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主义

润民 收藏 0 88
导读: 草民的主义 --读《警惕民粹主义被魅力型领袖控制成反民主的专制手段》有感 通读此文,对此文的文章部分能容不敢苟同,只是隐约的感觉此文乃为中国权贵化,精英化摇旗呐喊,粉饰所谓的剥削和社会不平等。 此文将当代民粹主义归纳为以下五项内容: “一是极端平民主义,反对精英主义。以穷人的是非为是非,‘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民粹主义常常打出‘人民’的旗号否定精英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二是反对间接民主基础上的代议制民主,要求普通民众直接参与政治决策过程,即直接‘大民主’。 三是

草民的主义

--读《警惕民粹主义被魅力型领袖控制成反民主的专制手段》有感

通读此文,对此文的文章部分能容不敢苟同,只是隐约的感觉此文乃为中国权贵化,精英化摇旗呐喊,粉饰所谓的剥削和社会不平等。

此文将当代民粹主义归纳为以下五项内容:

“一是极端平民主义,反对精英主义。以穷人的是非为是非,‘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民粹主义常常打出‘人民’的旗号否定精英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二是反对间接民主基础上的代议制民主,要求普通民众直接参与政治决策过程,即直接‘大民主’。

三是要求‘均贫富’,实现财富均等。‘同样是人,有人富甲天下,有人一贫如洗,这太不公平了!’民粹主义注重的不是起点平等即机会均等,而是结果均等,因此不惜以无偿没收等暴力手段实现均富目标。

四是视革命道德至高无上,而且认为道德只存在于底层大众之中,‘群众运动是天然合理的’,底层大众的裁决就是正义。民粹主义者鼓吹革命道德高于法律,高于程序,特别崇拜那些从底层崛起的道德型、魅力型领袖。

五是诉诸暴力,热衷于推翻、革命。只要称之为‘革命行动’,哪怕杀人放火,也是正义。”

此文的这一归纳就已然将民粹主义的内涵给曲解掉,名目张胆的使用一些带有褒贬色彩的词语来从言语上对民粹主义进行人身攻击。

在百度百科中,对民粹主义做了这一番的解释:“民粹主义(Populism)是一种政治哲学或是政治语言。民粹主义认为平民被社会中的精英所压制,而国家这个体制工具需要离开这些自私的精英的控制而使用在全民的福祉和进步的目的上。民粹主义者会接触平民,跟这些平民讨论他们在经济和社会上的问题,而且诉诸他们的常识。1980年以后,大部份的学问都将民粹主义当成一种可以推广许多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政治语言来讨论。许多民粹主义者曾经承诺过要移除‘腐败的’精英阶层,并且倡导‘人民优先’。”

该文归纳的第一条,就将民粹主义的别名“平民主义”给极端化,也就是添上一个“极端”二字,众所周知,不管什么主义,一旦添上极端二字,其给人带来的印象,无外乎“贬义”。一个好好的平民主义,作者非要添加一个定语,其用意又是为何?冠名以“极端”二字,无非想在文章的开始,就诱导读者,达到自己对精英主义粉饰的目的!且从民粹主义(平民主义”的介绍中可以看出,民粹主义反对的是“平民被社会中的精英所压制”,反对的是‘腐败的’精英阶层。而作者此时却将民粹主义反对的对象扩大化,扩大为整个精英阶层,其个人主观的制造平民和精英阶层之间的严重对立,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无外乎挑起更大的网络对战。


该文归纳第二条认为,民粹主义反对间接民主基础上的代议制民主,要求普通民众直接参与政治决策过程,即直接‘大民主’。注意,民粹注意所反对的是“变质的代议制”,而在此,作者又故意的将“变质”二字给拿掉?将民粹主义直接钉在“反民主”的立场之上。个人认为,民粹主义,所反对的恰恰不是民主,反对的是假借民主外衣,本质上实行“专制”的伪代议制民主,民粹主义才是真正的代议制民主的追求者,而所谓的现行的变质代议制,恰恰是站在民主的对立面。



