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的背后是各种力量在博弈 摘自书稿《羚羊三十六》

王焦玉荣 收藏 41 64
导读: 可以改编成动漫的书稿《羚羊三十六》 作者 荣儿

可以改编成动漫的书稿《羚羊三十六》


作者 荣儿

写于公元2008年10月5日




第十三章 谈判的背后是各种力量在博弈



两天后,在飞鹰国国务卿巴拉格的斡旋下,关于如何解决云海问题的三方第二轮会谈,又开始了······

参加这次会谈的三方代表中,三位核心人物均没有列席会议。飞鹰国的代表中是以国务卿巴拉格为主的三人团;藏羚羊的代表中是以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为首的三人团;而臣相知一切则是代表野人国发言的三人团首领。会议照例仍由东道主的飞鹰国代表主持。

“尊敬的、来自于金星;来自于可可西里的同志们!各位晚上好!现在,我们开始茶余饭后的第二次谈话······”飞鹰国国务卿巴拉格首先致辞道。接着他说:“这次谈话的目的,主要是解决自雾山之战后遗留下来的战俘问题。在谈话开始之前,我先给大家定一个方向:就是只谈战俘如何交换问题,其他问题尽量不谈的我们就不要把它划入这次谈话的范围之内。下面,我巴拉格本人代表东道主、也可以说是旁观者的飞鹰政府,首先问向尊敬的部长万里驰骋羊元帅!雾山之战中,被俘的金星臣民······有多少人?我要的是实数。”

听完巴拉格的开场白之后,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元帅提出了抗议;他说:“巴拉格同志!刚才你的言语有失公正。首先我们必须再一次地告诫你们:在雾山之战中被俘的不是金星臣民,而是侵略者。与我们有深仇大恨的不是金星人民,而是带有侵略地球意图的金星政府及其军队。”

闻听万里驰骋羊之言,同为地球人的巴拉格顿时醒悟道:“哦······对对对,部长同志提醒的非常及时、非常正确!这样吧,请部长同志告诉我:在雾山之战中被俘的侵略者,共有多少?2000?还是2000多?还是2000少?不过我坚信是2000多点儿。”巴拉格狡猾的抢先说出了人数。

怎奈万里驰骋羊根本不买他的帐,他老人家轻描淡写地说道:“尊敬的国务卿阁下!我不清楚你刚才所言的数字是听自于何人之口?要知道关于雾山之战中被俘的侵略者的具体人数,截止到目前为止我方还没有公布。不过这也到印证了阁下的耳朵确实非比寻常。要知道在我国的民意调查中,阁下的耳朵能听出老远确实是家喻户晓。”

闻听此言,巴拉格气坏了,但他又无话可说;不是吗,人家藏羚羊们到现在确实还没有公布雾山之战中的俘虏人数。自己抢先说出2000数字不就等于招供了在雾山地区确有金星间谍在活动······除此之外,自己的耳朵还被藏羚羊们讥笑成了驴耳朵;想到这儿,巴拉格这个气呀······

“是这样的······”来自金星的臣相知一切在听了万里驰骋羊元帅的话语之后,他不由得暗挑大拇指:罢了,不愧为可可西里藏羚羊们的军界领袖!言语间充满着大智大慧!但对巴拉格国务卿,知一切的心里则升腾起了蔑视的言语:哼,小样儿,别看你平日里脚蹬马靴、身披夹克、头戴牛仔帽,你还以为你是西部牛仔呀,不是;你是傻瓜二代。但站在战略的高度看待飞野两国关系时,知一切臣相又不得不全力维护巴拉格的国务卿形象。于是他说:“是这样的,部长同志!关于雾山之战中被俘的我方士兵的人数,巴拉格国务卿说是2000多点儿,而且他是确信的。关于这个数字······我方也是确信的,而且不但确信,我们的数字还精确到了个位数,也就是说在雾山之战中我方被俘的士兵人数为2162名。为什么敢这么说?因为在战役结束后不久,我方的战地特工人员就携带着战地情报返回了云中山岛······”

“这就是说,作为侵略者的你们除了军事侵略以外,还派有大量的特务人员在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简直就是畜牲······”万里驰骋羊说着痛骂道。

“这是三方会谈,你怎么能骂人呢?”知一切质问道。

“我就骂你了,咋儿地;老子是军人出身,要不是面前摆着这么一张破桌子,老子非揍的你满地找牙不可······还三方会谈,你也配坐这儿,什么东西······”万里驰骋羊继续痛骂道。

