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将中国拖入陷阱的两大奇招

毛爱粪 收藏 3 1497
导读:作者:颜昌海 来源日期:2012-3-25   据韩国东亚日报2012年3月19日报道,北京对朝鲜出人意料地宣布发射火箭表现焦虑和困惑。收到北京心理和物质支持的平壤,有效地给北京寄予高度期望的恢复六方核谈泼了冷水。新华社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对朝鲜驻京大使池在龙表示,北京对朝鲜计划发射其“光明星3号”卫星“表示关切与忧虑”。张志军说,“中国热切关注朝鲜发射卫星的有关计划和国际社会的反应”,并说,“中方认为,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是各方共同的责任,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颜昌海

来源日期:2012-3-25


韩国东亚日报2012年3月19日报道,北京对朝鲜出人意料地宣布发射火箭表现焦虑和困惑。收到北京心理和物质支持的平壤,有效地给北京寄予高度期望的恢复六方核谈泼了冷水。新华社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对朝鲜驻京大使池在龙表示,北京对朝鲜计划发射其“光明星3号”卫星“表示关切与忧虑”。张志军说,“中国热切关注朝鲜发射卫星的有关计划和国际社会的反应”,并说,“中方认为,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是各方共同的责任,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北京官方使用如“关注和忧虑”及“共同责任”这些字眼,向池在龙表达了北京内部的不满。专家们预测,北京可能改变其立场。正如谚语所说“事不过三”,一个错误不应该被重复三次。越来越多的声音敦促北京对平壤第三次尝试“卫星赌博”,应采取严正立场。一名在北京的专家称,前两次平壤宣布发射卫星时,北京当局没有召见朝鲜驻华大使。这就意味着这次北京把平壤没有事先跟北京协商其卫星发射计划,视作一起严重事件。


北京的举动被视为对朝鲜的警告。然而,北京不大可能立即采取行动,包括暂停对朝鲜的援助,因为平壤可能会诉诸极端行动,如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在说服朝鲜重返六方会谈谈判桌方面是合作关系。但是中国又是朝鲜最大的政治盟友和经济援助国,因此如何分别处理与平壤和汉城之间的关系,同时又维护自身根本的政治利益,将是北京外交政策所面临的一大挑战。


金正恩在达成2·29美朝协议两天后,即3月2日视察战略火箭司令部时,听取部队有关人士的介绍。朝鲜过去从未公开过战略火箭司令部。朝鲜公开金正恩视察部队的具体日期也非常罕见。韩国《朝鲜日报》报道,如果朝鲜按照公布的计划利用“银河3号”运载火箭发射“光明星3号”,那么对美国承诺暂停远程导弹试射的“2·29美朝协议”就将变成一堆废纸。美国必然会取消协议中规定的向朝鲜提供的24万吨营养援助,朝鲜新领导人金正恩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难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善美朝关系。“2·29美朝协议”是金正日去年年底突然去世后成为新领导人的金正恩掌权两个月以来拍板的对外领域最重要决定。但朝鲜在短短16天之后便主动推翻了金正恩的协议。因此,韩国政府和朝鲜问题专家指出:“朝鲜内部状况越来越难以预测。”


部分专家指出:“是军方推翻了外务省主导达成的美朝协议。”专家认为,外务省和军方围绕金正恩时代的对外政策主导权展开争夺战,在此过程中做出“试射导弹”的决定。一位朝鲜消息人士表示:“在金正日政权末期,外务省被军方压制,不敢出声。金正恩时代拉开帷幕后,外务省通过美北对话扩大了影响力,于是军方开始出面牵制。”如果这种猜测属实,金正恩应该是在未能完全掌握朝鲜内部权力机构的情况下,被卷入外务省和军方之间的争斗。韩国政府的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金正恩目前还不具备完全掌权的能力。表明金正恩被军方影响的状况陆续出现。”该负责人指出:“朝鲜军方一直在寻找发出自己声音的机会。朝鲜军方就对韩国军队的敌口号一事做出过激反应,可能也不是金正恩的意思。”但有人提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当前朝鲜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在迎来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的今年成功举办太阳节(4月15日)活动。可以认为朝鲜的一切行为都是以此为目标。”


为了以今年太阳节为契机宣布“进入强盛大国时代”,朝鲜一直努力将政权的所有力量都集中起来。据分析,迎接太阳节的远程导弹发射计划是很早以前就已经筹划好的,目的是庆祝进入强盛大国和金正恩掌权。


