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民:中国武力解决南海问题 会越打越乱

摘要:吴建民:打就能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好,其实不然,反而会让中国的周边局势陷入混乱。

文章来源于:南方日报

人物名片

吴建民,资深外交家。现任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国际展览局名誉主席等。

吴建民生于1939年,195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曾为毛ze东、周en来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担任过法语翻译。他曾是中国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担任过外交部发言人,驻外大使。回国后,他任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等职,还曾于2003-2007年任国际展览局主席,是第一位中国人、第一位亚洲人、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士担任这一重要职务。

前日下午,受省政协和广东省公共外交协会邀请,资深外交家、原驻法大使吴建民来粤作《我国外交政策与开展公共外交》的专题报告。

前日上午,吴建民接受了南方日报专访。他说,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中国和世界正处在一个关键点上,如果处理不当,亚洲崛起的势头将中断,最终导致两败俱伤。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应抓住各方共同利益的主轴,千万不能堕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泥沼。

冷战基础根本不存在

中国的国策是永远不称霸,新“冷战”的基础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我们也不能容许新冷战的发生,它的结果将使亚洲崛起的势头中断,最终两败俱伤

南方日报:近年来,世界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西方国家饱受美债危机、欧债危机的困扰,包括利比亚伊拉克等在内的不少国家已经或正在发生剧变。在此背景下,中国的外交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吴建民:大的环境没有变,仍然是以和平发展为主流。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和世界正处在一个关键点上。可能倒退,也可能前进。去年,美国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战略重心转移。虽然美国要裁军,但太平洋地区的军队不仅没减少,反而要增加。现在亚洲出现了军备竞赛的势头,亚洲国家之间的问题和矛盾日益增多。

南方日报: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吴建民:一方面,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是必然的,它追随国际关系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的移动。另一方面,转移还处在初期。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伊朗等国,已经耗费了美国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政治精力。

至于这个转移会带来怎样的结果,要看我们如何应对。去年,我去巴厘岛开亚太小组会议,会上有些人援引2011年11月25日《华尔街日报》刊登的由澳大利亚前任国防部长撰写的文章,文章提出奥巴马主义,并把它与杜鲁门主义相提并论,认为中美之间可能要搞冷战。

我觉得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国的国策是永远不称霸,新“冷战”的基础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我们也不能容许新冷战的发生,它的结果将使亚洲崛起的势头中断,最终两败俱伤。我们要学习邓xiao平同志用大智慧来处理这个关键问题。

南方日报:您所说的大智慧是指什么?

吴建民:2011年9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其中提到要扩大同各方利益的共同点,在利益汇合点,构建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利益共同体,实现共赢的局面,这就是大智慧。

大智慧与大利益相联。21世纪中国最大的利益是保持发展势头。这个势头是中国人经过100多年的艰苦奋斗才争取来的,如果这个势头因为我们处理关键节点关键问题的失误,可能造成中断,一旦中断,恢复起来代价将十分巨大。

南方日报:有人说,美国的战略重点转移,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将比以往严峻。您怎么看?

吴建民:严峻不严峻,得看如何应对?思路决定出路,思路对了,柳暗花明;思路错了,寸步难行。今年2月,习jin平副主席访问美国,强调始终要抓住中美双方共同利益的主轴。中美的分歧很多,但是过去40年来中美关系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就是依赖双方的共同利益:我们都希望太平洋地区实现和平稳定以及基于共赢的经济增长。

对于中美关系,我们应当沿着习jin平副主席的思想:“太平洋很大,可以容纳中美两国。”如果选择对抗,形势当然会走向严峻。

谈南海局势:极端民族主义要不得

打就能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好,其实不然,反而会让中国的周边局势陷入混乱

南方日报:去年以来,在中国南海,争端频频发生,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走“平衡外交”路线,试图拉拢“第三方”进入南海。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南海地区日益复杂的局势?

吴建民:关键是弄清中国的大利益、地区的大利益、世界的大利益是什么。和平发展与合作是大利益,南海问题是有分歧的,但也有共同利益。我们应该遵循邓xiao平同志的思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南方日报:有学者和网民在南海问题上态度激烈,认为中国应该更为强硬,必要时采取武力措施。对此,您怎么看?