“我就坐这儿了,怎么着吧······也不是你请我们来的,再说啦,就是你请老子来,老子还不来呢······”知一切嘴里吐出来的话也不是吃素的。

“得,停停停······”巴拉格一见来气了,心说你们还有没有把我这个东道主的国务卿放在眼里?你们这哪是在三方会谈,你们这明明就是在泼妇骂大街嘛。想到这儿,巴拉格生气道:“你们要干嘛?你们都是我请来的客人,为什么请你们?你们心知肚明:不就是解决云海问题以及雾山之战后遗留下来的战俘问题吗······噢,刚坐下来问题还没解决呢、屁股下面的椅子还没坐热呢,就开始泼妇骂大街啦,你们丢不丢人?这万一要让媒体知道了,你、我、他,我们三个人的脸面可丢大发啦······”

“巴拉格同志,如果你怕丢脸?请你先离开,”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一听巴拉格的话,他道:“我骂一骂这个侵略我方家园,杀戮我方百姓的刽子手不应该吗,”

“好好好,部长同志!你应该骂他······但我提醒你:这是在飞鹰国,这是在三方会谈,这是在谈判,”巴拉格说话的语速开始有些急促。

“好,即然国务卿阁下提醒我;那我谢谢。但我也必须提醒阁下一句:一开始我方政府就严肃声明:我们这不是在谈判,与侵略者有什么好谈的。”

闻听此言,巴拉格一时无言以对;但他毕竟是飞鹰国的国务卿,所以虽然言语上暴露出了劣势,但他可以耍赖呀。于是他道:“不错,贵国政府是声明过这不是谈判;但茶余饭后的骂大街在这张桌子面前也是行不通的,知道这是为嘛吗?我告诉你:因为这是我的地盘儿。我的地盘儿我做主嘛。所以现在我也发表一个类似贵国政府的声明:在我的地盘儿上,不管你来自何方?还是贵为大佛?只要进了我的地盘儿,当着我的面儿那就不能骂大街。至于我瞧不见的时候,胸中有气骂骂还是可以的。毕竟是茶余饭后的谈话嘛,谈不来骂一顿······骂就骂呗,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男人急了动动口······那也还是可以的嘛。”

“那也不能骂人的,要知道在我们金星上······”听了巴拉格的话,知一切不赞同道。

“好啦好啦,这是在地球。我刚才说过:不管你来自何方;还是贵为大佛;只要进了我的地盘儿······那就得听我的。好啦,吵也吵了、骂也骂了;现在我们开始进入今日话题:如何解决雾山之战后遗留的战俘问题?现在我来问你们:战俘一事,存不存在?知一切同志!你先说,”巴拉格就是巴拉格,他主持起会谈来,那明知故问的话说的“巴拉”、“巴拉”的。要不叫巴拉格呢,看来他爸妈没白给他起这个名字。

“存在,”知一切道。

“好,这就是说,在雾山地区确有被俘的金星之士兵。”

“什么士兵,是侵略者。”万里驰骋羊纠正着巴拉格的言语。

“行······就算是侵略者,”巴拉格勉强道。

“什么就算是侵略者?国务卿阁下!我打个比方说:假如金星人手持武器站在你的地盘儿上烧杀抢掠,你还这么说吗?”万里驰骋羊义正言辞道。

“好吧,即然你们双方都认同在雾山地区关押有大批侵略者,那么就有了‘走马换将’的第一个条件。而‘走马换将’所必需的另一个条件在哪儿呢?当然就在海峡那边的云中山岛,现在我来问部长同志!你承不承认在云中山地区有你的特工人员在活动?”巴拉格说着又把自己显摆到了世界警察的份儿上。

怎奈万里驰骋羊就是不给他这个份儿。

万里驰骋羊道:“国务卿阁下!我还得纠正你说话时的语气,云中山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我方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在我方的领土上有我们自己的军事人员在活动,这犯法吗?这不但不犯法,这叫天经地义!换国务卿的说法儿,就是我的地盘儿我做主。对吧,”

“那好,即然我们大家都认同在云中山地区有浮出水面的特工人员的存在;那解决雾山之战后遗留的战俘问题所必需的两个条件,现在就已全部具备。如果部长同志和臣相认同我的看法,那现在我们就对‘走马换将’一事,进行细节上的谈话······部长同志!你认同我的看法吗?”巴拉格问道。

“国务卿阁下!我刚才说过:云中山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我方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如果不是来自金星的侵略者侵略我们,那一方热土上是不会发生军事斗争的。所以我方一贯的立场是:尽早、尽快地把侵略者打发回老家。”万里驰骋羊道。

“那好,同为地球中人,我本人赞同部长同志的看法。”巴拉格说着话锋一转问向知一切:“臣相!你的看法呢?”

