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的记忆

于学忠博客 收藏 35 168
导读: 永不磨灭的记忆 ——访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吕显顺   他是盖州市二台乡中心村一名普普通通的老人,年已八旬。然而,源于60多年前他那段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他也是作家魏巍笔下“最可爱的人”。他曾经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并在第五次战役中右脚落下了终身残疾……青春在正义的反战炮火中闪光!   吕显顺老人出生于1933年6月23日,出生在盖州市﹝盖县﹞东部山区万福东朝阳一个贫穷的农家里。1950年10月,年仅18岁的吕显顺毅然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并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跨过鸭绿江奔赴朝

永不磨灭的记忆

——访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吕显顺



他是盖州市二台乡中心村一名普普通通的老人,年已八旬。然而,源于60多年前他那段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他也是作家魏巍笔下“最可爱的人”。他曾经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并在第五次战役中右脚落下了终身残疾……青春在正义的反战火中闪光!

吕显顺老人出生于1933年6月23日,出生在盖州市﹝盖县﹞东部山区万福东朝阳一个贫穷的农家里。1950年10月,年仅18岁的吕显顺毅然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并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并在著名的第五次战役中右脚落下终身的残疾。然而,生性开朗的吕显顺老人并没有因为战争给自己落下的终身残疾而怨恨什么,他坦言:“我从没有后悔过,能够亲身见证那段捍卫国家的英雄历史,我死也值得!”抗美援朝:很艰苦但更充实。“在朝鲜战场上,我在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一九一师五七二团二营六连炮兵排。”呼啸的记忆像呼啸的潮水涌动,壮怀激烈的朝鲜战场在我们看来遥远模糊,吕显顺老人眼里却具体可及,场景可显……

1950年10月,盖县在万福东朝阳乡招录一批兵员。吕显顺家中哥俩,他为老大,得知消息后,报名参军。通过严格选拔,他成为军队一员。随后,在辽源,部队开始集训,每天进行跑步、野外拉练、打靶等基础训练。吕显顺说:“就是这个时候,我们仍然不知道自己马上要前往朝鲜战场。”但是当时一些迹象已经让战士们感觉到某种不同寻常的气氛。部队教员开始介绍朝鲜战争,并经常组织战士们观看朝鲜方面的电影和资料片。战前动员似乎在无声无息地进行着。

谜底在三个多月后解开。当时,一些来自朝鲜战场的接兵员赶到集训所在地,交接兵员。吕显顺被分配到志愿军六十四军一九一师五七二团二营六连炮兵排。吕显顺表示:“出国参战,我没怕过,都是自愿参军,也没什么怕的,打战是为了国家,为了和平。”

朝鲜的冬天和春天非常冷,“志愿军炮兵团占领吕梁山山头后,发现敌人布雷很多,但当时雪也有一尺多厚,给炮兵连迎战地势造成困难。下山的路是悬崖绝壁,只能用腰带、草绳一个一个向下吊,一天时间才吊下一个营。”吕显顺说,更糟的是,拉棉鞋袜的马车被敌机炸毁,很多战士都还穿着解放鞋。“当时,我们在高山雪地已经战斗了两天了,棉裤都湿透了,腿脚更是冻得麻木了。”因为当时冻得厉害,吕显顺的好几个战友因为冻伤锯掉了脚。“我们其他人或重或轻都有冻伤,到现在我的脚趾也都是没什么知觉的。”吕显顺还原着战场的严酷。

1951年的朝鲜战场主要以运动战为主,战争的残酷性与部队所遇到的困难难以想像,朝鲜河流很多,早春与冬天一样寒冷在零下20多℃,志愿军转战,经常要泅渡冰冷的江水,一口炒面一口雪远不足以说明部队生存条件的艰难。吕显顺看到他的钢铁战友们,有的在泅渡过程中冻死了,有的上了岸浑身硬得成了“冰柱”。朝鲜地形有几个特点:一是极度多山,各种断层、悬岩遍布;二是公路全是烂泥路,一下雨各种车辆很难行驶。美军汽车要绕几十里路才能翻过山,而志愿军走山间小路,几里路就可以翻过山。

