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的故事

铁血男儿08 收藏 0 320

在上海的大街小巷,“803”这个门牌号码所代表的,几乎家喻户晓——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


这是上海刑警精神的象征,这是融于城市血脉的记忆:由1990年8月10日至今,近22载春秋,由上海电台、上海市公安局联合录制的系列广播剧《刑警803》,令多少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牢记着一个个扑朔迷离的大案;就连巴金先生晚年时分,也几乎天天必听这档广播剧。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803”史上那几位响当当的探长:端木宏峪,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第一代刑警的杰出代表,即老版广播剧里男主角刘刚的原型;“三剑客”张声华、裘礼庭、谷在坤,第二代上海刑警代表人物,即新版广播剧里数位主角的原型。


光阴流转。今日“803”是何等模样?


数字本身就足以说明:近5年来,上海的命案(指凶杀、绑架、纵火等严重暴力犯罪案件)立案数连年保持下降趋势,而破案率稳定在95%以上的历史高位,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并且以每年超过1.45%的幅度稳步攀升;相较而言,“端木宏峪”时代的命案破案率约为60%至70%,“三剑客”时代的破案率在80%以上。


显然,充满个人英雄主义的单打独斗也难以尽述今日 “803”。侦查破案模式有了质的变革,“合成战”、“科技战”、“信息战”、“证据战”……在全城编织出一张打击犯罪的巨大网络。而其中,“尖刀的刀尖”的不变情怀,“敢打硬仗、善打硬仗”的不变士气,是最值得剖析的。


十九年未破之案,破了


今日群像特征:“坚定的信念和高科技专业技能”


端木宏峪的半身铜像,静静地伫立在“803”的陈列室里。这是上海第一尊民警的铜像,也是市民自发捐赠建造的铜像。


这位曾在上海刑侦战线奋斗了41年的传奇警探有多“神”?


接触过他的同事都说,无论什么疑难案件,端木每次到现场就能发现蛛丝马迹,只要参与办案,似乎案件总能找到突破口。


仅举一例:上世纪50年代轰动上海滩的“咸肉”案。凶犯将尸体蜷曲装进竹篓里抛尸街头,谎称“咸肉”。由于死状恐怖、面目难辨,死者身份成谜,案件如何突破?就在此刻,端木宏峪仅凭被害人身上一副有红蓝色笔痕的扑克牌,推断其是用扑克牌变戏法来兜售圆珠笔的小贩,由此案情势如破竹,不久真相大白。


但就在端木宏峪退休前4年,上海连续发生4起入室杀人抢劫大案,根据案犯的口音、身高、年龄特征,请画家画了凶手的模拟像,挨家挨户筛选,一个月就排查了几万人,侦查员们先后做的笔录,堆起来足有三四米高……但案件迟迟未破。


最终,案件破获于2004年,端木宏峪去世9年之后。突破口是当年案发现场遗留的一张汇款单。当时的警察从汇款单上提取到半枚珍贵的痕迹,但奈何没有相关的信息资料库,这一关键证据无用可施。


幸而,“803”建立了积案定期梳理机制,每一年都坚持梳理未破案件。就在2004年,浦东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豪华车被追尾,交警处理时采集了相关人员的信息,其中竟然有与当年半枚痕迹相吻合之处!因此,隐姓埋名受雇于他人开车的凶手,在“803”的锲而不舍面前,在科技的进步面前,被捕伏法。


诚如以端木宏峪为蓝本的纪实文学《江南名探》作者张斌所言:端木宏峪是“名探”,而非“神探”。


一字之差,大有深意。在“端木宏峪”时代,破案条件有限,约60%至70%的命案破案率已全国领先。而如今,虽然人口流动增加,矛盾日趋多元,破案难度日益增加,但科技协助、多警种合作的“合成战”,也为案件突破带来了有利条件。“803”的刑警们告诉记者:过去90%无法查破的案件,如今都能破获。


故此,我们得出了今日“803”英雄群像的最醒目特征——


借用广播剧《刑警803》导演徐国春的描述:“多年来,我结识了很多生活中的‘803’刑警。我觉得,他们不是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也不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更不是007詹姆士·邦德,他们是普通人,但拥有坚定的信念和高科技专业技能,更注重团队整体的效率和合作精神。”


“神探时代”难以为继。但,端木宏峪当可告慰。


每年出入200多个刑案现场


今日群像特征:“长年寝食无序,顾家不及”


二度采访时,相熟的3位探长都不在。两位去领奖,市公安局集体二等功。仅“803”一支队(即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侦查支队),类似荣誉自2006年来已达13项。而另一位探长,刚坐下5分钟未满,就被报案电话叫走,新沏的绿茶,还腾腾地冒着热气,一口未喝。


科技强警,是毋庸置疑的。以指纹自动识别系统为代表的各类信息系统建设,让“803”初步实现了由电脑取代人手的第一次侦查破案模式变革,战斗力有了明显提升。然而,无论侦查技术如何精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还事实以真相”的“803”传统,却始终不变。


