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节育手术一个月后竟然又怀孕了,之后几年还一直饱受尿频、尿疼的折磨。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节育环放错了地方。3月23日,医生从婷婷(化名)的膀胱处取出了这个5年前就本该在子宫里的节育环。涉事的增城市永和医院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鉴定结果表示是医院的责任,将会负全责。而婷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会继续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离奇遭遇


上环手术一月后再次怀孕


今年31岁的婷婷是增城新塘镇人,和丈夫阿辉(化名)同住在新塘,育有一儿一女,女儿6岁,儿子1岁多。2006年12月18日,婷婷在生完女儿5个多月后,在增城市永和医院做了上环手术。据婷婷回忆:“当年按照新塘镇计生办(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的规定,凡生育过一胎的妇女必须要做节育手术,否则在本村的福利均不能享受。”婷婷就拿着镇计生办开的证明,在其定点的永和医院免费做了手术,做手术的医生是永和医院妇产科的陈医生。


“手术时就觉得很疼,陈医生先放了一个环,没成功,换了一个环,第二次才成功。我问陈医生为什么这么疼,陈医生说这是正常的。”婷婷说。在术后的很长时间里,婷婷频繁出现尿频、尿急和尿血的情况。更为奇怪的是,术后一个月左右,婷婷就又怀孕了。不是上了环的吗,怎么会怀孕呢?婷婷来到永和医院询问陈医生,在做了B超后,陈医生说:“子宫里没有环,可能随月经流出掉了。”回想到自己确实在上环后来过一次月经,虽然没有看到环掉出来,但听医生这么一说,婷婷也就没往心里去。


随后,2007年2月14日,婷婷在永和医院做了人流手术,手术医生还是陈医生。


5年来一直尿频尿急尿疼


2010年,在第一个女儿满四岁后,婷婷再度怀孕,并于2011年1月24日产下一个儿子。这次生产同样是在永和医院,也同样是陈医生主治,为婷婷做了剖腹产手术,并同时做了双侧输卵管结扎手术。


生了两个孩子,也做了结扎手术。婷婷觉得在生育方面,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手术了。那个节育环,医生都说了是掉了,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一直纠缠婷婷的尿频、尿急和尿痛症状。在做了上环手术后的5年多时间里,婷婷一直被这些症状纠缠。


体检发现膀胱内有节育环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今年年初。2012年2月12日,婷婷所在单位组织体检,在体检时B超一项,医生在其膀胱内发现异物,几位医生马上会诊,初步判断是节育环。随后,医生又让婷婷做透视,根据透视情况,医生确诊:“百分之百是节育环。”为了保险起见,2月19日,婷婷又在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做了CT,医生表示,可以清楚地看见膀胱内有金属阴影,节育环的可能性很大。


上节育环本是一个很小的手术,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是节育环移位了还是医生上错了位置?就算是移位了,那么在此后一个月,我在怀孕后又到同一家医院,同一个医生做手术,为什么都没有发现?并且几年后再次怀孕,并在同一家医院做剖腹产手术,为什么还是没发现呢?


——患者婷婷


在事实未确定以前,按照人道主义原则,由我院协同新塘计生办帮助患方进行手术治疗,待患者治愈后如认为我院有何过失,再通过医疗事故鉴定进行处理。另外,如果不同意手术,我院及患方可通过广东省医调委进行处理。


——增城永和医院


医院答复


先手术,再做医疗事故鉴定


面对这样的情况,除了身体上这些年的不适,婷婷还觉得害怕和委屈。随后,她和丈夫于2012年2月21日,找到了永和医院。院方让他们留下在其他医院检查的一些资料复印件,并告诉他们“一个星期后再答复”。


然而在2月28日,婷婷和丈夫再次来到永和医院时,院方却告诉他们,对婷婷所做的那些检查表示怀疑,如果他们执意认为是医院的责任,那就去做医疗事故鉴定,然后起诉医院好了。而当年给婷婷做手术的陈医生也说:“我是有医生执照的,你们要去起诉就起诉好了。”随后在2月29日,婷婷接到了永和医院的一份书面回复,上面这样写到,对于婷婷一事,首先在事实未确定以前,按照人道主义原则,由我院协同新塘计生办帮助患方进行手术治疗,待患者治愈后如认为我院有何过失,再通过医疗事故鉴定进行处理。另外,如果不同意手术,我院及患方可通过广东省医调委进行处理。


对于这样的答复,婷婷和丈夫认为院方是在推卸责任,有苦难言。无奈之下,丈夫阿辉找到了增城市人口与计划生育局反映此事。在几天的等待之后,3月1日下午,增城计生局给了阿辉夫妇回复。“增城计生局说让我们先去做手术,把环取下来,这个费用由他们付。关于这起事故的赔偿等,就要找永和医院解决了。”阿辉说。


3月12日,婷婷住进了南方医院,准备手术。3月23日上午10时,手术开始,到下午2时,手术顺利结束。医生从婷婷膀胱里取出了一个完整的节育环,此节育环的一半在膀胱里,另一半在膀胱壁和子宫紧挨的地方,其中在膀胱里的那截节育环上已长满了结石。


患者质疑


同个医生做了3次手术


竟没发现上错的环?


上节育环本是一个很小的手术,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就算是移位了,那么在此后一个月,婷婷在怀孕后又到同一家医院,同一个医生做手术,为什么都没有发现?并且几年后,婷婷再次怀孕,并在同一家医院做剖腹产手术,为什么还是没发现呢?



据婷婷介绍,她之前的检查表明,自己的子宫本身就比较薄,而当时做上环手术又是在生育后仅5个多月,子宫更加脆弱,所以她推断是医生当时上环时,将环透过子宫推到膀胱里了。而南方医院妇产科的一位大夫在对婷婷检查时曾说:“节育环在膀胱里,那么当时做人流时做B超时是很容易发现的,而且后来做剖腹产手术时,就更容易发现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永和医院又作何答复呢?记者在2月29日及3月23日两次联系到永和医院负责处理此事的医务科主任黄木祥,第一次他表示:“这个要做医疗事故鉴定,如果鉴定结果表示是我们医院的责任,那我们肯定会负全责。”第二次他表示:“这个事情我们一直在协调处理,具体的情况要问增城市卫生局。”记者于昨日联系到增城市卫生局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其科长下乡去了,暂时无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