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之争”与文化大国幼稚症

他的二狼 收藏 1 230
导读:所谓“韩国要把中医改名韩医申遗”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许多评论者说:中医危矣,我们应当抢先申遗。 对于“韩国要把中医改韩医申遗”的说法,我认为缺乏可证性,仅凭某位专家的一句话就弄出了这么一个抓人的新闻,可疑。我看到的另一条消息说,1613年,韩国朝鲜时代的太医许浚编纂了一部《东医宝鉴》;到2013年,这部医学古籍就要满400岁了;韩国政府为纪念《东医宝鉴》面世400周年,有意将此书申报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有韩国媒体表示,“中国方面的反应太过敏感,我们将申报的是‘韩国

所谓“韩国要把中医改名韩医申遗”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许多评论者说:中医危矣,我们应当抢先申遗。


对于“韩国要把中医改韩医申遗”的说法,我认为缺乏可证性,仅凭某位专家的一句话就弄出了这么一个抓人的新闻,可疑。我看到的另一条消息说,1613年,韩国朝鲜时代的太医许浚编纂了一部《东医宝鉴》;到2013年,这部医学古籍就要满400岁了;韩国政府为纪念《东医宝鉴》面世400周年,有意将此书申报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有韩国媒体表示,“中国方面的反应太过敏感,我们将申报的是‘韩国的传统医书’,又不是中医!”(凤凰视点)


退一步说,就算韩国真的要把中医改韩医申遗,也并不是一件需要怒火万丈的事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保护公约,并不是一部“文化商标注册法”,其立意是确认各国的传统文化遗存、确认其保护责任。中国人申中医和韩国人申韩医,都是在国际法框架下互不冲突的正常做法,根本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华夏医药学体系及其对亚洲医药文化的贡献,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那种流行的所谓“中医成韩国人的了”的传言,根本低估了《公约》的国际理性和联合国专家的智商———他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弱智,人家也不会去做“宣布中医属于韩国”这样愚蠢的事。


中医真正的问题根本不是申遗,而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如何有效地继承和发扬下去,继续为十几亿人的健康作出贡献。这其中,包含完整的中医理论的继承、中医药技术在自身发展逻辑下的继续发展,包括捍卫中医学的独特性,当然,也包括与西方医学的平等对话和交流。


我们中国人有了民族文化的危机意识,这是好事。但是,我们却搞不清真正的危机是什么,危机究竟在哪里。从上世纪我们就开始向联合国申遗,但是作为一个文化大国,我们申了一堆遗产招牌回来,却至今都搞不懂遗产为何物,申遗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韩国人申报“江陵端午祭祀仪式”,我们非要说是“抢走了我们的端午节”,连一些专家也推波助澜,发表误导民众的言论。韩国申报韩医,我们又说是“抢我们的中医”。我们只关心莫须有的“名分之争”,并不真正关心在国内对遗产切切实实的文化拯救———自然、文化、非物质遗产,都是如此。媒体、网民口口相传的,与其说是一种事实,不如说是一种情绪,一种虽然有可贵性但又很幼稚的情绪。


频频上演的中韩申遗之争,中国人表现出了与文明历史极不相称的幼稚、浮躁和慌乱,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复兴中的大国难以摆脱的文化幼稚症———不知道自己是谁,不懂得自己的文化,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清楚自己的责任。它证明,我们要想实现真正的文明再度崛起,道路仍很遥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