?村里要是有气管炎的,都得被呛死。”

让村民更加担心的是,连成年人都感到不适的空气,孩子们又在承受着怎样的身心危害?一位妇女抱着刚几个月的大孩子对记者说:“孩子一出生,呼吸就老不均匀,感冒也要比其它村的孩子多些。以后孩子长大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庆幸的是,国家庄那些上学的孩子们已经被转移到了其它地方,这让家长们稍微宽了心。而紧挨国家庄的西瓷窑村就没那么幸运了。村里的小学甚至要比村民住宅距化工企业的距离还要近。

据记者目测,西瓷窑村小学距化工厂的最近距离仅200米左右。在这所学校,有1—6年级、180多名学生。一位郭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化工厂对学生的健康存在威胁,但并没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污染)是都知道的事儿,还反映什么?”

村民们告诉记者,空气中的刺鼻气味儿白天还好些,可是一到晚上,所有化工企业都会加班加点投入生产,农药厂还会不定时地“放气”,让人憋得直难受。大量的废气集中排放到空气中,屋子外面很难站住人,夏天根本就无法在外乘凉。因为空气污染严重,国家庄大部分村民一年到头都不敢开窗户,就是这样,刺鼻的气味还是能弥漫到屋子里面。

抗美援朝中,枪子打在了帽檐上,差点死在朝鲜,我都没怕过。现在睡觉都得蒙着头,稍微露出点头,就能把人呛死。”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一字一句地说。

从化工园区通往国家庄的路上,记者发现,这个园区规模最大的华阳农药厂,厂房竟是露天的,化工原料的添加、制作一览无余。

就在如此恶劣的空气环境中,厂区旁边的巨型广告牌上依然写着“大力推进循环经济建设,打造绿色可持续发展华阳”,成为莫大的讽刺。

而国家庄村民的绿色又哪去了呢?

又死了一个人

采访时至中午,一声唢呐响彻在国家庄的上空。

“这是王家的人,62岁,脑溢血死的。”与死者有着血缘关系、又是村里红白喜事都要出席的王清水,今年已近80岁高龄。“去年死了17个,今年打过完春节到现在就死了5个,最大的72岁,最小的50来岁。”王清水脱口而出,没有半点犹豫。

据王清水讲述,国家庄村共有1300多人。“这些年,村里得怪病的、突然死亡的越来越多,死因不是肺癌、骨癌,就是脑血栓、脑溢血。肯定是污染的问题。”

谈到村民去世的情况,很多人都是避讳不谈。个别村民向记者透漏:得癌症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很多人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得了癌症,即使知道得了癌症,也不确定就是村里的水和空气造成的,根本没法证实

王清水也反问道:“很多村民死了就死了,谁还去计较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表面是癌症、血液病,难道无缘无故就得了这些病?”

于是,记者来到国家庄村外的卫生室了解情况。当被问及村里得什么病较多时,“老板娘”称,还是患呼吸道的、感冒的居多。在被问及村里的水和空气是否能导致村民出现病情时,“老板”竟闭口不谈,甚至以有病人为由劝记者离开。

78岁的杨奶奶,由于丈夫常年有病,便养了20多只羊来糊口。回忆起去年放羊的经历,杨奶奶依然心有余悸。“去年放羊,把羊赶到距离农药厂不远的地方,刚吃上草,22只就全倒下了。倒是没死,全瘫那儿了,吓得我够呛,好在后来找人给救过来了。”

不过,有的羊还是没能逃过一劫。之后的几天里,几只羊陆续死在羊圈里。受到惊吓的杨奶奶最终在半个月前,把羊全部卖掉了。“得给老头子看病,羊要都死了,那老头子就没钱看病了。”

让王清水感叹的是:人死得太早了。自己活到了80多岁,可那些五六十岁的突然就死了,并且一年比一年死的多。

而在国家庄的邻村西瓷窑村,近几年死去的人同样越来越多。一位村民反问记者:“人还怎么活下去呢?”

毒源不减反增

调查中记者发现,国家庄那还在生长着麦苗的耕地上,新的化工企业正在兴建。

路胜利至今还记得,去年腊月二十五凌晨5点多,长了7、8年将近200棵的桃树被村里强行砍掉。路胜利曾经带着9名村民上镇里找过,负责信访的孔姓、朱姓部长接待了他们,并承诺将补偿款打到村民的银行卡上。但让路胜利更加气愤的是,“年前说好的,一棵树按30元钱补偿,打到卡上的补偿款却成了每棵12元。”

然而,在这种补偿款存在纠纷的情况下,建设项目依然开工了。据村民反映,这又是一个化工厂,占地面积达百亩之多。“近几年,地方政府把‘有毒’的企业都招了过来,而且占用的土地大多是耕地。”

据了解,这个在建的项目是以每年每亩1000元的价格从村民那里租来的。几年下来,国家庄村有近百亩的耕地先后被租用。在人均耕地占有率不到一亩的国家庄,许多村民的耕地已经被完全占去。

在施工现场调查发现,几个正在作业的工人也来自国家庄。事实上,他们也知道这里要建化工厂。“种地本来就不赚钱,现在地也快没有了,只能在这里当个建筑工人挣点钱。”说罢,一帮人又去忙碌了。

就在与村子一路之隔的国家庄村外,坐落着几座坟墓,一座新坟静静地矗立在那里。鲜艳的花圈上,挽联随风四扬。明天的明天,不知道这里还会增添几座新坟。 (文章人物均为化名)

(人民日报《 民生周刊 》供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