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家坝机场即将消失,呼吁建立巫家坝博物馆

yq26309 收藏 34 575
导读: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由于距离市区太近(距离市中心仅仅只有6公里),已经被居民区和鳞次栉比的高楼所团团包围,飞机的起降非常危险。因此,一座昆明新的机场已在昆明以东偏北30多公里的大板桥的长水修建并即将竣工。明年就要交付使用。 这样,具有悠久历史的巫家坝机场自然寿终正寝,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将会很快淡出人们的视线。这块场地的命运如何?人们不得而知。但是鉴于它距离昆明市区太近,自然而然会被唯利是图的房地产开发商盯住;又鉴于历来地方各级政府对于保护和利用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场所缺乏战略眼光,措施不力,使得

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由于距离市区太近(距离市中心仅仅只有6公里),已经被居民区和鳞次栉比的高楼所团团包围,飞机的起降非常危险。因此,一座昆明新的机场已在昆明以东偏北30多公里的大板桥的长水修建并即将竣工。明年就要交付使用。

这样,具有悠久历史的巫家坝机场自然寿终正寝,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将会很快淡出人们的视线。这块场地的命运如何?人们不得而知。但是鉴于它距离昆明市区太近,自然而然会被唯利是图的房地产开发商盯住;又鉴于历来地方各级政府对于保护和利用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场所缺乏战略眼光,措施不力,使得昆明许多这样的场所没有被很好的保护或者修复,甚至改为他用。所以尽管目前已经有人提出建议,希望在此保留一个纪念巫家坝机场的博物馆。但是人们仍然有理由为巫家坝机场未来的命运感到担心。

巫家坝机场是中国百年来最早开始发展航空事业的机场之一,但是它的最特殊的、别的机场不可替代的历史意义还在于中国的抗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


“跑警报”,昆明人的战争记忆

战争时期,由于地处中国的大西南,距离日本最远的昆明,真正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残酷的战争场面对于昆明人来说,莫过于日本飞机的轰炸!几乎每一个70岁以上的昆明人对于这一段的记忆都是不可磨灭的。由于我的父母是随1950年代初解放军南下来到昆明的,我和我的家庭自然没有这样的记忆,但是我周围的昆明朋友的父辈无一例外都有这样惨痛的经验。甚至有一个偷看父亲日记的朋友说,那个时期日记里面都是记载着“跑警报”的很长很长的就像“流水线”,甚至感觉无味。给我深刻记忆的是很小的时候就常常见到一位双腿高位截肢,下身捆着一个小板凳,杵着拐杖行走的女人。我几乎就是看着她成长的,后来,小板凳变成了残疾人的轮车……后来我也认识了她,知道她就是被日本飞机炸断双腿的,全家全部死于那次轰炸。

著名作家汪曾祺老先生曾经写过一篇短文“跑警报”

http://www.millionbook.com/xd/w/wangzengqi/wzqw/034.htm

这篇文章对昆明人在日本人的飞机轰炸下“跑警报”的生活描写的“入木三分”,我几十年来,不知道看了有多少遍。现在,在怀念即将消失的巫家坝机场时昆明人看一看这篇短文,会有一种别样的感受。

汪老先生在这篇文章的最后说:“日本人派飞机来轰炸昆明,其实没有什么实际的军事意义,用意不过是吓唬吓唬昆明人,施加威胁,使人产生恐惧。……”

其实这样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我认为,日本人轰炸昆明,是有着非常明确的军事的,战略的意义,那就是切断破坏滇缅公路,特别是滇缅公路的终点站昆明,阻止滇缅公路的物资通过昆明运到前线。



滇缅公路的保护神——“飞虎队”和巫家坝机场

战争开始后,地处大后方的云南人主动提出并很快修筑了滇缅公路。随着日军对中国的入侵和封锁,滇缅公路在1940年以后成为了中国接受外援的唯一通道,战略地位日益重要。

大家知道,现代战争打的是钢铁,贫穷落后的中国本来就比日本差许多。特别是上海、北京、武汉、广州等等大型工业基地被日军占领后,支持战争的工业所剩无几,即使我们有亿万民众,但是手无寸铁也无济于事。有人说,“没有枪,没有跑,敌人给我们造”!殊不知,靠着侵略吃饭的日本人,他们更多的飞机大炮武器弹药恰恰是掠夺我们的资源,占据我们的工厂,强迫我们的人民建造,再用来打击我们的。

国际上支援中国的世界列强如美英苏愿意为中国提供作战物资,到了一定的时刻,也只有滇缅公路可以把这些东西运过来了。

日本同样很敏锐地也看到了滇缅公路的重要性,所以常常派出飞机轰炸滇缅公路沿线和昆明。日军出兵占领了法属印度支那的越南后,他们直接从河内起飞飞机轰炸,最近的就是昆明。所以,轰炸昆明并不是没有军事目的的。

为了阻止日本飞机轰炸滇缅公路和昆明,空军力量已经在战争初期消耗殆尽的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私下商定,由中国政府到美国招募志愿人员来帮助中国抗战,这就是陈纳德率领的美国航空志愿队。

从表面上,作为陪都的重庆战略地位更加重要,日本人对重庆的轰炸比起昆明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美国志愿队为什么不驻扎重庆而是驻扎昆明呢?这就是为了保卫滇缅公路!

