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灾真相调查(中部)



时寒冰



每一次信息的获取,都是一种心痛难忍的过程!

当旱灾给西南人民带来巨大的痛苦,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反思。面对伤疤或者问题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早点面对、早点采取措施、毕竟还能赢得宝贵的机会!要知道,属于我们的纠错机会正在变得空前重要和宝贵!

我关于西南干旱人祸大于天灾的结论,与专业研究者的结论基本一致。水土保持与生态水文学专家、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研究员穆兴民介绍说:今年并非最为干旱的年份。自1901年开始,昆明市已有降水观测记录。在有完整记录的93年当中,1/3的年份(30年)同期雨量低于或接近此次大旱的同期降雨量,特别是1968年~1969年更是低至16.6毫米。也就是说,这次气象干旱并非历史上最严重的,而在历史上最严重的1968年~1969年,却并未造成像今年这么大的损失。

旱灾其实早在2009年下半年就已露出端倪,但是,当年有多项重大活动,为了不影响而被拖延。



(5)湖被填埋、泉眼被毁坏


水!生命之水!当旱区的人们在焦灼中呼唤水的时候,外界很难知道另外的真相:一些水源早被人为地破坏了!



A.被填埋的泉眼



许多靠近水源地的人,世代就近取水,但是,对金钱的追逐改变了这一切。

几位到石林县西街口镇送过水的志愿者,给我写信讲了他们的经历。当地一位大妈主动给他们介绍了水源消失的原因,读来令人心痛!那位大妈如是说:

……其实威黑水库下面以前有一个大龙潭,常年涌出大股大股的水。在威黑水库建成以前村里人都喝那里的水,喝都喝不完。大家都认为那里住着龙,所以每年都会找一个日子去大龙潭祭竜。后来,威黑水库建成以后,镇政府派人把大龙潭堵住了,说是要保护阿诗玛风景区,要让水从水位低的大龙潭流回到水位高的威黑水库里。憨包都认得是假话。大龙潭的水堵住了,我们就只能喝威黑水库的水,镇政府就可以收我们的水费,每人每年收15块水费,去外面读书打工的也要交。堵泉眼的时候,因为涌出来的泉水太猛,用水泥浆堵不住,他们就用了棉絮和玻璃渣一起堵。村民们闻讯赶到的时候,大龙潭差不多已经堵住了。

志愿者问,既然村民们都不愿意镇政府这样做,为什么不去县里反映?大妈和旁边的村民都说“闹事么就要犯法噻”。大妈还说,当时村民闹事了,“县里的领导都下来了”,就暂时平息了。后来,村民们还想反映情况,就选出一个“去说话的人”,每家出了20块钱作为他的活动经费。但后来,那个“去说话的人”“被关起来了”。镇政府对村民们说是让他去城里的哪个单位当保安去了。半年以后那个人才回来。

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我们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仿佛感觉到一大片乌云压过来,天也忽然暗下来。而镇政府是另外一种说法,“那是村民自己堵起来的”,“因为水不停地流出来,村民们觉得太浪费了”,“就堵起来了”。

哪种说法更接近真实,任何有分辨能力的人都能判断出来。别忘了,以为“那里住着龙”的村民可是带着敬畏之心每年去大龙潭祭竜的。

为了收水费,不惜以毁灭性的方式破坏水源,以集中水的做法,在西南乃至整个中国,都并非个别。这种杀鸡取卵式的牟利冲动,终于把自己逼入困境。当该地的政府工作人员四处寻找水源地的时候,可曾想起过那被水泥浆堵、棉絮和玻璃渣一起堵住的泉水!



B.被活埋的情人湖



利益驱动,成为破坏生态环境,扼杀水源地的罪魁祸首,在这其中,房地产业的身影随处可见。

很多地方为了发展,在填海造地、填湖造地。

云南不靠海(云南称作“海”的地方都是“湖”,延续了蒙古族的说法),不能填海造地,但可以填湖造商品房。在水资源匮乏的今年,这是何等愚昧、悲哀的选择!为了眼前利益,一些人已经疯了!有多少楼盘通过官商勾结的方式,在海边、湖边、河边拔地而起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确切地知道,过度的毁灭性的逐利行为,正在把我们的生态环境,一点点毁掉。如果不及时警醒,再美的房子也只能是人类埋葬自己的坟墓。

