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将吴克华曾要求死后埋在母亲坟边临终为何变卦

核心提示:1987年2月,吴克华病危时又一次留下遗嘱:“每当想起塔山阻击战牺牲的战友,心里非常难过。我死后,就把骨灰撒往塔山,与战士们做个伴吧。”



中将吴克华曾要求死后埋在母亲坟边临终为何变卦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07年第3期,作者:周重礼徐高立,原题:吴克华将军两次立遗嘱


曾先后担任我军炮兵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吴克华将军,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骁勇战将,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红军初创时代,他担任过赣东北苏区红军冲锋队队长;在此后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出生入死,立下了卓著战功。他生前曾留下两次遗嘱,对自己的后事作过两次不同的安排。第一次是在抗战时,他在胶东战场上曾表示:生为国家尽忠,死后葬于父母身旁,以尽子女孝道。可四十多年后,吴克华在病危时又留下遗嘱:死后一切从简,不造墓,把骨灰撒在当年的塔山战场,与牺牲的战友们长眠在一起。吴克华将军为什么对自己的后事前后会作如此不同的交待呢?这还要从他的家庭出身与戎马一生的经历说起。


深明大义的母亲被敌杀害


1912年12月,吴克华出生在弋阳县中畈乡芳家墩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原名吴克家,在延安抗大时改名为吴克华。他的家乡芳家墩村是个有500多户的大村,全村基本姓吴,除了十多户地主,其余都是贫农。吴克华有一个姐姐,在他5岁时夭折,因而其父母把他看得特别重。他8岁进私塾,读了3年书,因父亲生病辍学务农。两年后,父亲去世,全家的生活担子就压在13岁的吴克华身上。白天,他为地主放牛,晚上到纸坊做杂工,母亲给人家做针线,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当时,吴姓族长要修族谱,每丁抽两块大洋,吴克华家出不起这笔钱,祠堂里的账房先生讥笑他为穷鬼,烂泥糊不上壁。吴克华受不了羞辱,托人介绍,到县城一家杂货店做学徒。他想得简单,以为凭自己的力气挣饭吃,不遭别人的白眼就可以。但事实与他的愿望相反,心狠的店老板根本就不把学徒当人看,稍不如意,轻则呵斥辱骂,重则挨打受罚,除此之外,还要给老板娘倒尿壶、端洗脚水。由于受不了店老板的欺侮虐待,他一气之下卷起铺盖一走了之,干了一年的活分文未取。通过这件事,逐渐长大的吴克华开始深思一些社会现象:为什么少数不劳而获的地主、老财那么富足,而大多数长年累月辛勤劳动的贫苦大众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这是什么世道?这颠倒的社会能颠倒过来吗?1927年底,共产党人方志敏、邵式平等人在家乡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弋横农民年关大暴动,参加起义的农民达五万余众,震撼了整个赣东北。芳家墩村与暴动中心的弋阳漆工、烈桥毗邻,随着汹涌而来的革命浪潮,芳家墩的穷苦农民也亮出了暴动红旗。年仅15岁的吴克华怀着对旧社会的刻骨仇恨,满腔热情地投入到革命洪流中,他跟着大人们一起斗地主、打土豪、抗租平债。不久,乡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农村的一切权力掌握在昔日受尽压榨欺凌的穷苦农民手里,地主、老财以往的威风一扫而光。这一切使吴克华无比兴奋,感到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不久,区里“扩红”的消息传来,吴克华报名参加了工农红军。


1929年春,赣东北地区的革命形势发展很快,红色区域已扩大到十几个县,并且在苏区建立了一支正规的红军队伍——红军独立团。为了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各地苏维埃政权,壮大红军队伍,中共赣东北特委决定筹办一所培养部队军事政治骨干的信江军政学校。已担任红军少年冲锋队队长的吴克华由于作战勇敢,又有几年私塾的文化底子,被部队挑选到军校第一期培养。


信江军校设在弋阳烈桥乡的吴家墩,其前身是军事教导大队。方志敏、邵式平等赣东北苏区党政领导人对创办军校极为重视,不但亲为军校提写“校训”,并且多次到军校授课、作报告。在这所新型的红军军校里,吴克华第一次听到马克思、列宁的名字,懂得了红军为谁打仗,为谁流血牺牲等许许多多的革命道理,使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重大变化。入学不久,他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在军校学习期间,他随部队参加过攻打横峰莲荷、弋阳团林、万年青云镇等战斗。毕业后,留校任分队长。