该文归纳第三条认为,民粹主义要求‘均贫富’,实现财富均等。‘同样是人,有人富甲天下,有人一贫如洗,这太不公平了!’民粹主义注重的不是起点平等即机会均等,而是结果均等,因此不惜以无偿没收等暴力手段实现均富目标。在这里,作者又在故意的夸大化民粹主义在“收入分配”上的主张,用极其刺眼的词语“均贫富”来描述民粹主义在“收入分配”上的主张。众所周知,民粹主义反对的是社会的严重不公,并没有要求完全意义上的“均富”,巴西总统卢拉,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人被视为现实中的民粹主义的典型代表,但是在这两个国家,有没有实行的是绝对意义上的财富平等分配?作者将‘均贫富’人为的扣在民粹主义的政治主张上,无外乎想制造不同收入群体之间的矛盾。况且,民粹主义,所代表的是劳工阶层,农民,中产阶层的政治诉求,作者此举,目的在于将民粹主义和中产阶层分开对立起来。


该文归纳第四条认为,民粹主义视革命道德至高无上,而且认为道德只存在于底层大众之中,‘群众运动是天然合理的’,底层大众的裁决就是正义。民粹主义者鼓吹革命道德高于法律,高于程序,特别崇拜那些从底层崛起的道德型、魅力型领袖。对作者所谓的混淆对象行为大为不齿,一是,将民粹主义代表的阶层单纯的定义为底层大众,而人为的抛掉中层阶层等团体,二是,民粹主义至少在人数上,代表了大多数的人民群众,那为什么人民群众要搞运动,为什么现成的法律就一定是正确的,当现成的法律成为保护某些精英主义,压迫人民群众的工具后,难道人民群众就没有一点的反抗权利吗?其三,作者武断的认为,民粹主义特别崇拜那些从底层崛起的道德型、魅力型领袖。又是在偷梁换柱,民粹主义所崇拜的是能够给大众带来福祉的领袖。作者在此又一次的阶级化问题,制造对立,将为人民祈福的领袖主观的描述为封建的“皇帝”形象,或者是法西斯主义独裁者的形象。那封建的皇帝呢?他们哪一个不是“高贵血统论”的始作俑者,他们哪一个不是维护少数人的利益的代表着。此时,作者偷梁换柱,想将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的领袖丑化为“皇帝”的目的昭然若揭。


该文归纳五认为,民粹主义是诉诸暴力,热衷于推翻、革命。只要称之为‘革命行动’,哪怕杀人放火,也是正义。作者全文都在宣扬人民安于现状,宣言人民保持奴性,这里的文字表现的最为明显。暴力是什么?暴力是一种极端化的斗争,是在通过合法的,不流血斗争后,仍然不能够解决问题后,破不得已才采取的无奈行为。暴力意味着流血,流的不仅仅是精英们的血,平民也需要流血,谁又愿意看到流血,谁又愿意流血?难道百姓一出生,就有了暴力的倾向,就有了嗜血的喜好?难道精英不需要反思,一个人过的好好的,为啥需要用流血的方式来反抗。正如我们所需要考虑的,弹簧压久了,反弹力也就越大,狗被逼急了也会咬人!

故,从上述的内容可以得知,作者在解释民粹主义的时候,就早早的将有色眼镜带好,就早早的练好了移花接木之术。人为的偷换概念,人为的夸大化,极端化民粹主义的某些主张,人为的缩小民粹主义的代表集团,人为的在玩文字游戏,试图用带着肮脏动机的文字来人身攻击民粹主义,来制造精英集团和平民集团的矛盾。

该文在后来的详解中,“除了朱学勤等人引述梁漱溟当年对学生的批评,质疑火烧赵家楼以及殴打章宗祥的暴力行为之外,江苏学者胡传胜又在《开放时代》2010年8月号发表文章《五四事件中暴力行为再反思》”这一引用,试图为腐朽的精英主义代表者章宗祥,这样的丧权辱国,出卖国家利益的大汉奸,大走狗翻案。俗话有云,有因有果,有果有因,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你享有合法的获得,但是也必须承担你所带来的损失。章宗祥出卖了中华民族这么多利益后,难道就不应该挨冲动学生的拳脚吗?一个没有惩罚的社会,做事情不用承担后果的社会,就是这些精英阶层的主张,因为他们掌握着国家的权力,他们试图通过权力为自身谋利益而不被惩罚。很难想象一个做事没后果或者通过各种手段减轻后果的社会会是怎样的?那掌握权力的精英们将会为所欲为,变卖国有资产,贪污受贿等危害人民利益的行为将会越发猖狂!

