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医大血案是一起让人极其愤怒和矛盾的案件,愤怒不仅为事件本身,也为下面这个调研!

哈尔滨医大血案发生后,有网络媒体做了一次调研,竟然有4018人次在网站设置的“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的投票中选择了“高兴”,占到了所有投票人次的65%,而选择“愤怒”、“难过”和“同情”的分别只有879人次、410人次和258人次。

这样的“高兴”,将医患冲突和对医生的误解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这种情境之下,你能指望一个被这种“高兴”激发出“不高兴”的医生,会心平气和、毫无心理障碍地给病人看病吗?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病人。

一位医生朋友忧心忡忡地跟我说过:这种不信任,表面上受辱、受伤、受害的是医生,其实最终受害并为之埋单的都是患者,因为患者在数量上虽然是大多数,却必须依赖医生,这是由医患关系决定的。我知道,这位医生朋友绝不是想拿“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来绑架患者,这是作为一个受到羞辱的医学工作者的肺腑之言。

面对医患血案,有一种“高兴”叫没人性。如此冷峻的现实,拿什么能够救赎呢?我找不到答案。

哈尔滨医大血案事件经过:

3月25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哈医大一院”)原本用于专家讲学的学术报告厅,被临时安排成为吊唁室,陆续有人手持鲜花进入。就在两天前,哈医大附一院医生工作室内发生了恶性伤害事件,一名患者用水果刀追砍医护人员,致一死三伤。

据目击此事件的一名护士回忆,23日16时30分左右,日夜交班刚刚结束,突然听见走廊有女声喊救命,“我一开门,看见满地都是血……一名男医师趴在地上,而另一名男医师面部血肉模糊。”

另据相关人士透露,李某某,内蒙古人,生于1994年5月,现年未满18周岁,3岁父母离异,父亲正在服刑,母亲也不在其身边,常年与他一起生活的祖父现患有癌症。记者就其家庭状况向警方求证,但警方未予答复。

据院方介绍,死者名叫王浩,男,今年28岁,内蒙古人,哈尔滨医科大学09级硕士研究生,出事前刚刚收到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录取通知书。男医师王宇眼部受伤严重,目前正在治疗,略有好转,另两名医护人员伤势相对较轻。

本文转自阿里巴巴,非楼主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