责任心,关键还是责任心。很少有人知道,在指纹自动识别系统尚未诞生的十多年前,每甄别一枚指纹,需要技术员肉眼从多达几十万份的指纹中寻觅。而有了先进科技之后,工作量又增多了。比如DNA物证检验:上海由1996年开始,1997年全年检测仅200多件;而2006年,仅半个月就检测近10000件。


再如监控录像:如今遍布城市的摄像头已成为破案的重要渠道之一,这是过去无可比拟的优势,但调看监控却无比艰辛——同一画面,连续几天盯住也是常事。枯燥、乏味,却必须无比细致。在侦办上海某处案件时,沿街摄像头只拍下作案者的一双脚。但侦查员就是紧盯住这双脚,根据步幅计算时间,推演案发情况,判定犯罪嫌疑人在案发地周边500米范围内。果然,嫌疑人在附近一家小旅馆内被找到,人赃并获。


每次看监控录像,除了准备眼药水,侦查员还会准备点心——苦的、酸的、辣的,“不是用来吃,是用来刺激神经的。”


“每年出入200多个刑案现场,每半年报废一块手机电池”,是他们的真实生活写照;而“现场必须勘查,质量必须保证,鉴定必须准确”,又是他们的一大工作准则。


在这里,建立了全国政法系统唯一一家“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在这里,去年创建了全国公安系统唯一一家“刑事科学技术研究院”,紫外成像技术等国内刑事技术领域的先进技术率先在上海创新研发。


在这里,上海首创“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调查机制”并在全国推广,一改接报失踪后仅备案而不立案侦查的传统模式,主动出击,2004年至今已破此类案件80余起;在这里,率先制定了《上海侦破命案机制》,并参与起草《公安机关侦办命案规范》,从体制机制上确保案件侦办的准确性;在这里,针对疑难命案侦查提出了“过程质量控制”和“精细化操作”模式,并在全国较早形成破案后参与庭审的机制。


如果说,科技进步和信息化建设带来了第一次侦破模式变革,那么,以科技化、信息化为支撑,以规范化机制化建设为保障的破案模式,堪称“第二次变革”。


除规范化之外,借用广播剧《刑警803》开篇编剧瞿新华的记述,“长年寝食无序,顾家不及,英勇善战的刑警们很感慨。”


这是今日“803”英雄群像又一普遍特征。


向群众释放最大的善意


今日群像特征:人民警察


他们合力打造了一个名探辈出的时代,“敲头案”、作家戴厚英被害案、“9·8特大抢劫金饰品案”等一大批重特大案件成功告破,但他们却对宣传自己三缄其口——


青梅煮酒论英雄,这是上世纪80年代“三剑客”一次私下相聚时说的。那天是个新年前夜,三位名探破了“无赃物、无凶器、无痕迹”的“最蹊跷案子”,一时兴起,到路边的小酒馆里喝酒。若非借着酒劲,想必永不自封“英雄”。


他们嫉恶如仇,但他们也忠诚爱民——


要公正、公信,要向群众释放最大的善意。这是他们常说的一句话。


提个问题:如果一起案子人赃并获,甚至连凶手都承认了作案过程,那可否顺理成章结案?


“803”的答案是否定的。2008年5月,上海某地发现一名遭击打致死的男子,其手机被劫。而此前发生的一起拦路抢劫案与该案手法和地点非常相似,那起案件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落网,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周某却逃跑了。警方立即追踪,很快抓获周某,并当场从其住处天花板里找到死者的手机。看似铁铮铮的证据面前,周某承认了抢劫杀人。然而,周某供称的凶器锤子没能找到,其解释是“记不清”。凶手到底是谁?细致的侦查员没有放过这一疑点,反复走访调查,最终确定周某仅仅是在被害人致死后顺手牵羊,而真凶是被害人的妻子和与她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赵姓男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再提一个问题:如果一起案子被破获,向警方送来锦旗的,除了被害人的亲属之外,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亲属吗?


“803”的答案是肯定的。2011年1月,两名专程从千里之外的外省赶来的农民,将一面“无私助人、品德高尚”的锦旗送到了一支队。而他们,正是涉嫌故意杀人罪的犯罪嫌疑人冯某的父母。那是在案件审讯过程中,侦查员察觉到冯某对生命持漠视态度,进而了解到其自幼父母离异,憎恨母亲、疏远父亲,从而逐渐形成反社会的厌世心态。鉴于此,侦查员主动与冯某父母取得联系,并将其父母的关爱和愧疚不断向其传递,最终冯某心中泯灭的人性和良知得到了回归。虽终被判刑,但其父母深觉:儿子失而复得。


这样不寻常的例子,并不鲜见。刑警们得知一位“老信访户”是重病孤老,特意为老人去户籍所在街道申请补助,还在老人住院后自发募捐,入院探病……


数不清了,记不清了,这一个个“铁血柔情”的故事,必将存于群众口口相传的敬意里,永远镌刻于心。


由此,人们明白了今日“803”英雄群像的最基本特征——


人民警察。


人民乃父母,这是“803”履行天职的出发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