吴建民:打就能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好,其实不然,反而会让中国的周边局势陷入混乱。

两年前温jia宝总理在联合国大会上就说过,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最后手段已经过时了。看看美国人发起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战争,它们问题解决了吗?没有。一个力量对比如此严重的不平衡战争,不仅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还给美国、欧洲带来了一堆难题。

南方日报:您写过一篇文章叫《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引起广泛关注,也有人持反对意见。

吴建民: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的观点是:爱祖国,也要爱人类,才能站得住脚。在全球化、信息化也已构筑了各国利益如此紧密的智慧地球时代,我们已经不能关起门来只讲狭隘的爱国主义了。中国人自古就有天下观,这个天下观不应只限于中国,而是世界的。

希特勒爱德国吗?当然爱,但他搞民粹主义。今天的青年人要有广阔的视野,要胸怀天下。民粹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要不得。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会失去朋友,会被孤立,在今天,孤立就是一场灾难。

南方日报:对于民粹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应该怎样引导?

吴建民:其实我们要相信中国老百姓大多数是理智的,有一个沉默的多数。极端的东西,多数老百姓是不赞成的。中国人是很善良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友善的民族。

现在社会上有两种人搞民粹主义:一种是思想还停留在过去,看不到世界已进入和平与发展时代的人,他们还保留战争与革命时代的眼光,犯了时代错误。还有一种人是出于既得利益的需要,在美国就有人喜欢煽动紧张情绪,国与国关系一旦紧张,军火就好卖。

南方日报:做这种引导工作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有可能引来非议,被批评甚至被谩骂。

吴建民:真理不就是不断地迎接各种谩骂之后才成长起来的吗?今天的中国在走向世界的时候,要有人出来讲几句话,这对中国好,对世界也好。极端的民族主义任其泛滥,最后只会给中国带来灾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吴大汉奸最怕就是军事解决了相关问题,他没法拉回扣!

5楼jqhx

 以下是引用不准打酱油 在第2楼的发言:
吴建民,茅于轼,吴建民,茅于轼

非我族类。


哦,难怪不认识。

你M是专家!你妹是专家!你D是教授!你哥是教授!你们全家都是专家叫兽!

貌似动武收复领土成了极端民族主义,好吧,照您老的意思,当年共产党抗战是破坏蒋某人的政治策略了?要求收复东北的学生也是极端民族主义了.你老是不是"四人帮"的残党啊,这极端民族主义的帽子扣得貌似不是很艺术吧?

还有了,南海是越打越乱的?您老说得其实也不错,当年不是在南海跟猴子干了几下,我们在南海会一个岛礁都没有,如果那样,南海还真不乱.为什么?把祖宗的地给别人,那不就一切争议没有,和谐万岁了?

我也不好说您老卖国,因为要是卖的,咱至少还能收些钱,要照您的办法,得了,整个白送.

有老佛爷风范啊,真是宁予友邦,不予家奴啊!咱堂堂中华也好重建康乾盛世,鸡的屁占世界一半的辉煌了.只是我还要奉劝您,别望了近代的百年之耻啊!

连国土都被人占了,被人步步进逼,还叫着不动武,来自缚手脚,还要求国家不以武力为后盾.那您倒是拿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啊.国际法上有实际控制五十年即拥有所有权的规定,南海的诸岛,眼看不长时间就到这年限了,您是打算再和平谈判个几十年?等归属权到了别人手里,再凭借您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南海说回来.您就算是诸葛亮也得人家是王朗啊!好吧就算您是诸葛亮,人家都是王朗,人家全家子孙万代都是王朗,知识吴教授,几十年后您还在吗?

别成天喊什么"坚信和平解决南海问题","坚定维护和谐发展环境"的口号了,说实在的,这东西20年前就毫无宣传效果;近10年倒是有所改观,有一些宣传效果了,不过是负面的.

6楼jqhx

 以下是引用不准打酱油 在第2楼的发言:
吴建民,茅于轼,吴建民,茅于轼

非我族类。

哦,难怪不认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