“国务卿阁下!虽然老臣我来自遥远的金星,但地球上的事情老臣也略知一、二······自古以来,‘走马换将’被交战双方演绎了一会又一回,其中有真······也有假;所以我方政府认为:走马换将一事可以进行,但交换的地点不能在当事者的地盘上。”知一切道。

“那好,即然我们大家都对‘走马换将’一事有了大同小异的看法。那下面,我们就开始商讨一下儿有关‘走马换将’的具体事宜,”顿了顿,巴拉格继续说道:“中国有句俗语:叫作当事者迷、旁观者清。所以作为旁观者的飞鹰政府认为:交战双方即为敌对关系,那就不可能建立起互信机制;所以我方政府建议:在目前可野两国政府和人民谁也不相信谁的情况下,‘走马换将’的地点应选择在飞鹰国的某一处安全地点,这样做的目的是有利于我方政府监督在‘走马换将’的整个过程中,各方是否做到言必信、行必果;这是第一。第二,我方政府承诺: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和尽一切力量,来保护在‘走马换将’的整个过程中双方人员的绝对安全。以上两点,是我们飞鹰政府不偏袒任何一方、努力将云海问题引向和平之路所做出的义举!如果部长同志!臣相同志!同意上述我方的建议,那我们就进行‘走马换将’的下一个议题······部长同志!你说呢?”巴拉格说着问向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

对于飞鹰国的这个建议,万里驰骋羊基本上表示了同意,尽管他知道这样一来会把云海问题逐步地国际化;但为了那些浮出水面的优秀特工人员的绝对安全,选择在飞鹰国进行人员交换,也是上上之策。因为这样一来也会慰藉那些隐藏在第二条战线上,正默默无闻地为了党的事业而奉献青春甚至生命的特别同志们!

“那好,臣相同志!你的看法呢?”巴拉格又问向臣相知一切。

“国务卿阁下!我非常赞同贵国政府的义举!在此,我深表谢意,谢谢!”知一切高兴道。

见万里驰骋羊和知一切先后都点了头,巴拉格很高兴!他道:“很好!即然你们二位都认同在我方地盘儿,用战俘交换特工人员;那我们就进行下一话题······什么话题呢?就是战俘的具体人数和特工的具体人数,因为只有把各方的数字搞清楚了,我们才能谈及下一步如何交换、如何行为的细节······臣相同志!你先说吧,目前浮出水面的在云中山岛的特工人员,共有多少位?”

“回国务卿阁下的话,目前我方控制住的对手的特工,共有16位;其中三位是主要人员。当然,还未浮出水面的特工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但我相信我们的对手一定清楚这方面的数字。你说呢,国务卿阁下!”知一切说着要借他人之口来说事。

“这样吧,我先说一下儿我方政府的建议:我们认为,目前我们之谈话只适宜谈水面上的事情;水下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当然,水面之下的事情要不要谈?这还得部长同志说了算,部长同志!你说呢,”巴拉格也很狡猾,他说着说着把“球”又踢给了万里驰骋羊。

“即然说到了水面之下的事情,那焉有不言之理。侵略我们的侵略者刚才说过,在雾山战役结束后不久,侵略者的战地特务就携带者战地情报返回了云中山岛;由此可见,飞鹰政府就应该知道侵略者派出的特务有多少?其活动的范围又有多大?其行为又多么得猖獗······”

闻听万里驰骋羊此言,巴拉格忙有些慌道:“不是不是,侵略者的事情我们根本不清楚······部长同志!我刚才说过,我方政府的态度是只谈浮出水面的事情。这样吧,即然刚才臣相同志说了在云中山岛有16位藏羚羊同胞;那我方政府现在就作出决定:6个小时之后即刻派出专机到云中山岛把16位藏羚羊同胞接到我国······”

闻听巴拉格此言,知一切臣相有些急了,他道:“不行不行,这样万万不妥······”