陈纳德的志愿队的驻地就选择在巫家坝机场,但是由于当时巫家坝机场常常遭受日军轰炸。所以陈纳德把训练基地秘密转移到了没有受到战争威胁的缅甸的同古机场。

这样,巫家坝机场的战略地位就随之重要了起来。


巫家坝机场——“飞虎队”扬名的地方

如果说美国志愿队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或许还有些陌生的话,那么说到“飞虎队”,不知道的中国人恐怕就很少了。而“飞虎队”这个扬名天下的美誉的产生就是在巫家坝机场。

美国航空志愿队员在缅甸东瓜机场完成了艰苦而富有成效的训练后,陈纳德率领第一和第二中队于1941年10月秘密陆续来到他们的总部昆明巫家坝机场,准备给予猖狂轰炸昆明的日本人致命一击!

1941年12月20日上午9点45分,中国军第五路司令王叔铭“王老虎”向陈纳德通报空袭预警网的报告:“10架日本轰炸机于9点30分从越南上空飞越云南,预计两个小时后到达昆明。”机场马上发出警报,担任警戒的队员套上笨重的飞行服疯狂地奔向自己的飞机,他们兴奋异常。在敌机到达昆明前30分钟,24架P-40升空迎敌,其中第二中队8架飞机在昆明上空等待。第一中队16架在昆明以西为预备队。

“3点钟(东方)方向大约60英里发现敌机。准备攻击!”

“不对,好像不是日本飞机。”

“混蛋!你没有看见‘红膏药’吗?”

发起攻击后,敌机回头逃跑。陈纳德命令第一中队到昆明东南方向30英里处截击返航的敌机。

第一中队在宜良上空截住敌机,兴奋的队员忘记了战术要领,一窝蜂冲上去。他们非常幸运,因为敌人的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护航。一阵混战后,当场击落四架,其余地开始逃跑。据中国边境观察员报告只有一架日本飞机逃回越南。

返航的队员在跑道上空得意地做着表示胜利的翻滚动作,在汇报战果时兴奋地连话都说不利落,拿烟的手不断哆嗦。当大家潮涌般扑向机场酒吧欢庆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陈纳德冲出办公室,独自一个人躲到角落里,这个刚强冷酷的男人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满脸泪水……

过去到重庆向蒋介石汇报工作时,他几次因日本飞机的轰炸而耽误了返回东瓜(同古)的时间,其中有几次差点在空袭中送命。空袭时他从不到防空洞躲避,而是用自己的肉眼看着日本飞机的狂轰烂炸并观察他们的战术特点和飞行规律。他当时所能做的就是告诉中国人:再忍受一下,报仇雪耻的日子即将来临!这一天终于来了,多年来艰苦努力终于得到了报偿!

昆明人对日本飞机飞临昆明上空而没有听到炸弹声感到疑惑,但是马上就听到了机枪声,大胆的人从隐藏地跑出去观看后大叫:“老美和日本人打起来了!打落了一架!又是一架!”

当时几乎所有在昆明的人都目睹了这场永远难忘的大空战,大家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第二天,一位记者突发奇想,在昆明报纸上使用“飞老虎”来形容志愿队员,美国报纸也人云亦云。队员们认为这个称呼很好,以后干脆就用“Flying Tigers(飞虎队)”为自己的队伍命名。从此一只插着翅膀的老虎狂怒地撕碎日本太阳旗的著名图案,也成了飞虎队非正式标志。

一连几天,昆明官民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地来机场庆贺。大红绸带和鲜花、火腿和水果使队员接应不暇。美国兵在昆明上空打了大胜仗的消息迅速地传开,在空战中因迷航而在山区迫降的队员埃德·雷克托感到惊奇和不解,因为无需解释,向他跑来的农民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人们把他围在中间欢呼,几乎是抬着把他送到了机场,遭引了安全返航的队员的嫉妒。


决定中国命运的机场——巫家坝机场

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以后,外国支援中国的作战物资全部中断,中国面临“赤手空拳”和武装到牙齿的日军作战的境地,中国的抗日战争到了最最危急的时刻。