2010年4月13日,《中国青年报》报道称:云南洱海填湖建豪华别墅群。苍山洱海,驰名中外。洱海是大理的名片,更是我国著名的旅游景点。然而,记者近日赴云南大理采访时发现,洱海正在遭受破坏性的开发。极目望去,到处是高耸林立的别墅群,这个世界级的旅游景点正在日益变成富人的后花园。

附近的村民向记者介绍,2005年,“不知道是哪家公司得到了政府的批准,开着多台挖掘机、推土机,轰隆隆地突然就来推土填埋情人湖。当时,我们几个村的人坚决反对,有的去阻拦,有的去找政府,但后来才知道,就是政府让那家公司填的。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情人湖被填埋了,就像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死一样。”

照片01(下图)就是被填埋的情人湖,原本美丽的山水,现如今已被一片钢筋水泥构筑的商品房所取代。记者忧伤地写道:“在原来情人湖的旧址处,一幢五星级大酒店正在建设,而园内著名的情人湖,则从此长眠于地下。”







我不知道,现在,把填湖建的所有的房子都折算下来,能否比被埋葬的这个湖更有价值,但我确切地知道,这个湖已经被残忍地抹去!未来,这些寿命只有30年的房子,永远葬送了一片再多金钱也换不回来的绿水!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7年开始,这家名叫中建穗丰置业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公司开始铺天盖地地做广告,其主要卖点就是“情人湖上的观海别墅”。在“洱海天域”的售楼宣传册上,一期工程建于情人湖上……填埋的情人湖只是“洱海天域”在洱海公园内圈地开发的一小部分……公园的改扩建就是为填埋情人湖作掩护,而扩建公园的投资,就是用纳税人的钱为“洱海天域”作配套设施。一边是开发商填湖砍树进行房地产开发,一边是政府动用巨资,在不影响开发商开发的情况下,对公园内的一些陈旧场所进行整修、绿化。到2008年,洱海公园的改扩建工程陆续完工,而开发商的“洱海天域”别墅项目,也几乎同期开始发售。

好一个官商勾结的把戏!



照片02(下图)是谷歌卫星地图,图中红线框内为情人湖原址,现已被填埋。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情人湖原址及其周边洱海公园的大片临湖区域,已经建成了较大规模的高档别墅区,附近还有一些尚在施工的工地。——《引自中国青年报》






发生在云南的填埋湖造房子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填海填湖填河行动,早已席卷全国。最著名的像天津,计划在5年内,累计投资600亿元,建设我国目前最大的填海造陆工程(详见2008年3月1日的《上海证券报》);建国以来,上海已陆续实现围垦滩涂936平方公里,使上海的土地面积扩大了14%。继2001年开工,拟耗资140亿美元打造的世界最大的人工岛——上海 “朱美拉棕榈岛”之后,2003年11月30日正式启动的世界最大填海造地工程——上海南汇临港新城(工程总投资为1500亿元),目前已初具规模。该城规划面积311.6平方公里,其中需要填海20万亩,即133.4平方公里;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经过10多年的开发,江苏全省共开发沿海滩涂湿地面积达1334平方公里,年均开发133.4平方公里。随着2009年6月10日国务院对江苏沿海开发最新的战略定位,江苏省近期规划到2020年围填海目标将达1800平方公里,江苏沿海开发的势头更加猛烈;地理位置较为有优势的浙江,据了解自建国后至2005年,该省滩涂围垦面积超过1934.3平方公里,已开发利用1580平方公里。从2006年~2015年该省规划围涂施工总面积450平方公里,2016年~2050年规划围垦面积将达到930平方公里(详见《中国海洋报》2010年3月19日)。



C.噬水如命的高尔夫球场



除了房地产,目前在西南地区非常流行的高尔夫球场,也在吞噬大量水源。云南红河甚至在主打高尔夫牌。当我到昆明,听当地人说云南现在流行打高尔夫球,我惊讶得有点发呆!高尔夫球场是真正意义上的抽水机,不仅耗水巨大(据报道,北京地区有100家高尔夫球场,年耗水量相当于41个昆明湖!)而且,高尔夫球场需要大量农药来维护草坪,从而对水源造成严重污染。

