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民因拆迁一夜暴富:迷失中挥霍拆迁款

杀倭灭日 收藏 0 299
导读:贵阳市云岩区渔安村的村民阿华(化名)如今的生活每天除了和人聊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麻将桌上。位于贵阳市区东部南明河畔的渔安村共有530多户,多数村民如今都过着和阿华一样的生活。这个三年前还是云岩区最偏远、落后的区级贫困村,随着贵阳市东部片区的开发,因征地拆迁而一跃成为“亿元村”。一夜暴富的背后,是绝大多数村民在失地后的无所事事和在迷失中的挥霍。   距贵阳市城区不到三公里的渔安村,过往以种菜和养猪为经济来源,人均年收入一万元左右,几年前,村里还有住着茅草房的村民。   2008

贵阳市云岩区渔安村的村民阿华(化名)如今的生活每天除了和人聊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麻将桌上。位于贵阳市区东部南明河畔的渔安村共有530多户,多数村民如今都过着和阿华一样的生活。这个三年前还是云岩区最偏远、落后的区级贫困村,随着贵阳市东部片区的开发,因征地拆迁而一跃成为“亿元村”。一夜暴富的背后,是绝大多数村民在失地后的无所事事和在迷失中的挥霍。


距贵阳市城区不到三公里的渔安村,过往以种菜和养猪为经济来源,人均年收入一万元左右,几年前,村里还有住着茅草房的村民。


2008年开始,随着贵阳市开始开发东部片区,渔安村的土地大部分被征用,村民住宅被拆迁。渔安村征地拆迁采取全货币化补偿,除了每人75平米的房屋赔偿外,每户人家得到的补偿金最少的都有10多万元,最多的有200多万元。短时间内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让绝大多数村民的生活没了方向。


渔安村村主任罗刚祥告诉记者,大多数村民都还不适应一夜暴富后的生活,很多村民整天无所事事。好点的就坐在一起聊聊天、吹吹牛,大部分在打麻将、赌博,晚上开着车出去唱歌、喝酒。



“去年的一天,村里一夜间多出了20多部轿车。现在村里每户都有了轿车,赌博的人也多了起来,甚至已经有几个把几十万的征地赔偿款全部输完,把家里的房子都卖掉了。”罗刚祥说。




渔安村的村民文化水平不高,又缺乏一技之长。尽管“坐吃山空”的古训很多人都知道,但失去土地又富起来的村民,对于开发商安置的诸如保安、保洁等工作,往往高不成低不就。 “他们以前懒散惯了,现在突然让他们按时上下班,很多人受不了;还有就是,很多人家里面都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他们看不上那每月1500元的工资。”罗刚祥告诉记者。 米尔军事论坛 bbs.***


在渔安村,拆迁赔偿款如今还成了影响家庭和邻里关系和睦的重大隐患。父母和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邻里之间,为赔偿款闹上法院的都不在少数。



龚庭彪是渔安村村委会成员,主要负责调解村民之间的矛盾。他告诉记者,没拆迁之前,全村3个月都不用调解一次。现在每个月总有六七件需要调解的事情。2009年的时候,村委会门口等着调解的村民排着队。




“父子之间因为拆迁款闹上法院的多的是,有的是因为父母不给拆迁款给子女,有的是父母只给其中一个子女的。”龚庭彪说。 www.*** 爱国交流理性平台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下去,最多5年,等他们把拆迁款挥霍完之后,就会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源头。”说到这里,罗刚祥满脸担忧。




据了解,2011年,贵州省的城镇化率为35%。随着“三化同步”战略的实施,贵州省工业化、城镇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贵阳市更是提出在2015年城镇化率将达到75%。而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显然还会有更多一夜暴富的村庄和村民。这些失去土地、又突然获得相对巨额赔偿资金后的农民,将要面临巨大的身份和心理的变化,而政府要面对的,恐怕不仅仅是如何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失地农民的就业、养老以及社会管理等一系列问题,同样不是小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