如果进行核试验,朝鲜的友邦中国、俄罗斯也不会站在朝鲜一方,但远程导弹则不同。就像2009年4月发射“大浦洞2号”时那样,只要朝鲜辩解说是“人造卫星”,中国、俄罗斯就很有可能接受这种说法。根据上述意见,朝鲜研究生院大学教授梁茂进分析称:“发射远程导弹是宣布金正恩时代拉开帷幕的礼炮。”国立外交院教授尹德敏指出:“就朝鲜而言,对美、对中关系固然重要,但(需要发射导弹的)国内需求更加重要。”


有分析称,朝鲜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认为即将于11月举行大选之际,对朝鲜风险管理高度紧张的美国不会轻易打破同朝鲜之间达成的“2·29协议”。东国大学教授金龙贤表示:“朝鲜会坚持强调是人造卫星,主张自己并未违反2·29协议。而对于最关心朝鲜铀浓缩计划(UEP)的美国而言,不会撕毁艰难达成的2·29协议。”韩国国家研究所A研究员说:“朝鲜似乎认为,即使暂时和美国中断对话,最终也会获得援助。”


据韩国媒体报道,中国为了支持金正恩体制保持稳定,向朝鲜无偿提供史上单笔最大数目的援助,援助项目涉及朝鲜紧缺的粮食、建材、现金等,总额达6亿元人民币。实际上,金正恩接班以后花钱的地方挺多,什么金正日葬礼、各类效忠活动、新年音乐会、晚会以及纪念金日成诞辰100周年开展系列活动等,都需要大笔的开销。今年,朝鲜还面临着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宏大目标,要实现让人民“吃米饭、喝肉汤、穿丝绸衣服、住瓦房”的朝鲜式富裕日子,但是从朝鲜目前的情况看,并不比金正日当政时乐观。在代际更替之际,朝鲜的经济建设势必受到一定影响,原本不良的状况可谓雪上加霜。可是,这个牛皮金日成吹了,金正日接着吹,金正恩接班以后还在继续吹,为了金氏王朝“长治久安”,为了最高领袖的“脸面”,还要继续吹这个牛皮。不仅要吹,还要吹得无比辉煌,无比宏伟,一代比一代强,才显得与时俱进,显得朝鲜领袖和劳动党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一家三代,都许诺给朝鲜人民带来强盛国家,让大家“吃米饭、喝肉汤、穿丝绸衣服、住瓦房”,但这一目标从未实现过,朝鲜的国计民生一直处于困难状况,粮食生产供不应求,特别是灾荒年景,其境内更是惨不忍睹,每年需要大量援助才能维持民众的基本生存。即使如此,也难保不饿死人。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拥有全世界第四大规模、总数超过120万的军事力量,这还是公开的数字,某种程度上,朝鲜是个全民皆兵的国家,还有跟正规部队相差不大的准军事部队,还有负责内政以及人民监察的内务部队、秘密警察,加上它们,数量更为惊人。养活这样大批的武装人员,当然需要钱。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这个号称实行“先军政治”的国家,光是养活各种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部队,就要花费大量资金,除此之外,它还将远程战略导弹、核武器以及卫星等高科技产品纳入国家发展的目标,以此为朝鲜政权安装上一个强大的安全阀门,让所有国家,不仅是那些敌视它的国家,比如美韩日,对此心存恐惧,而且要让中国、俄罗斯等友好邻邦“投鼠忌器”。这些项目都是花钱如流水的,即使是拥有雄厚财力的大国也不会轻易涉足这些领域,但朝鲜就敢这么做,而且接二连三地搞。客观而言,从金日成到金正恩,朝鲜历届最高领袖都是搞政治、搞阴谋的“天才”。搞尖端武器研发和生产,可以起到多重作用。朝鲜首任领导人金日成是在战争中成长和发展起来的,它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把持政权的合法性依据是他参与了战争,在政治斗争中发挥了领导作用,实现了国家独立。


金正日则没有这个优势,那么他就得自己创造这样的优势,其一是继续高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旗帜,其二是“创造性”地提出了“先军政治”,其三是在尖端武器研发领域实现重大突破性进展,比如远程导弹和核试验。在尖端武器研发领域的成就被当作朝鲜领导人的重大政绩,甚至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政绩,比如金正日死后,他所领导研发的核武器,就被当作其重大勋业对朝鲜民众进行大量宣传。现在,金正恩热衷于搞卫星发射,说白了也是要往自己脸上“贴金”,首先是建立自己的突出“功勋”,进一步巩固他的接班体制,其次,朝鲜要实现所谓的社会主义强盛大国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因此唯有在军事尖端武器领域取得“重大成就”,才能“忽悠”朝鲜民众继续老老实实接受金氏王朝的领导。