“当年啊,美国的炮弹打到了鸭绿江北岸,飞机到鸭绿江北岸来轰炸。如果没有抗美援朝的胜利,也许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吕显顺老人虽然两鬓霜白,但是双眼灼灼闪光,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青春岁月。“当年志愿军战士生活之艰苦、战争之惨烈,你们可能想都想象不到。当年啊,出于战争的需要,我们只能轻装上阵。被子早扔了,在早春的冰天雪地里睡觉,就把裤子半脱下盖住脚,上衣铺在地上,盖着棉大衣睡在野外。房子大多早被美国的空军炸飞了,还剩几间也不敢睡。人累极了,一沾地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看看身边的战友,有的早冻成了冰人,有的醒不过来了。经常吃的就是馒头、窝窝头。有时刚发下来就要行军,等有空要吃时,早冻硬了;打仗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没有固定的军营,仗打到哪就走到哪就睡到哪,一边行军一边挖防空洞,有一次急行军就要连着走上几天几夜不休息。”这时的吕老看上去骨子里透出一股军人的气概,精神更足了,但思路敏捷清晰。

中朝两军连续发动的5次大规模战役打破了美国人的战争神话,“联合国军”被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附近,不可一世的美国人被迫坐到了谈判桌前。但谈判是艰难的,战事仍未断,这其间美国人使用了细菌武器,吕显顺和他的战友们也遭遇到了,一天早晨,他眼见美国飞机投下细菌弹,“有一人多高,弹壳打开,有红黑色的蝇子飞出来。我们赶紧用汽油烧。”

“志愿军当时极其困难,但当时我们感到最头疼的不是饥饿疲劳和死亡的威胁,而是武器落后,弹药缺少。苏联卖给我们的武器是从西线战场上撤下来又刷上新漆的旧货,易出故障,我们只得边打边修。炮弹也很贵,一发炮弹抵一头老黄牛。就是用这种武器,在我空军的配合下,把美机从低空打到中空、高空,保证了地面部队的作战,将美国人从鸭绿江边赶回三八线,取得了停战的胜利。”虽然年岁已高,但吕老讲起当年的战争生涯来仍然绘声绘色,扣人心弦。

1951年第19兵团辖第63军,第64军,第65军,除一部担任一线防御外,分别集结于市边里,金川,新溪地区;四月二十二日黄昏,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全线发起猛攻。8月,第64军突破后被阻于临津江南岸,也正是在著名的反击马良山战役中,吕显顺老人负伤落下了右腿的残疾。“美军一直在不断地放冷炮,打偷袭”,吕老回忆说,“一天上午我正在壕沟里打鬼子,突然听见一声‘嗖’的闷响,我躲闪不及,右腿很快就鲜血淋淋。到下午战事稍微缓和些,我才被抬出坑道送到前线医院救治。然而,由于我右腿失血太多,脚跟处已经坏死,我接受了手术,从此永远地告别了战场。”这一年吕显顺才19岁。

在采访中,我问及吕显顺老人目前的生活来源问题时,爷爷为之慈祥的一笑说:“我现在的身体还可以,生活上过得安康,政府相关部门也给予一些社保、医保的待遇,“保家卫国”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我现在能吃得好,穿得暖,全靠党和政府的关心,我这一辈子都是党的老兵。”

吕老感慨地对笔者说:“60年前,很多战友在朝鲜战场牺牲了,我有幸活下来见证我们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深感欣慰。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得来不易,我们应加倍珍惜。”多么平凡而伟大的老人呀,他的话是那么朴实,令人感叹。

吕显顺老人激动的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唱道:“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岁月如梭,一晃60年过去,之前的青春小伙已变为如今的耄耋老人。关于那场战争,他成了活的“历史书”。

这首激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不知鼓舞过多少志愿军将士奔赴朝鲜战场,浴血杀敌;也不知激励过多少人民群众,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中。

嘹亮地军歌威武雄壮,我们的先辈去朝鲜打仗,英勇战斗是民族的脊梁,鸭绿江水在静静地流淌,嘹亮地军歌在耳边回荡……

汹涌的林锦江滚滚流向南、雄伟的马良山站立在江边、满山松树常年绿、志愿军伟绩让永存!一代英明生与死,万世丰碑星伴月。让我们向英雄致敬、敬礼——特别是曾经为我们祖国做出如此贡献的英雄们。我们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心也不能平静了,我们在心底里都感叹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祝愿我们的老英雄身体健康,更希望有更多的人去关心他们、了解他们、铭记他们。

硝烟散尽,那个年代却永远凝固在记忆里……

青春在正义的反战饱火中闪光!

﹝于学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