“有啥不妥······”巴拉格道。

“国务卿阁下!你想,你细想:目前在我们三方没有建立任何互信机制、签署任何互信条约的情况下,我们就先行一步交出全部16位特工人员,有失公正······”

知一切的话再一次惹恼了万里驰骋羊,他道:“有失公正?侵略者们你们听好:当着头顶亮晃晃的灯泡,你们不配吐出‘公正’二字······”

“好啦好啦,”巴拉格一见嘴仗又要打起来,他忙劝解道:“这样吧,我们就折中解决这件事情:16位特工人员分为两批到达我国。为了安全起见,更为了建立互信机制、签署互信条约,在第一批特工人员离开云中山岛的同时,第一波战俘也要离开雾山山脉来到我国;然后在我方人员的见证下,确认他们身体健康无大碍的情况下,进行第一次人员的安全交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方政府会紧接着派出第二波飞机,分别从云中山岛和雾山山脉接来第二批次要交换的所有人员;在确认他们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安全交换剩余的所有人员;如果二位愿意的话,我方政府将安排他们分别疗养一段日子,然后交给你们分别带回你们各自的家乡。如何?”

听了巴拉格的话之后,野人国臣相知一切说道:“国务卿阁下!就折中解决人员交换的这个问题,我是赞同的。但我方需要确认的是:第一批交换的确切人员的数量。至于疗养一事,由于事关重大,我的请示最高领袖!然后再给予答复。”

“那好吧,疗养一事,我们暂且不谈。我们就谈一谈数字的问题······”说着,巴拉格问向万里驰骋羊:“部长同志!你的意见呢?”

万里驰骋羊说道:“对于国务卿阁下的建议,我们本着安全的考虑,基本上是同意的。至于疗养一事我们就不需要啦,回到家乡的土炕上就是最好的疗养!不过我们还是要谢谢贵国政府的善意。至于数字问题,我们是的谈一谈,”

“那好,即然大家都认同我方的折中方案,那我们现在就谈一谈交换的人数······臣相同志!你说吧,第一批登上我方飞机的特工人员,有多少?”

“8人,但不包括三位主要人员。”知一切道。

“不成,这样做有失诚信。”巴拉格说道:“即为第一波交换,那交换的人员名单中,就必须要有两名主要人员。当然,部长同志这一方面也是如此。你说呢,部长同志!”

“国务卿阁下!你说过:你是旁观者,那你就说吧,我相信阁下的话是不会有失公正的。”万里驰骋羊道。

“不不不,即然我是旁观者,那有些话我就是做不了主的······还是请部长同志说说你们第一次要交换的战俘人数吧,”巴拉格道。

“1000。”万里驰骋羊道。

“一千······也就是说,用1000名战俘交换8位特工人员,对吧?”巴拉格确认道。

“对,用我们的8位优秀特工人员换走侵略者一千。”万里驰骋羊肯定道。

“很好!很好!这才像茶余饭后的谈话嘛!爽快!”巴拉格高兴道。

“错,国务卿阁下!这不是爽快不爽快的问题,而是我们尊崇我们自己的生命!而尊崇生命的人是不会发动侵略战争的,不发动侵略战争就是对人权的最好尊重!你说呢,国务卿阁下!”万里驰骋羊的话让巴拉格有些尴尬,因为进入90后,飞鹰国先后发动了几场地区规模的战争。所以听了万里驰骋羊的正义的话语之后,巴拉格有些不自然的、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啦好啦,我说过:我们今天只谈‘走马换将’的事情。现在,我以政府的名义郑重宣布:在第一次人员的交换中,野人政府愿用8名(包括两名主要人员)特工,来交换1000名战俘;交换地点在飞鹰国内;交换时间现草拟为三日后。至于交换前、交换中以及交换后的一切工作,比如飞行器的提供;交换人员的安保、食宿等等问题,飞鹰政府会尽全力做好安排,以保证第一次人员交换工作的顺利完成!总之一句话: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来把这项工作做好,这样才能对得起我们手中的权利。散会······噢不,是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巴拉格说着宣布了三方第二轮会谈的结束。



会谈结束后不久,在飞鹰国总统府;在查一手总统、藏羚草原鹰国王以及金星国国君金星雨的授权下,三方代表草签了一份《关于可野两国政府就特工交换战俘的备忘录》。

《第13章 谈判的背后是各种力量在博弈 第一节完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