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英年早逝的少年足球教练张义

15810700236 收藏 1 3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2年3月16日,张义在场边指挥他的弟子们比赛,可以看得出他病态下的倦容。3天后,他就离开了人世。

记住英年早逝的少年足球教练张义



感谢体坛周报记者吴鸿让我们认识一个足以感动足球界的年轻人,他不是熠熠生辉的球员,不是让人关注的职业队教练。而是一个贫穷的、敬业的、默默奉献的草根教练张义。


这么年轻的足球教练,就因为无钱医治而离开了人间 2012年3月16日,张义在场边指挥他的弟子们比赛,可以看得出他病态下的倦容。3天后,他就离开了人世。 感谢体坛周报记者吴鸿让我们认识一个足以感动足球界的年轻人,他不是熠熠生辉的球员,不是让人关注的职业队教练。而是一个贫穷的、敬业的、默默奉献的草根教练张义。张义早年有过不错的足球技艺,他进入了市体校,司职后卫,头脑和脚法都非常不错,否则也不会进入一家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有一次这个俱乐部组织队员到国外留学,张义家里交不起钱,他的梦想中断了,而这完全改变了他的一生。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其实仅有关键的几步,一步跟不上,就有可能从荣华一生变为贫病交加。因为没有踢出来,张义把希望寄托在学生身上。他先后在南昌、河南、武汉江岸区带过小孩子踢球,2006年9月,他来到了武汉市江汉区的振兴路小学,由于不在编制内,过得相当拮据,解决温饱都勉强,更不用说去看病体检,从而在这个学校走完他人生最后一站,年仅31岁。同事们回忆张义来教小孩没有谈任何待遇,尽管他很困难。他和他弟弟家在汉口老城区玉带街一栋三层的老楼房里,才二十多个平方,由于困难,他不敢交女朋友连累人家。张义是个有梦想的青年,他的理想是孩子的层次肯定不是在小学里打个校园联赛,而是更高,甚至是国家队。张义带的首批队员中,王振澳在2011年入选了U13国少队,另有四人和王振澳同时入选了武汉下一届城运会队;张义也在去年的全国校园足球教练培训班上,被中国足协评为全国优张义早年有过不错的足球技艺,他进入了市体校,司职后卫,头脑和脚法都非常不错,否则也不会进入一家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有一次这个俱乐部组织队员到国外留学,张义家里交不起钱,他的梦想中断了,而这完全改变了他的一生。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其实仅有关键的几步,一步跟不上,就有可能从荣华一生变为贫病交加。


因为没有踢出来,张义把希望寄托在学生身上。他先后在南昌、河南、武汉江岸区带过小孩子踢球,2006年9月,他来到了武汉市江汉区的振兴路小学,由于不在编制内,过得相当拮据,解决温饱都勉强,更不用说去看病体检,从而在这个学校走完他人生最后一站,年仅31岁。


同事们回忆张义来教小孩没有谈任何待遇,尽管他很困难。他和他弟弟家在汉口老城区玉带街一栋三层的老楼房里,才二十多个平方,由于困难,他不敢交女朋友连累人家。张义是个有梦想的青年,他的理想是孩子的层次肯定不是在小学里打个校园联赛,而是更高,甚至是国家队。张义带的首批队员中,王振澳在2011年入选了U13国少队,另有四人和王振澳同时入选了武汉下一届城运会队;张义也在去年的全国校园足球教练培训班上,被中国足协评为全国优秀青少年教练员。但是说出来都难以置信,学校其实已经很支持足球了,由于经费拮据,奖励进入该年龄段国字号层次的为200元;进入市一级层次的为150元。也就是辛辛苦苦几年,奖金也未必拿得上1000元。如果张义能有几千元,也不至于拖着不去看病,直到无可挽回。


