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在汉奸精英培训班的授课(05)

雷催死俺们砖头们,我想死你们了。你们还好吗?


我们前4课,分别讲了汉奸精英班的意义、汉奸的品德修养以及造谣的理论及实践问题。一晃两个月过去了,你们把我原来讲过的东西,都掌握了没有?


我在第一节课的下课前说了,造谣只是汉奸功夫的皮毛,真正的一流的汉奸,从来不用这种粗浅的功夫。那么,这节课,我就来讲一点跟汉奸精英沾上点儿边的东西。什么捏?就是双重标准。


什么叫双重标准?简单来说,就是面对任何事情,在进行点评、假想、猜测、意淫的时候,脑子里都有两个标准,这两个标准是完全不一样的。根据我们汉奸王八蛋的不同时候,或者面对不同的问题,要用不同的标准。


比如,我们现在这些名人,都在集体搞归真堂的熊胆汁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有大量滴(截止到目前,应该得有10几万多条了吧)转发,都是我们一些别有用心的王八蛋在伪造我们这些名人发那个“滚”字,这一点,你们点开归真堂发的第一条微博看一下就明白了。但是,我说但是啊,这个捏,我们都装做不知道。


然后,前两天,向着归真堂的人,用我们的名义给亚洲动物保护基金发了一条“公开财务”的转发,我立即发表声明:“建议@归真堂不要再用虚假的微博转发来转移视线,攻击他人。我从没有要求亚洲动物基金公开财务。我查了几位名博,他们也没有。用造假的微博来造势,只会适得其反。”哈哈,看到木有?


当攻击归真堂的时候,你们用俺的名字,增加影响,随便!俺不知道,对,俺不知道啊,别找我。那是他们写的,我从来没写过,我是老实人。但是,一旦你也这样反过来对我们的主子的时候,这就不行啦。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可是我们的老大呀,网络上怎么能有我们让老大公开财务的微博转发呢?不是我发的也不行啊?


所以,我马上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对归真堂展开了批评。同时,利用我的影响力,讲出了这个真理:即,伪造我的名字向归真堂发“滚”,不是攻击;让亚基会公开财务,就是攻击。不仅伪造的权利是双重的标准,攻击的定义,也是双重的标准。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伟大?我是不是导师?我是不是教授?(愤怒)那个什么方肘子还批评我不是教授,就冲双重标准这一点,我就能当你们所有人的教授!(更大声,更愤怒)我是你们玩双重标准的所有汉奸孙子王八蛋的教授。我不仅是玩双重标准的教授,还是玩双重标准的导师、总裁以及超级赛亚人。我是双重标准的圣斗士星史、恐龙克赛号、大力水手、神探嘎杰特、以及超人奥特曼!(声嘶力竭,说完咽唾沫)


(休息1分钟)


对不起,刚才有点激动。前些日子让那个什么方肘子气坏了。我们接着讲。


再举一个早一些的例子,去年7月23日,发生了著名的温州动车事故。我们集中火力涌现出了各路的汉奸精英,对中国的高铁事业,进行了方方面面的打击及污蔑。当时有关高铁的谣言的种类,就超过了20多种。那个傻逼点子正还有我们的死敌辟谣联盟还专门整理了11个有关高铁的谣言,他根本不知道,那不过是九牛之一毛。而且,他的转发量,还不及谣言的百分之一呢。社科院的马先生还义正辞严地支持我们说:


“原来只听说新浪上有个辟谣小组,现在好像又有一个民间联盟。其实不论是小组还是联盟,他们都在享受着谣言的好处,而没有弄清谣言的意义。没有谣言,安检总局会主动告诉你那个35死亡数字不存在吗?没有谣言,你能知道温州动车事故与打雷下雨毫无关系吗?没有谣言,故宫会向外公布宋代的瓷盘被打碎了吗?”瞧瞧,我们的精英们,连谣言都能给洗得这样光明正大,你们服气了么?你们不行吧,到达这样的水平,再说我平起平坐哈!


除了谣言,在精英的话语权洗脑之下,我们发出了一个又一个对中国高铁的血泪控诉。“中国,请停下脚步,等等你的人民”,以这个为蓝本,中国汉奸公知提出了诸如:


“我们拒坐高铁动车一个月”

“中国地铁的终点站是医院,中国高铁的终点站是天堂”

“中国的铁路,从一百年辛亥的那一根,就是政治问题,以前事关龙体,现在事关龙体”

“中国政府,请为中国动车事故降半旗吧”

“动车的问题,核心是追求高速度,而经济高速度发展,又是当下的政治需求。当局就靠这个获得合法性。原本是体制和结构的问题,在高速发展中凸显,官民冲突,腐败加剧等等,不思解决,却想用提速来抹平之。这才是问题的结症所在”

. “在金融危机后为维持经济增长 大跃进式的高铁发展与现代企业治理机制欠缺之间的矛盾”

但是,就在前几天,伟大的民主国家,铁路私有制的阿根延,发生了一起地铁撞车事故,死得的比温州高铁多,伤的人也比温州高铁多。但是,国际上的媒体,都没有关心这个事儿,既没有媒体说:“阿根延,请停下脚本,等等你的人民”,也没有一个汉奸精英把自己对高铁的发展理论,给阿根延建议一下,提高一下他们的科学认知水平。


而且,还出现了各种给阿根延洗地的声音。比如:


阿根延是撞的地铁,不是高铁。傻逼五毛!

人家阿根延撞个地铁都死伤的比中国高铁多,可见中国高铁事故没有说实话。万恶的天朝!

阿根延死多少人伤多少人,清清楚楚,哪像我们中国,非得靠我们用谣言才能倒逼出来。体制问题!

这就是双重标准的活生生的例子。


这个双重标准,经过我们的精英概括起来,大概有这么几个要点。你们做好笔记。就是:(学生做笔记)


如果中国出了坏事,就是专制的弊端,纸里包不住火

如果美国出了坏事,就是民主的优势,新闻透明

如果中国坏事里有好人好事,就是把丧事办成喜事,体制性无耻

如果美国坏事里有好人好事,就是英雄主义振奋人,制度性光荣

反过来,


如果中国出了好事,那就是更多的坏事没有报,这个是作秀

如果美国出了好事,就是人性光辉闪耀,博爱无所不在

如果中国好事里面有坏人坏事,那就是体制问题,好事也得做成坏事

如果美国好事里面有坏人坏事,那就是都不容易,坏事哪里都有,不光这里

这边一解释,大家就明白多了吧?如果还不明白,我再举一个明白的例子,比如有一个大学生殉情自杀。我们马上说:“体制问题”;后来发现是美国大学的学生,咱就得赶紧着改口说:“人家民主国家教育学生,爱情真伟大”;后来又发现,孩子刚入学,咱得立即跟上:“说明人家中小学教育,就比我们天朝好很多呀!”我们又发现,孩子是中国留学去的,我们必须马上改口大骂:“刚到外国就自杀,在国内受的啥非人虐待呀?以至于一到自由的地方,主马上激动地崩溃了?”(掌声)


今天的内容不多,主要是让大家真正地掌握双重标准这个秘密武器。用在我们的实践中,用理论指导我们的实践,更好地完成美国爸爸(你们的美国爷爷),交给我们的神圣而光荣的带路任务。


最后,我再把汉奸中的精锐:带路党。它的党章,我再强调一遍,有想加入的可以申请加入。


“我们中国带路党是中国汉奸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洋奴和中华卖国贼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卖国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落后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糟粕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贱民的根本利益。党的最高理想最终目标是实现卖国主义。带路党以白宫发言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好了,我们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吧!


同学们,再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