中美两国决定紧急开辟驼峰航线代替滇缅公路,继续为中国输送物资。这条航线从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的汀江机场到云南的昆明机场。

其实,驼峰航线途径的云南地区并不仅仅就是昆明,如丽江、保山、云南驿都比昆明距离更近,也有机场。但是,这些机场都在日军航空兵有效打击的范围内(有效打击范围指这些机场距离日军占领区太近,日军在缅甸、甚至芒市机场起飞,甚至飞行距离更近的战斗机也可以抵达。这样,有战斗机掩护的轰炸机的威胁就更大。运输机绝对不能在这样的机场降落。昆明巫家坝机场尽管日军的轰炸机可以抵达,但是战斗机却不能抵达。),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时只有昆明的巫家坝机场的跑道的长度和硬度,可以供美国的大型运输机的起降。所以,那个时期在云南各地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百万老百姓一起出动修建机场。目的就是供美军大型运输机使用,来减轻巫家坝机场的压力。

在昆明近郊的呈贡、寻甸的羊街、陆良、沾益等机场修建好之前,就只有巫家坝一个机场承担着驼峰航线的所有运输物资的接收任务。所以,我说在这段时期,昆明巫家坝机场就决定着整个中国的命运!这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有人也提出,如果当时惠通桥没有炸毁,日军长驱直入攻占昆明甚至重庆……

其实日军即使突破怒江天险,也未必能够占领昆明,但是,如果突破怒江的日军在怒江东岸的保山等地建立前进机场,这里起飞的战斗机可以掩护轰炸机轰炸昆明巫家坝机场,那么日军不用占领昆明,中国的命运也许就要改变,至少中国的抗战前景就更加悲观。

如果说,一个机场可以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死存亡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这样的机场在全世界也是很少的,而昆明的巫家坝机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度就是这样的一个机场。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其重要性能够和抗战的巫家坝机场相比的,也许只有冷战时期的西柏林机场。那时苏联和东德封锁了边境,西方提供给西柏林的所有物资都必须依靠空运到西柏林机场。


驼峰空运超过滇缅公路——巫家坝机场稳居头功

大家知道,滇缅公路是中国抗战最重要的运输通道,但是驼峰航线的运输量却超过了滇缅公路(滇缅公路被切断前,运输物资50多万吨、史迪威公路开通后运输物资10多万吨、但是驼峰航线运输物资却是70万吨)。作用不言而喻。在70多万吨的驼峰航线运输总量中,作为一个机场,巫家坝机场无疑稳居头功。甚至巫家坝一个机场的接运物资的数量,也许超过其他机场的总和。


建立巫家坝机场博物馆当之无愧!

也许全世界只有西柏林机场的历史意义可以和昆明巫家坝机场媲美,在这样的一个消失的机场的旧址上拿出一小块地盘来建立一个机场博物馆的话,其要求并不过分。在巫家坝老机场仍然还在使用的时机考虑建立这样的一个占地面积不一定很大的博物馆,时机也最为恰当。

但是,即使巫家坝机场非常有资格建立一个博物馆保留它独一无二的光荣历史;即使目前并没有被房地产开发商占领动工;即使广大老百姓和各界人士呼吁建立博物馆,并开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最后决定权仍然在地方领导的手里。

鉴于以往的经验教训,巫家坝机场消失后能否在旧址上建立一个博物馆供大家缅怀,我们仍然表示非常的怀疑,其前景并不非常乐观!


以往的经验教训

1. 昆明圆通山两处纪念碑至今没有恢复

抗战期间,云南地方政府在昆明市圆通公园建立了“缅甸战役中国阵亡将士纪念碑”(也称“安澜纪念塔”(安澜为中国抗战著名将领戴安澜))和“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后先后被破坏。

改革开放以来,包括云南省昆明市政协委员在内的著名人士和普通市民多次呼吁恢复这两座抗战纪念碑,但是至今没有下文。据了解,没有得到恢复的原因之一是,有些人认为,在这“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上题词的人中何绍周、李弥等人历史上有争议。而抗日名将戴安澜将军的——“安澜纪念塔”却没有提出任何不应该修复的理由却一直搁置至今。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是包括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全民族的抗战。云南在抗战中有着特殊和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中,在圆通公园被毁的“安澜纪念塔”是为了纪念戴安澜将军,毛泽东同志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都给予他高度赞誉,被国家列为“革命烈士”称号;而同样被毁的“陆军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著名的松山战役中牺牲的第八军的将士。这两座纪念碑是云南抗战,乃至中国抗战光辉典范之一。