1930年7月,红军独立团在攻克赣东北重镇景德镇、乐平之后,不但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及给养,还吸纳了大批的煤矿、瓷业工人加入红军队伍,改变了红军队伍单一的农民身份。在班师苏区途中,根据中央指示,在乐平众埠成立了红十军,吴克华调红十军任连长。此时芳家墩村已成了赣东北苏区的首府,苏区的党政军领导机关就设在村子里。


蒋介石发动第一次“围剿”时,进攻赣东北苏区的国民党军队把芳家墩列入重点进攻目标。为了保存革命有生力量,红军队伍主动撤出了芳家墩。吴克华的母亲罗香莲是个小脚女人,跑不动,被进村的敌军抓去烧饭。由于坏人告密,说她是红军干部家属,立即遭到敌军的扣押,并逼她写信给儿子,叫他带队伍投降,否则就杀她的头。吴克华的母亲虽然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也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儿子,但她深明大义,深知儿子是为穷人打天下,因而严辞拒绝了敌人,敌人当夜就把她杀害了。两天后,红军收复了芳家墩村,吴克华看到头颅与身体分离的母亲遗体,顿觉肝胆撕裂,他一头扑向母亲的遗体大声痛哭。由于战况紧急,部队马上就要开拔,在当地苏维埃政府的帮助下,吴克华把母亲草草地埋在村旁的来龙山上,他在母亲的墓前立誓道:“等把敌人斩尽杀绝,一定回来陪伴您老人家。”

第一次遗嘱:


“如我光荣了,恳求组织上把我埋在母亲身边”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国共两党再次携起手来共同御侮,中国进入了全民族的抗日战争时期。这时许世友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来到山东抗日根据地,担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独立五旅旅长。而吴克华在抗大结业后随周恩来到上海做抗日民众工作。后来,根据许世友的要求,经周恩来同意,吴克华调山东任胶东军区副司令员。


许世友自吴克华来了之后,如虎添翼,他们在山东半岛发动群众,组织了多次大规模的破袭战、地雷战,狠狠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牵制了大量的日伪军,有力地配合了全国人民的抗战。


1942年春,日寇集中5万多兵力在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战争极为惨烈,吴克华协助许世友指挥胶东抗日武装与敌人浴血奋战,多次挫败了敌人的进攻。


胶东军区司令部驻扎在一个小山村里,全村只有60来户人家。有一次从内线传来敌人要来偷袭的消息,而这时,胶东主力部队又在外线作战,御敌兵力显然不够,司令部决定转移并派出一些警卫部队帮助当地老百姓疏散。


消息一传开,该村就有16位母亲带着16名小伙子,在村党组织负责人带领下,敲着锣鼓,来到司令部机关要求当兵杀敌,保家卫国,乐得许世友手舞足蹈。当天晚上,司令部机关举行了简单而庄严的欢迎大会。吴克华请16位母亲坐在主席台上,政委林浩亲自为这16位母亲披红挂彩,许世友与她们一一握手致敬,并即席讲话说:“我从小在家乡听说岳母刺字,鼓励儿子精忠报国,我们胶东抗日根据地也有千千万万个岳母,有千千万万个岳飞,千千万万个保家卫国的革命战士,有了这么多千千万万,我们一定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事后许、吴二人聊起家事,吴克华说:“看到这16位母亲,我就想起自己的母亲。我是个独生儿子,自加入红军后,就一直顾不上母亲,尤其是母亲被国民党军队抓到以后,敌人逼她写信给我,叫我带队伍反水,可我母亲的回答真叫人肃然起敬。她说,‘我能生下他身,但管不了他的心,不要说我不识字,就是会识字也不写这个信。我儿子跟着方主席(时任赣东北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方志敏)、邵政委(红十军政委邵式平)闹共产,我乐意,我巴不得他多杀几个害人的坏蛋。现在你们要我写信,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母亲一席话,气得敌军官嗷嗷乱叫。当天晚上就砍下我母亲的头颅。由于部队急于开拔,至今我还未在母亲坟前好好烧柱香,我真是愧对母亲啊!如我为革命光荣了,恳求组织上把我埋到母亲墓边,好好伴着母亲。”吴克华的一席话,引起许世友的无限感慨。许世友说:“革命军人,生为国家尽忠杀贼,死后将自己埋在父母身边,以尽子女孝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多少忠臣良将,当其父母死后,皇帝老爷也要让他回去守孝三年呢!”他们谈起各自的母亲,充满着无限的眷恋。


