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美国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老夫夜观天象 收藏 21 131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人在台湾问题上经常是左人权,右民主,文明在腰间,自由在胸口,不过自己对付起想分裂国家的叛乱分子来那可是毫不手软,手段快赶上实行三光政策的蝗军了.而那些个在今天看来是施行了超级战争暴行的"杀人屠夫"今天也没被押上"道德法庭",或是从坟里扒出来挫骨扬灰,而是照样得享大名,倍受民众景仰.

二战期间,美国生产的“谢尔曼坦克为广大军事迷所熟知,而谢尔曼这个人又是怎样的呢?他也许是美国历史上众多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欣赏他的人说他是战争的英雄,维护国家统一的功臣。厌恶他的人说他是卑鄙、残忍的魔鬼。而他自己则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忏悔和道歉的,我的所作所为无愧于我的良心。”千秋功罪,任人评说。就请读者们,看完此文之后,自己去慢慢地品评和回味吧。


威廉·提康普赛·谢尔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1820年2月8日,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兰卡斯特(Lancaster, Ohio)。


谢尔曼的童年很不幸,刚一出生,父亲就染病去世,后被舅舅托马斯·埃温夫妇收养,那一年小谢尔曼刚刚9岁。养父母实际上对他很冷淡,尤其是当他们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后。谢尔曼在家庭里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他自己也很明白自身的处境,一直都在寻找自立的机会。当他16岁的时候,谢尔曼毅然地报考了全美最高等军事学院———西点军校,并且竟然被低龄破格录取了。至此,谢尔曼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家乡,奔赴遥远的纽约州


军校的生活让谢尔曼大开了眼界,也让他见识了外界的新鲜事物,对此,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求知欲。可能是由于童年的阴影造成了他沉默寡言的个性,在外人看来他极不合群,往往喜欢独自一个人待在教室的一角,安静地看书。实际上,这只是谢尔曼性格的一面,而另一面是,一旦被激怒,他立刻就会变为一只愤怒的猛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进行报复和打击。在学校里,同学们都无一例外地把他看作一个“怪物”,但是在老师眼里,谢尔曼却是个极为标准的优等生。1840年7月,谢尔曼以名列全班第六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由于在校时成绩优异,他被破格授予上尉军衔,并派往了南卡罗莱纳州第三骑兵团服役。随后参加了不久爆发的墨西哥战争,参加过一些小规模的战斗。战后,他又回到了佐治亚州继续服役。


到了1853年,谢尔曼早已厌倦了军旅生涯,加入军队对他而言,其实不过是离开家庭而独立的权宜之计罢了。于是,他从陆军退役转而从商,成为了旧金山卢卡斯银行的经理和股东。银行虽然规模不大,但却被谢尔曼打理得井井有条,业务增长迅速。可能是由于命运的巧合,当时一名默默无闻的美国陆军上尉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Grant)由于在执行勤务期间酗酒而遭到了处罚,被一路发配到了旧金山。而其住的酒店离谢尔曼的银行只有6个街区。


不过,谢尔曼的商人生涯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1856年,加利福尼亚州开始组建其州民兵师的时候,由于谢尔曼拥有参军的经历,于是就被推选为民兵师长,州长亲自发出了邀请,谢尔曼就真的成了这个拥有3000多人的半职业民兵师的师长。他一般都是上午管理银行事务,下午又匆匆赶到了练兵场。很不幸的是,1857年谢尔曼的银行遭遇了周转危机,谢尔曼也就为此辞去了经理职务,卖掉了其拥有的股份,离开了加利福尼亚。他人生的下一站则是东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在那里,他担任了路易斯安那州州立学院的校务管理主任,同时又身兼其军事学院的主任。之后的日子也算是平稳。但是到了1861年,林肯当选总统后,南北的局势骤然加剧。整个南方要求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路易斯安那州自然也不例外。大学生们群情激昂,纷纷扯下合众国国旗换上邦联十字旗,并上街游行等等。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来说,谢尔曼当然被视为了异类,他自己也已意识到待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前途,而且局势又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1861年2月,谢尔曼带着家眷离开了路易斯安那州,返回了家乡俄亥俄州。在家乡逗留了一个月后,他又举家到了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凭着其杰出的管理才能,他被聘为了第五铁路公司的业务总长。


