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与市长夫人

屠龙者德肯 收藏 3 94
导读:1. 市长与市长夫人 小廖拜访市长家,是在一个昏黄的下午。汤市长不在,是郭夫人接待。郭夫人说:“好久不见,还好吧?”小廖说:“还好的,只是很想再见见徐叔叔。”郭夫人告诉小廖,你汤叔叔正准备上调省城,近来特别地忙,可能还需晩点回家。 小廖是郭夫人的远房外甥,现在是Z市小有名气的包工头。对汤市长的外调,早有耳闻。今日忽来拜访,也是乘这个最后机会而来。郭夫人见小廖坐立不安地样子,只好开口对小廖说: “你的事,我和你汤叔叔都一直放在心上,还是有机会的。”小廖说:“只怕汤叔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 市长与市长夫人

小廖拜访市长家,是在一个昏黄的下午。汤市长不在,是郭夫人接待。郭夫人说:“好久不见,还好吧?”小廖说:“还好的,只是很想再见见徐叔叔。”郭夫人告诉小廖,你汤叔叔正准备上调省城,近来特别地忙,可能还需晩点回家。

小廖是郭夫人的远房外甥,现在是Z市小有名气的包工头。对汤市长的外调,早有耳闻。今日忽来拜访,也是乘这个最后机会而来。郭夫人见小廖坐立不安地样子,只好开口对小廖说:

“你的事,我和你汤叔叔都一直放在心上,还是有机会的。”小廖说:“只怕汤叔叔人调走后那事就不好办了。”郭夫人说:“应该不会的。因为你汤叔叔这次上调省城,还是升了呢,权力会更大,而且这里的人脉还是一样的在,能打打招呼就能一样解决的。”

郭夫人是一个家庭式的主妇,虽有一个工作也少上班。夫贵妇荣,但总象长期在家深居间出,养尊处优,很少在外露脸。但对待来访的客人,总有她的一套。对待象小廖这样的远房外甥加包工头,于情于理,她只能热中有冷,冷中有热,敷衍中带着希望说:“你不要着急,那事还是有办法的,你最后还是不会吃亏的。你放心就是了。”

夜,已很深沉了,汤市长才回到家。郭夫人见自己的男人一脸的不安,安抚说:“你这次能调回省里,离老家更近了,应该高兴才是。”男人说:“这是明升暗降,调虎离山,我走了,还不知会出什么漏子。还不都是因为你?!”夫人安慰说:“你调走了,我们换一个新环境,一切重新开始就是了。”男人不屑地说:“你真是妇人之见!”

汤市长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久久不入眠,在考量问题。夫人顺便把小廖傍晚来过的事说了。汤市长反应一激楞,只说了一句:“你真会多事!”

夜,更陷入了一片沉默。

汤市长调到省城,任的是一个国资会书记的职务。正如他自己担心的,好景不长,只有短短三个月,就因他在Z城任职期间为人谋利收受别人巨额钱财,被人告发,而被公诉机关免职查办。而小寥知道这一消息是在网上知道的。网上说,原汤市长除了收受有名有姓人的且是什么名目的几百万的贿赂外,还有一百多万的收入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小寥就想:这一百多万的好处费里,有没有我的那一二十万呢?

小寥事后还想:我真冤,但也不冤。

2. 床

小莉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带着一个已读初中的女儿独居了多年。小莉似乎不想急于再找男人,而围着她转的男人有的是,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因为小莉长得并不赖,还是一个贤淑的女人。有时,俗男人追得太紧了,小莉也只好虚与委蛇。所以,大家都猜不透小莉的心思,有人说她清高孤傲,有人说她最终想傍一个大款。反正见仁见智,能成为她肚里的一条回虫就好了。

这不,有人看见小莉和一个男人走到了一起,挺括眼的。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因为不过三两天,小莉就没有和这个男人再走到了一起。

也会有好心人问小莉:“你总是孤身一人的,怎不趁着自己还年轻,再找个男人嫁了算了?”小莉说:“不急,我相信命中会有注定的吧。”小莉这么回答,人家也就不好再建议什么了。

其实,小莉还是一个很活跃的女人,很热心舞蹈,并且能跳会跳。在小莉看来,跳舞既然保持好自己的身材,又能增进对男性世界的了解,也能排遣一种生活的郁闷。特别在男人手挽她的玉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时,她能特别体会到男人的世界和女人的世界里,会有一种什么样的诗意的交汇与碰撞。为此,小莉为自己的孤身,也流泪过。

那是一次偶然中的意外,小莉终于为一个男人的外表和热情萌动了一次春心。这个男人是小莉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舞男说:“在这个靡靡之音的世界里,能拥有你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伴,是我一生的荣幸造化。”小莉也只好说:“世界真大,也真小,此时有你我的存在也就足够。”随着音乐舞步的节奏,小莉努力频频地从舞男闪烁的目光里捕捉一丝丝的爱意与春光。

这一晚,小莉回到家,为这个风度飘飘的纯情男人失眠了。并在心里暗暗发誓:我的生活将不再充斥虚妄。

也随着交往的频繁与一点点地深入,小莉和舞男慢慢地离开了那充满绅士与淑女气的交仪舞场。小莉想:这个让我心仪的男人,到底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即便与狼共舞了,我也要为自己的心有一交待。

那是一个月蒙蒙的充满诱惑的夜晚,小莉和舞男散步在大街上。两人交谈着什么。小莉的言辞是想让舞男明白,她是一个严肃认真的女人,不想再受到伤害。而舞男的言语有点闪烁却又充满了一种干渴的意味。夜色越来越浓郁,小莉感到了一种无名的迫压。于是小莉想到了快点回家。

也正好两人一起走到了小莉的家门口,小莉说:“我正好到家了,你也回吧。”舞男说:“你不想让我到你家里坐坐?”小莉 不好意思推脱,只好说:“也好吧。”

可以想见,这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家,纯朴中充满了一种独身女人特有的没有奢华的整洁。这也是小莉自从和前夫离婚后快十年来,唯独一次让外男人单独到她家来,而且正值这深更多夜的时候。小莉象被这个男人梦魇般地紧逼着。小莉在暗自微微颤栗。

舞男站立在小莉家中,无声胜有声。小莉也僵尸般仄立着。凝固的空气其实就是一种爆炸。舞男这时充满着的欲火终于爆发了,一下走过来抱住小莉就是一阵狂吻。小莉象是在猛力的回绝。这时舞男更充满了一种野的兽性,在放肆地剥小莉的衣裳,并把小莉往她的床上抱去。这时小莉才彻底的清醒了,真正恢复了她的反抗意识,用力地朝舞男脸上掴了一个清晰的耳光。而这时舞男也算清醒明白了,终于收手了,悻悻地离开了小莉的家。

此时的小莉,已定格在一张硕大的双人床中央,扑卧着,只有放声地痛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