遗憾的是,即使在西南大旱的情况下,国内高尔夫球场依然在扩张。《新京报》2010年4月10日报道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一通煤化有限责任公司在国家级生态治理区域规划建一个占地7000亩(已开发3500亩),年耗水量500万吨的高尔夫球场,国家历时十余年投入巨大人力、财力和物力培育的大片沙棘生态林被连根挖除,一处曾经郁郁葱葱的防风固沙屏障消亡殆尽……鄂尔多斯当地迫于舆论压力,拆除了那个高尔夫球场,可当地民众在砒砂岩区一点一点“抠”出片片“生命之林”已惨遭破坏,山丘已被劈开,裸露的黄土堆积如山,尘沙漫天**,面对这满目疮痍的景象,谁又该负责呢?而在这样的破坏刚刚开始的时候,当地决策者为什么没能站出来说不呢?

这种自绝后路的商业行为,一直不断在全国各地上演。为了钱,要把子孙后代的路都断绝吗?!为了个人的安逸享乐,我们这个缺少信仰的民族,正一步步地走向不归路。建议:无论是房地产开发还是建高尔夫球场,一切的商业行为,都必须遵循维持原有生态这一最基本的原则!国家应该动用一切资源挽救已经满目疮痍的生态环境!

照片03(下图)是云南一处高尔夫球场,周围的山上正遭受干旱之苦,山下,人们悠哉游哉地打球,对比鲜明。






D.卖水暴利



在西南干旱发生后,一些地方出现了对水的争夺:一些公司承包水源做矿泉水、纯净水,不让附近农民取水从而引发冲突。

卖水是绝对的暴利。据悉,4元1吨的自来水可以装1666瓶水,而承包水源地的水,一吨还不到4元,一瓶矿泉水的成本不到一厘钱,即使算上包装、运输费用,一瓶矿泉水的成本也寥寥无几,却卖到1元、两元甚至更多。

正是由于这种巨大诱惑,在水资源相对丰富的西南地区,抢占、购买水源地,以灌制瓶装水便成为众多神通广大者的目标。于是,许多宝贵的水源都被出售给这些奸商,即使在干旱的季节,他们也不会停止对水的掠夺,以榨取更多的暴利。当这些瓶装水被售往全国各地时,实际上意味着,他们在成为给灾区人民雪上加霜的推手!

因此,我在这里强烈呼吁博友们自觉抵制来自干旱地区的矿泉水、纯净水!切记,千万别通过买旱区生产的瓶装水的方式帮助灾区人民!这是在火上浇油!我上次去云南买矿泉水给孩子们,实际上就是间接地纵容了那些从水中攫取暴利的奸商的行为的,但当时在那里也真的很无奈啊!

有时候,想想非常悲哀。为什么,原本属于我们的土地、水,都要经过奸商的手过一下让我们承受巨大的负担?难道这不是天然属于全民的吗?一开始,对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探究太深,“The Battle Against Corporate Theft of the world's Water”(《向窃取世界水资源的公司宣战》)这本书给了我更多的信息,也促使我对此做更多的思考。

平等的水权是一项最基本的人权。比如,南非的多数党把保证每个公民的基本用水权写进了新宪法。

水是生命之源,绝不应该容忍商业化的染指。这本书中提到:在美国的很多城市,社会组织和公共服务员工常与当地市政议会议员们一起,抵制对水的私有化。他们斗争的目标之一是美国水业公司。加利福尼亚州的橙县在1994年因在股票市场损失17亿美元而宣布破产,即便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该县的桑特马格丽塔区仍拒绝了美国水业公司出价3亿美元购买该区水系统的提议……反对修建大坝和水系统的私有化运动,已经在许多地区普遍展开……雀巢公司最主要的瓶装水品牌毕雷,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已引起广泛反对。毕雷获得了威斯康辛州自然资源部的批准,以该州地下水为其亚品牌……居民约翰斯坦豪斯说:“从任何生态系统把泉水抽走,就像从人身上把血抽走一样。”在两次公民投票中,居民们反对毕雷抽取当地泉水,并于2000年10月将威斯康辛州自然资源部告上法庭。

在美国缅因州,有一条河在被水电大坝困锢了162年之后,于1999年终于重新流动了。1837年建成的爱德华兹大坝损害了肯纳贝河的生态系统,阻碍了河中鱼群的通过。1997年,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采取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措施,不顾大坝拥有者的反对,下令拆毁这座大坝。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认为,让肯纳贝河重新流动在经济上和环保上的得益超过这座水电大坝的继续运行。当地居民为了庆祝这一胜利,穿上新设计的T桖衫,上面印着:“肯纳贝河新生了,肯纳贝河重新流动了!”