很快,无情的战火如燎原之势在美国各地蔓延。作为民兵预备役,谢尔曼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征召,至少得为联邦服役三个月。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谢尔曼竟然写信给军部长,主动要求把他的服役期从三个月延长到三年。在他看来,要么不回到军队,要么就要战斗到底。1861年6月20日,谢尔曼再次正式回到了军营,并被授予上校军衔,成为了密苏里第13步兵团的指挥官。很快,他又被提拔为麦克拉伦军第一师的代理旅长。


谢尔曼参加的第一场战斗是很悲惨的。他的旅参加了第一次“公牛跑战役(Bull Run)”。战斗中,谢尔曼的旅,遭到了南军加农火炮的猛烈袭击,损失异常惨重。当时,他的部队被布署在一个裸露的山脊上,成为了南军最明显的炮击对象,而上司又不允许他撤退,结果,这样被当做活靶子炮击了两个小时,造成三分之二的人员伤亡,但他仍坚守着阵地。


到了10月,谢尔曼由于这次惨重的经历被调离了东线,被授予准将军衔派往了肯塔基州负责防务工作。当时谢尔曼写信给军部部长卡梅伦说,如果给他6万人,他就可以把南军赶出肯塔基,如果给他20万人,他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封信的内容被新闻界获知,并登在了报纸上。结果,他被舆论指责为狂妄自大和痴心妄想,甚至有人公开评论他为“疯子”。


到了11月,谢尔曼当年在旧金山时的“邻居”尤利西斯·格兰特被任命为西部战场的总司令,同时组建了田纳西方面军,而谢尔曼成为了第一师师长。田纳西方面军在夏伊洛(Shiloh)迎来了他们的第一次战役。第一天,北军显然无法适应南军的迅猛打击,仓促迎战,结果自然是大败而归。而后,谢尔曼的部队赶到了战场,他总算有了机会洗刷以前的耻辱。当南军迅速向先前溃退的北军追击的时候,谢尔曼出其不意地从斜刺里杀出,猛击了对方的侧翼。南军遭到了这一出其不意的打击,顿时乱作一团,败退中的北军又趁势大杀回马枪,反败为胜,将南军彻底击溃。



1862年7月,谢尔曼被任命为孟菲斯军区总司令,负责对南军的坚固据点维克斯堡(Vicksburg)发动进攻。但是由于兵力严重不足,谢尔曼的攻击并不成功,战局陷入僵持,只能等待格兰特的大部队开到并加入攻坚战役。格兰特以不计伤亡的攻击和连续数月的对该城进行大规模炮击,攻陷了维克斯堡。结果,由于无选择的炮击,造成了大量平民死亡。但无论如何,格兰特还是于1863年7月,攻下了这个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的城市。


1864年春季,谢尔曼被任命为西部方面军总司令,同时被晋升为少将。格兰特明确要求谢尔曼对南军进行不计后果的毁灭性打击和不惜代价的摧毁。这时,谢尔曼手上兵力为98787人和254门火炮。同年5月,谢尔曼开始进攻佐治亚州。由此,拉开了攻打亚特兰大战役的序幕。


起初,这个红发俄亥俄人遭到了约翰斯顿(Joe Johnston)指挥的南军的奋力反击。在瑞斯卡(Resaca),其部队成功地击退了北军的进攻,之后由于兵力不足,主动撤出了战役。谢尔曼的侧翼打击战术在南北双方都是出了名的,约翰斯顿当然很清楚。6月,约翰斯顿又在卡莫萨山战役中击退了谢尔曼的部队,但是之后又不得不因为谢尔曼的大规模侧翼包抄,而撤出了防御阵地。谢尔曼就是这样两次让本已经获胜了的南军不得不后退,放弃了阵地后撤。


南方总统戴维斯(Jefferson Davis)显然对约翰斯顿的“不战而退”很不满意,解除了他的职务,以胡德将军(John B. Hood)取而代之。不过,勇将胡德同样招架不住谢尔曼的正面猛击和侧翼包抄的战术。实际上,他的作战连约翰斯顿都不如,连正面的北军打击都抵挡不住,一路连连后退。终于,在9月1日,谢尔曼占领了南方重镇亚特兰大,而且还抢在了胡德破坏铁路系统之前。


