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个已经回头并按自己国家的指示做了大量敌后工作的人置于死地而后快,为日本人报政治上受周佛海愚弄之仇,这就是用政治手段最终导致的卑鄙和阴暗。恰恰证明国民党确实没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致对外的原则,所谓民族大义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这是南京庭审周佛海驳斥法官意图达一小时之久的要点。周承认自己支持汪精卫到敌占区建立文人政府是基于仍然可以挂青天白日国旗的底线,但要说卖国,根本没有主观动机,法官自己也无法回答周佛海问:我一个文人,手中有何卖国的权力?我可以卖中国军队守不住已经沦陷给敌人的国吗?还是卖敌人还没有占领的国呢?此外,国民党各战区六个方面军的司令,还有军统局、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上海市党部等都出具证词,证明周佛海的做法是按照军事部署的“潜伏行为”,不是卖国(当时的法庭无法证明最后也没有证明这些重量级的证据是伪证)。香港凤凰卫视曾报道庭下民众在这些事实面前大声为周佛海叫好(http://v.ifeng.com/his/200706/d49ce504-bb81-464b-be2a-dd4c59143cce.shtml),女性旁听者大呼周有男子汉气概,要嫁就嫁这样的人。原军统少将、后成为中共党员、革命烈士的周佛海地下电台负责人周镐出于内心的愤怒,曾在一些场合扬言要为周佛海出庭作证,证明抗战期间周佛海和军统的关系。他甚至还召集原来的一些在南京的军统老部下,油印了周佛海和军统之间详细的内幕书面材料,准备在公审周佛海时散发。面对着当时国民党卸磨杀驴的政治手段,在中共中央华中分局第三工作委员主任徐楚光的真诚接触和开诚布公的争取之下,周镐经过深思,即与国民党统治集团决裂,做出了转向中共阵营的抉择。随后,徐楚光向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副书记、华中军区副政委谭震林做了汇报,华中分局、华中军区领导邓子恢、谭震林亲自签署任命周镐为京(南京)、沪、徐、杭特派员,负责对国民党军队的策反及情报工作,批准周镐为中国共产党特别党员。从此,周镐走上了推翻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的革命道路。这就是周佛海庭审的一些细节与后果的真相。

本文内容于 2012/3/27 18:17:50 被孤独吴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