在“The Battle Against Corporate Theft of the world's Water”中,反对通过提高水价的方式来促使节约,作者认为这一做法会增大人们用水权的不平等,而且,由于在城市中,60%—70%的水用于工业,20%—25%用于机关,只有10%的水用于家庭,提高水价的效果极其有限。作者认为,定价后的水被当然地视为商品,难以保持水务服务的公有性质,应该由政府向公民交付并加以保护。

我的建议是,必须确保水权的平等,政府应该逐渐收回被商业化的水源,去除奸商的盘剥这个环节,保持供水的公共性,保持公众生活的稳定和人心的稳定。即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也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市场化的!尤其是属于政府本应提供给全民的公共产品、公共福利等方面!



(6)错位的GDP



我一直认为,像云南、贵州、广西、西藏、四川、青海等省份,不应该追求GDP,国家也不应该以GDP指标趋考核这一带的官员。这一带更应该做的是环境保护!因为,这些地方是祖国大河的源头,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如果因为发展经济而葬送了生命之源,中华民族将被彻底逼入绝境!应该以环境、生态、民生、民众的幸福指数去考核这里的官员政绩!这里只要保护好生态环境,就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最坚强后盾!

《金光集团APP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节选)》中这样写道:云南是我国野生生物种类资源和生态系统类型最为丰富的地区,其生物丰富度值、特有度值和特有率,均列全国第一位,被称为“植物王国”和“动物王国”……云南的生物多样性形成了一个完整不可分割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每一个地区的生物多样性都发挥着重要而特殊的功能与作用。这就意味着,每一个组成部分的流失或改变,将会对整个生物多样性系统带来冲击和破坏。而且,这种影响效应可能从一个物种、一个群落或生态系统所发生的变化开始,继而发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并在以后一定的时间内,以某种形式表现出环境的变化。

生物的多样性是如此的重要!日本为了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尤其是保护生物多样性,严厉禁止成片种植单一树种的耗水、耗土壤养分的速生丰产林。而桉树在中国却被政府支持迅速铺开!现在查阅到的不完全统计是7000万亩!

“山上没有树,水土保不住;山上栽了树,等于修水库;雨多它能吞,雨少它能吐。”这一顺口溜,形象地反映了森林植被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的功能。但是,西南地区的植被如今已经遭到毁灭性破坏,天然的蓄水、保土功能丧失殆尽。通过卫星影像图片可以看到,在西南诸省市干旱的重灾区,原有的天然植被已遭严重破坏甚至几被夷灭,岩石裸露。如东经23.6度、北纬104.2度周边地区,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

穆兴民研究员说:为追求经济利益,云南等地大面积砍伐次生原始林被,改植人工桉树、橡胶树和茶树。速生人工林生长快,根系十分发育,生长竞争优势明显,林下灌木和草本植物难以生存,故高产桉树、橡胶树和茶树人工林群落的结构和功能简单,地表植被稀疏,水文生态功能差,涵养水肥能力低,遇雨则易发生水土流失,遇旱则亦易成灾。尽管人工速生林覆盖度高,但群众对这种林地的评价是“远看绿油油,近看水土流”,有人形象地称其为“绿色沙漠”。

为什么称为“绿色沙漠”呢?中国科学院解焱博士介绍,之所以称人工纯林为“绿色沙漠”,一是因为这样的树林中植物种类极为单一,无法给大多数动物提供食物或适宜的栖息环境,因而动物种类十分稀少;二是这样的树林地表植被很差,因而保持水的能力很差,一般比较干燥,易形成火灾;三是指这样的树林生物多样性水平极低,因而生态十分脆弱,缺少天敌对虫害进行控制,很易感染虫害,而且一旦感染上虫害,极易造成大面积损害。