谢尔曼在占领城市后,对当地居民下达了公告,要求所有民兵放下武器,所有市民离开市区。之后,他命令北军,在11月离开前,纵火烧毁整个城市。亚特兰大的大火足足燃烧了半个月。上千名不愿离开家园的市民被活活烧死在了市区里。曾经是南方最繁荣城市的亚特兰大,在这次浩劫后,几乎荡然无存,全部化为废墟,只剩下了一条街幸存下来。这条街如今成为了亚特兰大的一个历史象征,被叫做地下街(The Street Underground)。因为整条街完完全全是在地下,要坐电梯下去才能到达。换句话说,如今的整个亚特兰大都是在原来的废墟之上重新建立起来的。旧的市区已被完全摧毁,埋于地下了。


谢尔曼的确就这样做了,而且不仅仅是在亚特兰大市。他的大军一边大举推进,一边彻底摧毁所到之处的一切物资设施。焚毁农田,拆除村庄,用石灰封住井口,捣毁铁路,驱散一个又一个城镇居民。谢尔曼的部队所到之处,无不火光冲天,而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几根电线杆。


此时的胡德转变了战术,避开了谢尔曼的锋芒,开始向北出击,打算切断谢尔曼的补给线。然而,谢尔曼却毫不在意,声称他的部队完全可以从佐治亚人的手里夺来补给。他甚至还说道:“如果胡德能继续向北进军,那里就是通往俄亥俄的通途,我会慷慨地给他所需的补给。”


谢尔曼最终的计划是撕裂南方,他打算把大军推进至大西洋岸边。出于补给的考虑,他只保留了6万左右的新兵,把其余的部队全都打发回了田纳西。他把这6万人改编为4个军,组建为两个战略纵队。1864年11月,谢尔曼开始了这次声名狼藉的行军。谢尔曼的部队以正面径直向海边的萨瓦纳(Savannah)推进。同样,他下令执行扫荡政策,几乎如同压路机一般,把经过的地方碾平,所有竖在地上的东西,都被完全地摧毁。谢尔曼此时讲出了他那句让所有美国人震惊的名言“战争就是地狱!(War is Hell)”据事后估计,将近10万当地居民由于谢尔曼的扫荡政策而失去了家园和生活来源,并导致伤亡。数倍于此的人沦为难民,失去了家园。在1864年12月23日,谢尔曼占领了萨瓦纳,并发电报给总统林肯说,这是给他的圣诞礼物。之后,当然也是将城市付之一炬,片瓦不留。此后,他的部队又顺势北上,开始攻击南、北卡罗莱那州,再一次和约翰斯顿交了手。1865年4月9日,南军最高军事指挥官李将军(R.E.Lee)在阿克托马斯向格兰特将军投降。而蒋斯顿同月17日,向谢尔曼投降。


战后,谢尔曼被晋升为陆军中将,三年后又晋升为上将。作为格兰特的嫡系,谢尔曼一直伴随其左右,曾接任格兰特成为美国西部军管区总司令,在1870~1880年发动了对印第安人的大规模清剿作战,彻底消灭了印第安人势力。后来,他又接任了格兰特陆军总司令的位置,将当时呼声甚高的汉考克将军挤了下来,此举被怀疑是格兰特暗箱操作的结果。



谢尔曼从来没有为他在南方的作为说过任何忏悔,道歉乃至遗憾的话。



死前他如此地说道: “我没有什么可以忏悔和道歉的,我的所作所为无愧于我的良心。”


有很多美国人支持谢尔曼的大扫荡,“谢尔曼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结束这场战争的唯一方法就是使它变得恐怖变得令敌人无法忍受。”



至于谢尔曼将军和他手下的官兵为何有如此的铁石心肠,以至到能对南方的民众下如此毒手,谢尔曼将军一语道破天机: “我就是要让南方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再想要独立!永远不敢诉诸战争!”----他确实做到了。




本文内容于 2012/3/29 10:25:37 被小编N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就是要让南方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再想要独立!永远不敢诉诸战争!”

这也将是要给台独妖孽们的话!只有战争才能让你们清醒!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