但金正恩要实现长期统治,则必须像他的祖、父辈一样建立自己的合法性依据。喊“社会主义强盛大国”口号以及在核武器、远程导弹方面,只是继承前辈的业绩,而如果在卫星应用领域,特别是有效实现“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目标,那么他的统治将是不可撼动的。因此,他会将卫星发射作为重中之重,一旦在这方面取得成功,那么,在年底前,“社会主义强盛大国”没有真正实现的时候,通过政治运作,人民也会“原谅”这位年轻的接班人的。从长期看,他必须在新的领域有所作为,才能继续领导朝鲜国家机器,统御人民,而这个新的领域当然最好是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但这个目标实现很难,取决于多方面条件,特别是金正恩有没有勇气克服诸多困难和阻挠,突破既定国策,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都存在不可预测性。


从实际情况看,朝鲜在尖端武器领域取得的成功,也成为其大国平衡外交中重要的甚至是关键的政治工具,对其天然敌人韩国以及其他大国包括中俄等“友好国家”产生威慑作用,为朝鲜争取了战略空间,也通过对这个工具的使用,屡次换取了大国的外交援助,减轻了其在国家机器运转及民生方面的显著困难。金正恩显然不会放弃金正日屡试不爽的“宝贝”。因此,金正恩很难放弃这个目标。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约见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希望劝说其不要发射卫星,恐怕难以如愿。中国还得为他的鲁莽行为——虽然这个行为对他来说具有充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付出大量外交资源在大国间进行斡旋,减轻其外交和政治影响,确保朝鲜半岛稳定。换言之,中国不仅一直在为朝鲜“花钱”,为其内部困难“买单”,其实是间接支持朝鲜发展尖端武器,用来制衡自己,将自己拖入复杂的外交困境中,被朝鲜牵着鼻子走,同时还在相当大程度上充当了“保护人”的角色,动用战略影响力,在美韩日俄等大国间进行外交斡旋,促使它们保持对朝鲜的耐心,通过外交途径进行磋商逐步解决问题。


但从金正日不断在尖端武器领域特别是远程导弹和核武器领域取得进展来看,中国的外交战略似乎存在遗憾,中国宁愿担负保护朝鲜的工作,也不应该纵容朝鲜在上述领域突破,这是把双刃剑,固然对美日韩造成威慑,但同时也对中国形成牵制,特别是潜在地危害了中国利益。长期生活在一个不够稳定的拥核国家周边,其危险性不言而喻。而为了应付它的威慑,为了促其保持稳定,中国又得花费大量资金和资源,填补这个无底洞。


从上述因素来看,中国针对朝鲜的战略策略存在明显漏洞,现在不得不为这个失误付出代价,对朝鲜6亿元援助还是“小事”,在朝鲜持续在军事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导致民生困难,无法在今年实现对朝鲜最高领导人至关重要的“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情况下,中国如何支付得起其庞大得难以想象的资金?作为朝鲜的“最友好”邻邦,中国怎么可能无视朝鲜政权面临的危机,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而这个表示,又岂是区区的“6亿”能打发的。


况且,在一个全球化时代,大国外交更加复杂,远程尖端武器不断升级,朝鲜在地理上对中国的战略屏障意义早已今不如昔。恐怕只有所谓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上的唇亡齿寒,才是最为优先考虑的因素。但与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相比,这些政党而非全民才关心的领域何足道哉?!


最近一段时间,韩国方面对于中国遣返朝鲜难民的抗议声朗愈演愈烈。专家认为,在“脱北者”问题上,北京既要面对人道主义方面的压力,又要维护朝鲜半岛局势的稳定,可谓进退两难。对所谓“脱北者”,即朝鲜出逃难民的处置问题,其实一直存在。不过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韩国政府对于中国方面遣返朝鲜难民的抗议越来越强烈。据美联社报道,几乎每天都有活动人士聚集在中国驻汉城大使馆门前抗议,示威者甚至偶尔会和警方发生冲突。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援引“消息人士”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将31名朝鲜难民全部遣返。该报道还称,包括这些“脱北者”在内,仅仅在2月份,就有400名朝鲜难民被强制遣返。这些难民被遣送回朝鲜之后被关押在政治犯收容所,面临严峻的刑罚甚至死刑。


汉城政府呼吁中国按照国际标准处理朝鲜难民,而北京方面则强调,这些“脱北者”是经济难民,而不是政治难民。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所的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从国际法和惯例的角度看,中国对于这些难民的处置至少形式上并没有太多可以指摘之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从道德和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一味地遣返朝鲜难民并不是合适的解决办法。他说:“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享有自由选择居住地的权利,不管是出于政治原因还是经济原因。更何况,从朝鲜严重的食品匮乏状况来看,经济原因造成的难民也应该得到人道的对待。因此,任何阻止这种难民潮的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


