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北期待朝鲜“开放”

kamkwongho 收藏 0 3451

金正日的列车前脚刚刚离开北京,中朝边界开发两大重头戏的揭幕将会推迟的消息便已经通过各个渠道散播出去。两大重头戏指的是丹东与新义洲边境地带的黄金坪岛开发、珲春中朝口岸与罗先之间的公路改造。这是朝鲜在中朝边界上两个看上去最具有“开放”意义的项目。


推迟多久?为何推迟?问号与反复,在朝鲜对外交往中从来就不稀缺。但即便早知道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故,鸭绿江这一边的人依然相信,开发项目已经启动,尘埃落定的一天短时可期。


两项目开工仪式推迟


5月26日,丹东黄金坪岛中朝边界处有工人正在忙碌着,为的是修整出一块为举行开发启动仪式的平地。


边界上的铁丝网被剪开,改成可通过一辆卡车的通道。通道外是朝鲜的黄金坪岛,通道这边是中国,原有的小河沟已被填平。开工后,这里将成为中国与朝鲜间距离最短的合法通道。


修整的场地在中国一侧,大约半个足球场大小。几个中国的边防军在一旁看工人干活。


工人们接到的通知是5月29日举行仪式,比韩国媒体此前报道的28日晚1天。韩国媒体还说,金正日的妹夫、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届时可能访华并出面剪彩。然而,张成泽并没有出现。临到金正日结束在北京的行程,丹东市外办和市委宣传部门在回应记者问询时,仍只是表示:没有接到将举行仪式的通知。显然,又有什么变故发生了。


被这个变故牵连的不止黄金坪。吉林省政府网站上,5月26日还在说,连接朝鲜元汀里口岸至罗津港的公路改造项目将在5月底全面开工。但在4天后,记者从珲春政府处获悉,启动仪式也推迟了。


朝鲜问题上,一向表现的消息灵通的韩国媒体,很快更新了两个项目重新启动的新的时间表,说开工仪式有可能推迟到6月10日举行。


而延边旅游机构此前信心满满的新旅游项目,赴朝鲜罗先地区自驾游也被取消。


惟一没受到影响的似乎就只有丹东的新鸭绿江大桥的建设了。新桥试桩阶段已完成,工人正忙着搭建运送建筑材料的栈桥。6月底,大桥的正式建设将开工,且资金已经全部到位。


中朝尚未达成共识?


中国商务部与朝方对应机构就黄金坪岛开发的最近一次谈判5月18日曾在平壤举行,按照一般的进程,如果两国已敲定在5月底举行启动仪式,则此次谈判的主题应当是协调仪式的具体内容。然而,韩国媒体却报道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访华期间还在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商讨如何开发黄金坪。如果韩国媒体报道属实,这就意味着,两国共识还未达成。


《朝鲜日报》称,中国方面的立场是放弃没有经济性的黄金坪开发,集中开发罗先特区。而朝鲜则希望在黄金坪引进来料加工、软件外包和旅游事业等,中方认为这些产业投入大而附加价值少。此外,黄金坪地基松软,要建设工业区需要进行地基加固工程。


《朝鲜日报》透露,中国优先考虑的是,能够给东北三省提供出海便利的罗先特区。朝鲜的立场则是必须同时开发上述两个地方。首脑会谈未能弥合双方分歧,动工仪式也因此被搁置了。


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猜测,启动推迟可能有3种原因,一种是金正日访华没有完全达到预期成果。第二种可能是朝鲜内部又对中朝边境合作产生分歧。第三种是边境开发牵扯到朝鲜不同利益集团的竞争,引起彼此掣肘。


据张介绍,开发黄金坪岛的背后是朝鲜军方,而罗先市则由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负责。


神秘而不稳定的朝鲜


领导人出访却引发两国分歧增大的案例在现代国际社会不常见。按照国际惯例,国家最高领导人正式访问均会签署若干协议以示成果。协议所涉议题往往在领导人出访前已经达成妥协,以确保出访能够成功。但是朝鲜却有着独特的行为方式。比如,朝鲜从来都不会事先公布金正日的访华行程,至于出访过程中讨论了什么,更是长期保持着神秘。


对于朝鲜而言,开发也许首先不是发展经济的必需,而是一种政治工具。因此,朝鲜的对外经济合作时常会表现的不那么稳定。比如朝韩开城工业园。2007年启动时,超过250家韩国企业与朝鲜官方签署了协议。但由于次年李明博上台后,采取了比较强硬的对朝政策,当年年底朝鲜即单方面弃约,于12月1日起采取包括驱逐朝鲜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区的部分韩方人士、中断开城旅游、禁止朝韩铁路通行等一系列措施。


2010年5月,朝韩关系恶化,朝鲜政府又单方面宣布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并宣布驱逐所有区内韩国国民,但消息发布翌日韩国国民仍批准自由出入该区。


契约不被遵守也同样困扰着中国。本报去年曾报道,与朝鲜做边贸的中国商人最担心的也是朝鲜政策不稳定。在国家层面上,中国也曾有过金日成去世后,朝鲜单方面宣布停战协定失效,要求中国志愿军代表撤回的经历。


因此,即便中朝两大重头项目前期进行的如火如荼,即便能顺利开工,未来会不会因为朝鲜单方面的变故而受到影响,恐怕也需要有个基本的权衡。


边境城市期待朝鲜开放


尽管两国政府在开发上仍然存在分歧的可能性,但中朝边境中国一侧的丹东、珲春等地已经跃跃欲试。


事实上,丹东市政府始终对开发黄金坪岛与威化岛的事情保持低调。这导致关于丹东市政府在两岛开发中扮演何种角色还鲜为人知。此前有媒体称黄金坪岛、威化岛的合作开发均归口丹东边境经济合作区(丹东临港产业园区)管理,合作区还单独设立了“两岛”开发办公室具体负责合作开发。但据记者了解,两岛办隶属市政府,并不归合作区管理。


关于朝鲜为了吸引外资,已决定将中朝边境鸭绿江上靠近中国丹东的威化岛和黄金坪岛定为自由贸易区,并授予两家中国企业租期50年开发权的权威消息,是2010年9月,丹东市副市长李士伟在会见一个浙商考察团时披露的。


据丹东华商海外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亭戈介绍,朝鲜方面与丹东的接触最早是去年年初,自那以后,几乎每天都有中国企业咨询开发的内容。


事实上,在丹东市方面的政策表述中,早就有利用“两岛一桥”的建设良机把丹东建成东北地区“深圳”特区的说法。而珲春方面也流露了和丹东不谋而合的想法。2010年12月珲春市市长姜虎权在珲春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研讨会上的讲话中也提到中央支持经济特区先行先试,并提出珲春同样是我国实施沿边开放战略试验田,同样被赋予先行先试政策。……所以要抢抓先行先试政策优势,解放思想、大胆创新。


不过,与珲春那边罗先特区已经开始运作,并已经产生收益不同。丹东本地对黄金坪岛开发也不乏保守的声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丹东并不缺那一块地。如果朝鲜愿意开放内陆地区,才可能带动丹东经济发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