注意:我们提出的,也是历年来著名人士和我省民众提出的是恢复过去原有的纪念碑,而不是新建纪念碑。国家在保护和恢复文物中早有明确的规定和政策,那就是“修旧如旧”,保持原有的面貌不予改变;对历史上有争议的人物的评价同样早有原则和政策,那就是“实事求是”,“是非分开”:对那些有争议的人物只要在历史上做了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事情采取“不回避”,“不掩盖”,可以“正面介绍”的原则。全国在保护和恢复文物以及在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中,上述原则早已贯穿,不胜枚举。

这两座抗战纪念碑过去都是建筑在圆通山的小山坡上,地点非常清楚,周边至今并没有其他建筑。纪念碑都是有石块砖头水泥建筑,占地面积不大,费用不高。建筑的式样规格用材,已经原来的文字等所有资料目前保存都十分完整,政治和技术上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尽管地方政府和政协参事组织一再邀请有关人士提出自己的建议,但是上述纪念碑在第一次有人呼吁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当权者仍然无动于衷!


于此相反,有的地方由于保护和修缮了有意义的场所并取得的良好效益:

2. 腾冲保护和修复国殇墓园和取得的效益

20年前,我省腾冲地方政府和民众就原样恢复了有着国民党和国民政府旗帜、有着多名历史上有争议的国民党著名人物的题词的“国殇墓园”。他们的这一壮举,多次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扬和肯定,得到了扩大民众的拥护和支持,也受到了非常明显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效果。最近,中央决定把腾冲作为中国抗战最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建设,并给予了巨资帮助。全国各地的原有的抗战纪念碑、纪念塔等建筑也得到了很大的恢复和重建。和这两座纪念碑有关的戴安澜、何绍周以及李弥将军等都得到了公众的评价,都对他们冠于“抗日名将”、“黄埔名将”的美誉而见诸于各种媒体。


3. 湖南芷江抗战机场就见“飞虎队”纪念馆和“陈纳德纪念馆”

湖南省的芷江曾经是抗战的一个重要机场,飞虎队曾经在此战斗过。近年来,当地政府及时保护了这个场所,并在此修建了一个“受降胜利纪念馆”以及“飞虎队纪念馆”和“陈纳德纪念馆”。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hl=zh-CN&newwindow=1&safe=strict&q=%E8%8A%B7%E6%B1%9F%EF%BC%8C%E5%8F%97%E9%99%8D%E7%BA%AA%E5%BF%B5%E9%A6%86&oq=%E8%8A%B7%E6%B1%9F%EF%BC%8C%E5%8F%97%E9%99%8D%E7%BA%AA%E5%BF%B5%E9%A6%86&aq=f&aqi=&aql=&gs_sm=e&gs_upl=1485l22844l0l23204l32l25l4l1l0l0l187l1546l1.9l11l0

政治意义和社会效益非常显著。


4. 桂林老机场旧址,“陈纳德指挥部”

同样,广西人在桂林老机场的旧址修建了“陈纳德指挥部博物馆”, 政治意义和社会效益同样非常显著。

http://www.sogou.com/sogou?query=%B9%F0%C1%D6%A3%AC%B7%C9%BB%A2%B6%D3%D6%B8%BB%D3%B2%BF&_ast=1324615168&_asf=www.sogou.com&w=01029901&pid=A8KFZ-5777&duppid=1&sut=12343&sst0=1324615744671

近年来,许多美国老兵和亲属纷纷来到芷江和桂林的机场旧址的纪念参观参加重大活动,他们把许多珍贵的文物都捐助给了这个两个地区。而云南有数十个和抗战有关的机场,其中大部分也荒废闲置或者改为他用,却从来没有想到建立这个的纪念场所。许多外地的年轻人越来越不认识云南还有许多这样的机场。而知情到老人和有识之士却不无感觉有些遗憾:无论外地的这些纪念场所怎么吸引人们的眼球,他们知道在抗战中取得更加重要的作用的应该是云南的机场,特别是巫家坝机场。而他们认为,云南的地方领导对此好像不感兴趣……


5. 重庆的“史迪威纪念馆”

重庆在一所史迪威将军居住过的住所建立了“史迪威纪念馆”,使得重庆的抗战文化的氛围更加浓郁生动。

和上述三个地区建立的纪念场所相比,云南和昆明也具备相同的历史资源,如果不是更加具有的话。但是,这样的纪念场所在昆明什么也没有。建立“文化大省”就是一句空话。云南和昆明如此这样对保护修缮具有历史意义的场所的现状已经严重滞后,现在和将来必将要吞食后悔并无可挽回的恶果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地方领导对在巫家坝机场旧址建立博物馆的事情上要及时作出决定,这就是建立巫家坝机场博物馆!!

希望大家都支持和呼吁!

原帖 http://blog.ifeng.com/1814067.html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