文中又言“这种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滥施私刑强夺别人生命的民粹暴力,只能导致社会退步和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最近,秦晖在《历史的启迪:再谈俄国的改革与革命》一文中说:“中国的地主是上千年土地私有制下自然形成的,其土地基本来自继承与购买,靠强夺公产形成的权贵地主很少。”我们可以很显然的知道,假如法律真的代表人民的利益,并且能够被真的实施,我想,人民还会通过非法律的途径去解决问题吗?有个搞笑的例子就是,我们可怜的百姓,ATM机发神经,多吐了十几万给可怜的小伙子,我们的精英们,依据法律,开始对其判处死刑,后来因为舆论的压力,迫不得已,改为无期。而形成讽刺性对比的是,那么多少则贪污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几亿,几十亿上百亿的贪官污吏,法律此时又在哪里?仅仅用几年,十几年的刑罚?这不是公然的在挑战百姓的忍耐力吗?既然合法的法律都不能合法的运作,那除了暴力,难道百姓就应该束手就擒,听之任之!这未免太搞笑了吧!

作者又通过秦晖的嘴说,中国的地主是上千年土地私有制下自然形成的,其土地基本来自继承与购买,靠强夺公产形成的权贵地主很少。至于地主的事情,不愿意去考证,但是作者无非就是想通过秦晖的话来为这几十年精英阶层巨额财富形成的一种诡辩。诚然,有一些通过合法劳动,通过自己的智慧创新带来巨大财富的精英,这点,我想,百姓在民间对他们的评价更多的是使用“能干”等词语,并且用他们的行为来自励或者鼓励自己的后代。百姓所反感的是那些用见不得光的行为敛财的精英主义,将国有资产贱卖,将农民的土地低卖高卖等行为?难道这类的行为在作者的眼里都属于合法的?这类的精英,估计占整个精英集团的一般有余吧!


作者对,“贵州一官员全家被杀,网上欢呼:“只要是杀官家,我就举双手赞成!”网友的表现,极为的愤怒,极为的反感,极为的嗤之以鼻。那作者又有没有站在网友们(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难道民和官之间就存在着这么大的误会,这么大的仇恨?难道不是当官的做事情做的太绝了,还是全国性的太绝?不然这意见也没有这么高度的一致,难道作者想说,绝大部分的网友都是没人性的?你就继续为你的精英集团粉饰吧!


作者最后,假意惺惺说了这么一段:“当精英联手维护自身利益走向特权和腐败的时候,也会刺激民粹主义,给社会造成不幸。就社会变革而言,精英的主张常常是温和的渐进的,但不应将渐进作为保护自身利益拖延变革的借口。”来糊弄老百姓,让我想到了我那年毕业后实习的经历,我们的经理可是一个特别善于画大饼的经理,今天许诺你,完成多少销量后,就给你多少奖励,然后说话跟放屁一样,过了一段时间,他有许诺你,如何如何,然后又是一缕青烟......作者无非就是像那个作者一样,想给百姓画饼。百姓相信你,就像“狼来了”里面的那小孩,前几次都信你,后面真的来了,谁还会信你,这时候,就是你精英阶层良心发现了,要改革,却发现,你所面对的是,一颗颗早已疲倦的心,一颗颗怒气冲冲的心。

其实,极端的民粹主义,在本质上,对社会的发展是有害的,合则两利,分则两伤,这个道理,百姓咋就知道。但是,又是谁促成了善良的百姓跟着你们眼中的那群“领袖”屁股后面走,又是谁一次次的伤百姓单纯的心?不要左一句的批判这,又一次的批判那来粉饰那些腐化的“精英主义”,将百姓和精英们对立起来,诚然,社会有仇富心理,但是百信仇的是那些,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社会也有仇富心理,但是百信仇的是那些用见不得光彩手段弄来的财富,袁隆平家里面十几辆车子,网友们有没有喷他?反而是支持他买车。作者这种制造对立的言论,不要高估自己言论的感染力,其最终的结果就是逼着百姓跟着那些“领袖”走。

其实,草民的主义很简单,就是不要特别卑贱的苟活在这个世界,谁能给草民们带来福祉,谁能够带领草民们创造更为公平的生活的环境,草民就支持谁,这就是草民的主义!请不要将代表草民意志的民粹主义过度的抨击打压,越是抨击打压,也是显得你们精英阶层非常害怕!休想用几个充满污秽动机的文章,就可以让草民们安于现状,对你们的压榨,不闻不问。休想阻挠国家正在推行的更项有利于民生的改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