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我们曾是战士》

今天重新看了一遍,当年是看得过瘾,现如今再看看,觉得有点问题。有一段是双方僵持不下,一直打到晚上的桥段。如果当年越军受PLA影响的话,也应该会擅长打夜战,突袭战啊。如果我是指挥官,我会让部队白天先和霉菌祸祸,先包圆场,晚上就干他们,争取吃饺子,吃不了也要打烂他一口牙,能这么轻易放过夜袭的机会么。情节应该这么发展才对,突然想到这部片的导演是阿美丽贱人,我就笑了。顺带提一下,最后霉菌发起总攻的时候,越军就这么弱啊?给你直升飞机扫两下地面部队全挂了,倒烟你弱智还是2B啊?你当地面上这么多轻重武器是烧火棍啊?只要地面一人给你一梭子你都怕被打下来。所以,这部片适合给出击入门者看,鉴定完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