这么年轻的足球教练,就因为无钱医治而离开了人间 2012年3月16日,张义在场边指挥他的弟子们比赛,可以看得出他病态下的倦容。3天后,他就离开了人世。 感谢体坛周报记者吴鸿让我们认识一个足以感动足球界的年轻人,他不是熠熠生辉的球员,不是让人关注的职业队教练。而是一个贫穷的、敬业的、默默奉献的草根教练张义。张义早年有过不错的足球技艺,他进入了市体校,司职后卫,头脑和脚法都非常不错,否则也不会进入一家职业俱乐部的梯队。有一次这个俱乐部组织队员到国外留学,张义家里交不起钱,他的梦想中断了,而这完全改变了他的一生。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其实仅有关键的几步,一步跟不上,就有可能从荣华一生变为贫病交加。因为没有踢出来,张义把希望寄托在学生身上。他先后在南昌、河南、武汉江岸区带过小孩子踢球,2006年9月,他来到了武汉市江汉区的振兴路小学,由于不在编制内,过得相当拮据,解决温饱都勉强,更不用说去看病体检,从而在这个学校走完他人生最后一站,年仅31岁。同事们回忆张义来教小孩没有谈任何待遇,尽管他很困难。他和他弟弟家在汉口老城区玉带街一栋三层的老楼房里,才二十多个平方,由于困难,他不敢交女朋友连累人家。张义是个有梦想的青年,他的理想是孩子的层次肯定不是在小学里打个校园联赛,而是更高,甚至是国家队。张义带的首批队员中,王振澳在2011年入选了U13国少队,另有四人和王振澳同时入选了武汉下一届城运会队;张义也在去年的全国校园足球教练培训班上,被中国足协评为全国优张义全身心地扑在少年足球事业上,虽然报酬与付出相距甚远,但他和同事一起,编写了孩子们爱看的《快乐足球》课本,内容不仅有基本技术,也有足球的发展,插图和封面非常有活力。一位家长哭诉着回忆说:“一年级的孩子鞋带松了,他给他系;孩子的功课不好了,他给补;孩子在球场上摔倒,他在场外大喊站起来;孩子取得了成绩,他从内心里高兴。这样的教练员,哪个孩子不爱?孩子可以不听我们的,但张义教练的话他们不是用耳朵去听,而是用心去听。”


张义的病也源于一次足球活动,去年3月国家队来武汉比赛时,张义带着他的球队去和国足互动,回来下雨感冒受凉,此后一直咳嗽。如果抓紧治疗,这也不是不治之症,可收入微薄的他哪里看得起病,直到撑不住了, 3月19日入院后检查得知,因为拖得太久,他的肺部已经全部烂掉。医生说他的生命只剩3天了,而当晚11时他就离开人世。他弟弟张亮悲伤地说说:“可能我哥也想早点去医院看吧,但我们家的经济条件真的太差。”而在他死前一天的3月18日晚上11点18分,他还坚持写在QQ上给学生看:“今天,我们主场和万松园小学打了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万松园小学在进攻方面多下了点功夫,我们在防守上做的不够细致……”。这也成了他短暂生命的遗嘱。


我们不得不思考,当职业联赛一场比赛奖金已经达到几百万的时候,一个奋斗几年的少年教练会因为没有几千元而积劳成疾、撒手人寰。这种贫富差别的惊人状态是社会病,不能仅仅怪罪教育界和足球界。足球需要职业化的繁荣,也需要给底层的教练说得过去的工资和“三险”。当几亿元的足球赞助基本都铺在打造国家队时,是不是应该抽出一部分补助这些在底层倾其所有的人(也许已经做了,但明显还要加大力度)?


我在微博上简单介绍了张义的事迹,有几百博友为他点起蜡烛,留言胜过我对职业联赛的点评。他们深深同情这位悲惨的80后,没有尝受成家立业的甘甜,没有很好地享受生活,仅仅留下苦行僧一样的追求。大连一位从民国时代就关心足球的老人朱元宝留言:他们是中国足球的春蚕,吐丝到死丝方尽,应该呼吁为张义这样的基层园丁提高待遇,让他们不再与贫穷相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