第二次遗嘱:


“魂归塔山,与战士们做个伴”


吴克华后来为什么又留下遗言将自己的骨灰撒在塔山呢?原来,身经百战的吴克华参加和指挥过许许多多有名的战斗,其中最为著名、最震撼人心的便是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塔山阻击战。


1948年夏,在我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中,辽沈战役拉开了序幕。东北野战军总部根据中央指示,决定将战略重点放在锦州,并任命吴克华为塔山阻击战司令员,莫文骅为政委。


塔山位于锦州与锦西之间,是一个有500多户的大村庄,该村北距锦州前沿之敌15公里,南离锦西5公里,两军相距也不过几十米,尤其是距敌人作为进攻出发地的葫芦岛不过5公里多路,二锦公路穿村而过,村东1公里处是与公路平行的北宁铁路。这个村是一个谷地,周边是一片高低起伏的丘陵,西托虹螺山,东邻锦州湾,是山海关进入辽沈大平原的一处沿海隘口,也是锦西、葫芦岛进入锦州的惟一通道。1948年夏末秋初,当我东北野战军将锦州10万余敌团团包围之后,蒋介石为解锦州之围,于10月2日急飞沈阳,决定以5个军12个师的兵力组成增援兵团,驰援锦州,同时下令空军、海军予以配合,准备在锦州外围与我军决一死战。东野总部为了阻挡对我威胁最大的锦西援敌,特挑选敢打敢冲、能攻能守的四纵担任阻敌任务。总部在给四纵的命令中强调,“锦州能否攻克,关键在于塔山”,“要坚守阵地,寸土不失,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例”。吴克华于10月4日接到命令后,立即马不停蹄地率部进入阵地,并作了战前动员。


10月10日凌晨3点,敌趁我阵地尚不巩固之机,在40余门重炮、7架飞机、2艘军舰的火力支援下,出动4个师的兵力向我塔山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拉开了塔山阻击战的帷幕。这场战斗整整打了6天6夜,每天都有数十架飞机、数十艘军舰、几十门大炮,轮番向我阵地轰炸,敌军凭借着美械装备,多次组织集团式冲锋。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大量工事被毁,战斗人员伤亡惨重,尤其是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我四纵打得英勇顽强,以1个纵队3个师的兵力成功地阻击了4倍于己的敌12个师的猛烈进攻,并且我军阵地寸土未失,岿然不动。在6天6夜的激战中共歼敌6117人,气得蒋介石大骂下属将领是“饭桶”、“猪罗”、“坏了党国大事”。15日晚,我军胜利攻克锦州,塔山阻击战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作为锦州战役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塔山阻击战,是我军战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为残酷的阵地坚守防御战,正如罗荣桓所称赞的:“四纵打得好,像这样的阻击战范例,在我军历史上还是少有的。”在这场战斗中出现了许许多多像“塔山英雄团”、“塔山守备英雄团”、“白占山英雄团”等功臣部队和英雄群体。令吴克华感到痛心的是,在这场战斗中,四纵伤亡3145人,其中有767名战士牺牲在塔山这块土地上。这些都刻骨铭心地融入他的整个生命,使他念念不忘。


1987年2月,他病危时又一次留下遗嘱:“每当想起塔山阻击战牺牲的战友,心里非常难过。我死后,就把骨灰撒往塔山,与战士们做个伴吧。”1988年8月1日,遵照他的遗愿,吴克华的骨灰由其夫人张铭及其子女亲手撒到塔山这片被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与塔山阻击战牺牲的烈士们长眠在一起。


吴克华家乡的人民得悉将军的骨灰撒在塔山之后,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特地在吴克华母亲墓地山顶上建立起吴克华将军纪念亭,塑起吴克华将军的全身戎装像,让将军永远陪伴着自己的母亲,陪伴着家乡的人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