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的四川排球奥运冠军陈静至今仍然活跃在赛场,广大球迷有所不知的是,她忍受的伤痛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经历了两次膝盖手术,甚至两个膝盖软骨各摘掉一半的陈静昨天出现在省运动技术学院训练馆,陈静坚定地告诉记者,自己还要再坚持一年。甚至明年的全运会也在她的规划之中,“照目前这样练下去,应该要打到明年的辽宁全运会。”


两个膝盖软骨,各去掉一半


昨天下午3点,陈静照例在省运动技术学院综合训练馆进行身体康复训练,这是她过去一周的习惯性节奏:一个人在力量房与各种器械打交道,从下午3点练直到6点。不过,谁也想不到的是,仅仅几个小时前,她还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膝盖复诊。“人真是太多了,本来腿脚就不利索还排了几个小时的队,痛苦惨了!”陈静“抱怨”道,“不过好消息是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没有问题’!哈哈,等这么久也值了。”


然而,实际上陈静的两个膝盖早就亮起了红灯。“右膝盖2003年动的刀,这边(左膝盖)2009年动的”,训练完毕,陈静两个膝盖上敷着冰块,坐在排球训练馆的椅子上指着左右膝对记者说道,“两个膝盖的软骨都摘了一半,现在都只剩下半块了,你说容易不嘛。连半月板也是伤后重新缝合的,幸好给我留着半月板哦,不然就彻底拜拜了。”“劫后余生”的陈静,依然有心情跟记者开玩笑。


医生报喜:还能再坚持一年


上周,陈静在队医的陪伴下去了省骨科医院照CT,“当时很害怕,单子出来时间都是我叫队医帮忙去拿的。他出来后没有表情,我被吓了个半死。”陈静回忆起当时体检时的情况,“后来他开口笑了,原来是故作紧张,和我开个玩笑,呵呵。”昨天,陈静将CT结果拿到主治医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李剑教授处复诊,“我告诉他自己的膝盖已经动了两次刀了,经不住第三次了。”


好在惊魂之余收获了一个好消息。李医生说,“看了陈静的片子,我告诉她,她膝盖中间的游离物已经离开了膝关节处,因此对训练和比赛基本没有什么影响,还能坚持一年吧。”拿到医生的诊断报告,陈静别提有多高兴了,“有1年球可打我就心满意足了。”记者追问:“那全运会会给四川女排压阵吗?”“照目前的节奏,再系统训练一下应该能打到全运会。关键是,那个游离物别再找到我了。”陈静笑着说道。


[伤情特写]


出门最怕上厕所只因膝盖不给力


陈静的两个膝盖都经过非常大的手术,如今已经不堪重负。陈静介绍:“有一段时间膝盖处水肿,非常难忍,那种感觉就跟你测血压的感觉一样,压血袋压着胳膊,很涨的感觉。”除了膝盖的伤痛,腰伤也是陈静的老顽疾,2004年奥运会后从雅典归来,陈静说了一句,“每天早上起来,我想的第一件事不是如何打好球,而是能不能站起来……”


两个膝盖都如此“脆弱”,势必会对生活造成困扰。“出门最怕喝水!”陈静说道,“有一次我参加省委党校培训班,身边的同学又是喝茶又是喝饮料的,但我不敢随便碰。”为啥?记者追问道。“因为外面的洗手间都是蹲式的,我的膝盖弯不下去,所以不敢乱喝。”女孩子对逛街大都乐此不疲,陈静也喜欢这样的消遣方式。但现在这位奥运冠军只能远离它了,“如果是纯逛街的话,走不到半小时我就不能走了,累得慌。”“所以一般和队里小队员一起上街,我都告诉她们,‘你们先去,我找个咖啡馆等你们哈’。”


一位36岁的老队员仍这样坚持着,感动了无数人,这也包括省运动技术学院的领导。考虑到陈静的伤病,学院对她给予了一个“特例”。“我给张容伟院长说明情况,他同意在排管中心附近的公寓里给我安排了一间小屋,让我中午好就近休息。房子不大,大概十几平米,但已经够了。”陈静满足地说道,“最开心的是,屋里的洗手间是马桶式的,对我两个膝盖简直是最大的福利了。”


[今年目标]


苦练9月,联赛争取多打几场


昨天的省运动技术学院太平寺基地综合训练馆,陈静正在做着身体力量训练,汗水沾湿了她的头发,“看起来好瓜”,陈静玩笑道,坐式大腿伸展练习5分钟、仰卧起坐20个*3组,身旁一些小队员驻足观看,“哎,起不来了”,做到一半陈静叫屈道,但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现在距离下赛季排球联赛还有9个来月,这么早开始准备是不是太早了?“一点不早,我和小队员不一样,她们可能觉得时间长,但我恰恰觉得时间不够。这么重的伤,要付出更多艰辛才行。”去年12月,陈静训练了2周就开始赛季,打了7场就告吹。但今年陈静定了新目标,“怎么也要超过7场吧,我要苦练9个月啊,如果只打7场哪里够?”


四川女排主教练傅军表示:“陈静的坚持,对年轻的四川女排来说是个鼓舞。她在队中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