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得窝囊的军官---水浒之孙立

孙立,有武艺,枪鞭俱佳,任职大宋登州兵马提辖,营团级,掌握一方军事权利。

在任职期间,其亲属被乡下土财主陷害,按说孙立在本州任职多年,且有数次杀退强盗、保卫城池之功,利用上下级关系与知府稍加沟通,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算土财主儿子在州里有权势,只需安排手下军汉稍微闹事威胁一下稳定局面,知府为了维护稳定大局肯定就范,何至于就走上了反叛国家的道路,影响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尤其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造反的决定居然是被弟媳妇手拿钢刀挟持做出,翻遍水浒上山好汉的简历,仅此一例,别无分店。

上山时,为缴投名状,献计攻打祝家庄,力拼同门师兄,虽说有功于梁山,但同门厮杀,出卖兄弟,犯了江湖大忌,宋江等好汉口中不说,心中必然不齿。

上山后,数次争斗奋勇争先,从无败仗,与大将呼延灼力拼数十回合,也无败象,可见其武功确实很高,但是在安排职务时,不入五虎将也罢,连八骠骑也落选,更可气的是,在排名时,还低于“一山不镇”黄信,白打了那么多仗,可见窝囊之人人人欺,自古如此。

方腊后再任登州,由提辖而都统制,荣归故里,或许是上苍的一种补偿吧?


本文内容于 2012/3/27 20:47:38 被代州虎骑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水浒》中对梁山上人物的性格描写不是做综合评价,而是只突出“侠”和“义”,其他小节都可以忽略不计。这种人在封建社会民间是很受追捧的,孙立为了救弟弟的妻弟不惜弃官被视为义气的体现,用现代人功利的角度去看当然会不理解。

当时衡量人的标准和现在不一样,例如吴用在石碣村请三阮喝酒时三阮开始一再强调“怎肯让教授坏钞”(不能让吴用破费),可实际上不但由吴用拿出一两银子结了帐、买了第二顿的酒肉,阮小七还对店主来了句“我的酒钱一发还你”(我之前欠的酒钱也算在这一两银子里一起结了),在现在看这是什么行为,嘴上客气却不出血,只会占别人便宜。可在当时却认为这种人耿直,不会客气。

我认为看古代小说应该从小说内容上去理解当时的社会形态、风土人情及人的思想意识,这样才能真正看懂,不应该玩儿思想穿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