在干旱发生后,相关利益集团的代言人,继续拼命鼓吹桉树的好处,以推卸责任。但是,桉树种植者更有发言权。2010年4月2日的《华夏时报》做了如下报道:“每一棵桉树一年要施肥两三次,每次要施近一包化肥。”猛量施肥是桉树快速生长的保证。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两年后,谭贵武发现,后山上的飞鸟河鱼渐渐少了。“七星鱼是我们这里的特产,以前后山的小溪很容易就可以捉到,现在哪里还有踪影?那么多化肥铺到山上的土壤里,水质明显被破坏了。”谭贵武称。岩坡村后山的小溪就证实了桉树对水源的影响,小溪的水量在种桉树后一年一年减少,山下水井的出水量也在一年一年减少。有些地方的井水甚至变成了黑色。曾经有电视报道过一个水库旁边种植几年的桉树后,水库的水都变黑变臭了。更大的危害在于:“为了维持其快速的生长,对土壤营养吸收也比其他树木快得多。而轮伐期越短,林地营养元素移走得越多。桉树砍伐后,必然导致地力衰退。”

我在云南调查的时候,当地农民告诉我:有关方面为了种植桉树,制造出了一个巨大谎言!声称桉树是种植在荒山上的,并以此骗取补贴(这一点我正在核实),实际上,桉树对水需求量大,根本不能种植在荒山上,只能种植在适合树木生存的地方,再进一步,就是,只能种植在原本是树林的地方!为了制造荒山,相关利益集团采取两种措施:一是直接放火烧林,把原有树木、草丛烧掉。二是砍伐树木,为桉树腾出所谓的“荒地”!一些嗜血狂徒,就是在这样给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制造新的灾难!

这一说法得到了相关媒体的证实。

1)2004年7月9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1994年,金光集团在海南启动60万吨金海浆项目及配套350万亩速生林计划……海南发生多起毁坏天然林事件:营造一期70万亩纸浆林期间,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长安乡224亩直径79厘米的树被砍;五指山市红山乡三角枫被砍伐50余卡车……据海南省防火办统计,2001年~2003年间,海南共发生森林火灾464次;其中,由种桉公司引发的有57次,森林受害面积达到3658亩,占受害总面积的27.5%。中国林业科学院专家考察发现,种植桉树的地方地力退化严重。海南当地民间说法:桉树林令“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

2)2010年4月2日的《华夏时报》报道说:巨大的经济利益刺激下,桉树种植被当成考核当地林业门主要领导人的指标与任务……一些林业系统基层官员和村干部也参与其中,他们成为幕后的承包商,利用对于集体用地的处置权,除了在发包过程中大赚好处外,甚至将一些常年外出打工家庭的承包林以各种名义收回后,种上自己的桉树。为了更好更快地完成任务指标,林权改革名义下的承包与租赁经营大为盛行。随着每年的任务与指标的不断增长,现有荒山、荒地、退耕还林地不够,一通砍伐烧山后,“荒山被制造出来了”。

是的,“荒山被制造出来了”,生存的环境也被毁灭了!桉树对中华民族造成的巨大危害,有可能超过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的伤害!

不注重环境保护的采矿行为,是对环境的另一致命危害。《科学时报》披露的数据显示:西南地区矿山企业星罗棋布,现有3万余个矿山企业,重要的矿企达300余个。矿山开采工程在占用土地的同时,对森林、草地等植被造成了毁灭性破坏。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南地区的水利水电、炸山修路和开矿等工程大量上马,由于水土保持及土地复垦工作不到位,项目的实施不仅损毁或破坏了原有的天然植被,加剧地表水土流失,产生的弃渣还破坏植被、掩埋农田、淤塞河道及水利工程并污染水源。据对云南省的调查,全省中型以上国有矿山占地总面积19733.2公顷,其中耕地1344.8公顷、林地1520.3公顷、草地2473.1公顷、其他土地14395公顷。矿山开采破坏了喀斯特岩溶地貌甚至生态水文地质结构,造成地下采空、地面塌陷或山体开裂,改变水流的路径,破坏水平衡。采矿疏干区导致地表及地下水位下降,有些地区甚至导致河水倒灌,加剧地表水向地下深层的渗漏。这其中,许多宝贵矿产是被外资廉价或通过官商勾结莫名其妙获取的,他们无视环境保护,拼命攫取资源,成为加速西南生态恶化的巨大推手之一!



照片04(下图)是一位博友寄来的,可以看到中国植被遭到破坏的严重程度,中国当警醒啊!