据美联社援引韩国统一部报道,从1950年代朝鲜战争结束至今,一共有大约2.1万人从朝鲜逃至韩国。韩国反对党自由先进党议员朴宣映对美联社记者表示:“大部分脱北者不是为了到中国生活,而是为了到韩国来。中国应该尊重这一点。”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指出,对于这些朝鲜难民出逃的动机,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不管是为了逃离政治迫害,还是出于生活的窘迫,大部分人可能首要的目标就是离开朝鲜。最简单的路径就是先逃入中国东北作为“中转站”,然后再寻找机会进入韩国。据估计,目前有大约10万朝鲜难民生活在中国,其中大部分在朝鲜族聚居的延边地区,那里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对于他们来说比较熟悉,而且也不容易被发现。弗兰克向德国之声透露,根据他的了解,的确存在一些力量,为那些意欲出逃的朝鲜人提供组织和帮助,有的是出于政治动机,有的是出于人道主义救援的目的,还有些就是为了赚钱的类似”蛇头”组织。弗兰克说:“我自己也到中朝边界上去看过,感觉那里的戒备并不算十分森严。只要对当地地形有一定了解,又有冒险勇气的话,想越过边界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更艰难的应该是逃出去之后怎么办。”弗兰克还表示,由于出逃人员的家属有可能会受到平壤政权的迫害,因此全家“集体出逃”的案例比较常见。不过,如果不是出于政治原因,曾经试图与当局作对,而仅仅是出于经济原因出逃的普通难民,平壤政府也很难去仔细追查每一个案例,并对其家属进行打压。


弗兰克将朝鲜半岛的情况与德国的历史进行比较,冷战时期一共有大约一百万人从前民主德国逃到联邦德国,两个数字差距甚远。他认为,韩国政府应该对其相关的政策进行修改,不仅要欢迎这些“脱北投南”的难民,而且要尽量妥善安置他们的生活。这将大大减轻中国的边境压力。然而,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个解决途径不是没有问题的:“(北京)肯定不希望看到朝鲜因为难民潮而陷入动荡不安。从德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前民主德国恰恰就是由于大量民众涌出而最终陷入崩溃的。假如朝鲜也重蹈这样的覆辙,是绝对不符合中国利益的。因此,我想这就解释了北京目前对待这一难民问题的政策动机。”


虽然在朝鲜主动作出妥协姿态,表示愿意暂时“弃核”的背景下,难民问题不至于对重启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假如难民人数不断上升,中国仍然一味坚持目前的遣返政策,则会对中韩关系带来严重的问题。国际社会向中国和韩国施加的压力将会随之增加,两国将不得不寻找一个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可以接受的解决途径,这将对两国的外交和战略政策带来影响。因此,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中国加强对边界的控制。


过去20年里,韩国、中国和西方国家用不同的策略,试图说服平壤政府进行合作。尤其是韩国政府尝试了许多方法。自由派前总统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以1970年代西德的东部政策为效法对象,寄希望于双方的合作。南北间举行过首脑峰会,并给多年离散的家庭创造团聚的机会。但此后又是一段对峙的冰封期。保守派的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要求朝鲜方面做出让步,才能获得南方的援助,继续开展交流。韩国“民主和平统一谘询委员会”的副主席金玄煜认为:“追求自由是人的自然需求。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希望的并不仅仅是技术上或地理上的统一。统一必须给朝鲜民众带来自由,他们应该能够自由表达,自由选举,享有宗教自由。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南北方的统一,同时必须结束北方民众受到的压制。”金玄煜强调,韩国在每次做出让步前都必须要求朝鲜以改善人权作为条件,这也是从两德统一中获得的启示。他认为,因为东德民众起来反抗,才使德国的统一成为可能。来自莱比锡的弗朗克在东德时代就曾到过朝鲜,这位朝鲜问题专家也认为,朝鲜人会自己起来要求变革,即便不一定是出于追求自由的理想。“在朝鲜,个人追求物质进步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这横跨社会各个阶层。今天的朝鲜街头,很多人都拿着手机在把玩,还没有手机的人会非常郁闷。甚至有人会问西方客人:能不能给我300欧元,让我买一部手机?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如果我把他告发了,他就会遇到麻烦。但对手机的渴求超过了对管制的惧怕。”


但从对物质的渴求到专制政权的瓦解之间还有很长的距离。德国的统一首先要感谢苏联的态度,戈尔巴乔夫对东柏林政府不再提供支持。而在外交界看来,中国是唯一能对朝鲜施加影响的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占到朝鲜外贸总量的80%。但普遍认为,中国不希望看到朝鲜半岛统一,因为那样的话,美国军队就会直抵中朝边境。不过应提醒人们,不应高估了中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朝鲜的核武器是个很大的问题。中国对此也非常头痛,因为这是个很大的风险。朝鲜制造这些核武器的动机也在于此:限制中国的影响力,让中国人不要凑得太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